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真如斩过去,景唐凰长空!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一章 真如斩过去,景唐凰长空!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六月二十二。

    十堰州境内阴霾渐起,当地州府迁移百姓,令武当山方圆五百里之内空无一人。

    空气沉闷,阴雨绵绵,有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压抑。

    而从这一天午时过后,武当山方圆千里之内,就开始出现一个个陌生的武林人士的身影,非是十堰州本土的武林势力,有来自大汉境内的,也有来自四方诸国,风尘仆仆,服饰有异,早在几天之前就已经启程。

    当然,短短数日之内,就能从四方诸国赶到大汉湖北道十堰州境内的,至少也是一流混元境的人物,乃至有顶尖元神高手,不过一个个都十分低调,轻易不显山露水,因为这些人明白,此番武当山前,即便是顶尖元神泰斗,也不过只是随行者,真正主导此间风云变幻的,乃是如景唐神凰山这般强盛的天命传承。

    至于大汉境内,很多散修游侠儿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盛事,但在经历过蜀中真临剑帝登临天命的惨烈之后,哪怕是再没心没肺,胆儿肥的游侠儿,也没有临近武当山三百里之地,虽然很想观摩盛事,但相比于身家性命,就要足够小心谨慎。

    转眼间,就到了六月二十三。

    武当山三百里之外,已经聚集了不少江湖人士,武林高手,彼此之间都甚少交流,分属于五国,隐隐约约分成了五方之地,无形中的气机交织,令得九天之上风云卷积,连雷云都被绞散了,唯一绞不散的,是仿佛渗透进入了九天深处的阴霾。

    这一天,也是三日之期的最后一天。

    从辰时开始,四百里武当山就不再有人进出,诸在外的门人弟子、执事、护法、长老尽皆归来,诸峰长老真人也不例外,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质疑,有的只是沉凝的目光,与躁动、愈发灼热的战意。

    道家武学,亦需血火洗礼。

    天柱峰,紫霄宫。

    宁通道人一身紫色镶金边道袍,盘坐在大殿中央之地,不远处,静神香香烟袅袅,沁入心脾。

    倏尔,宁通道人体内,一团氤氲紫气绽放,紫气光华中,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迈步而出,立在其身前。

    这是一名看上去与宁通道人有八、九成相似,却约莫只有弱冠之龄的年轻道士,年轻道士眸光温润,隐现锋锐之气。

    这时,宁通道人睁眼,看身前的年轻道士,点点头,道:“见过道友。”

    年轻道士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看年轻道士走出紫霄宫的背影,宁通道人露出几分罕见的回忆之色,曾几何时,他亦是一身锋芒锐气,只是随着岁月流逝,再到接掌一方镇国,很多时候再不能随心所欲,而今斩出这过去身,他心灵通透,如同洗去了一层铅华。

    元神十重,真如境!

    到了这一重境界,也是元神路上的最后一道关隘,斩过去、未来二身,并非是将两者彻底斩灭,所谓真如,是道心真如,亦是真如本性,何时能够把握现在,三身归一,尽在当下,也就真正圆满无瑕,可以尝试渡过纯阳劫数,炼就纯阳元神。

    但这一步,于九成九以上的顶尖元神人物而言,都比登天还难,过去、未来二身并非是傀儡,一体三身,每一个都是自己,到最后,有人活在了过去,有人活在了未来,直至寿元耗尽,黯然坐化。

    紫霄宫前,老道三疯立在崖边,属于宁通道人的过去身微怔,而后躬身一礼,看三疯道人的背影,似乎并无转过身的意思。

    嘴角泛起一抹自嘲之色,年轻道士昂首迈步,走下天柱峰。

    直到年轻道士的身影即将消失在山雾中,三疯道人方才缓缓转过身,他神色淡然,眼中却有几分感叹之色,最无情的是岁月,最刻骨铭心的也是岁月,时至而今,他再看偌大的武当山,同代故人还有几何?

    已无一人!

    修行到达最后,最可怕的不是高手寂寞,而是无亲无故,所谓大道,在最初的狂热之后,漫长岁月过去,谁还能不叹息过往,每段岁月都有每段岁月的故事,没有错过的当下,却有缅怀的过去。

    是夜,月朗星稀,黑云漂泊,月影沉浮。

    天柱峰金顶,太和宫。

    龙舟沉浮,渐渐只余一粒微光,虚空之心已然消失不见,初步融入其中。

    光明道火神圣,时光沙砾飞舞,乃至更有一缕几近透明的道火夹杂其中,时光沙砾穿梭,有丝丝缕缕的时空气息溢出。

    那是虚空道火,属于刘清蝉的虚空本源,已经达到了一种极境,随时都可证道,登临九天,渡过重重雷劫,元神小成。不过眼下为了助苏乞年晋升龙舟,刘清蝉并未立即证道,而是合两大禁忌本源,引动一丝时空之力,助龙舟蜕变本源灵性。

    有两大禁忌本源道火淬炼,龙舟一旦晋升,即便是在准劫器中,也足以独占鳌头。

    还有一天!

    苏乞年目光沉凝,他感受到重重劫数的临近,不仅源自*,更有天灾,冥冥之中,他感到那浩瀚无尽的天道意志,如一口天刀高悬,随时都可能斩落下来。

    天地气运,乃是天道权柄,而劫器为镇压气运之宝,气运隆重,自然万劫不磨,百战不死,这是篡夺天道权柄,自然为天道不容,随着一步一步晋升,降临的劫数也将愈发浩大,直到将之彻底毁灭。

    虽然没有走出太和宫,但苏乞年也明白,这几天,整个武当山承载了怎样的压力,在他的感知里,武当山上,本来蓬勃浩瀚的气运,这几天急剧收缩,少了几分轻灵,多了几分沉重。

    而能令一方镇国之气运生出这样的变化,毫无疑问,那冥冥之中的无形压迫,当来自拥有着同样底蕴的存在。

    天命传承!

    同样,苏乞年心中亦有几分狐疑,按照道理,在被虚空圣域驱逐之后,消息是不会走漏出去的,难道生出了什么未知的变故不成?

    不过眼下已经容不得他深究,龙舟晋升在即,劫数将至,唯有凝神以对,一旦龙舟顺利晋升,那么革鼎之路,于他而言再无半点顾忌,当可大刀阔斧,斩断荆棘。

    六月二十四!

    辰时未至,比朝霞更早从东方升起的,是一片鲜红的火烧云,弥漫数千里,形如神凰,凤唳九天。

    一口能有万丈高的鲜红炉子在东方天穹之下浮现,有神凰长鸣,响彻万里大地,熊熊神凰火吞吐,烧穿了九天,照见天外星河,浩瀚无尽。

    炼凰炉!

    武当山三百里外,有武林人士惊呼,那是景唐一方镇国,神凰山闻名天下的准圣器。

    没想到,三日之后最先到来的,是神凰山凰家这一方古老的天命大族。

    看到那口炼凰炉,诸多五国江湖高手在感叹其威势的同时,也露出沉吟之色,此前有传闻,神凰山插手武当之乱,炼凰炉曾经出现在上任乾坤武库之主,而今被大汉刑部六扇门通缉的一指乾坤凌通手中,为此,神凰山一直未曾有所回应,而今那口炼凰炉再现,顿时勾起了很多人的回忆。

    轰!

    下一刻,那口能有万丈高的炼凰炉拔地而起,如一头神凰展翅,扶摇九天,又好像一颗火流星,自天外坠落,朝着四百里武当山呼啸而来。

    轰隆隆!

    万丈炼凰炉粉碎真空,呼吸间便跨越千里之遥,这是一种可怕的极速,伴着震耳欲聋的雷鸣声。

    难以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威势,武当山三百里外,即便是诸多顶尖元神人物,也心生摇曳,露出骇然之色,这要是任由这口炼凰炉砸落下来,即便其身为元神器,并非是专注杀伐的元神兵,却也拥有着可怕的威严,足以令方圆千里化成齑粉,成为灰烬。

    不过数息之后,这万丈高的炼凰炉,便破入了十堰州境内,挤满了整个天穹,焚尽了漫天朝霞。

    就在诸武林高手心惊胆战之际,那炼凰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须臾间就化作巴掌大,鲜红晶莹,落入了一道由虚化实,身着鲜红长袍的青年手中。

    青年来得突兀,但落到诸多五国武林高手的眼中,却仿佛开天辟地之初就已经立在那里,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立在半空中,却仿佛比九天还要高,淡淡的超脱气息流溢,不在天道之下,超凡出尘。

    天命宗师!

    不少顶尖元神人物心神一跳,尤其是来自景唐境内的江湖高手,已然猜测出了来人的身份,正是当今神凰山凰家老祖凰长空,一代天命准圣,以神凰剑名震景唐,乃至整个人族,是一位天下少有的剑道准圣。

    嗷!

    也就在这位凰家准圣现身的刹那,西方天穹骤然间一暗,而后一轮明月乍现,伴着一道仿佛跨越了无尽时空的悠长狼嚎声,逆空而起,将本来西落的月光遮掩。(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替汉天子喊个冤。汉天子负手,眸光平静,淡淡道:朕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