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二章 虚空圣域,万年传承!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虚空秘地将启,两大纯阳人物现身,顿时令得这片虚空气息沉凝,十里真空世界隐隐生出了扭曲的迹象。

    斧尊武跃,曾经的景唐皇室支脉庶出,而今的纯阳绝顶人物,不同于玄家老祖,这一位虽然师承隐世纯阳高手,却是一位出世的高手,在整个景唐境内声名极大,仅在几位天命宗师之下,甚至有传闻,其已经触摸到了一丝天命壁障,未来一甲子之内,有可能打破壁障,真正跻身那一无上之境。

    “道友心急了。”精赤着上身的斧尊武跃迈步而来,在数里之外的真空世界站定,而后淡淡道,“便是阻你,又如何?”

    便是阻你,又如何?

    此言一落,十里真空世界先是一滞,既而就开始了剧烈的扭曲,哪怕是寻常元神小成之下的高手,都很难再窥见虚实。

    “好!好!好!”

    玄家老祖怒极而笑,他隐世百余年,没想到新近出世,就被人接连挑衅,先是一个后辈年轻高手,即便惊艳古今,也尚未元神大成,之后又是出自景唐的斧尊武跃,同为纯阳绝顶人物,独辟己道,天命之下,谁又比谁弱上半分。

    一连吐出三个好字,这位玄家老祖怒容收敛,眸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寒,纯阳气机浩如烟海,这一刻彻底绽放。

    轰隆隆!

    虚空生雷音,十里真空世界瞬间如化成了一片水泽大国,那是一道道雷霆,如金似玉,却又碧蓝如天。

    “纯阳玄水神雷!”

    十数里外,共玄冲惊喝一声,万法归宗,这位玄家老祖对于水行之道的掌控,居然到达了如此匪夷所思的境地,熔炼水行本源,化为己道,甚至演化出来这种水行神雷,哪怕是共玄冲,也只是偶然听他共家上代一字并肩王的老祖提起过,有以水行本源成就己道的,参悟到达一定境地,可以纯阳之气为引,衍化玄水神雷,纯阳玄水神雷之下,即便是纯阳绝顶人物,也要小心应对,稍有不慎,不死也要重伤。

    “好个水行为道,玄水神雷,有点意思!”

    斧尊武跃眸光湛亮,这位景唐久负盛名的纯阳高手,看似风淡云轻,但眸光中亦有八分凝重之色,这玄家老祖与他乃是同代的高手,只是他厚积薄发,错过了其出世历练的岁月,等到他打破桎梏,一飞冲天,这一位已经回到大汉,隐世不出。

    此刻,刘清蝉身前,苏乞年神色沉凝,即便如他,身在这真空地域,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纯阳气机岂是那么容易承受的,即便两位纯阳人物因为彼此忌惮,并未刻意针对他,但还是有纯阳气机落到他身上,欲镇压禁锢他一身神藏大窍,气血锋芒,乃至元神意志。

    哪怕是纯阳高手,也难以抵挡住诱惑,苏乞年洞若观火,怎么会不明白两位纯阳人物隐藏的心思,皆将他当成了砧板上的肉,可以随意拿捏。

    不过他苏乞年修行至今,能够走到这一步,靠得并非是运气,而是真正自生死边缘走过的坚凝道心。

    嗡!

    乱神域动,神庭祖窍之中,那源自纯阳气机的无形禁锢之地,顿时被扭曲、绞碎,化成虚无。

    即便是玄家老祖两位纯阳人物,又怎么会想到,苏乞年元神之凝炼,甚至比之八重武相境的大成人物也不逊色分毫,乃至更加纯净。

    “还有几位道友,何不现身一见!”

    这时,玄家老祖再开口,却是没有立即出手,绝顶之战非同小可,哪怕是到了眼下的境地,他也不愿轻启,若是真的一战,就不能仅限于他与那位斧尊武跃,平白让那不曾现身的几位占了便宜。

    无论是那虚空秘地之中可能存在的虚空之心,还是那光明龙王一身真龙血与禁忌传承,都是足以令纯阳人物向上更进一步,乃至窥见神圣大道的底蕴。

    也是在这虚空之地内,天命准圣都不能够把握气运,推算一切,这才给予了他们这些纯阳人物机会,这样的机缘造化若是不能够把握住,那就真的要抱憾终身。

    修行到达这一步,于诸多纯阳绝顶人物而言,就算是家族宗门,都不能够令他们生出多少羁绊,唯有神圣大道,才是永恒。

    “道友何必动怒。”

    就在玄家老祖话音落下之后,扭曲的十里真空世界,接连三道身影由虚化实,显现出来,三股纯净阳和的气息弥漫,镇压、抹平扭曲的真空地域,令其重新归于平静,乃至那弥漫真空世界的纯阳玄水神雷,不知道是因为三股纯阳气息的镇压,还是那玄家老祖有意收敛,于无声中消散,化为无形。

    五大纯阳元神!

    这一下,即便是凰百殇等五位大成元神,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虚空之地广袤,自五国境内进入其中的,即便是同一入口,不是同时进入,也会有不小的偏差,乃至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眼下居然就有五位纯阳绝顶人物现身,足以推测,此番进入这虚空之地的五国纯阳,绝对不止眼前的五位,甚至还要更多。

    该死!

    应轻五人相视一眼,脸色都显得很难看,到底是谁将消息走漏出去的,五位纯阳当面,哪里还有他们的机会。

    “狼神!木中剑句罡!天巫道芒种!”

    有人识出另外三位到来的纯阳人物的身份,一个个心生摇曳,如顶尖元神人物,在这样的纯阳绝顶高手面前,也黯然失色,难以保持心境。

    大汉青海道隐世世家玄家老祖,景唐斧尊武跃,大元狼神,不周木中剑句罡,南诏天巫道芒种!

    五大纯阳绝顶高手,每一个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来历与经历,在这虚空之地,足以睥睨群雄,屹立在绝颠之上。

    玄家老祖目光扫过四位纯阳高手,目光微凛,同为纯阳人物,这里任何一人都不是可以轻与的,自己想要越过眼前四人,将那位光明龙王擒拿镇压,剥夺真龙血脉与禁忌传承,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两位道友息怒,待到此秘地开启,再出手不迟。”

    狼神开口道,这是自大元走出的一位纯阳人物,看上去如一名儒雅的书生,却生有一双月白的眸子,时而散发出来夺人心魄的光辉。

    玄家老祖闻言心中冷笑,虽然没有挑明,但这几位的意思很明显,等到秘地开启,无论是其中的机缘造化,还是那光明龙王,五人各凭手段,眼下只有一位光明龙王,却是不足以令他们抛开一切,放手一搏。

    “诸位比想象中还要贪婪。”这时,苏乞年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嘲弄之意。

    五位纯阳人物几乎在同时挑眉,尽管已经足够高看这位年轻的光明龙王了,没想到在几人的气机禁锢之下,居然还有余力开口。

    难道是那口半劫器?

    五人相视一眼,这位年轻的大汉正一品也是手段非凡,铸炼出来一口半劫器,但即便半劫器再强,也不可能令其在他们手中占到半点便宜,五人虽然彼此相互忌惮,但纯阳气机早已封镇了这片虚空之地,就是为了防备这位光明龙王驾驭那龙舟遁走,毕竟对于劫器,他们也了解不多,当初蜀山那位真临剑圣登临天命,这位借道与当代鲲鹏皇一战,那口半劫器有几分助力,着实难以判断。

    “光明龙王何必逞口舌之利,”斧尊武跃淡淡道,“在这虚空之地,结局已经注定,命运已经定格,有时能够学会妥协,也是处世之道。”

    五位纯阳绝顶人物的目光同时落下,这是一种莫大的压迫,于任何一名顶尖元神人物而言,都足以令心灵震颤,无形中的心灵压迫太大了。

    苏乞年面不改色,目光一一自五位纯阳人物身上扫过,尤以那位玄家老祖为重,而后轻笑一声,道:“他日苏某修为有成,自然一一拜会,今日所赐,当十倍奉还。”

    四方虚空之地,很多元神人物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位光明龙王到了这时,还如此桀骜,五位纯阳绝顶人物当面,难道还能与绝顶争锋不成?

    玄家老祖却是心念一动,他此前被苏乞年二人连连算计,吃了不小的亏,颜面尽失,此时听苏乞年开口,如此气定神闲,顿时感到有些不对,斧尊武跃四人也在转瞬之后察觉到异样。

    不好!

    轰!

    五人几乎在同时出手,五只大手弥漫纯阳之气,刹那间放大如山岭,朝着苏乞年镇压而去。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苏乞年冷笑一声,通体绽放无量光,真龙甲浮盈出体,晶莹神圣的甲胄,以真龙血脉为引,也是龙舟晋升成为半劫器之后,才拥有的神通变化。

    真龙甲加身,淡淡的超脱气息萦绕,什么纯阳气机,都难以临身,苏乞年浑身一轻,一步退出,就揽住了女子纤柔的腰肢,在两人身后,那虚空秘地的入口轻轻扭曲,一下将两人吞噬进去,消失不见。

    轰隆隆!

    五只大手几乎在同时按落在那扭曲的虚空漩涡上,却如遭遇到了一层神铁壁,坚固不催,永恒不朽,根本撼不动。

    突如其来的变化,超出了五位纯阳人物的预料,也令得四方潜藏的诸多元神人物心神震动,那虚空秘地,怎么会突然打开,感应中分明还有至少一天的光景。

    “虚空禁忌!”

    深吸一口气,大元天鹰的二弟子感叹道,在这虚空之地,恐怕再没有什么人能比那位汉阳郡主更加如鱼得水,即便其尚未证道。

    五位纯阳人物收手,也醒悟过来,他们一直关注那位光明龙王,没有在意那位汉阳郡主,毕竟在纯阳绝顶人物眼中,尚未证道的一流混元境,即便是圣禁之王,也不过只是稍强一点的蝼蚁,根本不值得在意,却没有想到,其居然能将虚空本源参悟到达这样的境地,甚至强行渗透虚空秘地,打开通路,进入其内。

    这就脱离了他们的掌控,五位纯阳看那静静悬浮的龟甲骨图,虚空秘地还有至少一天才能开启,而那苏乞年二人已经进入其中,岂不是说,其中的机缘造化,也被两人捷足先登。

    哪怕以五位纯阳绝顶人物的心境,这一刻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居然被一个年轻后辈算计了,这是料定了他们彼此顾忌,不会第一时间出手,被其积攒到了足够的时间,困龙升天,重回自由。

    “好一个光明龙王!”

    斧尊武跃沉喝一声,他精赤着上身,体魄强横,气血逼人,体内隐约照见四道神轮,这是贯通了四重神藏大窍小世界,已经炼就了道体之象。

    “给他一天又何妨!”

    木中剑句罡淡淡道,这是不周境内一位剑帝,气息锋芒如剑,剑道之心坚凝。

    “若能气吞天下,自然可以目空一切……”

    天巫道芒种开口,这位看上去如一名老农,气质温和,但言语之间却透出一种纳尽四时之变的大气魄。

    ……

    虚空秘地。

    苏乞年二人顺着刘清蝉渗透打开的虚空缝隙进入其中,入眼的非是想象中如虚空之地一般的枯寂之地,而是一片青山绿水,以苏乞年的目力,一眼望去,也难以看到尽头,但至少也有过万里方圆。

    再看头顶之上,一轮太阳高悬,柔和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之上,空气清新,甚至弥漫着丝丝缕缕的灵气。

    好一块宝地!

    苏乞年心神一震,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灵气,甚至不是普通灵石的灵气,而是如王品灵石一般,充斥着灵性气息的灵气。可以想象,在这里修行,比之外界打破肉身桎梏,晋升王境要容易太多,甚至不需要刻意打熬,至多十年,就能够水到渠成地贯通三重神藏大窍,至于四重神藏大窍,炼就道体,怕也就是一甲子之内。

    刘清蝉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秋水眸子闪过一抹震动,这样的宝地,若是可以为人族所用,想来可以将整个人族的顶尖武力,在短时间内向上拔升一个层次。

    要知道,即便当初九大妖圣被放逐时空乱流,但这一自天外降临的大族底蕴太深厚,哪怕是没有九大妖圣坐镇,比之人族的底蕴也要深厚太多,是以这数千年以来,人族虽然斩断、封镇诸多妖族天路,却也只有镇守四海边疆之地,而没有余力打入四海诸妖国。

    若是顶尖以上的人物,可以整体再拔升一筹,那么与整个妖族的差距,就可以无限缩小,在拥有自保之力的基础上,能够真正进行有力的博弈。

    而在苏乞年与刘清蝉进入这虚空秘地的瞬间,在这秘地深处,一座看上去古拙沧桑的山洞前,一只秃了尾巴,单脚独立,浑身黑漆漆的公鸡伸出了藏在翅膀下的脑袋,如墨玉一般的眼睛睁开,露出一抹诧异之色,道:“虚空禁忌!”

    略一感应,这只黑漆漆的秃尾巴公鸡就蹙眉:“一流混元境,虚空本源还未圆满,道则未生,又是一千年过去了,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执掌虚空禁忌的,这样的苗子可不多,若是能够通过主人的考验,得到传承,踏上星空古路,我也就不用再待在这犄角旮旯了,咦,还有一个年轻人,六重领域境,弱冠之龄达到这样的境地,还算不错,这一身气血也十分可观,不知道贯通了几重神藏大窍,若是已经炼就道体,倒也不是没有机会通过考验。”

    顿了顿,黑漆漆的秃尾巴公鸡就眯起眼睛,露出几分欣喜之色:“不错,不错,一下就来了两个不错的苗子,一个还是虚空禁忌的执掌者,渗透这里的虚空壁垒,提前进入这里,一万年过去了,只要再有一个通过考验,得到主人留下的传承,我也就功德圆满,可以回归了。”

    数千里外。

    苏乞年二人环顾四方,把握虚空,发现这里的虚空壁垒,比之外界的虚空之地,居然还要坚固至少十倍以上,苏乞年估摸着,哪怕自己倾尽全力,不动用真龙甲,恐怕也未必能够破开空气,打出真空之域。

    “欢迎来到虚空圣域!”

    突兀的,一道显得有些尖锐而沧桑的声音响起,没有半点征兆,哪怕是苏乞年与刘清蝉都未能察觉。

    两人如临大敌,看向前方,就看到虚空如涟漪,一只通体翎羽漆黑,尾巴光秃秃的公鸡浮现,趾高气昂,如墨玉般的眸子落到两人身上。

    苏乞年目光一凝,以他而今的修为境界,竟看不透眼前这只秃尾巴公鸡分毫,他没有打开元神天眼,若是真正的强者,他如此行径就是一种挑衅,眼下摸不清虚实,他保持了足够的谨慎,毕竟在这虚空秘地之外,尚有五位纯阳绝顶人物,若是在这里再陷入绝境,就真的进退两难。

    刘清蝉亦眸光微凛,初至此地,她就把握虚空,发现以她而今的修为境界和对虚空本源的领悟,想要在这里横渡虚空根本不可能,至多只能够令身法现出几分虚空挪移之力,而如眼前这只神秘的公鸡一般跨越虚空,就是她远远不及的。

    妖族?

    苏乞年暗暗摇头,从其身上,并未捕捉到半点妖气,那么,这是一头异兽?

    似乎洞悉了苏乞年的念头,秃尾巴黑羽鸡瞥一眼苏乞年,道:“吾是至高神圣的黑羽大人,追随主人征战百族,人族的后裔,这里是传承之地,只要你们通过了考验,就能够得到主人留下的传承,成为记名弟子,日后修行有成,就能踏上星空古路,真正到达人族祖地。”

    什么!

    苏乞年与刘清蝉皆心神一震,两人相视一眼,没想到会从这只神秘的秃尾巴公鸡口中得到这样的消息,传承之地,这里是某位人族高手的遗藏之地?通过考验才能够成为记名弟子,这位人族高手是什么修为,纯阳元神?抑或是一位天命准圣?

    星空古路又是什么,人族祖地又是何地?

    “随我来。”

    秃尾巴黑羽鸡却不管那么多,它话音落下,苏乞年与刘清蝉就浑身筋肉绷紧,一瞬间四周虚空扭曲,只在一瞬间,就来到了一座古拙沧桑的山洞前。

    可怕!

    苏乞年二人相视一眼,太快了,苏乞年自衬,哪怕他动用时间本源,也未必能够凝滞时间,争取到脱离的机会,这就非同小可,以他而今的修为境界,纯阳之下,能令他束手无力的,绝对凤毛麟角。

    高手!

    且不是一般的高手,甚至苏乞年有一种错觉,这只神秘的秃尾巴公鸡,未必比一尊纯阳绝顶人物弱上分毫。

    “有什么可以问了,不过只能告诉你们能知道的,不能知道了,问了也不会告诉你们,”山洞前,秃尾巴黑羽鸡昂首,道,“当然,若是不能够通过考验,离开虚空圣域之后,会抹去你们的记忆。”

    苏乞年二人闻言顿时心神一沉,看来多少年来,这虚空秘地没有曝露出去,并非是没有缘由,只有通过考验的,才能够保存记忆,却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到底有没有人通过考验,此地主人的传承又到底是什么。

    一念及此,苏乞年开口道:“不知此地主人名讳,星空古路为何,人族祖地又是哪里,此地又有何传承?”

    秃尾巴黑羽鸡挑眉,宛如一个老学究,一双翅膀背负在身后,遮住光秃秃的尾巴,道:“主人的名讳暂时不能告诉你们,若是被那些人感应到,这一处母地多半劫难更深,星空古路则是九天之外,浩瀚星空,你们该不会认为,这一片玄黄大地,便是诸天的中央,至于人族祖地在哪里,等到你们通过考验,有了涉足星空之力,自然会知晓,至于主人的传承,包容万千,这玄黄大地的武道,恐怕还没有能够超出主人所掌范畴的,只要你们想要的传承,几乎都能够寻到。”

    好大的口气!

    这是苏乞年的第一个念头,连名讳都不能够说出口,当成了禁忌一般,当真是难以理解。

    不过九天之外,浩瀚星空,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涉足的,苏乞年想到了当初与当代鲲鹏皇交手之地,忍不住喃喃道:“星空古战场。”

    “咦,小子你居然知道星空古战场,看来还有些际遇,”秃尾巴黑羽鸡随即又嗤笑道,“但在这玄黄大地,也能够称之为星空古战场,当真是可笑。好了,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要问的,就开始进行考验。”

    回过神来,苏乞年深吸一口气,道:“敢问前辈,此地可有虚空之心。”

    “虚空之心当然有,”秃尾巴黑羽鸡墨玉般的眸子深深看他一眼,道,“只要通过考验,得到传承的同时,可以得到一枚虚空之心。”

    苏乞年闻言心中一动,道:“若是我二人皆通过考验……”

    “一人一枚虚空之心,”秃尾巴黑羽鸡有些不耐道,“区区虚空之心,莫要大惊小怪,不要当这考验是儿戏,黑羽大人我可以告诉你们,能通过考验的,未来只要不陨落,十有八九都能独辟己道,成就准圣,乃至神圣之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什么!

    苏乞年二人相视一眼,皆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哪怕是以二人的天赋资质,分别执掌虚空与时间两大禁忌本源,乃至苏乞年更超脱圣禁之王上,成就祖禁,若说把握天命,登临准圣之位,心中也没底,而据这神秘的所谓黑羽大人所言,只要能够通过其主人留下的考验,就有天命之姿,甚至十有八九都能够成就准圣,就显得十分可怕。不用说神圣之境,那是大夏末代人皇,以及九大妖圣所在的境界,哪怕沦陷于时空乱流之中,也不朽不灭,当真是可怕至极。

    由此,苏乞年二人看来,这考验,恐怕不会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心念一动,苏乞年开口道:“敢问前辈,不知道此地考验有多少年,开启几次,又有多少人通过考验。”

    秃尾巴黑羽鸡闻言罕见地露出几分感叹之色,道:“整整一万年了,已经开启了整整十次了,而通过者,只有八人。”

    嘶!

    这一下,如苏乞年,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刘清蝉虽然未曾失态,却也露出了少有的震动之色。

    令两人震动的,不是这所谓虚空圣域开启了整整十次,也不是通过考验者只有寥寥八人,而是整整过去了一万年,也就是说,眼前这只自称黑羽大人的秃尾巴公鸡,已经活了整整一万载。

    世间几人得长生,除了圣人难以测度之外,即便是天命准圣,若无延寿灵药续命,也活不过五百岁,一万年太久,漫长到跨越了大夏,黑暗岁月,以及大汉立国至今的五千四百多年,这神秘的黑羽大人,堪称是活化石了。

    “好了,不用再问了,等你们通过考验再慢慢问,通不过问了也白问。”

    秃尾巴黑羽鸡忽然感到十分不耐,一只漆黑的翅膀一挥,苏乞年二人便感到一股沛然难挡的大力瞬间临身,将两人扫入了那山洞中。

    太快了,快到苏乞年二人连生出念头的时间都没有,遑论挣扎与反抗,这一刻,两人感到了一种生生的无力感,这是生死不由的可怖。

    看苏乞年二人消失在山洞中,这秃尾巴黑羽鸡顿时变得有些紧张,喃喃道:“两个苗子都不错,尤其是那得到虚空禁忌传承的小姑娘,一个,只要再通过一个就可以了,黑羽大人我在这里嘴都要淡出鸟了。”

    既而,这秃尾巴黑羽鸡如乌金般的喙子凌空轻轻一啄,面前的虚空如镜,各分一半,显现出来苏乞年与刘清蝉的身影。

    ……

    眼前一花,等到目光恢复正常,苏乞年发现已经置身于一座能有百里方圆,方正漆黑的石台上,头顶之上是高高的穹顶,似乎是在山腹之中,但未免太大了,这种藏须弥于芥子的手段,比之寻常元神人物以洞虚灵石开辟虚空,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苏乞年环顾一周,没有发现刘清蝉的身影,似乎两人被分开,分别进行考验。

    “年轻人,就是你来接受传承考验吗?”

    这声音源自一名精赤着上身的年轻汉子,临近而立之年,手中握一杆暗红铁枪,血红缨子,杀戮气息弥漫,而其眸子却宁静如万丈深渊,不见半点波澜。(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零点前先发不到8000字上来,十步歇会儿继续去写4000多一章,一个重要的节点,有点困,可能会写得慢,估计到早上才能写好,大家可以明天上午看。)(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