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八章 镇纯阳,重临武当!(三合一)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八章 镇纯阳,重临武当!(三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三章合一9ooo字奉上。?)

    虚空圣域。

    斧尊武跃开口,语气有些不善,身为纯阳绝顶人物,哪一个不是天资绝顶,生死边缘走过来的,百舸争流到达最后,有几人能够彻底走完元神路,斩过去,未来二身,再渡过纯阳劫数的,毫无疑问,都是天下少有的绝人物,足以令无数练武之人景仰,是丰碑一般的存在。

    曾几何时,身为纯阳高手,被如此轻视过,甚至可以算得上是羞辱了。

    山洞前,黑羽瞥他一眼,淡淡道:“主人万年前已经离去。”

    万年前?

    斧尊武跃五人相视一眼,嘴角皆露出一抹嘲弄之色,古往今来,天命准圣都难有活过五百岁的,这只秃尾巴黑羽鸡所言的主人,恐怕所谓的离去,多半是坐化了,留下了遗藏秘地,以异兽镇守,等待传人。

    如此一来,就更不能让那苏乞年二人得到,能够缔造出这样一方秘地世界的,天命准圣中怕也少有可及。

    至于眼前这只镇守的异兽,哪怕已入纯阳之境又能如何,他们五位纯阳元神在此,只要不是天命准圣,当可镇压四方,无有抗手。

    既而,五人的目光几乎在同时落到黑羽身上,透出锋锐之色。

    “阁下还是审时度势的好,凭阁下一人,恐怕还拦不住我等五人,我等于此地主人心存敬意,也不愿出手伤人,不过洞内那二人,今日必定要交给我等,”玄家老祖开口,负手而立,淡淡道,“退下吧,不要做无畏的牺牲。”

    “白痴。”

    玄家老祖话音刚落,黑羽一双黢黑翅膀背负于身后,斜睨他一眼,平静道。

    什么!

    玄家老祖一怔,既而一双眸子就透出森寒之色,盯住了黑羽,一字一顿道:“阁下是在与我说话!”

    黑羽嗤笑一声,道:“小小年纪,耳朵就不好使了吗?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黑羽大人面前大放厥词,我说你们没有机会,这整个玄黄大地,谁来也没有用!现在滚还来得及,安安分分等待虚空之地的驱逐,不要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狂妄!”

    玄家老祖怒极而笑:“玄某五人就来讨教讨教阁下的高招。”

    对于未知的存在,即便只是一头异兽,如玄家老祖也没有真正失去理智,身为纯阳元神人物,人世间两百年的阅历,又怎么会让斧尊武跃四人独善其身。

    “冥顽不灵!”

    黑羽神色收敛,墨玉般的眸子渐渐变冷。

    出手!

    刹那间,玄家老祖五人动了。

    五位纯阳元神一动,就是石破天惊,哪怕在这虚空圣域,也令得空气破碎,现出真空世界。

    但也仅此而已,这虚空圣域的虚空坚固到难以想象的境地,即便是纯阳气机碾压,也只能勉强撕裂空气,现出真空地域。

    纯阳玄水神雷现,玄家老祖手中一口碧蓝长剑晶莹,剑动起风雷,这一刻,其仿佛化身为水行之道的载体,一举一动,都极尽本源之道,诠释无穷玄妙。

    嗷!

    大元狼神长啸一声,背后如有一轮圆月当空,太阴之气如一片黑海,流溢纯阳之气,随着其拳动,尽皆朝着黑羽冲刷而去。

    吟!

    又有剑鸣声响起,那是木中剑句罡,这位来自大周的剑帝指掌一动,天地间无穷木源之气汇聚,将其整个人淹没,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一口能有七尺来长,晶莹古拙,密布木纹的青色木剑。

    化身为剑!

    这是一种剑道至境,放眼天下,诸多剑道高手中,能够达此境者,也寥若晨星。

    一股不是很凌厉,却仿佛可以号令世间一切草木生灵的浩瀚剑意升腾而起,剑身横呈,朝着黑羽一寸寸刺出。

    而随着这一剑刺出,方圆数百里的虚空圣域,草木齐鸣,皆朝着这传承洞窟所在弯下了腰肢。

    “木源剑意,草木朝宗!”

    数里之外,共玄冲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在他不周境内,一直有传言,称木中剑句罡一身木源剑道,直追共家神水剑,本来他也不以为意,但今日一见,的确惊世骇俗,这种剑境,除了缺乏天命之道,招法之上,已经不逊色他共家神水剑分毫。

    “春分,夏至,立秋,大寒!”

    这是天巫道芒种,他形如一名老农,气质温和,此时出手,一只手掌如蕴四时变化,春雨如丝,夏风如火,秋霜如刀,冬雪如剑,四时汇聚掌心,就是年祭,是整个天时。

    巫道,古老的祭祀之路,呼风唤雨,祭祀祖先,以心合道,接引诸天四时之力。

    最后出手的,则是斧尊武跃,这位曾经身拥景唐皇室血脉的纯阳高手,甚至有传闻已经触摸到了一丝天命壁障,有望在一甲子之内打破桎梏,登临准圣之位。

    一身筋肉虬曲如龙,流溢古铜色宝光,斧尊武跃双手持斧,看似平淡无奇的木柄铁斧,这一刻在其手中,竟弥漫出丝丝缕缕的混沌气。

    不是混沌虚影,而是真正的混沌气,甫一出现,就散出来一股仿佛可以压塌诸天的可怕威严。

    “原来掺杂了混沌神铁碎片!”黑羽微微挑眉,“倒是有点机缘。”

    混沌神铁!

    数里之外,凰百殇等五位大成元神,乃至更远处随行而至,没有近前的诸元神人物皆心中一震,这是玄黄大地流传的,九大神铁中最为神秘的混沌神铁,古往今来,都只存在于传说中,至于如何留下传说的,也无从考证,没想到今日得见,那属于斧尊武跃的元神兵,一口通灵帝兵,只是融入了一小块碎片,就有这样的威严气韵,难以想象,若是一口完全由混沌神铁铸成的神斧,到底该是何等惊天动地。

    轰!

    斧尊武跃一斧劈落,他通体绽放金黄道光,那是至阳本源中为的九阳本源,随着其斧动,其一身气血勃,引动丝丝缕缕的太阳真火,这是贯通了四重神藏大窍小世界,炼成了道体。

    混沌气涌动,一缕斧光缭绕太阳真火,如在开天辟地,有生机衍化,世界生灭之象。

    黑羽墨玉般的眸子微亮,点点头:“可惜,若能再进一步,真正做到一斧之下,一方小世界生灭,就算是迈入了半步天命,黑羽大人我也能够破例给你一个机会,不过现在……”

    顿了顿,黑羽眸子一厉,一股仿佛可以动摇诸天的可怕杀芒震裂真空,冷喝道:“谁给你们的胆子!”

    呼!

    它一只黑翅扇动,如同跨越了虚空,明明相隔十数丈,却诡异地后先至,什么玄冰弱水剑,四时掌意,木源剑意,太阴狼神拳,混沌辟阳斧,在这看似平淡无奇,却漆黑如墨的黑色翎羽下,都如梦幻泡影,稍触及破。

    啪!啪!啪!啪!啪!

    比闪电还要快,五位纯阳人物以比出手更快的度横飞出去里许之遥,撞碎了几块坚若神兵的乱石,一身筋骨气血都几乎被这一翅打散了,纯阳元神剧震,几乎被撼动了纯阳之基。

    最重要的是,五位纯阳人物半边脸红肿,口角溢血,此前生了什么,数里之外,乃至更远的,诸元神人物如何还不明白。

    嘶!

    诸元神人物先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而后就静默不语,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了,前方,那可都是五国成名多年,迈入纯阳之境至少一甲子以上的绝顶人物,不是寻常顶尖元神,五人联手,哪怕是寻常镇国大宗,天命传承也要慎重,以礼相待,今日却被人一击破除联手镇压之力,并齐齐掌掴。

    这时,众人再看向那传承洞窟前,一身如墨翎羽,秃尾的黑羽鸡,就露出无比敬畏、乃至惊悚之色,一翅镇压五大纯阳元神,甚至还有斧尊武跃这般临近了天命准圣之境的人物,这位自称为黑羽大人的存在,到底到达了何等境界,人世间,自黑暗岁月之末,龙凤二族销声匿迹之后,居然还有这样至强的通灵异兽存在。

    踉跄起身,玄家老祖五人目光惊骇,更兼惊怒交加,他们甚至都没能洞悉刚刚那一翅的玄妙,太快了,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他们足以相信,即便他们倾尽底蕴,眼前这只神秘的异兽,都有轻易将他们五人镇杀之力。

    “圣兽!”

    斧尊武跃沉声道,他已经临近天命,在纯阳之境立在最巅峰,窥见一丝天命之道,比之玄家老祖四人更能捕捉到一丝异样,刚刚那一翅,虽然没能洞悉根底,却与他当初直面景唐当代天子一般,那种气韵与无力感,几乎一般无二。

    圣兽!

    玄家老祖四人浑身一震,这两个字,可不同于寻常异兽,哪怕是步入了纯阳之境的至强异兽,也依然被称之为通灵异兽,唯有天生神圣,或者登临天命,才能够被称之为圣兽。

    镇守这处秘境的,居然是一头圣兽?玄家老祖四人没有怀疑,因为皆知虽然同为纯阳人物,但斧尊武跃已经窥见一丝天命,比之他们四人,在纯粹境界上,要更进一步。

    四方潜藏的诸元神更是心神剧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那看似寻常,不见半点威仪,直如一只秃尾巴黑羽鸡的存在,居然是一位至强的圣兽强者。

    多少年了,玄黄大地再没有出现过圣兽的身影,没想到今日在这虚空之地,得以见到一头活着的圣兽。

    这时,一些元神人物回过神来,能以堪比天命准圣的圣兽镇守传承,这位圣兽强者的主人,又到底是何等存在,是否真的如他们此前猜测的一般,已经坐化了呢?若是还没有坐化,而今已过万载……

    一个难以抑制的念头,在诸元神人物的心中滋生,而后很多人的目光都变得无比湛亮,再看向那黑羽身后的洞口,就露出无比渴望的神色。

    斧尊武跃五人自然也有所猜测,不过眼下他们却不敢再有丝毫逾越,一位圣兽当前,即便是纯阳人物,也不可能逃得过镇压。

    至于黑羽,在一翅掀翻五位纯阳之后,却是重新背负起双翅,似乎不屑再出手。

    一里开外,斧尊武跃五人面色阴沉,看一眼黑羽,再看一眼其身后的洞口,尤其是玄家老祖,面色更是阴沉如水,眼看着苏乞年二人在洞内接受传承,却无能为力,时至而今,他如何不明白,能够缔造出这方虚空圣域,乃至留下一位圣兽强者镇守传承的,有极大的可能,已经迈入了神圣之境。

    难以想象,除了大夏末代人皇之外,万年之前,还有神圣出世,只是不知道眼下那位前辈身在何处,还是去到了那星空古战场之外,那片浩瀚冰冷,深邃而可怕的无垠星空。第二十五天,二十六天,二十七天……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山洞前,斧尊武跃五人的目光反而愈平静,尤其是玄家老祖,这位看上去一身碧蓝长袍的青年,面色沉静,如古井不波,一切情绪都被锁入了心灵深处,只有时而扫过那传承洞窟的目光,浮现出丝丝冷意。

    十数里外,一座繁花盛开的孤崖之上。

    一身青色蚕丝道袍随着微风轻扬,凌通目光沉凝,脸色不是很好看,他宁愿放弃夺取这虚空秘境的机缘造化,也要引动纯阳高手前来,就是为了断绝这苏家次子的机缘,乃至将其埋葬在这虚空之地,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也能被其化险为夷,当真是气运雄浑,深厚到了极点。

    眼下就出了他的预料,本来那苏家次子就已经气候初成,更有半劫器龙舟在身,现在再得到这神秘的虚空圣域,极有可能是一位大夏立国之前,上古部落时代的神圣高手留下的传承,无异是如虎添翼,再给其一段时月,恐怕他就不再敢出现在其身前,遑论夺取其一身血脉与禁忌传承,甚至现在,凌通对于将这一位彻底埋葬的念头,更胜过夺取其一身血脉与传承。

    二十八天,二十九天,第三十天!

    诸元神人物心中叹息,一切早已尘埃落定,不过这几日在这虚空圣域,吞吐虚空之中弥漫的灵气,观日月轮转,很多人都借此冲破了一重神藏大窍,肉身体魄更进一步,乃至对于本源之道的领悟,也有了长足的进展。

    这是一处修行圣地!

    对于一干元神人物而言,大多叹息的并非是没能得到此地主人的传承,因为那距离他们十分遥远,更多的则是叹息能在此地修行的时间太短,若是能给他们一两年,必定可以获得脱胎换骨的变化。

    也直到第三十天,苏乞年方才自传承中苏醒。

    事实上,对于洞外的异样,他也有所察觉,不过有那位神秘的黑羽师兄镇守,他并没有什么忧心之处,看身边的刘清蝉,也自静修悟道中苏醒,淡淡的道则气息自身上一闪而逝,看来虚空本源真正圆满了,已经凝炼了道则,证道在即,只是因为身在这虚空圣域,难以登临先天雷海,所以一直压抑修为境界,不断巩固与锤炼。

    嗡!

    也就在两人苏醒的一刻,两枚虚空之心浮现,如一团鸡子,又好像一粒微尘,更仿佛一颗心脏在凝缩、跳动,散出来一股深邃浩瀚,难以测度的虚空道息。

    两枚虚空之心分别落入苏乞年与刘清蝉二人手中,伴随着的,更是一条通往浩瀚星空深处的古路,烙印进入两人元神之中。

    苏乞年明白,古路的尽头,就是人族祖地。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收起虚空之心,此番虚空之地之行,收获之大,出了他的想象,一方更加广袤,浩瀚的世界,如一幅尘封无尽岁月的画卷,缓缓拉开了古老的卷轴。

    苏乞年也变得更加谦逊,即便已经证道元神,修行到达眼前的境界,但与那神秘的黑羽师兄所言的浩瀚星空相比,依然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

    当第三十天的夕阳落下,明月升入中天。

    斧尊武跃等五位纯阳人物,乃至远方潜藏的诸多元神人物,身影由实化虚,渐渐消失不见。

    黑羽走进洞内。

    苏乞年与刘清蝉同时抱拳一礼,道:“见过黑羽师兄。”

    摆了摆黢黑的翅膀,黑羽道:“苏师弟,刘师妹,从这一刻起,你们就是主人的记名弟子,至于主人到底是谁,等到日后你们踏上星空古路,去到人族祖地自然也就明白了。师兄我等着你们,希望有重聚的那一天。”

    说完,黑羽来到石台前,看那石台上莹白的指骨,双翅抱拳,躬身一拜。

    轰!

    莹白指骨复苏,没有什么伟岸的气机,也没有至强浩瀚的神韵,只有一种难言的力量,仿佛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足以打破一切桎梏,贯穿一切阻碍。

    咔嚓!

    虚空破碎,在这莹白指骨前,一条流溢混沌气的通路打开,黑羽也不再看苏乞年二人,那莹白指骨当先没入其中,其也紧随其后,踏上混沌通路。

    轰隆隆!

    山洞开始崩塌,石屑簌簌而落,苏乞年二人最后看一眼这传承之地,就感受到一股排斥之力,将两人驱逐出这虚空圣域,乃至虚空之地。

    半炷香后,青海湖畔。

    虚空扭曲,玄家老祖的身影浮现,一身碧蓝长袍猎猎作响,这位隐世世家玄家老祖神色平静,他遥望东方,那是江淮道的方向。

    略一沉吟,这位玄家老祖抬脚迈步,漫天水气在足下流淌,他身如流云,足踏清雾,如神仙中人,一步迈出,就是数百里之遥,数息间就跨越一道之地。

    半盏茶后。

    江淮道,海陵州,泰县。

    古镇溱潼烟雨朦胧,六月的雨,伴着阵阵雷鸣,黄梅落地,这场雨已经整整下了十天,喜鹊湖的湖面上升了足足近三尺,已经到达了浅滩之上。

    湖中岛。

    漫天梅雨骤然间凝滞,如同被一股无形之力禁锢,悬浮在半空中,一袭碧蓝道袍浮现,如这雨中君主,水中帝王,迈步在涟漪未散的湖面上,来到湖心岛上。

    如碧玉般的眸子扫过,玄家老祖眸光锋锐,冷哼一声:“好快的动作。”

    虽然早已有所预料,那位汉阳郡主以一身虚空本源,极天下无双,但身为纯阳绝顶高手,玄家老祖还是来了,这湖心岛早已人去楼空,甚至连岛上的青羊宫也消失不见。

    身为纯阳绝顶人物,玄家老祖明白自己到了这里,就意味着放下了一些东西,也有些时候,有失去就有得到,有得到自然就要付出。

    而在这乱世到来,大世之争之初,身为一位纯阳元神,玄家老祖比这世间绝大多数练武之人看到的更多,也看得更远,他明白,在这样的时代里,没有什么是不能够放下的,无论是脸面还是仇恨,只要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既然这里寻不到,那么接下来就有些麻烦了。

    玄家老祖露出沉吟之色,他没有立即离去,不过再过了半炷香,四道身影几乎在同时出现在他面前。

    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玄家老祖看前方的大元狼神四人,五位纯阳元神彼此相顾无言,但从各自的目光中,他们都捕捉到了相似的东西。

    那么,既然不在此地,也绝对不会在京道长安城,剩下的唯一的可能……

    五位纯阳元神看向西北的天空,那是湖北道十堰州的方向。

    斧尊武跃蹙眉,沉声道:“武当三疯!”

    随着斧尊武跃这四个字吐出,无论是大元狼神,还是木中剑句罡,抑或是天巫道芒种,玄家老祖,目光都生出了无比凝重之色。

    武当当代三疯道人,乃是这天下有数的天命准圣,一身武力之盛,放眼五国诸天命,都足以排入前十之列,遑论而今世间诸元神皆传,武当准圣界晋升四转,已经拥有了涉足时空长河之力,这就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凌通见过五位前辈。”

    倏尔,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既而,一袭青色蚕丝道袍,在玄家老祖五人身前浮现。

    嗯?

    就算是斧尊武跃,也微微蹙眉,识出来人的身份,但刚刚此人是如何近前的,却是连他也没有察觉到,这就有些不一般,此人身上隐秘不少。

    “前任乾坤武库之主,元神榜上排名第七位的一指乾坤凌通。”玄家老祖看他一眼,皱眉道,“你来做什么。”

    面对五位纯阳元神,凌通丝毫不见半点谨慎之色,他看上去风淡云轻,轻笑道:“玄前辈谬赞,元神榜不过儿戏,凌通愧不敢当,只是凌通今日前来,却是要助五位前辈一臂之力。”

    天巫道芒种气质温和,如一名老农,此刻身上散出一股莫大的威严,道:“是你!”

    虽然其没有言明,但其他四位纯阳人物如何不明白,再看向凌通的目光,就露出几分沉凝之色。

    这一位在虚空之地引动诸元神,着实是手段非凡,可惜其没有料到那镇守秘境的,居然是一位圣兽强者,否则结局如何,还尚未可知。

    而世人皆知,曾经的乾坤武库之主凌通,构陷忠良,当初苏家蒙冤,便是其一手酿成,与光明龙王仇深似海。

    “你要如何相助我等。”略一沉吟,玄家老祖开口道。

    ……

    湖北道,十堰州。

    巍巍武当山,山脚下,解剑石前的亭子里。

    两名值守的年轻道人睁大了眼睛,看远方山雾迷蒙中,走来两道修长的身影。

    等到近了,远隔二十丈,两名年轻道人顿时看清了来人的容貌,几乎同时浑身一震。

    “苏峰主!”

    不过在喊出这三个字之后,两名年轻道士彼此相视一眼,又同时露出苦笑之色,而今,这已经不是他们武当青羊峰的苏峰主,而是江淮道海陵州喜鹊湖青羊宫宫主,而今位列大汉正一品,执掌护龙山庄的光明龙王。

    “拜见光明龙王!汉阳郡主!”等到苏乞年二人近前,一名年轻道士已经转身奔向山中,一人则朝着苏乞年二人躬身一拜,行礼道。

    “不必多礼。”

    也不见苏乞年有半点动作,那名值守的外院弟子便感到一股温和的,难以抗拒的力道传来,将他一下扶起。

    不等苏乞年再开口,那进山通禀的弟子还没有走出里许之地,武当山中,就有钟鸣声响起。

    铛!铛!铛!

    这是太极钟的钟声,寻常时候,如非有大事或者贵客临门,太极钟轻易不会敲响,又视轻重缓急,以及来人身份,钟鸣次数有所差异,当初即便是丐帮古代人杰传承出世,也不过钟鸣三响,顶尖武林势力到访钟鸣三响,大汉正三品钟鸣三响,正二品钟鸣四响,正一品钟鸣五响。

    至于当代汉天子亲临,则钟鸣九响,以示九五之尊。

    除此之外,皇亲国戚,封王侯者钟鸣五响,太子钟鸣六响,余者视身份高低,钟鸣三响至五响不等。

    铛!铛!铛!

    钟鸣声连绵不绝,传荡四百里武当山,引得诸门人弟子、执事、护法、长老、乃至诸峰峰主都露出诧异之色。

    太极钟已经钟鸣六响,难道是当今太子刘清洪到了?

    铛!

    第七道钟鸣声,即便是诸峰峰主也是眼皮一跳,这就有些出乎预料,不是当今太子,又钟鸣七响,难道是一位纯阳元神?

    铛!

    当第八道钟鸣声响起,尚在武当山中的峰主真人皆凝住目光,钟鸣八响,除非是镇国大宗正式递交拜帖,宗主亲自到访,难道是那一位镇国宗主到了?

    要知道,礼祭堂绝不会有所疏漏,因为大汉皇室在上,是以即便是天命准圣亲临,太极钟也不过钟鸣八响,绝不会有九响。

    而太极钟八响之后,也再没有第九响,顿时令得几位峰主真人目光一凝,真的是镇国大宗到访!

    “青羊宫主到访,老道有失远迎。”

    这一刻,自天柱峰紫霄宫中,属于掌门宁通道人的声音响起,伴着几分阳和气息,传遍整个武当山。

    青羊宫主!

    呼!

    几乎在宁通道人话音落下的瞬间,几位尚在武当山中的峰主真人霍地起身,露出震动之色,光明龙王苏乞年!

    很快,几位峰主真人的脸上,就露出几分复杂之色,这本该是他们武当惊艳绝世的一代人杰,却是世事难料,而今青羊峰一脉脱离武当,自立门户,曾经的小神仙,也成了而今的光明龙王,高居大汉正一品,执掌护龙山庄,乃是年轻一辈真正的第一人,盖压同代,难逢抗手,足以与大夏末代人皇年轻时代媲美,更得到时间禁忌传承,与执掌虚空本源的汉阳郡主刘清蝉并列,被誉为这乱世,足以定鼎江山的两大盖代人杰。

    嗡!

    一道紫色道光自天柱峰上垂落下来,凝成一道紫气大道,一直延伸到武当山脚下。

    宁通道人踏上紫气大道,几步之间便来到解剑石前。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看眼前的解剑石,这一刻,他想到了最初来到武当山脚的那一天,风雪飘摇,他坐着囚车,一路风尘,满身疲惫,不知不觉中,已经近六年过去,他已满弱冠之龄,苏府也已沉冤得雪,他更位极人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期间种种,诸多风云变幻,生死轮回,着实难以与他人分享,冷暖自知,岁月留心。

    “苏乞年见过宁通掌门。”

    收敛心绪,苏乞年朝着宁通道人微微躬身,虽然时至而今称谓已经有所不同,但苏乞年未忘初心,在武当的几年岁月,将是他铭记一生的烙印,哪怕岁月流逝,也将日久弥深。

    宁通道人颔,亦轻吸一口气,而后露出一抹微笑,道:“苏宫主随老道登金顶一叙。”

    说着,宁通道人又看向汉阳郡主,点点头,道:“这位该是汉阳郡主了,郡主之名,老道素有耳闻,见面更胜闻名。”

    “刘清蝉见过宁通掌门。”刘清蝉微微躬身,鬼使神差的,并未以郡主之身行礼。

    宁通道人微怔,既而就笑道:“好。”

    说完,他瞥一眼苏乞年,转身踏上紫气大道,这一眼看似不经意,却令得苏乞年不禁老脸微红,他看一眼身边的女子,刘清蝉也似乎回过神来,清寒的俏脸顿时浮现出一抹酡红,微微侧身,不理会他。

    数息后,两人皆收敛心神,踏上紫气大道,这紫气大道,乃是宁通道人一身修为所化,纯净阳和,显现出来纯阳无极功登峰造极的造诣,在苏乞年看来,相比于此前一次见面,宁通道人的修为赫然有了长足的进展,这一身元神真气,几乎有九成以上都已变得纯净阳和,充斥着精纯至极的纯阳之气。

    在苏乞年看来,其多半已经渡过了十重雷劫,开始了渡过纯阳劫数之前最后的修行。

    如此一来,宁通道人却是有机会渡过纯阳劫数,若是能把握己道,成就纯阳,就有可能自证天命,一旦成道,就不是寻常天命准圣可比,未来未尝没有机会更进一步,触及那无上神圣之境。

    而在苏乞年三人踏上紫气大道的同时,武当山中,数以千计的武当弟子、执事、护法、长老抬头,看那紫气大道上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有些熟悉,有些陌生,有些敬畏,有些亲近,诸多情绪交织,剪不断,理还乱。

    狮子峰。

    天狮真人立在天门阁之巅,这一刻目光复杂,终究叹息一声,虽然同为顶尖元神人物,但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于他而言难以释怀的记忆,或许于对方而言,早已烟消云散。

    天柱峰,金顶太和宫。

    如墨的丝披散,当代三疯道人立在宫门前,生机尚且充盈,加上武当准圣界晋升四转,这些时日有所领悟,一身气息愈缥缈,难以测度。

    登金顶,苏乞年看太和宫前的三疯道人,恭恭敬敬,躬身一拜,道:“苏乞年拜见祖师。”

    三疯道人看他一眼,笑容温和,道:“无需多礼,你既为一宗之主,再喊老道祖师就不合适了,江湖武林,人言可畏,难免为人诟病。”

    苏乞年却露出郑重之色,认真道:“苏乞年缘起武当,传道授业之恩不敢忘,即便自立门户,亦为武当门人,怎能数典忘祖。”

    三疯道人定定看他,而后深吸一口气,重重道:“好!”

    旁边,宁通道人亦露出一抹欣慰之色,说起来,这些年,武当得到了不少,也失去了很多,但今日能听到苏乞年这句话,一切也都有了意义。

    “刘清蝉拜见前辈。”这时,刘清蝉躬身行礼。

    三疯道人深深看她一眼,而后笑道:“好,不曲不折,独行己道,乞年眼光不错。”

    刘清蝉显然没想到这位德高望重的一代天命宗师,三疯道人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顿时耳根红,却又不能失礼,唯有目光流转,狠狠瞪苏乞年一眼。(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三章合一9ooo字奉上,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理解。)(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