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八十九章 静笃之势,龙王出迎!(9000)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八十九章 静笃之势,龙王出迎!(9000)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9000字大章奉上。)

    林家府邸前。

    气机锋芒四溢,林二公子眸光沉凝,他一身剑道锋芒透着丝丝缕缕的金铁之气,青色精钢长剑上,也浮盈起一层淡金剑气,金行本源气息弥漫。

    一身青色道袍轻扬,元冲道人淡看林和,道:“传闻林家《庚金元剑术》位列一流,别有一番神韵,暗合剑道与金行之道,可惜了,你只参悟出金行本源,若是你得悟剑道,今日说不得本执事要小心一二,不过现在,就让本执事来称量称量,这《庚金元剑术》到底有几斤几两。”

    林和神色不变,眸光不波,手中青色精钢剑缓缓抬起,淡金剑气在剑身流淌,如同流水一般涌动,最后汇聚在剑尖之上,逐渐成为金光耀眼的一点。

    嗤!

    他一剑刺出,一道晶莹的金色剑气破空而出,撕裂空气,如同游鱼一般,在真空中穿梭,隐隐扭曲真空,荡开淡淡的涟漪,留下一道道轻微扭曲的真空剑轨。

    “精神入剑,有点意思。”

    元冲道人眸光一闪,露出几分诧异之色,这林家祖传剑法,倒是名不虚传,一流剑法中,也可以算得上精绝了,不过他庐山派乃是千年以上的传承大宗,底蕴之深厚,绝非寻常数百年的顶尖武林势力可比。

    呼!

    既而,元冲道人就动了,他身如清云,周身如缭绕一股轻烟,如有水气氤氲,庚金元剑气穿空,撕裂水气,林和顿时面色一变,他以精神驾驭庚金元剑气,居然被那元冲道人躲过了,那身法之中水行本源荡漾,对方的身影在他的精神锁定之下,也如镜中花,水中月,变得虚幻不定,不再真实如一。

    清云身法!

    这是庐山派闻名四方的一流轻身武学,深谙水行本源之道,身如清云滴露,步如水波千幻,即便是精神锁定,也未必为真。

    嗤!嗤!嗤!

    林和长喝一声,手中青色精钢长剑连连划动,那离剑而出的庚金元剑气,顿时被引动,如金蛇游弋,切割真空,不断将那一道道清云般的幻影洞穿,绞碎成虚无。

    这种剑法,看得林家几位叔伯如痴如醉,这就是他们林家镇族剑法,唯有族长与家主继承人才有资格修习参悟,虽然近十年来,林老爷子打破族规,只要晋升到达二流龙虎境,便能修习参悟,但到底不是每个人都有剑道天赋,唯有林二公子林和修成,却也只领悟了金行本源,未能真正参悟出来属于那《庚金元剑术》根本的剑道本源。

    那朱长老眼中也浮现一抹异色,这林家的《庚金元剑术》,到有些类似于蜀山派的御剑术,只是又有所不同,并无蜀山御剑术那般精妙,多半是哪一位熟悉蜀山御剑之术的剑道前辈所创,可惜只得其形,未得其神,却也有其独到之处,比之寻常驭剑术,倒是略胜一筹。

    可惜,若是寻常二流龙虎境的高手,面对此等剑术,多半要束手束脚,甚至稍有不慎,就有陨落之危,但他庐山派的清云身法,恰是汲取水行本源的虚实玄奥所创,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当初创演出来,就是为了应对蜀山御剑术,眼下应付这门《庚金元剑术》,实是绰绰有余。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

    等到十息过去,林老爷子面色微变,他分明感到次子的呼吸已经生出了紊乱的迹象,这《庚金元剑术》虽然神妙,有蜀山御剑之妙,但对于精神力的消耗之大,往往难以持久,要维持庚金元剑气离体,对于一身修为真气,也是极大的负担,若是短时间内不能降服敌手,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处境就会岌岌可危。

    果然,再过去三息,林和呼吸一滞,本来如金蛇一般的庚金元剑气光芒一暗,也生出了刹那的凝滞。

    就是现在!

    只见那一团支离破碎的轻云薄雾中,一袭青色道袍呼啸而出,一只手掌浮盈出湛蓝真气,那真气光芒凝若实质,掌缘生锋芒,竟不是寻常真气,而是罡气!

    练成了水行罡气!

    林老爷子终于勃然色变,真气化罡,那就说明,那元冲道人已经领悟出来了至少一种本源玄奥,打开了通往一流混元境的大门,孕生了武道之势。

    掌法是庐山派的一流掌法《清云掌》,随着那元冲道人掌动,天地间水行本源之力挤压,那庚金元剑气顿时如陷泥沼,变得举步维艰。

    铛!

    属于元冲道人的手掌按落在那庚金元剑气上,竟发出清晰的金铁交鸣声,既而,那庚金元剑气顿时如同被击中了七寸的长蛇一般,一下僵直不动,既而寸寸崩碎。

    身形一闪,不等林和反应过来,那元冲道人已经近身。

    不好!

    仓促之间,林和只来得及回剑于胸前,那弥漫湛蓝罡气的清云掌就盖落下来。

    嘭!

    青色精钢长剑震鸣,既而咔嚓一声断裂,那手掌长驱直入,印在了林和的胸膛之上。

    噗的一声,一口逆血吐出,林和身如败絮,一下横飞出去,几位林家叔伯神色骤变,惊呼一声,有人上前将林和接住,同时接连退后七、八步,方才化解其身上的掌力,却也忍不住闷哼一声,口角溢血,元冲道人成名多年,又参悟一流掌法,于林家这样的武道传承而言,着实如同一座大山横亘在前方,巍峨而不可及。

    “林和!”

    林老爷子沉喝一声,脸色愈发难看,若非是那口断发利剑卸去六、七分力道,这一掌落下,就不仅仅是震荡五脏六腑那么简单了,恐怕一身肋骨,都要断去近半,身受重伤,即便是现在,没有十天半个月的修养,也休想缓过劲来,更不用说再与人动手,这伤势与他一般无二。

    “《庚金元剑术》也不过如此。”

    元冲道人向前迈步,他青色道袍猎猎而动,掌势萦绕,天地间的水行本源身动相随,如裹挟着一方天地之威滚滚而来,令剩下的几位林家叔伯呼吸都困难,彼此之间的差距太大,这元冲道人一身武力,恐怕都直追大汉龙虎榜末尾的年轻高手了。

    动手!

    即便如此,几位林家叔伯依然接连出手,但几人比之林和都相差不小,几乎都是二流龙虎境下乘的修为,元冲道人掌势镇压之下,没有人能够接得住其一掌,接连横飞出去,这一次,几位林家叔伯就没有林和那般运气,一个个筋断骨折,伤势之重,若是不悉心调养,多半要留下残疾,以致日后武道再无寸进。

    ……

    林家府邸后院。

    静笃道士嘴角抖动,整个人都有些颤栗,半跪在榻板上,看床上躺睡着的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双目开阖,已经没有几分神采,此时一只手颤抖着,死死抓住他的衣襟,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二十多年过去,他本来以为自己一切都已经放下,只剩一颗道心,与真武大帝相伴,却没有想到,真的重归这片故土,再见到这个生养他的老人,依然难以掌控自己的情绪,这是源自心灵与血脉的悸动。

    静笃道士看出来,老母亲筋骨皆伤,五脏皆损,以其未曾筑基的体质,能够撑到今日已经殊为难得,眼下已到了弥留之际,至多,恐怕都撑不过明日子时。

    该死!

    他心中怒喝,道心不存,这时,之前接引他的门房冲进来,脸色难看,但还是压低了声音急促道:“大公子,庐山派到了,老爷等已经出门迎敌!”

    庐山派!

    静笃道士闻言眸光一冷,这些人动作真快,说是明日,今日就到了,这是摆明了不留一点余地,要绝林家后路。

    即刻,不等门房反应过来,静笃道士身影就由实化虚,消失不见。

    门房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这种如鬼魅般的身法,即便是从老爷身上,也从未见过,大公子师承武当,看来得了一身了不得的武功。

    林家府邸前。

    元冲道人嘴角泛起嘲弄之色,道:“林家人,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吗?连本道一掌都接不住。”

    你!

    林老爷子怒火攻心,又是一口逆血从嘴角溢出,身形摇摇欲坠。

    吱呀!

    这时,林家府邸的大门缓缓洞开,显现出来一袭青色蚕丝道袍的身影。

    诸林家人转头一看,皆浑身一震,尤其是林老爷子,脸色生硬,而目光复杂,怎么也开不了口。

    林和断剑拄地,勉强立起身子,他看向大门前那看上去面色黝黑、络腮胡子的中年道士,依稀还有二十多年前的影子,转眼间年过不惑,当年的轮廓也变得朦胧,即便血脉相连境况之下,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什么人!

    那庐山派的朱长老微微蹙眉,林家怎么会有道士,倒是其身边一名庐山执事道人回过神来,略一思索,露出几分忌惮之色,解释道:“长老,传闻林家老爷子还有一长子,早年离家,与林家断绝关系,二十多年未归,似乎是拜入了湖北道十堰州武当门下,似乎是一名武当执事。”

    武当道士!

    朱长老闻言挑眉,这林家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在外,不过此人闻所未闻,想来也只是武当一名寻常执事,如武当那样的镇国大宗,门下执事道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很多都在江湖中小有薄名,但那林家武当执事看上去普普通通,看来也是名不见经传,在武当诸多执事中并不起眼。

    虽然而今武当如日中天,近月以来裹挟着惊退四大天命之威,已经有与天帝城,轮回寺以及蜀山并肩之势,但门下一名寻常执事道人,即便出身武当,他庐山派也是传承千年以上的顶尖大宗,底蕴深厚,或许比之他庐山执事道人身份声名更高一分,但也不能与他庐山长老相比,遑论他这位庐山当代掌教的师弟,身份尊隆,况且在这庐州境内,并非是湖北道十堰州,武当即便身为镇国大宗,也不能插手一方顶尖大宗的内务,否则这种僭越,势必会引起整个江湖武林的质疑。

    这是一种潜在规则,不容打破。

    “大……大兄!”

    林和开口,语气有些感叹,有些犹疑,更多的则是挥之不去的记忆,眼中则尽是复杂之色,他还记得十来岁的少年时代,看这位兄长背着行囊,头也不回地远去,那时候的他还不清楚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在往后的年月里,他花费了比所有人期盼的,更多的时间,来令得自己足够强盛,以肩负起继承林家祖业的资格。

    而这一切,都是兄长弃若敝履,毫不留恋的东西。

    “林……林平!”

    几位林家叔伯咳血,脸色苍白如纸,身为长辈,再次看到这位曾经身为林家长子的侄儿,他们心中感怀且欣喜,但随即又化成了忧心,早知与这庐山派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他们就不会同意派遣老管家去将其召回,以其武当执事的身份,或许那朱长老忌惮武当,不会对其为难,但想要令庐山改变主意,以一个武当执事的身份,在庐山铁了心要动手的境况之下,实在难以回天。

    静笃道士目光自林和以及几位叔伯身上扫过,最后落到了林老爷子的身上,二十多年不见,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中年,已经年近古稀,岁月不再,因为始终未能晋升一流混元境,已经花白了头发,气血开始走下坡路,在静笃道士看来,这辈子若无机缘造化,恐怕不会再有晋升一流混元境的可能。

    缓缓闭上双眼,再睁开,静笃道士的目光先是扫过那庐山派的朱长老,再落到那元冲道人身上,平静道:“是你说,林家人就这点三脚猫功夫。”

    他不像在问,倒像是在复述,这种平静淡然的语气,令得元冲道人心中很不舒服,不过是武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执事,即便出身镇国大宗又能如何,这里不是湖北道十堰州,而是江西道庐州,是他们庐山派的势力范围。

    “敢问这位道友名号,仙乡何处?”元冲道人开口,没有第一时间发难,暂时隐忍。

    “武当,静笃。”

    听静笃道士开口,元冲道人可以肯定,武当山诸多执事中,闻名江湖的,怕是没有这一号人物,看来这林家长子入了武当门下,天资有限,也只能止步于此,在武当诸多执事中,看来也是垫底的存在,不足为虑。

    一念及此,元冲道人心中的忌惮也散去,心定神清,他元冲虽然只是出身庐山,但在江西道也小有薄名,屹立在二流龙虎境巅峰,已经参悟水行本源玄奥,领悟武道之势,打开了通往一流混元境的大门,只等时月打熬,降服心猿意马,就能一举晋升,在庐山诸多执事中,也足以列入前十之位,他有足够的自信,并不将武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执事道人放在眼中。

    “原来是静笃道友,在下庐山执事元冲。”元冲道人淡淡道,“传闻静笃道友二十多年前就离开林家,与林氏一脉断绝关系,入了武当门下,静笃道友不在武当清静修道,却来趟林家这滩浑水,阻我庐山派处理内务,是否未将我庐山派放在眼里。”

    林和等人闻言皆心神一震,尤其是林老爷子,他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如同一下苍老了十岁,看向静笃道士,叹息道:“你走吧,今日之事,与你无关。”

    元冲道人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嘲弄之色。

    “是你说,林家人就这点三脚猫功夫。”

    静笃道士依然平静开口,没有回应林老爷子,说得还是最初那句话,依然看着元冲道人,更是答非所问,但随着其开口,那元冲道人嘴角的嘲弄之色就渐渐收敛,目光变得阴沉下来,此人好大的架子,这是根本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一边,林老爷子先是目光一怔,既而眸光有些悠远,似乎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天,也是同样的语气,一样的倔强。

    只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天,他深恶痛绝,今日却是不同的心绪,岁月,果然最能打熬人心,再坚固的壁垒,也要被冲刷得支离破碎。

    “静笃道友这是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元冲道人再开口,就语气变冷,他眸子锐利,如两口利刃,锁定在静笃道士身上,道:“既然如此,就让我来领教一下武当绝学,是否如传说中一般,还是浪得虚名。”

    咚!咚!咚!

    话音落下,元冲道人就开始迈步,脚踏实地,掷地有声,如战鼓在擂动,这就显现出来元冲道人一身深厚的内家真气,他一身武道之势涌动,锁定在静笃道士身上,在他看来,这静笃道士之所以敢如此轻视他,还是倚仗着武当门下的身份,只是其显然没有看得清楚形势,这是庐山内务,即便是武当执事,也无权插手,否则就算是他庐山派将其打杀了,放到江湖中,也没有人能够说什么,只能是其咎由自取,与人无忧。

    “小心,此人修习庐山《清云身法》和《清云掌》,皆已登堂入室。”

    有林家叔伯开口告诫,露出忧色,这庐山的元冲道人,放眼二流龙虎境中是真正的高手,一流混元境之下,想要胜过其绝对不易,他们这侄儿即便出生武当,但只是二流龙虎境的执事之身,眼下动手,就看其对于武当武学的领悟,到底到了哪一步,能否挡住这位庐山执事中的成名人物。

    静笃道士静立不动,在元冲道人看来,这多半是被他的武道之势压迫,心灵颤栗,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

    但这一幕落在林老爷子以及那朱长老的眼中,就生出一些异样,在他们看来,静笃道士对于即将临身的元冲道人,似乎浑不在意。

    轰!

    也就在这一刻,元冲道人出手了,他身形一闪,如轻烟薄雾,就到了静笃道人身前,一只手掌弥漫湛蓝罡气,掌势如高山入云,巍峨高远,就朝着静笃道人肩头落下,空气粉碎,真空扭曲,荡开了淡淡的涟漪。

    三尺,两尺,一尺!

    半个弹指都没有,那指掌就到了静笃道士身前寸许之地,甚至那细密的真空涟漪,已经挤压静笃道士肩头的青色蚕丝道袍,紧紧地贴在身上。

    不好!

    林家几位叔伯面色骤变,林和亦是咬牙,拄地的断剑握紧。

    嘭!

    一声闷响,如击败絮,没有想象中的筋断骨折之音,也没有人影横飞之景,静笃道士不动,元冲道人的身形则戛然而止。

    什么!

    下一刻,剩下的两名庐山执事就露出震动之色,看那属于元冲道人的手掌,分明在咫尺之地,被一只看上去有些黝黑的手掌捏住,那黝黑手掌,赫然属于那来自湖北道十堰州的武当执事静笃道人。

    不可能!

    两名庐山执事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便是林和等人,也露出震惊之色,没想到会出现眼前这一幕,离家二十多年,本来该是家主继承人的林平,而今的武当静笃道长,居然如此轻描淡写,就封住了那来自庐山元冲道人的一记《清云掌》。

    就是元冲道人本身,也愣住了,但很快,这位临近一流混元境的高手,就鼓荡一身内家真气,勾动水行本源,一身武力攀升至极颠,手掌发力,想要挣脱静笃道士那如同金铁一般坚固的手掌。

    咔嚓!

    也就在这一刻,一连串清晰的骨裂声响起,元冲道人周身浮盈出体的湛蓝真气一下溃散,其也发出一道惨叫声,只见其被静笃道士握住的手掌,赫然变得扭曲了,竟是被静笃道士生生捏碎了五指指骨。

    “尔敢!”两名庐山执事怒喝。

    “看好了。”

    静笃道士却认真看两人一眼,而后闪电般出手,啪的一声,眼前的元冲道士,就被整个抽飞出去,半边脸坍塌,满口牙在半空中就全部吐出,满口是血。

    面色一沉,那庐山朱长老终于动了,他一只手伸出,凌空一抓,就将横飞出去的元冲道人拉回到身前,被两名执事道人扶住,再看其颧骨尽碎,面容模糊,满是鲜血,此时大口喘息,胸膛剧烈起伏,这伤势太重了,即便能恢复,也多半要留下伤痕,那一掌,更震裂了元冲道人的神庭,想要令其尽复,就看庐山愿不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即便修复了,日后再想要精进,也会生出莫大的阻碍,若无奇遇,终其一生,至多也就勉强涉足混元境第一步,证道无望。

    “好!”

    这是林老爷子,他摆脱两名林家叔伯搀扶的手臂,站定身子,大喝一声。

    嗯?

    朱长老眸光一冷,属于一流混元境的威严气机破体而出,如巍峨大山,震破真空壁垒,现出丝丝缕缕苍白的粉碎裂痕,刹那间就到了林老爷子身前。

    但有人比他更快,静笃道士一步迈出,就到了林老爷子身前,那威严气机到了其身前,顿时如遭遇了铜墙铁壁,戛然而止,而后,自静笃道士身上,淡淡的紫气浮盈,一股与那朱长老一般无二的威严气机升腾而起,两股气机在半空中相互倾轧,刹那间生出一道闷雷声,掀起一股劲风,朝着两边席卷里许之地,荒草漫天,皆被绞成齑粉。

    朱长老一下凝住目光,而后沉声道:“没想到道友已经晋升到达了混元境,倒是老道眼拙了。”

    一流混元境!

    静笃道人身后,林老爷子看长子比他还要高大的背影,忽然感到此前种种,都已经不再重要,岁月可以令烟云消散,自己不过一点脸面,又何必再耿耿于怀,老爷子深吸一口气,心中感叹,或许真的只有到了生死存亡之际,人才能够真正抛却一切,直面自我。

    这也是超越与创造奇迹的开始!

    林老爷子忽然定下了心神,他能够感到精神刹那间凝实了数筹不止,气血涌动,开始扶摇而上,若是过了今日,他有把握在三日之内冲关功成,晋入混元境。

    “大兄!”

    林和喃喃道,还有几位林家叔伯,也都心神剧震,既而就感到无比振奋,他们林家这么多年,终于有后人晋升一流混元境,且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二流龙虎境与一流混元境相比,就是两重截然不同的天地,到了这一步,练武之人生命进化,延寿五十载,至少可活满一百五十岁。

    “道友出身武当,以执事之身成就混元境,当真是韬光养晦。”

    那朱长老再开口,到了这时话锋骤转,眼中也浮现出来几分冷意,道:“道友当着朱某的面,打伤我庐山执事,妨碍我庐山内务,这是没有将我庐山放在眼里,还是道友以为出身武当,就能在这庐州境内肆意出手,道友该明白,庐州境内,我庐山派坐镇一方,道友该给朱某一个交代!”

    林老爷子等人闻言皆面色一变,这位朱长老当真霸道,出言挤兑,即便同为混元境,也没有丝毫忌惮,这是铁了心要和林家分出胜负。

    静笃道士却平静开口,道:“是非曲直你知我知,收起那些伪善的话,不用冠冕堂皇,拳头大就是道理,从我身上跨过去,是非曲直皆归你!”

    两名庐山执事瞪大了眼睛,便是那朱长老,也没有想到从静笃道士的口中,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根本不留一点情面,简直肆无忌惮到了极点。

    “好!好得很!”朱长老怒极而笑,“就让老道来看看,武当山上,你到底学了几成功夫!”

    静笃道士一挥手,一股柔和的劲力便将林老爷子等人尽皆送入了林府大门内,而两名庐山执事,也搀扶着几近昏迷的元冲道人,朝着远处退去,一流混元境的高手交手,已经非同小可,哪怕是威严气机,也足以令混元境之下的练武之人重伤致死。

    江淮道,海陵州。

    距离武当一别已经过去四天了。

    泰县,古镇溱潼,喜鹊湖湖心岛上,青羊宫前,林老管家有些忐忑,等待着青羊宫护法道人的通禀,他不清楚大公子与那位光明龙王的亲疏,若是那位传说中的光明龙王不念武当旧情,那再等到他回到庐州,恐怕整个林家早已……

    人老了,总有诸多顾虑,思绪很多,林老管家摇摇头,不敢再想下去,这时,进去通禀的护法道人出来了,等等!这是……

    林老管家看此时走出青羊宫的,不是之前通禀的护法道人,而是一名身着粗布白袍的青年,看上去约莫弱冠之龄,样貌清秀且沉稳,看来是这青羊宫的弟子,不愧是名门弟子,只这一身沉稳气度,林老管家念及看过的年轻人,就无人可及。

    “老人家,不知静笃师叔的信物在何处。”

    这时,那青年开口,语气温润,林老管家闻言一愣,道:“大公子有言,这信物只能交给光明龙……”

    说到这里,林老管家止住声音,老人家也阅历丰富,在这青羊宫,又如此年纪穿着,与传闻中对比,隐隐有一个念头就不可抑止地浮上心头,只是林老管家实在不敢相信,对方居然唤大公子师叔,要知道,即便未曾自立门户,那一位也是青羊峰一峰之主,地位尊隆,便是武当诸护法、长老照面,也要恭敬行礼。

    似乎洞悉了老管家的心绪,青羊宫前的青年露出一抹微笑,道:“在下姓苏。”

    真的是……

    这一刻,林老管家只感到胸口一口气血涌上来,整个人都一下变得振奋了,不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一位,就是传说中那位名震人族五国,而今被誉为人族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的光明龙王,更因为其因为得闻大公子之名,就亲自出宫相迎,更以师叔称之,这其中的亲疏,不言自明。

    “请光明龙王相助,我林家危矣!”

    很快,林老管家回过神来,就要跪下,却感到一股无形之力将他托住,怎么也不能屈膝分毫。

    “老人家无需多礼,慢慢道来。”

    半炷香后,苏乞年轻抚手中的焦黄纸页,这本《礼记》他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六年前,在逍遥谷那座竹楼中,静笃执事引经据典,助他洞悉杀机,转眼间已经六年过去了,时月变迁,很多当年敢想的,不敢想的都已经发生,只恨时间难倒退,当然,若是他日后修为精进,时间本源圆满,更进一步,未尝没有可能做到。

    庐山派!

    苏乞年轻轻挑眉,他革鼎天下武林,很多宗派、世家认清大世,已经抛却旧观,但也并非是每一家都能顾念时局,如此般我行我素者,尤其在诸多隐世大族、世家接连出世之后,变得愈发平凡。

    往日里,他顾忌重重,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今他龙舟已成就准劫器,若是倾尽全力,足以与寻常天命争锋,这革鼎之路,却也到了真正清扫的时机。

    苏乞年能够感到,这天地间冥冥之中的气运变幻,尤其自那浩瀚星空中的妖族新贵临世,气运变幻不定,愈发诡秘,再拖延下去,迟则生变。

    “老人家,随我来。”

    随着苏乞年温润的声音响起,林老管家就感到眼前天旋地转,但只在刹那之间,等到他回过神来,再看眼前的官道草木,远方朦胧的古城,哪里还是江淮道海陵州的青羊宫中,分明已经回到了江西道庐州境内,那远方的古城,不是成庐县城又是什么。

    这……

    林老管家何时见识过如此手段,呼吸间跨越数千里之遥,万水千山弹指而过,从一道之地横跨数道,到达另一道,简直如同神灵一般,顿时感到有些恍惚,如置身梦幻。

    ……

    林家府邸前。

    两股属于一流混元境的气势碰撞,气机交感,九天之上风云变色,云雾聚散,到了这样的境界,武者出手,已可在一定程度上引动天象变化,武道威严初显,展现超凡脱俗之力。

    这种对决,已经引动了不远处成庐县城中很多武林高手的目光,没想到林家府邸,居然生出了这样的变数,那十分陌生的中年道士,居然是林家离家多年的长子,拜入武当门下,而今成就了一流混元境,实在是出人意料。

    轰!

    短暂的对峙之后,朱长老出手了。

    一只手掌擎天,似要搅动九天风云,天地间水行本源躁动,万千湛蓝光雨浮现,铺天盖地,而后,水行本源之力汇聚,化作一只能有半里方圆的湛蓝巨掌,晶莹巍峨,如一座小山般,裹挟着浓郁的水气,氤氲如雾,朝着静笃道士镇压下来。

    这一掌,就不是之前那元冲道人施展的庐山一流武学《清云掌》,而是庐山闻名天下的顶尖武学,《云山真水掌》!(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9000字大章奉上,本来以为这个**今天一章能写完,结果写得太有感觉,止不住,看来还要一章才行,大家放心,一定会爽。)

    :访问网站(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