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九章 逝去的,终将归来!
    (求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高定破万了!)

    京道,长安城。

    镇妖王府,静安苑。

    这等待虚空之地开启的十余天,苏乞年一直待在镇妖王府中静修,未曾出行,但大汉各地的消息,通过各道、各州府的护龙山庄,还是源源不断地传递进来。

    轮回转生!

    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刻,苏乞年来到汉阳苑,通过镇妖王府在各道军伍的渠道,刘清蝉也同样得到了消息。

    两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之色,若说轮回,说转世,又有谁能比他们体悟更加深刻,甚至至今,他们都不清楚,为何会转生在这片神秘的玄黄大地,时光之心又到底有着怎样的来历,这一切种种,缔结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将他们困锁在其中,剪不断,理还乱。

    乱世,真的到了!

    苏乞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他能够清晰地感到,这天地间的无形气运,变得十分活跃,风云动荡,勾动许多人的奇遇造化,造就一个个高手,尤其是年轻一辈,高手辈出,隐世宗派、世家传人接连出世,乃至以深厚的底蕴直接缔造出来半步禁忌,乃至禁忌人物,很多宗派世家雪藏的未来护道人,也都遣入江湖,就是为了争夺这乱世之机,百舸争流,谁能逆流而上,登临天命,这是一场大世之争。

    而今,就连陨落坐化多年的前代高手,也有轮回转生,重新归来之势,无疑令得而今这个时代变得愈发混乱,本来已经生出革鼎之势的大汉武林,又再次呈现出乱局之象。

    等等!

    倏尔,似乎想到了什么,苏乞年一字一顿道:“逝去的,终将归来,存在的,终将永恒。”

    逝去的,终将归来,存在的,终将永恒!

    刘清蝉挑眉,这是那一位当初寄来的谶语,而今再来咀嚼,隐隐便指向当今之象。

    执掌时空本源,那一位难道真的有未卜先知之能?

    苏乞年双目微阖,再睁开,就透出无尽锋芒锐气,道:“时代的潮流不容改变,逝去的,终将湮灭!庙堂内外合流,抵御四海妖族乃是大势所趋,谁能逆行大势?谁敢罔顾黎民众生?杀!”

    杀!

    一个杀字,道尽苏乞年所有的胸臆,这些时日,他行走大汉一十八道,看似为参悟时间本源,何尝又不是对于这大汉武林更深处的一次观摩,到后来,他发现,一切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一些世家、宗派已经腐朽到达了骨子里,他一直忍着没有动手,因为知晓不过是隔靴搔痒,暂时还动不了根基,归根结底,是他的底蕴不足,再说白一点,他的拳头不够大。

    虽然现在他身份地位足够高,位列大汉正一品,执掌护龙山庄,堪称一国支柱,但在一些千年隐世世家、宗派眼中,在一些老古董看来,却也仅此而已,世俗的身份地位,于这些势力中人而言,不过是浮云过眼,根本不放在心上,在他们的眼中,唯有漫漫大道,天命之路,成圣之路,为了长生久视,万物皆可抛,诸事皆不计。

    所以,虚空之心,他一定要得到!

    只有龙舟晋升成为准劫器,他才真正有与天命角力的根基,可以真正在天命准圣手中全身而退,拥有安身立命的底蕴。

    由此,他才能真正放开手脚,革鼎整个江湖武林,以犁庭扫穴之势,拔出一切不和谐的声音,将庙堂内外拧成一股,以应对即将在不久的十年之后降临的妖祸,九大妖圣,不论是在黑暗岁月,还是数千年后的今天,都足以令每一个人心绪不宁,一切准备都不显得多余,甚至还远远不够。

    或者,都是多余的。

    紫禁城。

    皇宫大内一如既往地温暖如春,御花园内,当代汉天子在荷池前撒着鱼食,看一尾尾锦鲤拍打着鲜艳的尾巴,争抢着不多的食物,这位当今大汉的至高掌舵者摇摇头,放下手中的食盘,道:“清洪,你知道吗?这世间众生,大多数便如这池塘里的鱼,它们有时候争夺食物,并不只是为了活命,而是为了活得更好,活得更加惬意,活得更加令自己满意,他们,只为自己而活。”

    已经被立为太子,身着明黄服饰的大皇子刘清洪静立在一旁,闻言开口道:“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只是一个人活着,想要活得更好,活得更加惬意,那就要一个人活着,否则就该去死。”

    “清洪你说得不错,是该去死。”汉天子点点头,看头顶高悬的神日,这一刻目光有些莫名的悠远,道,“以朕的武力,以大汉皇室的底蕴,不是不能够做到,但这江湖武林,不可能任由朕来施为,江湖武林终究是江湖武林,庙堂有内外,正如天地有阴阳,有日月轮转,有白天黑夜。”

    “所以父皇将这一切交给了光明龙王。”刘清洪若有所思道。

    “光明的传承者……”汉天子沉吟道,“不是朕交给了他,而是他选择了光明。”

    刘清洪闻言露出迟疑之色,道:“光明之路,恐怕并不好走。”

    汉天子笑了,道:“大道之途,哪里有坦途,从来九曲连环,穷山恶水,九死而一生。”

    刘清洪浑身一震,想要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

    汉天子却如同洞悉了他的心思,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追寻他人的脚步,永远成不了大道,光明有光明路,你也有皇道,五国皇室,都在走人皇之路,谁能成就人皇,自然是人族共主。”

    人皇!

    刘清洪闻言浑身一震,他知晓父皇所指的,乃是大夏末代人皇,那位人族唯一的圣人,留下了大夏龙雀刀,大夏玄黄鼎,以及人皇经三大镇族重器,可惜大夏龙雀刀被困锁在妖神山上,人皇经随着大夏皇母的消失也不知所踪,唯有大夏玄黄鼎,在当今人王之手。

    成就人皇!

    刘清洪感到呼吸有些沉重,人皇于整个人族而言,毫无疑问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人族元神路,最初便是由人皇与当年诸多武林先贤定下了雏形,后来经过无数先贤英烈的推演,再借鉴妖魔诸道,才渐渐完善,契合人族之身。

    即便是而今,不说达到当年末代人皇的成就,就是破命成圣,也是无数代人族准圣一直追寻的境界,可惜数千年来,始终无一人能够打破桎梏。

    而今,妖族九圣即将回归,时月不多,尤其身为大汉太子,对于整个大汉疆域的风水气运,感应尤为清晰,刘清洪能够感到一片巨大的阴影,开始在整个大汉上空积聚,有一种黑云压城的沉重与压抑。

    ……

    五月十八!

    距离诸风水大师,阵道大家推演的半月之期,就在这一天午时。

    镇妖王府,苏乞年与刘清蝉并肩立在汉阳苑的莲池前,早在数日之前,镇妖王已经回了西海边疆,虚空之地将启,需要防备四海妖族异动,当年黑暗岁月之末,妖族虽然退走四海之地,但在人族腹地还残留有不少余孽,留下了不少后手,这数千年来,给人族五国造成了不小的损伤,每每出人意表,容不得有半点大意。

    午时三刻!

    嗡!

    虽然于众多的黎民百姓而言,与往日里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于诸多一流混元境以上的高手而言,却能够感到这天地间生出了不小的躁动,有虚空激荡,指向不同的方向,那是属于虚空之地的诸多入口,在此时显化人世间。

    汉阳苑。

    刘清蝉眼中神芒一闪,执掌虚空本源,对于虚空之地的异动,她的感应要比之这天下所有的武林高手都要来得更加清晰。

    与苏乞年相视一眼,两人几乎在同时迈步,踏入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

    如苏乞年也不得不感叹,即便尚未证道元神,甚至虚空本源尚未圆满,这一位已经可以涉足二十余重虚空断层,这是于很多六重领域境的元神人物,都很难涉足的虚空深处,看其神色,似乎还有所保留。

    十数息后,两人一步迈出虚空深处,降临真实界,就看到一片如苍穹一般瓦蓝瓦蓝的大湖。

    青海道,青海湖!

    这是青海道的母水,能有小半个青海道那么大,无尽岁月中留下了无尽传说。

    沿着这座青海湖,有着为数不少的武林宗派,不乏顶尖宗派、世家,亦有隐世的武林势力,蛰伏在这青海湖的深处,苏乞年行走一十八道时,就曾在这青海湖短暂逗留,曾经于这湖中捕捉到一丝极隐晦的气机,知晓这湖中隐藏着了不得的大高手,不过对方当时显然并无现身的意思,是以苏乞年也未曾继续逗留,不曾将其彻底惊动。

    这里是青海湖一隅,有些偏僻,只有四、五户沿湖的渔户,十余口人,有老有少,此时都有些惊惶,因为前方的青海湖上,虚空扭曲,引得湖水翻涌,如龙吸水,透着一股莫大的威仪,令这些寻常人心生无限敬畏。

    那是虚空之地的入口显化,尚未完全成形。

    相比于苏乞年与刘清蝉,这青海湖之地,自然有比他们先到的,有一名背着柴刀的樵夫,看上去约莫花甲之年,坐在一块磐石上,正有一下没一下地磨着手中生锈的柴刀,看似平淡无奇,气息不显,苏乞年却能够从其身上,感受到一股深藏的刀道锋芒,很显然,这是一位少见的刀道高手,已臻至返璞归真之境,一身修为之深,虽然有所隐藏,但在苏乞年推测,至少也渡过了五重雷劫,甚至有可能与他一般,已经渡过了六重雷劫,立身于领域境,距离渡过七重雷劫,开辟元神小世界,只剩一步之遥。

    除了这如樵夫一般的高手之外,还有一名拄杖的老人,花白胡子,花白头发,一身锦袍,如一个富家翁,此时立在这青海湖畔,不时咳嗽一声,似乎染有暗疾,却没能逃得过苏乞年的眼睛,这是一位渡过了四重雷劫,凝结了道果的元神小成高手。

    而最令苏乞年看之不透的,是一名身着青甲的中年人,背负一杆青色长矛,无发无须亦无眉,浑身上下,似乎看不到一寸毛孔。

    没有以元神天眼强行贯透,窥破虚妄,但苏乞年依然可以从其身上感受到一股内蕴的强横气血,虽然比之他还有所不如,却也贯通了整整四重神藏大窍小世界,炼就了道体。

    这样的肉身造诣,在苏乞年见过的诸多高手中,都足以排入前十之列。

    此刻,这一隅青海湖畔,便以这三人最为苏乞年所重视,虽然此地还有五、六名元神高手现身,但不过元神初成的修为境界,尚不被苏乞年放在心上。

    而在苏乞年与刘清蝉现身之后,樵夫磨刀的手微滞,又恢复如常,拄杖老人瞳孔收缩,咳嗽声顿止,而那一身青甲的中年则微微挑眉,目光微冷,未置一言。

    “光明龙王苏乞年!”

    “汉阳郡主刘清蝉!”

    剩下的元神高手却是目光一凛,有人开口,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没有想到这一处虚空之地的入口,居然引来这两位而今整个大汉境内,年轻一辈炙手可热的人物,尤其是那位光明龙王,曾于紫禁城中盖压四大妖圣后人,甚至借道而今蜀山那位真临剑圣,与当代鲲鹏皇交手而不死,而今执掌护龙山庄,位列大汉正一品,乃是当今大汉年轻一辈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这可就有些棘手了。

    据一干元神人物所知,虚空之地每一次开启,都会生出数量不等的入口,虚空之地广袤无边,哪怕是纯阳绝顶人物,在其开启的为期不长的一个月内,也很难走过一成之地,是以从不同的入口进入虚空之地,彼此之间若是没有先贤图录指引,很难相遇。

    由此,很多时候,便是同一处入口进入的元神人物,彼此之间争夺造化,虚空之晶到底花落谁家,有时自进入虚空之地前,就有了一定的预兆。

    而今,放眼天下,有几人敢小觑光明龙王,这些青海湖畔的顶尖元神人物虽然多数只是耳闻,却也不敢有丝毫大意,盛名之下无虚士,遑论此前蜀中一战,哪怕相隔数道之地,也能够感到那股惊天动地的伟力,彼此倾轧,波动足以令整个大汉境内,诸多顶尖元神人物尽皆感受到。

    短暂的惊愕之后,这些最先到达的顶尖元神人物便缄默不语,不过时而扫过苏乞年二人的目光,就现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青海湖上扭曲的虚空还在转动,入口尚未彻底成形,想来还需要半日光景,足以令得四方临近的,感知到的元神人物赶到,共入虚空之地。

    湖畔的几户渔户神色惶恐,却又不敢乱动,老人护着稚童,而今这片地域被元神人物的气息笼罩,虽然未曾有气势外溢,却也令这些普通人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心灵压迫,呼吸都凝滞,不敢大声喘息。

    苏乞年微微蹙眉,却也知道不能强求,这些元神高手还是有一些顾忌的,未曾气机交织,彼此试探,否则刚刚他们二人到来之时,这青海湖畔早已被夷为平地。

    吼!

    倏尔,远方的湖面之上,响起了两道震天的兽吼声,一股滂沱的威严气势如惊涛骇浪,朝着此地冲刷而来。

    什么!

    很多元神人物变色,似乎识出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拄杖老人咳嗽声愈烈,樵夫不再磨刀,而是收刀而立,起身看向远方,青甲中年则冷哼一声,瞳孔亦微凝。

    苏乞年却目光微冷,一步迈出,横在了几户渔户之前,将那肆无忌惮的兽吼声与通灵气机化解,否则在他身后,势必只剩下一地尘埃。

    很快,一辆通体如金铸,珠光宝气的车辇在远方湖面之上显现出来,拉辇的赫然是两头生有龙角,浑身蓝色鳞甲,四足矫健,爪刃锋锐,生有修长龙尾的水麒麟。

    水麒麟,相传乃是麒麟与龙马的后裔,天生执掌水行本源,通灵如玉,眼下这两头拉辇的水麒麟,赫然已经成熟,正处于壮年岁月,一身威严气机,即便是比之寻常元神小成人物,也丝毫不逊色。

    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以两头这样的圣兽后裔,通灵的水麒麟拉辇,这样天下少有的通灵异兽,看上去十分温驯,若非是乘辇的有着惊人的修为武力,就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来历。

    “原来是你们这些人,此地入口的虚空之晶不是你们可以染指的,还不退去!”

    这时,自那华贵的车辇上,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似乎是一个男子,年岁不是很大,但是话中透出的毋庸置疑与霸道,却是令得此刻这青海湖畔的诸多顶尖元神人物,脸色皆变得无比难看。(求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高定破万!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