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七章 温香入怀,虚空之地!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千丈镇妖塔从天而降,小世界之力溃落,属于九重不灭境的元神小世界,力量何其宏大,哪怕只是寻常一缕小世界之力,也足以令寻常六重领域境的存在武道之域溃灭,身受重伤。

    但苏乞年却不是寻常元神人物,此刻,他一声长啸,如真龙长吟,他身与刀合,神与刀融,《光阴不灭刀》的精义在体内流转。

    锵!

    一缕刀光绽放,刹那间如拉开了一幅宏大的画卷,这画卷中,有草木枯荣,有炊烟袅袅,有男耕女织,有山洪暴雨,有虎啸山林。

    众生百态都凝聚在这一刀之中,岁月流淌,有万象更迭。

    这是光阴不灭刀第二十九式!

    铛!

    刀光逆空而上,与千丈镇妖塔碰撞,两者之间迸溅出数以万计的火星,有宏大的撞击音,如天钟被敲响,无量光绽放,挤满了整个演武场。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

    一直过去了十息光景,这演武场内的光才开始渐渐消弭。

    苏乞年的身影浮现,二十里外,镇妖王刘曾言的身影也显现出来。

    千丈武相缭绕道火,蛟龙盘绕,苏乞年化身六百丈王体,手持光明刀而立,这是一幅于寻常武林中人而言,如神战的场景。

    下一刻,千丈武相由实化虚,消失不见。

    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异色,亦闭合六重神藏大窍小世界,六百丈王体呼吸间便恢复本来大小。

    光明刀溃散成点点光雨,又似时光沙砾,消散于无形。

    刘曾安面无表情,抛给苏乞年一块骨片,这骨片流淌浓郁的沧桑气息,不知道经历了多长时月的打磨,骨片上刻着一幅地图,不知道是何处的地貌,显得十分诡异,却又残缺不全,边缘处缺少延续。

    “虚空之地的骨图,这是十块骨图之一。”

    说完,这位当代镇妖王转身就走,一步迈出,就消失在这演武场深处。

    轰隆隆!

    演武场大门缓缓洞开,苏乞年有些错愕,却也明白,刚刚这位镇妖王并未倾尽全力,小世界之力还有所保留,否则刚刚他即便能够接下那一座镇妖塔,也要受到不轻的创伤。

    走出演武场,老管家候在门外,看苏乞年一眼,捋了捋花白的山羊胡子,露出一抹温和的笑,道:“百年龙冢行,十年虚空地,元神榜道不尽,江湖路难行,龙王要小心。”

    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异色,他明白老管家的意思,这些时日行走大汉一十八道,他早有察觉,只是这大汉武林,就不似他过往所见的那么简单,到了而今这一步,他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去掀开这属于江湖武林的另一片天地。

    数息后,看苏乞年离去的背影,老管家露出感叹之色,而后迈步走进演武场。

    镇妖王刘曾安的身影浮现,朝着老管家点点头,而后叹息一声,道:“女儿大了,不由父亲了。”

    顿了顿,如这位大汉正一品的镇妖王,也不禁苦笑着摇摇头,道:“汉阳这丫头,从小就极有主见,从不随波逐流,这乱世将至,她偏偏执掌虚空,那小子执掌时间,这虚空与时间,又岂是那么好把握的,不止是妖族、魔门,就算是这人族五国,恐怕也有一些老古董心怀鬼胎,这已经不是当年黑暗岁月,时光流水,腐蚀最多的,就是人心。”

    “光明心是不会被腐蚀的。”老管家开口,微笑道。

    “你倒是看得开。”刘曾安瞥他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这位镇妖王深吸一口气,道,“看来,本王要尽快渡十重雷劫了,斩掉过去、未来二身,还有那纯阳劫数……”

    ……

    汉阳苑。

    一身素白轻纱长裙,刘清蝉盘坐在亭子里,她一双修长的**不沾地,就这样静静地悬浮在离地三尺的地方,似乎与整个虚空融为一体。

    苏乞年走进汉阳苑,也就在这一刻,亭子里,刘清蝉睁眼,柳眉倒竖,下一刻就消失不见,有龙吟声响起,一只莹白如玉的拳头,如裹挟一片古老的黑洞,穿透层层叠叠的虚空,在苏乞年眼前瞬间放大。

    这是瞬龙拳,时隔近一年,其对于虚空本源的领悟,又更进一步,从这一拳中,苏乞年分明感到了八种本源玄奥在流转,距离参悟出来十种本源玄奥,步入圆满之境,只剩下两步之遥。

    但而今,两人的修为境界差距太大,元神意志之下,尤其是在苏乞年悟出了三种时间本源之后,这一拳虽然神出鬼没,却依然逃不过他的双眼,拳力虽强,足以令寻常四重道果境的元神高手色变,却也不能令苏乞年感到丝毫威胁。

    有时光沙砾在指缝间流逝,苏乞年一只手探出,就将这莹白的拳头抓住。

    嘭!

    一声闷响,拳力被化解于无形,刘清蝉力,却现苏乞年的手掌如神铁钳一般,她怎么力,也如泥牛入海。

    一息,两息,三息!

    时间一长,气氛就有些变味,苏乞年感到掌心的温软细腻,而幽香近在咫尺。

    刘清蝉亦感到掌心的温热,耳根泛红,清冷的眸子露出几分羞恼之色,冷斥道:“放开!”

    苏乞年不动,如若未闻。

    “放开!”

    又一只拳头伴着龙吟声,穿透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却落入了苏乞年另一只手掌心。

    这一下,两人之间,比刚刚更近了,只剩下了一条手臂的距离。

    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一种前所未有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如同要拉着这世间所有的年轻人堕落其中。

    而后,苏乞年轻轻力,温香软玉便入怀,被他狠狠抱住。

    刘清蝉先是一愣,既而整个玉颈都红了,一张脸更是嫣红一片,她猛地挣扎,如同一条活着的螭龙,力道之大,足以令寻常元神人物都禁受不住,这是已经迈入了王境的肉身体魄。

    但苏乞年的怀抱坚固,任凭其挣扎,也不见半点放松,甚至比之前更紧了。刘清蝉甚至能够感到耳边那属于苏乞年的呼吸声,带着几分温热,又有几分异样的酥麻,令她两世数十年的心境,都变得有些凌乱了,乃至有些不知所措。

    “活着真好。”

    这时,苏乞年的声音响起,很轻,轻到唯有两人才能够听得见,有留恋,有感慨,更流溢着某种莫名的情绪。

    刘清蝉一怔,既而就不再挣扎,有些僵硬的娇躯也慢慢放松下来,不过脸上的嫣红更浓了,瞳孔深处现出一抹罕见的羞涩。

    此刻,汉阳苑外,侍女清儿瞪大了眼珠子,一只玉手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而后转身,蹑手蹑脚地离去。

    这一幕又如何逃得过苏乞年与刘清蝉的感知。

    “还不松开!”

    苏乞年听到怀中人的声音,又变得冰冷如霜,也不以为意,只是轻笑一声松开双臂。

    呼!

    刘清蝉一下暴退十数丈,回到亭子里,背对着苏乞年,虽然神色冰冷,但在苏乞年看不到的如仙玉容上,粉光熠熠的樱唇却是泛起一抹掩饰不住的微笑。

    一炷香后。

    亭子里,苏乞年与刘清蝉相对而坐,侍女清儿进来奉上清茶,又瞥一眼自家郡主,却被狠狠瞪了一眼,顿时吐了吐舌头,转身小跑着离去,伴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顿时惹得亭子里的刘清蝉银牙轻咬,但很快现苏乞年的目光,又转过头,狠狠瞪他一眼。

    苏乞年露出几分无奈之色,但很快就无所谓了,这些年,他已经不记得被瞪了多少次了,虱子多了不压身。

    如果,岁月可以如眼前一般,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而看苏乞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刘清蝉忽然现,每隔一段时日不见,眼前人的身上,总会生出这样那样的变化,不仅修为武力提升更快,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实人,开始不老实了。

    饮半杯清茶,收敛心绪,苏乞年提起当初蜀中护道一战。

    刘清蝉先是挑眉,想到眼前人断绝了时光之心的感应,她就想抡上一拳,但等到苏乞年提起那青衣少年时,顿时目光一凝。

    时空本源!

    刘清蝉也没有想到,那最后的三分之一时光之心,居然赋予了对方时空本源的领悟,这就大大出了她的预料之外,也出想象的棘手。

    更重要的是,眼下不清楚那一位到底有怎样的算计,其很显然存在着某种未知的目的,否则也不需要等到苏乞年时间本源圆满,以其当日显现出来的手段,时空本源之博大,足以无视不过身为半劫器的龙舟,将苏乞年镇杀,并取走三分之一时光之心。

    甚至就算是顺藤摸瓜,潜入长安城中,将她镇杀,令得时光之心合一,也有极大的把握。

    刘清蝉露出沉思之色,牵扯到时光之心这样的至宝,一切就都变得扑朔迷离,但毫无疑问,那最后的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给她和苏乞年缔造出来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对手,给予了眼下的他们一种巨大的无力感。

    虚空之心!

    又听苏乞年提到虚空之心,可以令龙舟更进一步,化为准劫器,刘清蝉深吸一口气,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这个世界,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加深不可测,蕴藏着无数难以洞悉的大秘,随着他们修为境界的不断提升,愈可以感到世界浩瀚,远远出了他们的想象。

    两人相视一眼,或许等到龙舟晋升为准劫器,两人以虚空、时间两大禁忌本源共同淬炼,可以令他们在那青衣少年面前多上几分自保之力,届时,以准劫器之力,便是寻常天命准圣,轻易也不能再奈何分毫,可以说在这乱世真正有了安身立命之力。

    百年龙冢行,十年虚空地!

    与龙冢、圣灵石林一般,虚空之地,也是这世间五大绝地之一。

    龙冢之地每百年开启一次,而虚空之地则每过十年,便开启一次,而凶险之处,比之龙冢犹有过之。

    与龙冢不同,想要进入虚空之地,至少也要证道元神的修为,乃至半步王境的肉身体魄,才能够进入其中,否则甫一进入其内,就会被错乱的虚空之力绞成齑粉。

    最重要的是,这虚空之地,天命准圣难以入内,却不禁元神纯阳的绝顶人物。(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一次写这种章节,写得慢而忐忑,也不知道写得咋样,到零点前就出了35oo字,还有两千字算到明天第二章里,汗,真不擅长写感情戏。)(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