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四章 破休命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6000字奉上。)

    石台漆黑,苏乞年看身前沉浮的暗红铁枪,那血色缨子飞舞,如在讲述一个又一个染血的故事。

    伸手握住铁枪,本该冰冷的枪身这一刻显得有些灼热,苏乞年露出郑重之色,朝着年轻汉子躬身一拜,道:“前辈走好。”

    年轻汉子摆摆手,他昂首向天,此刻目光似乎跨越了遥远的距离,去到了浩瀚星空中。

    “魂归兮,魂归兮……”

    他仰天长吟,自头顶开始,碎裂成点点光雨,又化成虚无。

    山洞外。

    秃尾巴黑羽鸡叹息一声,道:“罪魂有心,诸天无情,前尘如海,隔世不在……”

    山洞内,百里方圆的漆黑石台上。

    苏乞年收起铁枪,他深吸一口气,就看到周身三才之地,接连有三道身影由虚化实,显现出来。

    三名约莫刚过而立之年的年轻汉子,一身残破的青铜甲胄,容貌一般无二,该是三兄弟,三人手持雪白骨剑,不知道是何种生灵的骨骼打磨而成,晶莹如玉,锋芒内敛,苏乞年元神意志滂沱且敏锐,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三口雪白骨剑,乃至那三名年轻汉子体内深藏的,惊人的剑道锋芒。

    三位身在六重领域境的剑王!

    苏乞年目光微凛,剑道成王,在诸多元神人物中以杀伐力著称,遑论这三位剑王甫一现身,就占据三才之位,多半有合璧的剑阵,虽然尚未出手,但只是无形中弥漫的锋芒气机,就比之刚刚那位逝去的枪道高手,带给苏乞年更重数筹的压力。

    山洞外,看到这一幕,秃尾巴黑羽鸡也露出沉吟之色:“居然是这三兄弟,这三人一母同胞,心意相通,只要一个晋升,另外两人也随之晋升,虽然每一个人当年都只是圣禁,比之这天道缺失的玄黄大地,寻常圣禁之王也就稍弱半筹,加上三人元神缔结,成三才归元剑阵,就是寻常七重开辟境的大成元神,也要小心应对,甚至稍有不慎,也要败退。这一战,这小子或许可胜,但绝不会太轻松,还有第三重考验。”

    这位黑羽大人顿时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实在是主人的考验太苛刻了,能够真正通过考验的,即便放到浩瀚星空中,都是圣禁之王中的佼佼者,虽然百族之人以兆忆计,圣禁之王也不是很多,当然也绝对不会少,但以这玄黄大地的底蕴,还是太浅薄了,加上天道缺失,即便成就圣禁之王,也不能与浩瀚星空中相比,所以这万年以来,也不过只有八人通过了考验,八人中真正踏上星空古路的,至今也不过只有三人。

    说来,圣禁之王这位黑羽大人这万年来见过的,也早过了双手之数,甚至还要更多,但苏乞年二人最令其看重的,乃是虚空与时间两大禁忌本源,要知道,即便是在人族祖地,真正执掌这两大禁忌本源的,也少之又少,一旦以禁忌本源成就准圣,两大禁忌准圣联手,甚至可以抵得上一位神圣中人。

    若是成就神圣……

    秃尾巴黑羽鸡墨玉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惊叹之色,这样的人杰,即便放眼整个人族史上,也凤毛麟角,都留下了无尽传说,浩瀚神话,威震星空,令百族胆寒。

    百里石台上。

    三位剑王凝视苏乞年,一人平静道:“如何通过三重考验,想来之前那一位已经告诉你了,出手吧。”

    苏乞年目光自三位剑王身上一一扫过,而后郑重道:“送三位前辈上路。”

    嗡!

    休命刀震鸣,在苏乞年手中复苏,六重神藏大窍小世界开启,苏乞年一身元神气机节节攀升,他提升一身修为,渐渐臻至极尽巅峰,一股滂沱的威严气势,伴着一股至强的武道气息,掀动狂风,朝着四方席卷而去。

    这是身为祖禁的威严,也有身为当今大汉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无敌大势,他盖压同代,难逢抗手,即便尚未开天辟地,也足以傲视寻常七重开辟境的大成元神。

    随着这股威严气势的升腾与席卷,三位剑王勃然色变,如何能够想到,一个六重领域境的年轻元神,居然强至若斯,不过六重领域境,这一身元神真气居然纯净阳和到达如此境地,更雄浑滂沱,恐怕寻常七重开辟境的大成元神,也不过如此。

    更令他们匪夷所思的,则是那无形中弥漫的元神意志,哪怕他们来自浩瀚星空,也少见这样的年轻高手,不过六重领域境,元神意志之强,就足以令不少大成元神人物汗颜,自叹不如。

    锵!

    仅在瞬息之后,苏乞年出刀了。

    一缕刀光绽放,光阴若流水,岁月无常势,万象更迭,日月轮转,光明永恒不坠。

    这是光阴不灭刀第二十九式!

    难以想象,这是怎样的刀法,勾动光明,斩断岁月消长,这一刻,苏乞年肌体晶莹神圣,若神祗转世,行走在人世间,刀光洒落时光沙砾,漫天飞舞,瑰丽中蕴藏无尽恐怖。

    更有光阴武域如流水,笼罩在休命刀刀身之上,这是一股可怕的刀意,就在刀光绽放的一瞬间,三位剑王毛骨悚然。

    咻!咻!咻!

    三位剑王心意相通,刹那间极尽全力,三股杀戮剑意交织,化成三朵血色剑莲,每一朵都能有十丈大小,杀戮剑域与剑莲合一,晶莹的白骨剑铮鸣,引动剑莲,三位剑王长啸一声,三才归元剑阵勾动,三朵剑莲几乎在刀光临近的霎那之前缔结融合,没有变得更加庞大,反而蓦地凝炼,仅剩三丈大小。

    三丈剑莲,凝若实质,血色莲叶晶莹如血玉,莲开九瓣,惊人的剑意迸发。

    轰!

    刀意与剑意碰撞,一股炽盛的光迸发,照亮了百里石台,乃至空气扭曲,隐隐有化成真空之势。

    山洞外,秃尾巴黑羽鸡目光再震,突如其来的一刀,以它活过了漫长岁月的眼光,也足够惊艳眼球,这一刀以光明为根,容纳光阴岁月,刀道锋芒,竟无半点窒碍,圆融一体,只是这刀法在其看来,还有几分稚嫩之处,不像是经历了十年以上岁月的打熬,倒有些像是新近数年创演出来的刀法。

    再念及苏乞年一身时间本源,光明本源,刀道本源,以这玄黄大地的底蕴,恐怕还不可能存在这样一门同时容纳三大本源的刀法,那么刚刚那一刀,十有八九,就是其自行领悟,创演出来的。

    “了不得,这刀法有大气象,虽然还有些粗糙,但绝不弱于任何一门绝顶武学,超越了两大武境的鸿沟,”这位黑羽大人感叹道,同时墨玉般的眸子湛亮,开始发光,“如此一来,第三重考验,以这一刀之力,在六重领域境,只要不碰上主人留下的那一道罪魂,也就至少能有三成把握了。”

    “咦,这小姑娘的拳法也不简单。”

    秃尾巴黑羽鸡又看向虚空之镜的另半边,相比于苏乞年,刘清蝉尚未证道,第一重考验的对手,却也只是一名尚未证道,一流混元境圆满的高手,不过即便只是第一重考验,也是浩瀚星空中的圣禁人物,直追这玄黄大地的圣禁之王。

    在秃尾巴黑羽鸡看来,这小姑娘第一重考验的对手,放到这玄黄大地之上,就算是寻常三重转生境的存在,也不是对手,四重道果境,元神小成的人物,才能勉强压其一头,但想要将其镇杀,也几乎没有可能。

    但随着刘清蝉拳动,即便在这虚空圣域,其一身极速,也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境地,遑论其更勾动了三分之一时光之心,虚空本源在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气息催动之下,比寻常时候更强数倍不止。

    噗!

    只一拳,伴着淡淡的龙吟声,刘清蝉的拳头就洞穿了对手的眉心,令其碎成光雨,归于虚无。

    “好强的虚空本源!此女与虚空本源,似乎比之一般人更加契合,”秃尾巴黑羽鸡眸光如电,“这样的一拳,第二重考验多半不在话下,就看第三重考验,只要运道不是太差,总能有四、五成的把握。”

    到了此时,这位黑羽大人就感到十分兴奋,若是这两人皆通过考验,得到传承,那么它不仅可以回归星空,更超出了主人定下的九人之数,等再见到主人之后,说不得能够得到更大的好处,令它多少年难以寸进的修为境界,不说破境而上,至少向前迈出一大步。

    百里漆黑如墨的石台上。

    等到光华散尽,苏乞年手持休命刀,斜指石台,长身而立,他一身粗布白袍整洁素净,不沾半点尘埃,黑发如瀑,披散在肩头,也不说话,将休命刀负于身后,就朝着前方躬身一拜。

    “三位前辈请上路。”

    里许之外,三才之地,三位剑王相视一眼,同时抛出手中莹白白骨战剑,骨剑晶莹,颤鸣悲戚,似乎察觉到了魂魄凋零最后的凄清。

    “骨剑承遗志,若有那么一天,请小兄弟带往诸天战场,罪魂死亦瞑目。”

    “两位兄长,黄泉路上道不孤!”

    三位剑王彼此相顾,放声大笑,这笑声中,似乎前尘往事皆散尽,恩怨执念皆放下,三人虹化为光,碎成细雨,三点真灵一闪,没入了神秘莫测的时空长河。

    苏乞年默不作声,收起三口白骨战剑,从来没有哪一刻,他感到自己神庭内的那口光明熔炉如此沉重,那承载的,不仅仅是一杆神枪,三口白骨战剑,更是四位元神高手不灭的意志与武道传承。

    也从来没有哪一刻,种族两个字,在苏乞年看来,会显得如此沉重。

    “看来你有些领悟了。”

    突兀的,一道显得有些清冷的声音响起,苏乞年挑眉,就在声音响起的刹那,他方才察觉到有人,这是一名真正的高手,足以令他感受到危机。

    这是一名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几岁的青年,看上去有些随性,一身青袍有些歪斜,黑发肆意披散,甚至还有些蜷曲,青年剑眉星目,只是气质现出几分慵懒,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又仿佛对什么都很在意。

    高手!

    苏乞年看三里之外,相比于第二重考验的三位剑王,这第三重考验守关者不增反减,只剩下一人,虽然透发出来的修为气息,显示其同样身在六重领域境,但冥冥之中,苏乞年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很难想象,同境之中,还有人能够给予他如此巨大的压力,顿时令他一身战血涌动,有战意在胸口徘徊,缓缓升腾而起。

    山洞外。

    秃尾巴黑羽鸡目瞪口呆,墨玉般的眸子先是现出几分呆滞,既而就露出懊恼之色:“这运道,这运道也是无双了,那么多六重领域境,偏偏轮到了他,这一下,即便有刚刚那一刀,胜算也不足一成,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这位黑羽大人感到十分无奈,这个年轻人,可是比那个小姑娘还要更胜一筹,若是能够通过考验,得到传承,日后踏上星空古路,到达人族祖地,未必没有一飞冲天的机会,届时从主人的记名弟子提升为入室弟子,也绝对没有多大的难度,甚至日后机缘造化,成为主人的亲传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眼下……

    秃尾巴黑羽鸡可是清楚地知道,苏乞年的对手,即便是在人族祖地,当初年轻一辈中,不说是位列绝顶之上的那寥寥数人,也是绝顶之下,最为顶尖的一群人,在当初人族年轻一辈中,足以排入五百名之内。

    这是一位圣禁之王!

    属于浩瀚星空的圣禁之王!

    不要以为只排入前五百,并不算什么,整个人族祖地,人族有多少人,直如恒河沙数,是以兆计的,如此一来,能够排入年轻一辈前五百,已经足够惊人,而如其一般的圣禁之王,据秃尾巴黑羽鸡所知,万年前,人族祖地,整个人族差不多能有不到八百人。

    ……

    百里石台上。

    苏乞年露出凝重之色,事实上他此前已经有所察觉,与这些守关者相比,同等的本源之力,如杀戮本源或剑道本源,与虚空之地外他曾经见识与交手过的对手相比,似乎远没有这些守关者凝炼,仿佛有所缺失,并不圆满。

    休命刀轻鸣,苏乞年看三里之外的青年,这是第三重考验的守关者,也是最后一重考验,只要通过了这一重考验,他就能得到那神秘的黑羽大人所言的其主人的传承,最重要的是,可以得到一枚虚空之心,有了虚空之心,他就能凝炼龙舟,令其更进一步,进化成为准劫器,届时大势一成,革鼎净化整个大汉武林,就真正有了底气,即便是天命准圣,轻易也难以奈何他。

    “我很期待,你能够通过考验。”

    三里之外,青年轻笑一声,道:“不过想要胜过我,就要先胜过我手中刀,我能感到,你的刀道有缺,看来这一片天地禁锢了你,刀道不存,不过似乎还有其它的本源之力,但刀道亦为至强之道,你且看好了。”

    嗡!

    有淡淡的刀鸣声响起,青年从背后抽出一柄长刀,非是金铁之刀,而是一口看上去平凡无奇,甚至刀刃上有几个缺口的木刀。

    不过苏乞年却没有任何小觑之意,因为从那口木刀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刀道锋芒,那是圆满的刀道,相比于李沐的刀道,无缺无漏,根本难以相提并论。

    咚!

    向前迈出一步,苏乞年足下流淌光阴岁月,他展开极速,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来到了青年身前七尺之地。

    休命刀出鞘。

    光阴消长,岁月无常,万象更迭,光明永照,有锋芒中正,如真龙沐浴光明道火,化为天龙,扶摇直上于九天之上。

    这是光阴不灭第二十九刀!

    这一刀,苏乞年凝聚了十二分的心神,元神照见一身气血锋芒,神藏大窍,这一刻,他竟勉强跻身神照之境,一身元神真气拧成一股,与气血锋芒合一,朝着青年斩去。

    刀光一闪,如有光阴碎片飞舞,只这一刀之力,比之刚刚应对三位剑王时还要更胜一筹,足以令寻常七重开辟境的大成元神胆寒,退避三舍。

    六尺、五尺……两尺、一尺!

    直到刀光临近一尺之地,那青年方才出手,但这一出手,就令得苏乞年眸光微震,那口看似寻常至极的木刀,划出一道匪夷所思的弧线,以一种不可能的方式,架住了休命刀。

    铛!

    有火花飞溅,休命刀与木刀碰撞,竟发出恢宏的金铁交鸣声,青年一步未退,苏乞年亦一步未退,但从那木刀之上,分明可以感到一股纯净阳和的元神真气,乃至无穷无尽的刀道锋芒,更有一股炽盛刚阳的气血之力,竟丝毫不在他之下。

    六重神藏大窍小世界!

    一刀未果,苏乞年身形一闪,就回到原地,电光石火之间,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青年没有再出手,倒是眼中浮现一抹讶异之色,道:“原来是时间本源,还有光明本源,看来你的机缘不小,居然能够得到这两大本源的传承,更贯通了六重神藏大窍小世界,元神真气无垢,似乎还修习有某种不俗的精神武学,元神意志凝炼,还在寻常七重开辟境的大成人物之上。”

    “阁下也不遑多让。”

    苏乞年开口道,这还是他的光阴不灭刀第一次被人破去,看上去轻松写意,没有半点吃力,且对方与他身在同境,同为六重领域境元神高手,虽然不知道对方已经存世多少年,但苏乞年执掌时间本源,能够肯定,那青年成为罪魂之前,该是如他眼下的容貌一般,未至而立之年。

    “阁下曾经见识过相似的刀法?”

    苏乞年问道,按照那神秘的黑羽大人所言,这虚空圣域存世至少过万载了,或许有哪一代的休命传人曾经到过这里也说不定。

    当然,苏乞年也知晓多半不可能,除了休命刀的创演者之外,此后直到他这一代,才破开休命刀劫,这之间一代代休命传人,不是在一流混元境陨落于刀劫之下,就是被四海妖族刺杀至死,真正练成休命二十一刀,拥有逆伐元神之力的,都不超过一掌之数,但想要在这虚空之地闯荡,也多半九死一生。

    手中木刀挽一个刀花,青年轻笑道:“这世间没有真正的禁忌本源,只有真正的禁忌人物,时间本源虽强,但刀道本源之下,世间一切刀道锋芒都逃不过我的感知,我又何必在意你的时间本源,遑论这世间,参悟时间本源的虽然不多,但算上百族,也不算真的凤毛麟角。”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青年所言,却是他从未思量过的,这是一种眼界的差距,虽然不想承认,但单以眼力,他恐怕比之这青年相差甚远。

    这也令得他对于那人族祖地,更生出几分期待,那到底是一片怎样的大地,孕育出来了多少强者,浩瀚星空,又到底存在着怎样的瑰丽,这恐怕是属于武道的一种另类的诱惑,令人难以抗拒。

    山洞外。

    那位黑羽大人露出忧色,眼下看来,尽管那玄黄大地的小子刀法不俗,乃至刚刚刀力更进一步,但限于这片天地有缺,浩瀚星空的圣禁之王又岂是寻常,眼界阅历相差太大,刀法被轻易破去。

    如此一来,尽管那六重领域境最强的罪魂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在那位黑羽大人看来,这一战,他从苏乞年身上,已经看不到几分胜算。

    而这时,山洞内,苏乞年立在如墨的石台上,朝着三里之外的青年微微躬身一礼,认真道:“多谢指教,苏某还有一刀,请阁下品鉴。”

    还有一刀?

    青年慵懒的目光微凝,苏乞年手中休命刀已经缓缓抬起。(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6000字奉上,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也祝武盟兄弟叶洛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