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章 弟子救驾来迟!(12000字)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12000字大章奉上。)

    《云山真水掌》!

    江西道庐州,千年传承的武道大宗,庐山派的镇宗掌法,素来有云山隐雾,真水沉泽之名。

    那朱长老身为庐山当代掌教的师弟,在庐山派诸多长老中虽然不说位列前五,却也在前十之列,一身修为已至混元境第四步,这一式《云山真水掌》,得其师兄悉心指点,出手之间,掌势凝聚,如云山巍峨,裹挟着莽莽天地大势,朝着静笃道士镇压而下。

    静笃道士虎目中透出几分沉凝之色,却没有半点慌乱,掌势笼罩之下,他一身青色蚕丝道袍鼓荡,他双足一错,就在原地化出了一方太极,而后右手缓缓抬起,他眸光沉重,带着几分缅怀,又有几分哀伤,这许多年过去,他于极尽哀痛中悟道,这一门武学,也终于小有所成。

    天地间,万千点紫芒如雨,汇聚至静笃道士的右手之上,那是一根食指,这一刻变得如同紫晶雕琢而成,有炽亮的紫色电光萦绕,一股毁灭的气息弥漫,如同天罚临世,虚空中生出一道道沉闷且震动心灵的惊雷之音。

    轰隆隆!

    下一刻,一道雷鸣声平地而起,那是一道紫霞如盖,自静笃道士的指尖迸射而出,九天生雷鸣,与之相应和,阴云翻滚,电光不绝。

    紫盖峰,《大雷霞指》!

    属于武当紫盖峰一脉的镇峰武学,在当初的紫盖峰峰主宁云子陨落北海岸边之后,紫盖峰一脉,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够参悟掌握这一门镇峰武学了,而今在静笃道士手中重现,紫雷如霞,至大刚阳,如一根紫电神矛,逆空而上,噗的一声,就洞穿了那湛蓝晶莹的巨掌。

    “大雷霞指!”

    朱长老显然不是一般人,见识广博,哪怕武当紫盖峰大雷霞指已经多年未现江湖,但还是被其一眼洞穿。

    这一下,其眼中就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武当紫盖峰镇峰指法,顶尖武学中都少有可及,眼前这个中年道士看上去名不见经传,但武当一脉一峰的镇峰武学,又岂是会轻易传授的,此人曾经多半有着非同一般的经历。

    嗡!

    不敢怠慢,朱长老双手环抱虚空,一团氤氲蓝光在他的怀抱中转动,如同一轮蓝色的太阳,绽放出清幽的蓝色光焰,不是很炽热,甚至有些清寒,可以看到,那蓝色光焰的边缘,真空粉碎,如被冻结成了粉末一般。

    这是庐山派《云山真水掌》中以杀伐见长的一式掌法,一般与人交手轻易不动用,因为很难收得住手,需要领悟水行本源中一种名为冰火的本源玄奥,才能够施展得出来,而能够参悟冰火玄奥的,很难出现在混元境第一步、第二步的高手中,即便是朱长老本身,也是得到其身为掌教的师兄的指点,才在混元境第三步时领悟,借此步入第四步,并一举将这一式掌法领悟,但还没有到达真正圆融如一的境地,那需要水行本源圆满,凝成出道则才行。

    这一切都只在刹那之间,朱长老指掌连震,怀抱中缭绕蓝色光焰的掌罡混凝一气,如一道惊世的寒流,一下冲刷出去,与那如紫电神矛般的大雷霞指罡撞击在一起。

    轰!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传遍方圆十里之地,这种对决令得临近的整个成庐县城中的百姓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眺望县城外,那一片蓝紫交融的天空,那里天光黯淡,瑰丽中充斥杀机,知晓是有武林高手在那里交手,且不是一般人物,这种力量令很多百姓心生敬畏,又有无限憧憬。

    毕竟人世间,能够将《奔马劲》七层圆满,成功筑基的平民百姓太少太少了,不用说再往后参悟本源,再到精神领域,武道每一步的修行,都存在着种种关隘,稍有不慎,就可能走火入魔,轻则半身不遂,重则身死道消。

    是以,能够真正踏上武道之路,并成为强者的,不管心性品性如何,至少对于武道,是有一颗虔诚之心的,这虔诚之心可能有诸多因缘际会,但并非是一种信仰,而是一种专注。

    林家府邸大门内。

    劲风扑面,浇铸了铁水的大门咯吱作响,林老爷子等几人目不转睛,心生摇曳的同时,又有无尽感慨,这就是一流混元境的高手对决,这种气韵与威仪,实在不是一流之下的武者所能够媲美的。

    二流与一流之间,即便只是一步之遥,却已经是两种不同的生命层次,一流高手凝聚混元气血,接引天地元始之气洗炼己身,威严之盛,哪怕只是一缕气机,也足以压塌真空,力量本质,无疑生出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终究,林老爷子苦笑着摇摇头,他明白,若是当初真的强行将长子留下,以他林家的底蕴,又怎么可能在这个年纪,诞生出来一位真正的一流高手,不用说与庐山派那位朱长老对决,那可是混元境第四步的大高手,绝非是寻常初入混元境的人物可比。

    数息后。

    林家府邸外,炽盛的光芒渐熄,显现在众人眼前的,赫然是一方能有百丈方圆的大坑,在这大坑的边缘,静笃道士长身而立,虽然面色微白,但一身青色蚕丝道袍除了稍稍有些凌乱之外,并没有其它伤痕。

    而再看其前方三十丈外,那庐山派的朱长老,道髻如被无形气刃割断,披散下来,显得颇有些狼狈,在其左肩肩头,纯白道袍也裂开了一道口子,上面有几分焦黑的痕迹,虽然只是皮肉伤,但那朱长老的脸色,此时阴沉如水,十分难看。

    败了!

    远方,一些窥视的成庐县武林高手瞠目结舌,堂堂庐山派长老,身为掌教师弟的朱长老,混元境第四步的高手,败给了林家离家多年的长子,武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执事道人。

    尤其是此前那朱长老开口,道出其施展的指法之名,正是武当紫盖峰一脉的镇峰武学《大雷霞指》。

    这就足以令很多高手深思,武当山中卧虎藏龙,这静笃道人能够得承紫盖峰一脉的镇峰指法,想来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机缘造化,只是传闻紫盖峰峰主宁云子早已陨落在北海边疆,紫盖峰一脉群龙无首,难道这一位,乃是紫盖峰一脉未来的峰主继承人?

    嘭!

    这时,不远处有一道烟火升空,赫然是尚且完好的两名庐山执事之一出手,对准了百里外庐山的方向。

    “不好!这是庐山烟火,庐山众高手片刻即至!”

    林家府邸内,林老爷子色变,那朱长老虽强,但在整个庐山派,也排不进前十之内,除了一干庐山长老之外,还有上一辈证道元神,尚未陨落的太上长老,林平虽强,甚至胜过了那朱长老,但双拳难敌四手,今日林家之危,当真再没有半点转寰的余地?

    “没想到武当执事中,还有你这样的隐藏高手。”

    这时,那朱长老冷笑道:“不过阁下插手我庐山派内务,就算是今日将你格杀于此,武当掌教也不能怪罪我庐山分毫,你现在退走还来得及,否则再想走,就由不得你了。”

    静笃道人却静立不动,甚至对于刚刚那名庐山执事道人的动作如若未闻,他看上去气定神闲,不见半点慌乱。

    对于这种无视,朱长老的脸色愈发阴沉,他认为对方自持武当门人的身份,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事实上,若非是静笃道士出身武当,刚刚他开口,也不会留下一线生机,毕竟若是真的将此人格杀于此,或许武当难以发难,但两大道派的关系,到底是恶了。

    再加上武当而今如日中天,哪怕日后庐山派在林家府邸之下开采出来紫铜精铁髓,是盈是亏,怕也难以叙说了。

    咻!咻!

    这时,远方天穹,两道剑光横空,剑气一闪,就落到了林家府邸前。

    “大长老,二长老!”

    发出庐山烟火的执事道人一惊,没想到将这两位召来了,庐山之中,同辈之中,以修为武力排座次,诸多长老中,朱长老排名第九,被庐山众弟子尊称为九长老,而眼前这现身的两位,则是大长老和三长老,除了少有的几位太上长老和掌教之下,庐山上下,以这两位为尊。

    “大师兄,二师兄!”

    如朱长老,也微微欠身,大长老和二长老素来不问派内事务,一心修行,以求证道元神,都是混元境巅峰圆满的高手。

    庐山派大长老和二长老,一身灰色道袍,看上去就好像两名普通的老人,唯有眸光开阖间,隐隐透出的氤氲神光可以知晓,这两位一身道家真气,都已经到了神鬼莫测之境,距离证道元神,也只有一步之遥。

    静笃道人微微凝神,这两个老道无形中带给了他不小的压力。

    十数息后,不知那朱长老传音入密到底说了些什么,那庐山派二长老挑眉,目光落到静笃道人身上,冷哼一声,道:“武当门下,当真是倨傲得很,到了我庐州境内,还想要左右四方,是否将我庐山派放在眼里,道友似乎修习了紫盖峰镇峰指法《大雷霞指》,不知道和已故的宁云子是什么关系,宁云子也是一代元神,若是归去之后疏于管教,庐山可以代劳!”

    此言一落,四方皆静,暗中很多窥视的武林高手心中一惊,这庐山二长老的话就有些言重了,不论那静笃道士与武当紫盖峰一脉到底是何关系,其能够得承《大雷霞指》,必定与陨落的宁云子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如此一来……

    静笃道人第一次目光变冷,身上有雷音震颤,他一身青色蚕丝道袍开始鼓荡,眸光冷厉,一瞬间锁定在这位二长老身上,冷冷道:“你是什么东西,宁云子也是你喊的,跪下!”

    轰!

    刹那间,静笃道士出手了,一瞬间,其身上迸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机,他一步迈出,气血如惊雷炸响,真空粉碎,他一步踏入粉碎真空世界,足下雷光一闪,就到了那庐山二长老身前。

    不好!

    这一刻,那庐山二长老浑身汗毛竖起,从静笃道士身上迸发的气势威严,分明比之刚刚九长老传音入密的,还要更强数倍不止,这是与他和大长老一般,混元境巅峰圆满的修为。

    轰隆隆!

    太快了,静笃道士一只手有紫电氤氲,他眸光如雷,有黑云密布,指掌之上浮现雷纹,如闪电烙印,一股可怕至极的掌势绽放,更蕴藏一股难言的精神意志,令得这掌势变得似是而非,却令得那庐山二长老精神颤栗,如陷泥沼,变得举步维艰。

    精神意志!半步掌意!

    弹指间,庐山二长老身为庐山派长老中高坐第二把交椅的存在,一身武道也并非是浪得虚名,他双掌齐动,《云山真水掌》瞬间衍化到极致,他双掌擎天,掌势喷薄,如有两座湛蓝云山拔地而起,晶莹且瑰丽,云雾缭绕,透着刺骨的冰寒。

    砰!

    下一刻,静笃道人指掌落下,那湛蓝云山轰然炸碎,那密布雷纹的手掌势如破竹,按落在那二长老的肩头。

    嘭!

    几乎在霎那间,那庐山二长老就感到一股沛然难挡的雷道真气,裹挟着圆满的道则之力,将他丹田与神庭同时禁锢,属于静笃道人的手掌,如金铁浇铸而成,伴着可怕的气血之力压落,他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

    这一切都只在刹那之间,等到众人回过神来,静笃道人已经立在原地,如那庐山大长老,一时间也未曾来得及出手,再看那庐山二长老,此时双膝落地,膝盖骨染血,甚至可见森白的骨刺穿透了皮肉。

    这……

    四方皆震,很多窥视的武林高手露出惊骇之色,堂堂庐山派二长老,一流混元境第七步的巅峰高手,就这样被一掌镇压,跪倒在地,眼前这一幕,简直如同梦幻一般,太快了,恐怕此后很长的一段时月,都将深深烙印在众人的脑海之中。

    林家府邸内,林和乃至几位林家叔伯目光呆滞,以林老爷子年近古稀的心境,也忍不住颤声道:“好!好!好!”

    府邸前,朱长老浑身冰冷,念及此前与静笃道人对决,显然这道人并未将他放在眼里,否则真的动用全力,他恐怕连其一招都接不下。

    这是一位极其接近了证道元神的存在,或许只等一身武道打熬圆融,便可以着手准备进入先天雷海,渡过一重雷劫,凝结道则神链,证道元神。这样的高手,放眼他庐山派诸多长老中,恐怕也只有大长老,才能够与之匹敌。

    “好胆!”

    不等朱长老开口,庐山大长老已经怒喝一声,一股巅峰圆满的气机绽放,更伴着道则气韵,刹那间九天变色,方圆数里都如同陷入了寒冬腊月,吐气成冰,扎骨的寒。

    一名庐山执事上前,将二长老扶起,却发现二长老一身精气神都被禁锢,一张脸因为心火涨得通红,却偏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更动弹不得。

    静笃道人身不动,任凭那庐山大长老一身气机冲刷,也不见半点动摇,只是眼中现出几分凝重之色,身为庐山长老中高居第一把交椅的存在,绝对是混元境中少有的高手,即便在而今年轻一辈强者辈出的时代,也极为接近混元榜上那些少见的怪胎了。

    “你好大的胆子!”

    庐山大长老一身灰色道袍无风自动,他气势凛冽,令方圆里许之地都陷入真空地域,将静笃道人笼罩在内,甚至真空壁垒咔嚓作响,随着其气势攀升,道韵流溢,也生出丝丝缕缕细密的裂纹。

    “我的胆子向来很大。”

    静笃道人开口,语气很冷,也很平静,道:“是非曲直,到头来不过利益二字,利益之争,归根结底,不过拳头罢了,胜了我,是非曲直皆由你,武当门下,从不持强凌弱,也非是人人可欺,出手吧,你的机会只有一次,时间到了,你就没机会了。”

    “好一张嘴,老道来领教你的《大雷霞指》和《紫盖落雷掌》!”

    庐山大长老话落,足起再足落,就到了静笃道人身前,弹指间,一只手掌湛蓝,流溢蓝色光焰,氤氲如雾,一只手掌浮现雷纹,紫光晶莹,有闪电霹雳,两只手掌隔空相抵,虚空起惊雷,如地动山摇,以两人为中央,十数条大裂缝蔓延出去,掀起一块块磨盘大的巨石,再被粉碎的真空绞碎,气浪翻滚,这种威势震动人心。

    一掌过后,庐山大长老与静笃道人同时退后一步,即刻,两人身形一闪,同时消失在原地。

    轰!轰!轰!

    须臾后,半空中一道道撞击声,如天雷滚荡,又好像山崩地裂,洪水涌动,但见一道蓝芒,一袭紫光,在百十丈的虚空中不断交错,展开了最激烈的对决。

    林家府邸前,除了那朱长老之外,即便是如林老爷子这样的准一流高手,也难以看清对决中的两人的身影,成庐县的方向,很多隐匿的武林高手相顾骇然,没想到林家长子居然强至如斯,时隔二十多年再归来,以武当执事之身,展现出来了如此惊人的武力,连庐山大长老都抵住了,在进行大对决。

    轰隆隆!

    数息后,两缕道光渐渐到了数里之外,显然无论是那庐山大长老,还是静笃道人,都有所顾忌,不愿波及门人或林家府邸。

    此刻,数里外飞沙走石,荒草漫天,偶尔一道湛蓝或紫色流光坠落,将数十丈高的矮山击成打成齑粉,大地开裂,不时张开一条条大裂缝,无论是那庐山大长老,还是静笃道人,都是极为接近证道元神的存在,两人凝炼道则,出手威严,已然直追一重道则境的元神高手。

    转眼间,两人交手数十近百招,林家府邸前,那朱长老看得如痴如醉,他庐山的《云山真水掌》,在大长老的手中几乎演化到了极致,种种玄妙之处,而今观摩之下,很多往日里难以洞悉的关隘尽皆打通,一时间获益良多。

    与此同时,朱长老心神震动,那林家长子,居然和大长老交手这么多招,也未曾落入下风,若是最初知晓林家还有这样的人物,他庐山恐怕就要思量一二,不过现在事已至此,即便对方已经证道,说不得今日也要镇压在这成庐县前。

    “云山成幻!一梦沧海!”

    只闻得数里外,庐山大长老威严肃穆的声音,其双手交织结印,一方能够百丈高的湛蓝光印成形,晶莹剔透,如蓝色玉髓,又如一座大山,蓝光流溢,瑞气腾腾,冻结真空,这种掌势同样蕴藏有一股精神意志,演化成了半步掌意。

    “居然到了这一步!”

    林家府邸前,那朱长老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大长老居然领悟了《云山真水掌》中的绝杀一式,这一式掌法,一般而言,唯有证道元神的顶尖高手才能够施展,没想到大长老眼下就参悟出来,以这一掌之力,恐怕已经直追初步证道元神,尚未渡过一重雷劫的存在。

    再看静笃道人,此时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勾动道则,屹立在半空中,运转紫盖峰镇峰心法,与天地间的雷道本源同呼吸,他抬起双手,两根食指交织,两道炽亮的紫色电光在两根食指之上浮现,而后彼此交织,一股可怖的半步指意绽放。

    轰!

    那是一口紫电长矛,晶莹透亮,如两根长矛交缠而成,这种雷光太炽盛了,道韵流转,甫一出现,就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激射至那如蓝色玉髓的云山宝印前。

    铛!

    矛尖与宝印碰撞,竟有恢宏的金铁交鸣声响起,火星四溅,如一颗颗小太阳,烧穿真空,坠落进粉碎真空世界。

    而后,在诸多武林高手的眼中,那紫电长矛与云山宝印的交击之地,一点黑芒绽放,有可怕的吞噬力道传递出来,引得四方乱石浮空,荒草崩断,古木拔地而起,尽皆朝着其中落去,尚未临近,就被无形的力量绞成齑粉,化成虚无。

    那是粉碎真空之后,破开虚空壁垒才能显现的,洞虚世界!

    这是一场大碰撞,无论是庐山大长老,还是静笃道人皆浑身一震,嘴角同时溢出一缕鲜血。

    此刻,在静笃道人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三头龙龟的身影,龙龟长啸,与武当准圣界合一,静笃道士虽然不通当中的玄妙变化,气运之道,但那种气韵,随着两次武当之变,已经深深印刻在了他的心灵深处。

    几乎是福至心灵,他浑身气息一变,变得空空荡荡,又好像比天地还要辽阔,一股沧桑古老的神韵自其身上浮现。

    这是……

    庐山大长老勃然色变,看那静笃道人背后,一道古老威严的虚影浮现,赫然是传说中的武当龙龟。

    昔日武当之变,六天魔皇出世,皇临武当,传闻武当山中三头神龟蜕变,化成三头纯阳龙龟,镇压武当准圣界气运,眼下看来,仅是神韵虚影,就可知那三头龙龟威严,到底是何等渊深莫测。

    嗡!

    既而,那杆紫电长矛发光,一下炽盛了数倍,生出一股浩大的威严。

    咔嚓!

    有蛛网般的裂纹以那矛尖为中心,瞬间蔓延,如一张大网,将整个云山宝印笼罩。

    不好!

    庐山大长老心神剧震,但闻得噗的一声轻响,那紫电长矛就洞穿而过,有血花飞溅,即便勉强避开要害,但还是被一矛穿过肩头,其整个人如流星一般横飞出去,一直坠落到三里开外,紫电长矛落地,将其生生钉在了大地之上。

    “大长老!”

    镇定如那朱长老,身为混元境第四步的高手,此时也骇然失声,强如他庐山大长老,最接近证道元神的存在,居然也败在了那林家长子手中,被一指生生钉在了大地之上,这种武力,简直匪夷所思,除了顶尖元神人物,还有几人可敌?恐怕都直追混元榜末尾的高手了。

    胜了!

    林家府邸内,即便是林老爷子,也感到有些如梦似幻,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林家也会走出这样的高手,连庐山大长老这样一流巅峰圆满,直追证道元神的人物也能够镇压,这样的武力,已经可以轻易开创出来最巅峰的一流世家,甚至等到其再进一步,就是一方顶尖传承。

    可惜了。

    林老爷子又摇摇头,长子得武当传承,怎么也不可能回归,主掌林家的,除非是其创演武道,才能够传授给林家,武当武学,岂容外人觊觎,绝不容泄漏。

    数息后,林家府邸前,静笃道人落地,他眸光氤氲,光华渐渐收敛,果然生死搏杀才能够迸发出最灿烂的灵思,他演化龙龟神形,借纯阳气韵,与紫盖峰《大雷霞指》相合,助长雷道道则,相信再有一两个月的工夫打熬,便可证道元神,说不得更能一举渡过一重雷劫,炼就道则神链,步入道则境。

    静笃道人想起当初在北海岸边,宁云子最后的目光,他心绪坚凝,即便十数年被诸多师兄弟唾弃,也在所不惜,这是他欠紫盖峰的,他会用一生来偿还。

    噗!

    数里外,张口吐出一道逆血,庐山大长老拔出紫电长矛,他踉跄起身,脸色苍白如纸,他被静笃道人半步指意中蕴藏的纯阳气韵所伤,精神意志受损,没有十天半个月静养根本不能恢复,不是药石能够恢复的伤势,这涉及武道意志的深层境界。

    “好一个《大雷霞指》!好一个武当龙龟!”

    庐山大长老咳血,老道死死地盯住了静笃道人,没想到武当执事中居然潜藏有这样的高手,恐怕在武当诸多长老中,也足以称得上是高手了。

    大长老!

    三名庐山执事道人骇然失色,心惊胆颤,尤其是此前与静笃道人交手的元冲道人,此时面无血色,他刚刚与之交手的,居然是这样的存在,可以想象,若是此前对方真的动手,他恐怕在一击之下,就要灰飞烟灭。

    哼!

    突兀的,一道冷哼声响起,没有半点征兆,落到寻常人耳中,至多有些震耳欲聋,但落到静笃道人的耳中,却如同一道惊雷炸响,且是在神庭识海中绽放,撼动精神意志,令他整个心灵,都在刹那间摇曳起来。

    蹬!蹬!蹬!

    他接连退出三步,每一步都在大地上留下一道三寸深的足印,最后站定,面色一白,忍不住张口吐出一道逆血,而后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盯住了前方一片虚空所在。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四方很多人措手不及,有些摸不清虚实,但很快,林老爷子勃然色变,而那庐山大长老等人,则露出喜色,只见静笃道人落下目光的那片虚空,这时裂开一道能有一丈高的口子,一名身着紫金道袍,面如冠玉的中年道士迈步而出,仔细看,其双足并不落地,而是悬浮在离地寸许的虚空中。

    跨越虚空,御空而行!

    顶尖元神高手!

    刹那间,成庐县方向,诸多隐匿观战的武林高手精神一震,虽说而今乱世到来,强者辈出,但顶尖元神高手也不是路边的大白菜随处可见,于成庐县这样并不繁华的偏远之地而言,任何一名顶尖元神高手,都是高高在上,如神灵一般的存在。

    “太……太上长老!”

    有庐山执事道人开口,心神激荡,语气都有些错乱了,眼中满是崇敬之色。

    至于那朱长老与大长老、二长老,则先是一喜,既而就露出几分不安的神情,果然,那紫金道袍的中年道士瞥三人一眼,蹙眉道:“庐山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

    “三太上……”

    大长老三人皆躬身一礼,一个个面露羞愧之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身为庐山三大长老,连一个武当执事都不是对手,不论对手是否韬光养晦,隐藏身手,败了就是败了,武道修行,来不得半点虚妄。

    摆了摆手,紫金道袍的中年道士缓缓转过身,看向林家府邸前的静笃道士。

    庐山派三太上!

    林家府邸内,林老爷子等人皆捏紧了拳头,庐山派除了当代掌教之外,共有三位太上长老,有别于长老之身,只有证道元神的存在,才能够成为太上长老,乃是庐山派真正镇压底蕴的存在。

    一位顶尖元神高手!

    即便对于静笃道人展现出来的修为武力再信服,眼下随着这庐山三太上现身,林老爷子等人也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

    证道元神,与元神之下,于生命层次的跨越更加巨大,几乎是天壤之别,元神一成,练武之人等同于真正开始了超凡入圣,武道修行之路开启了新的道途,除非是圣禁那样打破天理的存在,没有人能够逆伐元神,即便是当今之世,强者辈出,年轻一辈风云际会,圣禁也绝对不多见,都是肩负一方传承延续的核心种子。

    风声止息,尘尽石落。

    随着紫金道袍的庐山三太上目光落下,方圆十里之地,空气开始变得粘稠,针落可闻,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每一个人的呼吸。

    这是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压迫,静笃道士鼻尖见汗,他观想武当龙龟神形,背后浮现出龙龟虚影,散溢出丝丝淡薄的纯阳气韵,抵住可怕的元神压迫。

    “有点意思。”

    紫金道袍的庐山三太上淡淡道,他眉毛很修长,如两口神剑,一双眸子如蓝玉般晶莹,透着难言的锋芒气韵,他看似中年,但身上萦绕有沧桑气息,实则比那庐山大长老还要年长,比庐山当代掌教还要长一辈,是成名极早的老辈元神高手。

    “接我一剑,一笔勾销。”

    随着这位庐山三太上再开口,虽然语气淡漠,但任谁都能够捕捉到其中蕴藏的杀伐之气,这不是新晋证道的元神高手,庐山三太上,在江西道,乃至整个大汉有云山神剑之名,数十年前就步入顶尖之列,已经渡过三重雷劫,只差一步,便可渡过四重雷劫,步入元神小成之境。

    这样的成名顶尖高手,一剑之力,便是寻常渡过一重雷劫,道则境的元神高手,稍有不慎,也要身死道消,不用说静笃道人,尚未证道元神,这一剑之下,不用说,几乎十死无生。

    “不可!”

    林老爷子大喝一声,几位林家叔伯也接连开口,不愿看到他们林家唯一有望证道的存在在今日陨落,只要人还活着,总还有希望。

    静笃道人却摇摇头,眼下已经不是他想退就退了,不管他今日何去何从,这一剑也不可能避过。

    该死!

    林和握断剑的手捏紧,指甲都嵌入了皮肉之中,有鲜血顺着剑柄流下,他浑然不觉,他痛恨此时的无力,眼看着多年未见的兄长在前方直面风雨,眼下生死飘摇,生命之火即将被斩灭,而没有半点办法。

    “有点胆色。”

    庐山三太上看静笃道人,微微颔首,平静道:“可惜了,今日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是吗。”

    同样,没有半点征兆,一道淡然且温润的声音自静笃道人身侧响起。

    随着这声音响起,静笃道人微怔,既而嘴角就泛起一抹微笑。

    终于来了。

    嗯?

    这刹那间,那庐山三太上眸绽神光,盯住了静笃道人身侧,只见那一片虚空轻轻扭曲,既而,两道身影由虚化实,显现出来。

    “老管家!”

    林家府邸内,林老爷子等人一愣,是啊,此前林平归来,却是未见老管家的身影,眼下却以这样的方式回归,所有人的目光不禁同时落到了其身边那道身影上。

    那是一名身着粗布白袍的青年,看上去十分清秀,气质沉稳且温润,此时一只手负于身后,静立在静笃道人身边,初始看时平淡无奇,但随着时间流逝,却仿佛拥有着难言的吸引力,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扯动,难以自拔。

    高手!

    这一刻,不仅仅是四方诸多武林高手,便是那庐山大长老三名长老级高手,也露出沉凝之色,能以这样的方式现身的,又如此年轻,除了年轻一辈的圣禁强者,便是已经证道元神的禁忌人物。

    也难怪那静笃道人看上去风淡云轻,原来早有倚仗,有元神武力在侧,眼下境况再变,三名长老几乎在同时看向紫金道袍的三太上。

    “阁下是何人?要插手我庐山内务?”

    庐山三太上眸光很冷,同为元神人物,即便对方为新晋的年轻高手,也不能挑衅庐山威仪,身为老辈元神,更不容半点轻视。

    他盯住了苏乞年,道:“阁下现在离去还来得及,否则今日说不得,要请阁下去往庐山作客。”

    这位老辈元神高手开口很不客气,却也没有半点轻视,能够证道元神的,绝没有平庸之辈,遑论他看不透那青年的修为,对方显然掌握有非凡的敛息法,至于元神小成,在这位庐山三太上看来,除非是圣禁之王,这个年岁,有几人能够这么快渡过四重雷劫,又恰巧出现在他面前,放眼整个大汉境内,都屈指可数。

    而元神小成之下,这位庐山三太上有足够的自信,浸淫剑道多年,当不惧一切对手。

    却见苏乞年轻轻点头,平静道:“江西道,庐山当为第一行。”

    庐山大长老等人闻言愣住了,此子好大的口气!却又偏偏如此气定神清,仿佛从其口中说出来,一切都如此理所当然。

    成庐县县城前,一些远远窥视的武林高手中,有个别人先是露出狐疑之色,既而仔细观摩,多番打量,几次深思,终于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甚至连呼吸都渐渐凝滞了。

    曾经,在一些场合,他们有幸得见那一道身影,虽然不过寥寥数面,但却足以令他们一生铭记。

    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今日于这成庐县城前再见,这几个人再看向那似乎依然平静如水,仿佛胜券在握的庐山三太上,就露出几分怜悯之色。

    有时候,无畏并非是因为勘破生死,执念不灭,而是因为无知。

    无知者无畏。

    林家府邸前,庐山三太上深吸一口气,再看向苏乞年的眸光就变得冰冷,蓝玉般的眸子如冰晶雕琢而成,散发出刺骨的寒意。

    “洞虚世界,你我一决高下。”

    他一字一顿,语气冰冷,令身前的真空都冻结成苍白的冰粉,簌簌而落。

    “不用麻烦。”

    苏乞年平静道,而后就伸出一只手,朝着其缓缓压下。

    看似普通的一只手掌,洁白且晶莹,两者之间相距数里,却诡异地出现在了那庐山三太上的头顶之上。

    手掌还是如原来一般大小,平淡无奇,甚至没有半点威严气机绽放,如此诡异的一幕,令得近处的庐山大长老等到感到精神都有些错乱,根本分不清此刻那出现在三太上头顶的手掌是真还是假。

    但无论是谁,都不能想象此刻那庐山三太上的体会。

    什么叫生死边缘,什么叫大恐怖,什么叫生死不由,便是他此刻心灵深处唯一的念头。

    锵!

    在这种元神都近乎沉沦,放弃抵抗的无形伟力之下,他艰难出手,一口湛蓝神剑在掌心浮现,半步剑意喷薄,一缕剑光冲起,如云山积雪,冰冻千年。

    虚空被割裂,漆黑的洞虚剑痕逆空而上,要洞穿那只按落的手掌。

    但紧接着的一幕,却如同梦幻一般,映入所有人的眼帘,乃至脑海深处。

    只见那逆空而上的洞虚剑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剑光退散,千年冰冻的云山积雪融化,剑光在神剑之上消弭,乃至最后,那湛蓝神剑也消失在那庐山三太上手中,其抬起的手也随之放下,而后,那只看似寻常的洁白手掌,就落到了其肩头。

    嘭!

    没有半点抵抗之力,几乎与此前那位庐山二长老一般,这位庐山三太上,双膝一软,就跪倒在地,膝盖骨咔嚓一声碎裂,骨刺刺穿了皮肉,露出了森白的骨头渣子。

    一掌之后,苏乞年收手,没有再出手,但此时四方皆静,乃至死一般的寂静。

    不说四方暗中观战的成庐县武林人士,如庐山大长老等庐山门下,在短暂的愣神之后,皆露出骇然之色,乃至惊骇欲绝,在他们心中,向来难逢敌手的三太上,距离元神小成不过一步之遥的云山神剑,被人一掌就拍得跪倒在地,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他们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就是林家府邸内,林老爷子等人也怔住了,这带着老管家归来的年轻人,就这样如轻描淡写般,镇压了庐山三太上,一位成名多年的顶尖元神高手?

    紧接着,在林老爷子等人看来,多半身份地位尊崇,来历非凡的青年,缓缓转过身,朝着静笃道人微微躬身,语气温润,不急不缓,开口道:“多时不见,师叔安好,弟子救驾来迟,望师叔海涵。”

    师叔!

    随着青年话音落下,林老爷子等林家人就彻底愣住了,这修为深不可测,弹指镇压庐山三太上这样的老辈元神高手的年轻人杰,居然唤他们林家嫡长子师叔。

    且从刚刚那青年开口,他们能够分辨出来,其语气中到底有几分礼节,几分亲近,很显然,这一位是专程赶来,相助一臂之力,甚至不惜为此得罪庐山派这样传承千年,且有元神榜高手坐镇的一方道家大宗,出手不容情。

    等等!

    倏尔,无论是林老爷子,还是林和,抑或是几位林家叔伯都再次愣住了,林平是他们林家长子,而今为武当执事,道号静笃,这年纪轻轻,就证道元神的青年高手,唤其师叔,岂非是也为武当弟子。

    似乎没有听说过,而今武当年轻一辈,有人证道元神,除非是……

    一个念头从脑海中滋生,便如抽了芽的枝条,开始抑制不住地疯长。

    除非,除非,除非他是……

    “光明龙王!”

    数里外,跪倒在地的庐山三太上亦露出骇然之色,身为顶尖元神人物,只言片语之间就足以洞悉一切,遑论刚刚交手,那种匪夷所思的本源之力,一切杀伐都退散,仿佛自终点又重新回到了原点,除了那传说中的时间禁忌,又有哪一种力量可以做到。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区区一个武当执事,居然请动了已经自立门户,立道青羊宫的光明龙王前来,早知如此,他庐山派又怎么会动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只恨这林家隐藏太深,同时,也恨这位光明龙王出手不留半点颜面,他堂堂元神高手,居然被一掌按落,跪倒在地,动弹不得,这种羞辱,不比千刀万剐更轻松。

    光明龙王!

    不用说那庐山大长老等人,再看向静笃道人的目光,就露出匪夷所思之色,这一位何德何能,居然能请动光明龙王降临江西道庐州,且对其如此礼敬,甚至不惜得罪他们庐山派,悍然出手,一掌镇压了他庐山派三太上。

    光明龙王到了!

    此刻,成庐县城前,诸多观战的武林人士如同炸开了锅,本来以为只是一场司空见惯的武林势力倾轧,却没有想到几番峰回路转,甚至最后引出了光明龙王,这可不是寻常年轻高手,而是执掌准劫器龙舟,足以与天命争锋,镇杀过纯阳绝顶人物,横扫妖族年轻一辈,而今被誉为整个人族五国,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至强存在。

    甚至在近日,江湖武林中更有这样的说法,大汉十大镇国大宗,光明龙王,一人镇国。

    这种说法虽然尚未得到所有人的认可,甚至还存在不少质疑声,但是不可否认,光明龙王元神大成,一身武力,与龙舟合一,足以与准圣交手,时间禁忌鬼神莫测。(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12000字大章奉上。昨天第一次健身,虽然到现在肚子上肉都酸,但今天写得很顺畅,精力不错。最后恭贺人皇非凡成为武神盟主,老书友,感谢一路相伴。)(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