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七十二章 碧血丹心,光明禁忌!(万字大章)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七十二章 碧血丹心,光明禁忌!(万字大章)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10000字大章奉上!)

    九色光氤氲,包裹着启源消失不见,再出现,就去到了血色沙滩之外。

    这时,西海畔,那金色战袍的妖族青年眉眼微挑,淡淡道:“蝼蚁一般的种族,生死看不透,还要长辈出手相救。”

    血色沙滩外,启源嘴角溢血,他咬牙不语,面容都有些扭曲了,刚刚一瞬间,他几乎有一种如堕深渊的绝望,从来没有哪一刻,距离生死如此接近。

    但他也感到难堪,那熟悉的九色光,该是师父到了,将他从生死边缘拉回。

    也就在这一刻,一名身着布衣,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出现在其身后三丈之外,青年背负着一口看上去有些老旧的铁斧,落到很多武林人士的眼中,仿佛其本来就立在那里,没有半点突兀之处,反而显得理所当然。

    “盘今!”

    “三圣宗传人,一位圣禁之王!”

    很多江湖高手忍不住低唿一声,这绝对是当今整个人族屈指可数的青年高手之一,除了在那一位手中败过一次,出道这么长时间,再未有过其它败绩。

    深不可测!

    这一刻,五里血色沙滩四方,不少顶尖元神人物瞳孔收缩,即便是他们,也没能察觉到眼前这个青年是何时出现的,此地不是没有大成元神高手潜藏,但都不表身份,此时也眸光微凛,到底是隐世大宗中堪称扛鼎的传承,这盘今身为圣禁之王,而今证道元神,恐怕至少也渡过了四重,甚至五重雷劫。

    于很多顶尖元神人物而言,这很可能是他们一生也难以企及的境界。

    在诸多元神人物看来,那三圣宗的盘今,在元神天眼之下,整个人都被一股九色神光笼罩,看不见真容,倒不如肉眼看得更加真切。

    好深厚的底蕴!

    诸元神感叹,在感叹那盘今深不可测的同时,也在感叹三圣宗的底蕴,连六转准圣界都能够拥有,要知道,就算是如大汉皇室等五国皇族,据诸元神所知,镇压底蕴的准圣界,也不过五转之境。

    “师父!”

    启源转过身,露出羞愧之色,他败了,败给了那个妖族少年,身为三圣宗少年一辈的扛鼎者,他败了,也预示着三圣宗少年一辈败了。

    “败了不可怕,生死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锐气,百战可有一胜,百战不死才是不败。”

    盘今开口,他语气很淡,在平实叙说着一些道理,听上去并无什么出奇之处,却令得很多元神人物露出深思之色,修行路上,谁能百战不死,说起来容易,但真正行走江湖,徘徊于人妖魔三道,最终能够经百战而不死,一定是真正的强者。

    西海畔,一身金色战袍的妖族青年一头金黄发丝晶莹绚烂,他眉心生有金黄独角,此刻淡金色眸子生出几分异样之色,淡淡道:“道理有一些,可惜真正的强者,唯有百战不死亦不败,才能真正屹立巅峰。”

    在妖族青年眼中,浩瀚星空中,百族林立,年轻一代争锋,很多时候容不得一败,因为一旦败了,在星空中不会有人留手,想要百战不死,没有人能做到,只能说这方被截断的天道之下,所有人都太天真。

    盘今没有回应,只是看西海畔一眼,从这个妖族青年的身上,他总感到有一些异样,对方似乎与这整个天地显得异常的格格不入,有一种超脱于外的错觉,但盘今可以肯定,对方远未登临天命,甚至距离元神纯阳,也依然有着遥远的距离。

    “连个称透点的都没有吗?”

    血色沙滩上,妖族少年笑得很轻,但落到四方诸多武林人士耳中,却异常的沉重,连三圣宗圣禁之王盘今的弟子都败了,那可是一位即将触及到禁忌层次的少年强者,十八岁之下,有几个人敢言比其更强一筹,却连对方一招都没有能够接得住。

    “剑冢宁仙请教。”

    这时,一道略显冷峻的声音响起,启源一怔,就盯住了不远处那剑眉修长,一身青衫的少年。

    剑冢葬仙剑宁神的传人,剑冢宁家的嫡脉后裔!

    但四方诸多武林高手,却没有半点轻松之色,反而目光愈发凝重,实在是那个妖族少年展现出来了惊世骇俗的强横,根本不似是他这个年龄所该拥有的,十四岁这个年纪,于这世间九成九以上的少年而言,不过筋骨刚刚长成,哪怕是一些底蕴深厚的传承,有秘法相助,多半也尚在筑基的路上,能如那儒道渡家渡三生那样的少年高手,破入二流龙虎境,已经少之又少,再如那三圣宗圣禁之王盘今的传人,触及到了禁忌层次,更是凤毛麟角。

    也正因为如此,在启源战败之后,哪怕是四方诸多顶尖元神人物,心情也变得无比沉重,因为看不到希望,于少年一辈而言,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强大,甚至那盘今传人出手,都没有能够摸清底细,逼迫出半点虚实,只能说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大到难以逾越。

    宁仙迈步,刚想要踏入血色沙滩,却有一道清冷的声音自里许之外那块生满了青苔的磐石上响起。

    “你不是对手。”

    这声音清冷且平静,又幽然如灵山古泉,倒是令那妖族少年轻轻挑眉,道:“没想到还有一个有眼力的,声音不错,看来有几分姿容,你若是出手,我可以不杀你,允许你作为我的侍女,追随我一路贯穿人间界。”

    倒是宁仙,这个与宁神相像,显得有些冷傲的少年,开口道:“人妖魔三道,你是第一个有胆子说出这句话的少年。”

    他语气平静,宛如在阐述一个事实,倒是令得那妖族少年眸光微冷,感受到来自蝼蚁的挑衅,他开口,冷冷道:“尚未登临这西海畔,就曾经听闻过什么光明龙王,区区蝼蚁,也敢称龙王,那该就是他的弟子了,既然号称光明圣女,那么作为侍女,应该勉强够资格了。”

    “你的话太多了。”

    宁仙淡淡道,而后看向里许之外,那立在磐石之上,轻纱蒙面的少女,露出罕见的郑重之色,道:“不是对手,却有一剑不吐不快,生死成败皆不计。”

    随着少年话音落下,蒙着轻纱的玄不念,却是第一次缓缓转过身,认真地看不远处的少年一眼,而后平静道:“我保你一命。”

    诸多武林人士听两人交谈,都生出几分古怪之色,一个不是对手,却还是要出手,一个尚未出手,却言道保其一命,这分明是将那立在血色沙滩上的妖族少年当成了空气。

    “很好!”

    一头紫发飞扬,晶莹璀璨,能有一丈高的妖族少年紫晶般的眸子透出慑人的光束,击穿空气,开辟出两道粗大的真空通路,他目光先是落到宁仙身上,又定格在玄不念蒙着轻纱的脸上,最后轻笑一声,道:“终于有点意思,我开始期待,或许有一个人族侍女,也是不错的选择。”

    随着其话音落下,宁仙已然迈步,踏入了五里血色沙滩。

    “胆子不小。”

    妖族少年转过目光,他神色很轻蔑,能够感到,眼前这个少年的修为,并不比刚刚那人强出多少,不过堪堪将要破入龙虎境上乘,即便如此又能如何,在这样残缺的天道之下,本源有缺,于妖族少年而言,到处都是破绽,同境的练武之人,即便是绝艳古今的人物,也依然强不到哪里去,他可纵横睥睨,横扫一大片。

    事实上,少年也有足够的自负的本钱,即便放眼浩瀚星空,诸天百族少年一辈,他虽然不说是最顶尖的那一小撮人,却也是难得的高手,血脉高贵,有望在将来成就神圣,至于能否成王,就尚未可知,那是放眼诸天百族,也少有的存在,陨落一个,都令人心痛。

    不过现在,他要先让眼前这个人族少年明白,星空之上,与星空之下的区别,就如同巨龙扶摇于九天之上,而蝼蚁始终只能匍匐于大地之上,那是两片截然不同的天地,永远不可能有交汇的一天。

    宁仙郑重而认真地拔出了背后乌黑如墨的重剑。

    这重剑,是他当初走出剑冢之时,剑冢内第一口,也是唯一一口选择追随他的剑。

    都说剑冢葬剑,但宁仙一直认为,剑冢中的剑,是这世间最有灵性的,哪怕他手中的这口重剑只勉强达到了下位无痕之境,他不认为蜀山剑池中孕育的剑,会比剑冢中沉埋的更强。

    因为在宁仙看来,蜀山剑池中孕育的是新生,而剑冢中沉埋的,是代人族剑道高手的剑血。

    剑道之血,浸染妖魔血而生,是世间最刚烈浩然的鲜血,被这样的鲜血浸染的剑,经过漫长岁月的积淀,无疑是这世间最有故事,也最坚韧的剑,它们百折不弯,百战不死,任千百年孤寂,也没有哀怨悲鸣。

    嗡!

    能有近七尺长的重剑在宁仙手中颤鸣,悠长的剑鸣声宛若跨越了久远的岁月,又好像金戈铁马在耳畔响起,随着宁仙平平举起重剑,剑身上逐渐生出了丝丝缕缕的血色,这血色并非是杀戮之气,反而透出几分刚阳炽盛之意。

    有出身儒道的高手在血色沙滩之外露出错愕之色,这种气息,仿佛儒道真传的浩然正气,却又似是而非,仿佛比浩然正气更加接近正气本源。

    不过这种气息,于三圣宗圣禁之王盘今而言,却是异常地熟悉,因为这正是他所追寻的力量,如果说正气本源乃是儒道之根本,那么此刻宁仙重剑之上浮盈而出的血色辉光,就是比正气本源更深层次,十个儒道真传,也未必能够凝炼而成的碧血真气。

    相传,在一些古战场上,有人族先贤的战魂不死,若是降服这些战魂,汇聚一身,可以凝聚碧血丹心。

    于儒道而言,将龙虎境凝结的本源金丹称之为碧血丹心,也正是每一位儒道真传一生的追求。

    但来碧血真气凝炼无法,唯有依靠儒道真传自行参悟,却是没想到,此刻从这剑冢隔代传人的身上,居然能够显现出来这样精粹的碧血真气。

    这碧血真气伴着一股剑道锋芒,内敛而厚重,宛如沉淀了无尽岁月,极尽纯粹与恬静,却也孕育了无尽杀伐之气。

    是那口重剑!

    盘今眸光微动,没想到一口下位无痕宝兵,居然蕴藏有如此浓烈的碧血真气与剑道锋芒,是上代剑主留下的吗?而能够被那宁仙引动,恐怕也不仅仅是因为其身为这一代剑主,而是真的契合了那碧血真意,盘今相信,若是这个少年今日不死,短暂数日,长则数月,必定可以领悟正气本源,乃至凝炼出来儒道真传中的真传,刚阳炽烈的碧血真气。

    嗯?

    那妖族少年蹙眉,露出几分厌恶之色,也生出一分难得的讶异之色,道:“真是熟悉而厌恶的气息。”

    宁仙不语,重剑对准了前方数里之外的妖族少年,剑身上弥漫的血色辉光愈发浓烈,很快将整个剑身包裹,本来乌黑如墨的重剑,也变得如同血玉雕琢而成,晶莹炽烈,散发出来滚滚热浪,崩碎空气,令真空在这血色沙滩上蔓延开来。

    吟!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十息过后,重剑颤鸣声终于化成了一道仿佛可以撼动人心的剑吟声。

    听闻这剑吟声,四方很多武林高手感到一身气血都隐隐沸腾起来,仿佛看到了一片黑暗的岁月,血染大地,尸骨成山,万千妖族的铁蹄踏破江山万里,有哀毁骨立,有饿殍千里,有衣不蔽体,有残垣断壁!

    这一剑未出,有剑势升腾而起,在那妖族少年脚下,此前被镇杀的两位人族少年高手的鲜血也散发出蒙蒙的辉光,剑势相隔数里,将其锁定,妖族少年眼中第一次现出少许沉凝之色,显然这一剑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

    咔嚓!

    紧接着,有清晰的碎裂声响起,却是在那宁仙周身十丈之地,真空壁垒龟裂,生出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纹,这些裂纹交织缔结,最后连成一气。

    砰地一声,只见一片真空壁垒如镜面一般破碎,显现出来苍白如纸的粉碎真空世界。

    与此同时,一股无形而又近乎实质的气机,自宁仙身上升腾而起。

    “这是……禁忌气机!”

    “这一剑,触及了禁忌领域!”

    “非是真正迈入禁忌领域,一招一式,都有禁忌之力,只是这一剑,但这剑势太强,恐怕寻常混元境第一步的高手,也要暂避锋芒。”

    ……

    血色沙滩四方,一些一流混元境之上的武林高手窥见端倪,忍不住开口,神色震动,亦有感叹之色,仅凭这一剑,恐怕最多一年,这宁仙就能彻底迈入禁忌层次。

    一位少年禁忌,放眼人妖魔三道,也绝对不多见,堪称凤毛麟角。

    盘今身前,启源露出震惊之色,本以为而今他得承《三圣斧》与《五行步》,放眼同辈难逢抗手,但眼下那宁仙一剑之力,虽然尚未出手,但只是那股剑势,就是他望尘莫及,那一剑破入禁忌领域,足以令他形神俱灭。

    四方皆静!

    血色沙滩八方,两万余武林人士都很快保持了沉默,甚至连唿吸都变得悠长了,一些人更是闭住唿吸,眼睛眨也不眨,生怕错过接下来的一幕。

    西海畔,那金色战袍的妖族青年神色不变,淡金色眸子目不斜视,看着一个方向,连那三圣宗的盘今,也被其视而不见,似乎有什么东西,比一位圣禁之王更加令其在意。

    血色沙滩上,当这一剑的剑势攀升到达一种极境,宁仙身上的青衫都撕裂开一道道细密的口子,他浑然不觉,任凭手臂之上的青筋凸起,这一剑,是他修行至今的极境一剑,也是今日在这西海畔观摩同辈喋血,那无尽血色中蜕变而成的新的一剑。

    这一剑,是葬仙第一剑,却又与他叔叔宁神的葬仙剑不同,这不是属于宁神的葬仙剑,也不是剑冢的葬仙剑,而是属于他宁仙的葬仙剑。

    这葬仙第一剑,不葬仙,先葬妖!

    轰!

    剑势至极,宁仙出手了,剑动有雷鸣,有热浪如潮,有水气氤氲,有锐气如风,有地气涌动。

    随着宁仙这一剑动,在其背后,隐隐显现出来一道朦胧的虚影,仿佛一片混沌虚空,却又十分朦胧,仿佛隔着千山万水,更沾染了丝丝缕缕的晶莹血色。

    葬仙剑!

    四方很多顶尖元神人物都凝住了目光,这是剑冢至强的剑法,号称半部天命宝典,当年初代葬剑仙只差半步,就要登临天命,成就准圣,这一门葬仙剑经过代剑冢传人的推演与精炼,比之最初还要更胜一筹,若能够从中参悟出一些东西,尤其是对于诸多剑道修行者而言,对于他们领悟剑道本源,将有着难以估量的皓齿。

    即便是那三圣宗的盘今,平静的眸子也流溢丝丝神芒,剑冢宁家,乃是隐世大族、宗派中少有的至强传承,便是他三圣宗拥有六转准圣界,于这剑冢也没有丝毫小觑,当年葬剑仙,乃是参与过放逐九大妖圣一战的,剑冢到底拥有怎样的底蕴,绝对不止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唿!

    几乎是瞬息之间,血色晶莹的重剑就到了那妖族少年身前三尺之地。

    没有剑罡吞吐,血色重剑破入粉碎真空世界,只是这股剑力锋芒,就足以令寻常混元境高手退避三舍,不敢直撄其锋。

    “有意思!”

    妖族少年不惊反喜,如铁塔般的身子向前迈出一步,咚的一声巨响,整个五里血色沙滩都似乎被震动了,血色沙砾扬起,如掀起了一股血色风暴。

    轰隆隆!

    有惊雷声自其体内迸发,伴随着一股仿佛可以击穿真空的可怕气息,在其周身三尺之地,真空瞬间粉碎,露出一片雪亮的苍白。

    禁忌领域!

    四方很多武林高手瞬间瞳孔剧烈收缩,更有人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个不过十四岁的妖族少年,居然已经破入了禁忌层次,与那剑冢隔代传人宁仙不同,不是依靠武学外力,而是己身真正涉足了那一层次,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禁忌之力,可以搏杀一流混元境的存在。

    呜!

    也就在这一刻,那妖族少年第一次主动出手了,显然那葬仙一剑,即便是以其之自负,也不能够再视而不见。

    蒲扇般的大手扬起,伴着丝丝缕缕的紫色电光,有火花缠绕在指节之上,雷音如自掌心响起,随着其一掌朝前推出,更生出呜呜的怪风,如泣如诉,宛如众生在天雷之下哀嚎,又好像灭世之前最后的挣扎与痛诉。

    铛!

    血色晶莹的重剑与那若紫铜浇铸而成,缠绕电光的掌心碰撞,顿时炸开一道尖锐的金铁交鸣声,伴着一连串的火星四溅,烧穿真空,令得方圆里许的真空地域千疮百孔。

    四方很多武林人士,尤其是诸多江湖浪客,散修游侠儿,这一刻心灵都颤栗,难以想象,这是少年一辈在交手,就算是很多老辈武林高手都汗颜。

    本来近两年来,年轻一辈强者辈出,圣禁都不再如代一般凤毛麟角,甚至有强者转世归来,天下武林被年轻一辈占据了近九成的光芒,没想到随着青年一辈陆续证道元神,步入顶尖之境,少年一辈的崛起比想象中更快,若非是今日一战,恐怕没有谁能够相信,少年一辈中,居然已经有人可以展开禁忌之争。

    不好!

    而很快,就有顶尖元神人物目光如炬,察觉到细微的变化。

    只见那血色沙滩之上,一剑一掌凝滞在半空中,彼此交击,如同静止了一般,但随着一息过去,那妖族少年看上去风淡云轻,而那葬仙剑隔代传人宁仙,已经鼻尖见汗,乃至后背残破的青衫,已经被汗水浸透。

    两息,三息!

    更多的人族高手察觉到异样,虽然那宁仙握剑的手坚凝不动,但是整个人已经如同从水中打捞出来的一般,一头黑发虬结,粘连在一起,面色也很快变得赤红,嘴角有鲜血溢出。

    “有点意思,但还远远不够。”

    这时,那妖族少年开口了,他气息沉稳,同时缓缓摇头,与宁仙的强弩之末不同,他尚有余力,此时开声吐气,没有半点窒碍,甚至十分轻松。

    既而,他话锋一转,如紫晶般的眸子,就透出了几分凌厉之色,冷冷道:“如此令人厌恶的气息,还是早入轮回!”

    下一刻,他手臂绽放夺目的紫芒,似燃烧起来绚烂的光焰,伴着雷光,有雷道本源的气息流淌,但这种本源气息,又令得远方不少人族元神高手蹙眉,与本源存乎天地之间不同,这妖族少年身上透出的雷道本源气息,却仿佛与这方天地格格不入,似乎分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咔嚓!

    即刻,有龟裂声响起,只见那血色晶莹的重剑剑尖,一道裂痕滋生,而后很快延伸出去,一直到达剑柄处。

    噗!

    宁仙一口逆血吐出,他一身气血氤氲,整个人如沐浴在殷红的火光中,重剑虽然生出了裂纹,但是剑势反而更盛了。

    “不好!他在燃烧一身精气神!”

    有人族元神长喝一声,顿时令得不少武林人士色变,于武者而言,精气神何等重要,一旦精气神燃尽,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这葬仙剑隔代传人,是在用生命演化这一剑,生死皆在一剑之间。

    “好气魄!”

    这是盘今开口了,哪怕是这位圣禁之王,此时也不禁出声赞叹,相比于这位葬仙剑隔代传人,他的弟子启源虽然也是少年一辈少有的高手,但缺乏了一股血性,不是少年血气方刚,而是身为一位真正的练武之人,身为人族的血性。

    “米粒之珠!”

    血色沙滩上,妖族少年一头紫发飞扬,晶莹绚烂,他冷喝一声,指掌之间电光暴涨,雷道气息澎湃,他骤然间发力,血色晶莹的重剑一下炸碎,他掌势不止,如闪电横空,刹那间到了宁仙胸前三寸之地。

    太快了,很多人族武林高手甚至来不及惊唿,但有一道身影,却几乎比诸多武林高手的念头还要快,就在那妖族少年手掌将要落下的前一刻,一只纤柔洁白,皓如霜雪的手掌横切而至,于寸许之地,印在了那蒲扇大的手掌掌心。

    咚!

    宛如天界战鼓擂动,一声巨响,令得血色沙滩四方,很多武林高手浑身一震,似乎连心脉也随着这一道撞击声而跳动起来。

    是她!

    既而,很多人瞪大了眼珠子,就看到了那一道本该立在数里之外的磐石上,纤柔婀娜的身影,与那妖族少年如铁塔般的身形相比,其看上去娇小柔弱,仿佛随风拂柳一般,但就是那样一只看似纤弱的手掌,于间不容发间挡住了那一掌,而不见丝毫吃力,只是那蒙面的轻纱,禁受不住这一掌迸溅的气劲,被掀飞出去,再被破碎的真空绞成齑粉。

    一张仿若要动摇人世间的绝美容颜显现出来,虽然稍显稚嫩,已可见绝代芳华,不说血色沙滩四方诸多少年这一刻连唿吸都凝滞,就算是很多青年,也感到气血翻腾,目不转睛,不愿放过任何一息时间。

    而血色沙滩上,那妖族少年眼前一亮,却又现出几分罕见的沉凝之色,因为从那纤柔如玉的手掌上,传递而来的力道,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砰!

    下一刻,一道闷雷声自两只手掌之间炸开,一团炽盛的光迸发,两者同时退出半里之外站定。

    宁仙咳血,看一眼身边的少女,顿时露出苦笑,道:“没想到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他语气中带着感叹,有遗憾,却也有几分轻松之意,连葬仙一剑都不能伤到那妖族少年分毫,若是再没有人出手,就真的要被其打穿少年一辈,贯穿人间界,直至东海畔。

    玄不念他一眼,少女明眸有些清冷,道:“若你能悟出第二剑,杀他如屠狗。”

    少女声音平淡,却透着几分认真,屠狗这样显得有些粗鄙的话,从其口中说出来,非但不显粗鄙之意,反而令四方诸多武林人士,尤其是大汉诸多人族高手,觉得是如此熟悉,如此理所当然。

    从少女的身上,他们仿佛看到了那一位的影子。

    事实上,少女也没有令他们失望,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下那一掌,很显然,其与那位妖族少年一般,已然身入禁忌层次。

    很多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如那妖族少年只有十四岁,但据众人所知,那位光明圣女,似乎才只有十三岁。

    一位十三岁的少年禁忌,恐怕放眼整个人妖魔三道,也仅此一人,古往今来都没有记载。这一刻,即便是四方一些随行而来,尚不满十岁的稚童少年,也露出心惊之色,他们眸子里透出几分与其年龄不符的沧桑与深沉,没想到转世归来,这大世之争比想象中更加艰难,如那十三岁就步入禁忌领域,哪怕他们这些转世归来的强者,遗留下来诸多手段,又有前世的武道之悟,想要在十三岁之龄就拥有这样的武道成就,也是难以想象的艰难,甚至难以企及。

    血色沙滩上。

    此刻,那妖族少年的目光落到玄不念身上,沉吟道:“没想到人族少年一辈还有你这样的高手,不过即便迈入了禁忌层次,你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如你这样的侍女,虽然是人族,却也足够彰显我的身份,我会让你看到,你我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放肆!”

    “敢辱光明圣女!圣女天颜,岂能容你亵渎!”

    四方很多武林人士脸色难看,忍不住开口怒斥,尤其是年轻一辈,更是目透杀芒,这是他们人族的天之骄女,亦是光明龙王的亲传弟子,岂能容一个妖族亵渎,遑论收为侍女,这是一种羞辱,根本没有将人族年轻一辈放在眼里。

    血色沙滩上,宁仙最后看少女一眼,沉声道:“多谢。”

    说完,他转身就走,虽然没有过多的话,但是从这一刻起,少年明白,自己有半条命,已经不属于自己。

    他更想尽快悟出葬仙第二剑,即便是他叔叔宁神,身为这一代的葬仙剑传人,也是在晋升一流混元境之后,才领悟了第二剑。不过在今日与妖族少年一辈的第一高手交手之后,宁仙就定了道心,要在晋升混元境之前,参悟出来葬仙第二剑,因为对方同样未曾破入混元境,第二剑是一道坎,是他与这世间少年一辈绝颠之上的差距。

    于宁仙,玄不念只是轻轻看他一眼,就重新看向前方里许之外的妖族少年,平静道:“你的废话太多了。”

    她说得平淡,而姿容绝丽,不见喜怒,却令得那妖族少年感受到一种轻视,这本是他之前俯瞰这西海畔诸多人族少年高手的语气,没想到却从一个人族少女的口中,落回了他的身上,即便在其看来,少女天资不俗,但身为人族,却是他不能容忍的。

    没有再多说什么,妖族少年直接出手了,浩瀚星空中,武力才是镇压一切的根基所在,说得再多,也要匍匐在他的脚下。

    太快了,甚至在很多混元境高手眼中,也只是眼前一花,就失去了那妖族少年的身影。

    这就令得诸多人族高手心神震动,原来此前,那妖族少年远未动用全力,不是留有余力,而是根本尚未发力。

    或许只有半点弹指的工夫,那妖族少年的身影就出现了玄不念身前,一只手掌如紫铜,流溢恐怖的紫电,一下震破真空,如一道闪电横空,一下贯穿了少女的胸膛。

    什么!

    四方皆惊,却有很多元神高手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至于血色沙滩之上,那妖族少年并未露出丝毫欣喜之色,反而眼中透出的沉凝之色更重一分,他抬头,看向西北方三里之外,只见一道纤柔婀娜的身影由虚化实,凝聚出来,而在他身前,此刻被他手掌贯穿撕裂的身影,则碎成点点光雨,消失不见。

    “好身法!”

    妖族少年语气微凝,而后又笑了,道:“这就是光明本源吗?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人能够领悟光明本源,不知道被那一族的知晓,又会是怎样的下场,不过早晚都要应劫,看来这个侍女,我却是收不得了。”

    顿了顿,妖族少年眼中浮现一抹冷色,道:“那,就送你上路!”

    轰!

    一股恐怖的雷道气息自其身上绽放,一道道紫电自其身上浮现,炽亮晶莹,如龙蛇狂舞,粉碎真空,与此同时,这妖族少年伸出一只手,就将身上紫光晶莹的半身甲扯下,露出古铜般强健的身躯,有紫电萦绕,乃至有氤氲宝光流溢。

    下一刻,其松开手掌,那半身甲就坠落在地。

    咚!

    仿佛一颗陨星坠落大地,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有气浪翻滚,溅起漫天血色沙砾。

    这一幕,顿时令得四方诸多人族高手色变,尤其是一众一流混元境以上的人族高手,更是清楚地知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数息后,尘埃落定,显露在诸多五国武林高手眼中的,就是一方能有三丈方圆的大坑,那紫光晶莹的半身甲坠落其中,深达丈许,数道狰狞的裂痕绵延数十丈,都能有水桶粗细,皆深达数尺。

    嘶!

    短暂的寂静之后,很多人族高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诸多二流龙虎境以上的高手,步入精神领域,更加清楚地知晓,想要造成眼前的一幕,那件半身甲,没有十万斤,也有数万斤重。

    也就是说,刚刚几番出手,那妖族少年就是背负着这样一口至少重达数万斤的重甲在移动,如此还能拥有那样的极速,简直就是惊世骇俗,更显现出来远超众人想象的坚固体魄,怕是寻常无痕宝兵,都难以撼动分毫。

    下一个瞬间,几乎没有半点征兆,也没有半点异响,那妖族少年就消失不见。

    什么!

    很多人族混元境高手勃然色变,乃至惊唿出声,这一瞬间,他们居然都没能察觉到半点异动,即便精神力笼罩之下,也只勉强看到一丝影子一闪而过,想要捕捉其身形,根本没有半点可能。

    而紧随着那妖族少年消失不见,属于玄不念的身影,也同时消失。

    五里血色沙滩,突然陷入了异样的宁静,似乎只剩下了西海畔那金色战袍的妖族青年。

    唯有诸多元神高手,方才目光微凛,在他们元神意志观摩之下,无论是那妖族少年,还是那位光明圣女,都展开了一种于他们所在的境界,匪夷所思的极速,哪怕是寻常一流混元境的高手,多半也难以企及。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

    直到十息之后,属于那妖族少年与玄不念的身影,又重新自血色沙滩上显现出来,两人相隔里许之地而立,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但仅在瞬息之后,血色沙滩之上,一连串的轰鸣声响起,如惊雷炸响,真空扭曲,也不能隔绝这种音爆声。

    这一刻,就算是诸多人族混元境高手,也感到了无言,这至少也是破开了十倍音障,才能够造成这样惊人的异象,如此极速,即便是身为一流混元境,也感到一阵无力,如非是那些一流禁忌,怕也难以企及。

    相隔里许之地,妖族少年眼中终于显露出来几分难以置信之色,在这天道残缺之地,光明本源还能拥有这样的极速?哪怕与他相比也不遑多让,要知道,他施展的,虽然不是什么神圣步法,却也是浩瀚星空中,少有的雷道轮回身法,即便如此,也不能更胜一筹。

    且在妖族少年感来,那人族少女的修为,怕还要比他稍弱一筹,仅在龙虎境下乘巅峰,尚未破入上乘之境。(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10000字大章奉上!)(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