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一章 革鼎独行,困龙大阵!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不到11000字,卡壳了,十步思考下,明天8000字补上。)

    林家府邸前。

    林老爷子等一干林家人露出振奋欣喜之色,乃至心绪激荡,难以自抑,传说中的光明龙王到了,站在了他们林家这边,并对他们林家长子亲近,以师叔尊称。

    前方,以庐山大长老为首的一干庐山长老、执事,脸色皆变得无比难看,乃至有些惊惧,光明龙王之名,是生生杀出来的威名,就算摒弃一切,这也是一位大成元神,孕育了元神小世界的大高手,放眼天下元神,有几人可敌。

    成庐县的方向,无数隐匿的庐州武林人士心神颤栗又目光灼热,光明龙王之名而今名传天下,隐隐被誉为一人镇国,乃是年轻一辈古今未有的武林神话,能够观摩其出手,称得上是不小的机缘造化。

    当然,没有人能奢望,能够借此参悟出来光明龙王之道,但即便是一鳞半爪,也足以他们受用一生。

    “光明龙王,这是我庐山内务!”

    庐山三太上咬牙,他跪倒在林家府邸前,众目睽睽之下,颜面扫地,身为顶尖元神人物,这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苏乞年一身粗布白袍波澜不惊,他眸光轻轻落下,那庐山三太上顿时感到整个人如同不着寸缕一般,被这双看似平静的眸子完全洞彻,乃至连元神都被贯穿,似乎在眼前这个看上去温润如玉的青年面前,再无半点秘密可言。

    威严如狱!

    这是庐山三太上第一次真实体会到这四个字的意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苏乞年开口,淡淡道:“天意民心,善恶公理,林家有地契,祖辈相传,什么时候地底的矿脉成了路庐山派私有,本来江湖武林,势力割据,一些潜在规矩无伤大雅,只要不扰民伤民,搅乱一方,都可以容忍,你庐山派,过界了。”

    此言一出,那庐山三太上就心中一寒,身为顶尖元神高手,近百年红尘行走,一下就明白过来,这位光明龙王,执掌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之权,到了今时,终于要动手了。

    “光明龙王,我庐山派从未得罪过你,你这是公器私用!”

    庐山三太上低喝一声,他脸色难看,被苏乞年一掌拍得跪倒在地,根本动弹不得,气血元神都被封镇,连一丝气力都难以动用。

    却不料苏乞年平静道:“是非曲直,苏某只是告知你而已。”

    是非曲直,苏某只是告知你而已。

    随着这句话落下,已经走出林家大门的林老爷子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这才是这位光明龙王真正的威严,只是告知你而已,却由不得你。

    霸道!

    成庐县前,很多隐匿的武林人士彼此相视一眼,心生感叹与敬畏,虽然知晓这位光明龙王所言不假,但真的放到台面上来,依然令人心神震荡,有些规则,大家心知肚明,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就会被所有人孤立,这茫茫武林,谁能弃世而立,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这一刻,很多人都嗅到了一丝别样的味道,恐怕此番,这位光明龙王此行,多半不会风平浪静,这江西道境内,怕要掀起不小的波澜。

    “你!”

    庐山三太上语气一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以这一位而今的身份地位,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就没有了半点余地,这位光明龙王或许是为林家而来,但同样也有了革鼎之心,这是要对整个江湖武林动手了。

    最初,这位被汉天子赐予执掌监察天下武道诸事之权,很多江湖宗派、世家就察觉到异样,只是后来并无太大的动作,倒是变故不少,也是那一位资历太浅,武力不足,但时至而今,时机已经成熟,这一位裹挟镇压妖族年轻一辈,乃至镇杀纯阳绝顶之威,再要动手,普天之下,有几人可挡?

    “转告贵派掌教,明日午时,苏某至庐山一行。”

    苏乞年再开口,一干庐山长老、执事皆色变,光明龙王要去往他们庐山一行,他们可不会相信对方是去寻访名山古迹的,届时会掀起怎样的波澜,怕是难以预料。

    那庐山三太上还想要再开口,苏乞年袖手一挥,平地就起了一股狂风,将一干庐山门人卷起,呼吸间就消失在远方天穹之上,那是属于庐山的方向。

    这……

    成庐县前,很多武林人士看得目眩神迷,这种手段,简直如神灵一般,武道通神,到了这一步,种种手段,已经近乎神迹了。

    江西道,要有大地震了!

    紧接着,很多武林人士急忙退去,毫无疑问,这是一则大消息,要尽快传递出去,光明龙王驾临江西道,要对庐山出手了。

    这其中蕴藏的深意,足以令整个江西道的武林宗派、世家如临大敌。

    是夜,成庐县林家大宅内。

    林家后院,老夫人的厢房里。

    静笃道人浑身筋肉绷紧,看身边的苏乞年,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淡然,一旁,林老爷子等人,也都大气不敢出,看床榻上躺睡着的,气息微弱的老夫人,这样的伤势,对于寻常武林高手而言,也是重伤,不用说一个尚未筑基的老人,几乎等同于半只脚迈入了地府。

    苏乞年凝视床榻上的老夫人,元神意志破体而出,老人顿时从床榻上悬浮而起。

    嗡!

    既而,随着苏乞年念动间,虚无深处,如水晶般透明的元气垂落,伴着丝丝缕缕纯净的生命气机。

    元始母气!

    静笃道人浑身一震,只见丝丝缕缕的元始母气顺着老夫人浑身上下每一寸肌体进入体内,那肌肉骨骼上的裂痕,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损伤的五脏六腑,也都在须臾间恢复如初,这就是元始母气之功,虽然不能增进寿元,但对于肉身的滋养,以及修补伤体,有着世间难觅的好处,甚至可以淬炼气血,精纯真气,对于老夫人这样尚未筑基的普通人而言,好处更是不言而喻。

    不过短短半炷香后,苏乞年收束元神意志,老夫人也重新落回床榻之上。

    静笃道人与林老爷子相视一眼,就感到一股气血如灯火,自床榻之上升起,刹那间就变得蓬勃,浓烈的气血之力透体而出,空气扭曲,一匹汗血宝马凝若实质,如跨越久远的时空而来,浮现在床榻之上。

    一匹汗血宝马之力!

    林和以及几位林家叔伯心神剧震,这等气血,便是现在筑基开天都绰绰有余了,这还是之前床榻上气若游丝的老人,须臾之间的变化,简直如同梦幻一般,但又真实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由不得众人不信。

    紧接着,床榻上,老夫人睁开双眼,如身轻体健般,十分矫捷,一下坐起身子。

    “母亲!”

    静笃道人声音有些颤抖,重重跪倒在床榻前,此时此刻,什么道心都被抛之脑后,只有经历了岁月的打熬,他才真正明白,眼前的这一刻有多么珍贵,这是长生久视也换不来的,作为人的最珍贵的东西。

    苏乞年转身走出厢房,将地方留给了一干林家人,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他一个外人在场。

    林家院子里,苏乞年看九天之上,明月当空,群星灿烂,难以想象,浩瀚星空中,到底蕴藏着怎样的瑰丽。

    两世成人,苏乞年明白,星空之浩瀚,绝非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即便是身如光,想要跨越两颗星辰之间的距离,有时候也需要漫长的岁月,都是以年计。

    即便如此,星空中也蕴藏了无尽凶险,各种星象,宇宙变化,稍有不慎,恐怕连圣人也要陨落。

    苏乞年是体悟过星空的,他曾经涉足星空古战场,虽然不说真正进入浩瀚星空,却也明白九天之上,与九天之下,到底有着怎样的不同,只是虚空壁垒的坚固,就是天壤之别,天命准圣,也难以打破星空。

    而这一天夜里,于整个江西道而言,显然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平静。

    成庐县前的种种,在诸多武林人士的极速之下,再经过各大宗派、世家的传播,几乎只是半个晚上,就传遍了整个江西道。

    江西道,鹰潭州。

    在鹰潭州境内,有一座巍峨古山,高有千丈,如龙盘虎踞,又似一座天门,屹立在大地之上,绵延数百里,气象万千,云雾缭绕,如仙神至境。

    龙虎山,天门峰。

    相比于过往,这几年来,龙虎山上的香火淡薄了很多,往日里达官显贵人流如水,而今却显得颇有些清冷,天门峰顶,龙虎殿前,只有寥寥几名道士在洒扫,落叶飞舞,不知不觉中,已是清寒秋月。

    子夜。

    一个看上去十分消瘦的老道,一身紫色道袍,花白头发,出现在了龙虎殿前。

    “正雷师伯!”洒扫值守的道士顿时躬身行礼。

    老道摆了摆手,这位元神榜上排名第四十四位的顶尖高手,缓缓推开龙虎殿的大门,走进其中。

    龙虎殿中,入眼的是一座道尊之像,乃是龙虎山开山祖师张天师的道像。

    道像之下则是一口青铜大鼎,鼎中三根斗香燃烧,散发出令人神明气清的檀香味。

    青铜大鼎前,就是几只素白蒲团,当中一方蒲团上,盘膝坐着一名看上去仙风道骨,须发皆白的老道。

    对于正雷真人的到来,老道双目微阖,身形不动,如陷入了最深层次的静坐之中,正雷真人也不以为意,来到老道身前丈许之外的一方蒲团上盘膝坐下,他凝视前方的老道,这两三年来,他这位师兄比想象中苍老得更快几分,龙虎山封山,不纳香火,三十载岁月,以龙虎山的底蕴虽不说青黄不接,但在这乱世到来,大世之争里,就足以生出无穷变数。

    “师兄。”

    直到一炷香过去,正雷真人方才开口道:“光明龙王出手了。”

    他没有说太多,因为他相信,师兄足以明白他想要说的意思,不仅仅是寻常江湖宗派、世家,如龙虎山这样的镇国大宗,也一直在注视着,相比于寻常武林势力,诸多镇国大宗,无疑是革鼎路上,最大的阻碍,不过相比于寻常武林势力,镇国大宗与朝堂之上,向来都十分融洽,甚至接纳了刑部的缓刑死囚,但这也并不预示着,镇国大宗就能够置身事外。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

    嗡!

    随着正雷真人话音落下,前方,那静坐的老道终于缓缓睁开双眼。

    这是怎样一双眼睛,如金玉般晶莹、温润,有龙虎在其中交缠,混元一体,缓缓转动,散发出来一股阳和纯净的道息。

    正雷真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以他元神小成的心境,此时也忍不住浑身一震,惊声道:“师兄你已经迈出了那一步!”

    而能够被正雷真人唤作师兄的,唯有而今龙虎山当代天师掌教,正霄真人。

    这一刻,正霄真人眼中异象渐渐敛去,最后只剩下一汪深邃的瞳孔,如同一泓墨色泉潭,深不见底。

    “光明与时间,这一位终于到达了这一步。”

    正霄真人开口,语气中透出几分感叹,但随即又轻笑一声,道:“不过我龙虎山传承数千年,黑暗岁月中都屹立不倒,遑论是今时,封山三十载,是我龙虎山的劫数,也是机缘,你且命门下弟子准备好,恭迎光明龙王大驾。”

    正雷真人闻言心中一震,对于这位掌教师兄,他忽然有些看不透了,不过念及他龙虎山身为一方镇国,若是被一个后辈年轻高手就震慑住,日后即便重新开山,也势必被整个江湖武林人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

    半个时辰后,正雷真人走出龙虎殿,老道看天穹之上,云雾掩映之下的秋月,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庐州,成庐县外,林家。

    辰时,一轮火红的太阳自天穹的尽头露出,霞光万丈,映红了四方天宇。

    苏乞年走出林家府邸,静笃道人与林老爷子夫妇一路将他送至大门外,苏乞年转身,看向静笃道人,温和道:“师叔不必再送。”

    静笃道人微微蹙眉,但还是开口道:“真的非去不可?”

    对于苏乞年的心意,他隐隐猜测到几分,但这样一条路,是历代汉天子都未能达成的,就凭其一人,即便其而今拥有着足以震慑天下的武力,但这世间武林,多少年根深蒂固,想要在短时间内有所改变,怕是无比艰难,会牵扯到很多势力和关系,而更多的,则是数千年虬结,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

    苏乞年轻笑一声,摇摇头,又点点头,他看向静笃道人,平静道:“路总是要走的,大世已至,总要有一些改变,也总要有一些人先走。”

    他说得平静,但静笃道人却从中感受到岿然不动的心意,从当初在逍遥谷中,他就知晓,这一位一旦定了心意,便是天塌地陷,也不能改变。

    可惜,这当中真正的缘由,苏乞年不便透露,无论是即将归来的九大妖圣,还是来自浩瀚星空的妖族新贵,这天下已然暗流涌动,人族已经岌岌可危,在四海诸妖国的环伺之下,已经如瓮中之鳖,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或许,苏乞年并不在意这整个江湖如何,他秉承光明心,但求问心无愧,他不是圣人,亦有七情六欲,在他的背后,站了太多人,想要守护眼前的一切,有些路就不得不走,即便行路难,多歧路,也要一路横推下去,否则等到时月将尽,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归墟,而无能为力。

    片刻后,看苏乞年渐渐消失在远方朝阳下的背影,静笃道人忽然感到,那一道身影是如此孤独。

    林老爷子夫妇并不能理解苏乞年与长子之间的对话,但也明白,此去庐山,多半不会风平浪静,这其中的诸多因缘,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理解的了。

    成庐县百里外,庐山。

    这是一座能有数千年的古山,高有近千丈,可谓一山飞峙,斜落而俯视着万里长江,侧影千顷阔湖,山明水秀,岚影波茫。

    在这庐山上,坐落着能有近两千年宗史的庐山派,为庐州境内第一武林大宗。

    这一天,于整个庐山派,乃至庐山而言,都是极不寻常的,空气凝滞,百兽蛰伏,到处都弥漫着一股沉凝的气氛。

    庐山脚下,八名庐山年轻道士背负长剑,神情肃穆,又有些惊惧,守在上山的入口处,当知晓今日他们要在这里等候什么人之后,没有人可以心平气和,若是在昨日之前,他们或许会心神振奋,但在三太上与大长老等人昨日从天而降,落到山脚下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明白,今日于他们庐山派而言,或许是千年未有的劫数,稍有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

    等到朝阳完全自天穹尽头升起,庐山脚下,有年轻道士浑身一震,喃喃道:“来了。”

    只见远方山路上,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负手而行,缓步而来。

    虽然其脚步看上去很慢,但每一步落下,都诡异地出现在十丈开外,如同缩地成寸一般,这种身法,令八名庐山年轻道士目眩神迷,却又无比警惕,因为他们知晓,这一位今日降临庐山,或许并非是带着善意而来。

    不过十息之后,那道传说中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八人面前。

    近在数丈之地,八名年轻道士真正感受到了眼前这传说之人的气息,那无形中的气质,并未令八人感到盛气凌人,乃至高高在上,反而有一种温润如玉感,但正因为太纯净了,如同这世间最纯净的光,点尘不沾,令八人不由自主地自惭形秽,甚至连目光,都不禁从其身上移开,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一种亵渎。

    “见过光明龙王,掌教已经等候多时,请随小道上山。”终究,一名年轻道士硬着头皮躬身一礼,开口道。

    “多谢,有劳。”

    苏乞年开口,倒是令几名年轻道士心中一震,这一位比想象中更加温和,倒是难以想象,昨日归来的三太上等人,居然那般凄惨。

    不过眼下,这一切都不是他们区区几个后辈年轻弟子所能够主掌的。

    数息后,看苏乞年在一名同门师兄的引领下,登山而上,剩下的七名庐山年轻道士彼此相视一眼,皆从各自的眼中捕捉到了浓浓的艳羡,以及感叹之色,年轻一辈,当以这一位极尽灿烂,一人耀世,年轻一辈无人可敌,甚至身份地位,都足以称得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于江湖武林中人而言,尤其是年轻一辈而言,很多时候,这都是他们在想象中,也难以达到的巅峰所在,而今,这样一个不过弱冠之龄的青年,却远远走在了他们前方,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庐山之巅,黄龙潭前。

    一座道观古朴庄严,屹立在能有三十六丈方圆的黄龙潭前。

    相传,庐山派初立,这黄龙潭中曾有龙影浮现,集聚天地瑞气,元气滋养之下,庐山才有了而今的灵动之气,这近两千年来,孕育出来了不少天地灵材,令得整个庐山派受益匪浅。

    一炷香后,黄龙潭前的山道尽头,就浮现出来了两道身影。

    轰隆隆!

    也就在这一刻,庐山道观经年的,包浆温润的金丝楠木大门,在一阵轰鸣声中缓缓洞开。

    以庐山当代掌教钟离真人为首,两名身着紫金道袍的太上长老相随左右,再往后,就是以庐山大长老为首的九位庐山长老,只是昨日在林家府邸前的二长老,以及那一位被苏乞年一掌镇压,跪伏在地的三太上并未现身,显然伤势太重,并未能现身相见。

    在距离庐山掌教钟离真人等人身前十丈之地站定,苏乞年眸光平静,轻轻扫过眼前的十二人,毫无疑问,这已经是整个庐山派所有的底蕴,以掌教钟离真人为首的三大顶尖元神,以及以庐山大长老为首的九位一流混元境高手。

    “庐山派钟离,见过光明龙王。”

    这时,那引路的庐山年轻道士早已恭敬退到了庐山道观中,庐山掌教钟离真人的声音也在同一时刻响起。

    这是一名看上去不过花甲之龄的老道,一头黑发如墨,梳着道髻,一身紫金八卦道袍,以蚕丝和金线精心织就,只这一件道袍,在苏乞年看来,算上工艺,恐怕就价值过千两雪银。

    穷文富武,不仅仅是壮大气血,补充元气需要诸多补益,成为高手之后,敛财之力,也同样超出常人的想象。

    “钟离真人有礼。”

    苏乞年微微颔首,之后就没有再开口。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

    随着时间一息一息地过去,庐山道观前的气氛愈发沉凝,乃至呼吸可闻。

    钟离真人蹙眉,这个年轻人比他想象中还要沉得住气,不过即便如此又如何,他庐山派多年经营,又岂是一个黄口小儿几句话就被吓倒的,即便眼前这个年轻人近年来如日中天,尤其是最近两个月,更是汇聚天下目光,风云鼎盛,被誉为人族年轻一辈第一人。

    这天下大势,可不是凭其一个人就能够左右的,江湖与庙堂之上,历朝历代都泾渭分明,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可以有所交汇,但绝不可能相融。任何想要破坏这江湖潜在规则的,都要付出代价。

    “不知光明龙王今日驾临我庐山派有何指教。”

    这时,在钟离真人身边,同样身着紫金道袍的二太上开口道,目光很冷,语气更冷,乃至令得庐山道观前的空气,都隐隐生出了被冻结的迹象。

    苏乞年看此人一眼,倒是与那三太上容貌相近,差别甚微,可以感受到两者之间近乎一般的血脉气息,不用说,那三太上与这二太上,多半有着极近的血缘关系。

    不说此刻苏乞年登临庐山之上,就是此刻在庐山四方,山林中,土坡上,很多身影浮现,皆是来自江西道境内的武林高手,今日光明龙王庐山一行,牵扯了太多目光,这庐山之行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会预示着整个江西道武林未来的走向,到底是这位光明龙王能够横压一宗,革鼎一方,还是庐山派岿然不动,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彰显于世。

    庐山道观前。

    苏乞年目光落到那钟离真人身上,开口道:“今日起,庐山派下至所有杰出弟子,上至执事,长老,太上长老,除掌门之外,前往江西道护龙山庄,通过考验者,晋升龙卫、龙将、龙主、龙王。”

    苏乞年语气平静且淡然,但落到钟离真人等人耳中,就如同一道惊雷,乃至那大长老等一干长老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好大的胃口!

    这是要将他们庐山派所有的高手一网打尽,尽皆纳入朝廷的掌控之中,即便一派掌教可以幸免,但孤家寡人,即便身为顶尖元神人物,也不足以支撑起整个门派传承的运转。

    事实上,至今为止,很多武林宗派、世家响应朝堂之上,不少门人弟子、高手加入护龙山庄,但也有如庐山派这样的大派、世家,无一人身在护龙山庄,且这样的传承不在少数,其中尤以隐世大宗、世家为最,几乎无一人与朝堂之上有丝毫瓜葛,我行我素,视律法为无物。

    “你敢无视我!”

    一道如寒冰的冷喝声响起,那是庐山二太上,此刻眸光如冰,如有两道寒流在瞳孔中流转,道意凛然,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

    苏乞年依然不理会,只是看着庐山掌教钟离真人,这位庐山掌教虽然同样身为元神榜高手,乃至在元神榜上高居第二十二位,但也不过渡过了五重雷劫,距离渡过六重雷劫,还需要几年打熬,面对这位传闻中已经渡过七重雷劫,元神大成的光明龙王,那目光中虽然没有任何威严气机透出,但依然令其感受到了一股深重的,源自心灵深处的压力。

    “混账!”

    那二太上眉毛立起,就向前迈出一步。

    也就在其迈出这一步的瞬间,苏乞年霍地侧目,不见半点威严气势绽放,那二太上闷哼一声,如遭雷击,整个人横飞出去十数丈,摔落至庐山道观大门前,身在半空中就张口吐出一道逆血,落地之后更是摇摇欲坠,几番踉跄起身,都未能成行。

    “二师叔!二师伯!二师弟!”

    刹那间,庐山道观前响起数道惊呼声,无论是一干庐山长老,还是那并未出手的大太上以及掌教钟离真人,都没有想到作为庐山高坐第三把交椅的,元神小成,渡过了四重雷劫的二太上,会败得如此没有征兆,乃至摧枯拉朽,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可怕!

    霎那之后,无论是钟离真人,还是大太上等人,都如临大敌,盯住了苏乞年。

    “我庐山派与青羊宫井水不犯河水,也从未有冒犯朝廷之意,光明龙王何必咄咄逼人。”钟离真人沉声道。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苏乞年平静道,“庐山派威震一方,多年收益,想来也该足够了,妖族环伺,四海难平,乱世已至,钟离掌教该明白,江湖武林,也不能置身事外,这天下,并非是刘氏一族的天下,更是天下人的天下,庙堂内外,才是整个人族。”

    钟离真人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却也不为所动,只是沉吟道:“光明龙王此言差矣,我等江湖宗派与庙堂之上终究有别,若是妖族来犯,我等自会出手,至于身入公门,请恕庐山派不能从命。”

    苏乞年先是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既而这笑意敛去,目光也变得郑重,一字一顿道:“攘外,必先安内!”

    嗯?

    随着这六个字吐出,钟离真人等庐山高手终于变了脸色,明白这一位心意已定,借着林府之变,朝着他们庐山派,伸出了第一刀。

    “光明龙王如此,就不怕天下武林诟病!”钟离真人沉喝道,“要知道天下武林,比我庐山派强的不知凡几,隐世大宗、世家强者如云,数世,数十世积累,龙王难道想要冒天下武林之大不韪!”

    “一人成道,革鼎独行。”

    这是苏乞年的回应,他语气平静,却如神山万世,不动不摇,道:“机会只有一次。”

    这一次,钟离真人与大太上二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森寒之色,即刻,只见那钟离真人冷笑一声,道:“既如此,就请光明龙王入阵!”

    嗡!

    刹那间,自那庐山道观前的黄龙潭中,一抹明黄神光乍现,苏乞年眼前的世界顿时如同斗转星移,什么庐山道观,黄龙潭,山峰云雾,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苍莽大地,古木成林,每一株都能有百丈高,巍峨沧桑,不知道生长了几百几千年,满是皲裂的树皮,烙印了深重的岁月痕迹。

    阵法!

    苏乞年挑眉,他早就知晓,此番庐山之行不可能坦坦荡荡,不过对方在知晓他执掌准劫器龙舟,可与天命争锋,还敢出手,若说没有半点倚仗,苏乞年怎么也不信,因为垂死挣扎最后换来的,只能是更加惨烈的轮回。

    庐山道观前。

    随着苏乞年的身影消失不见,钟离真人等人身前,两道身影浮现,纯阳气息萦绕,即便没有半点气机绽放,但落到庐山派众人眼中,依然如同大日煌煌,难以直视。

    “多谢两位前辈出手相助!”

    钟离真人朝着两道身影躬身一礼,不敢有半点怠慢,因为这是他江西道境内,两大隐世世家的纯阳老祖,一代绝顶人物,天命之下,当可纵横无敌。

    两位纯阳绝顶人物,一人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少年人,一身纯白战衣,眉眼如剑,鬓发雪白,一人则满头华发,貌若中年,肌体红润,看不到半点褶皱。

    但钟离真人却知晓,这两位都已经活过了近两百年,一身修为深不可测,都迈步踏在通往天命的路上。

    此时,两位纯阳人物点头颔首,其中那如少年的纯阳人物开口,淡淡道:“也是你庐山派底蕴深厚,居然有一条半龙脉潜藏在山中,被你庐山先祖发现,于此开宗立派,否则即便是我二人元神纯阳,也不可能以此为引,布下这困龙大阵,不过钟离掌教你要记得,此间事了,我二人各取三成半龙脉。”

    “两位前辈放心,庐山派不敢相忘。”

    钟离真人恭声道,心中却肉痛不已,所谓半龙脉,乃是他庐山开山祖师游历至这庐山所在,发现的一条真龙遗蜕。

    传说中,真龙乃天生神圣,一旦成年,便可直入天命,而在此关口,就要褪去旧胎,生出准圣龙身,旧胎虽然比不得准圣龙身,却也沾染有准圣龙气,堪称半圣之身,是以,这真龙遗蜕同样可以孕育出龙脉,但就不是完整的真龙脉,而是半龙脉。

    即便如此,这半龙脉也无比珍稀,即便是如龙虎山这样的镇国大宗,也不曾拥有,庐山派雪藏至今,一直徐徐图之,希望汲取半龙脉之气,孕育出一方灵地,届时灵材满地,灵草成林,庐山派迈入镇国大宗,也指日可待,但眼下乱世已至,庐山要化成灵地,怕还要数百年光阴,再加上苏乞年威压庐山,钟离真人不得不做出选择,以获得两大纯阳的庇护,以困龙大阵锁住这位光明龙王,从而震慑天下。

    至于六成半龙脉,即便两大纯阳人物同样有心镇压那位光明龙王,但今日之后,他庐山派拥有半龙脉的消息多半要传遍天下,若无足够的威慑,又如何能够保住最后的底蕴,四成半龙脉,于整个庐山派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困龙大阵。

    苏乞年眸光微凛,观四方无边无垠,既而就听到了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声。

    昂!

    龙吟声凄厉,震荡天地,苏乞年抬头看,只见灰蒙蒙的天穹之上,赫然浮现出来一道庞大的龙影。

    这是一条真龙,能有数十上百里长,龙鳞如明黄宝玉,神圣气息弥漫,如一条巍峨山岭,横亘在天地之间。

    只是此刻,这条真龙并不好过,因为其四足以及龙身之上,皆缠绕有一根根粗大的玄黄锁链,那锁链甚至破入了龙鳞之中,洒落下来明黄神圣的龙血。

    “光明龙王,臣服,并交出时间禁忌传承,否则今日这困龙大阵,就是你葬身之地。”这一刻,自天地之间,响起一道如天威般的声音,如惊雷滚滚,震人心魄。

    苍莽大地之上,苏乞年负手而立,在短暂的凛神之后,就恢复平静,元神天眼洞开,窥破一切虚妄,即便这所谓困龙大阵以半龙脉为根基,足以困锁寻常天命准圣,也不能完全挡住苏乞年这勾动了龙舟之力的天眼洞穿。

    虽然不能得见真容,但两道纯阳气息,却还是被其捕捉到,并铭刻在心中。

    “原来是两位纯阳,好大的手笔。”苏乞年开口,语气淡漠,“不过,两位莫非以为,此阵真的能够锁住苏某,想要时间禁忌传承,两位何不亲自来取。”

    嗯?

    这一刻,庐山道观前,两位纯阳元神皆面色微变,即便以困龙大阵之力,居然还不能完全蒙蔽此子的感应,居然被其感知到了他们两人的存在。

    以其手段,多半已经铭刻了两人的气息,一旦被其脱困,以那口准劫器龙舟之力,他们二人如何能够幸免,多半要被镇压,所谓劫器,避劫而过,自然无论他们逃到天涯海角,也很难逃过感知。

    出手!

    即刻,两位纯阳人物相视一眼,毫不犹豫,一步迈入了困龙大阵中。

    庐山道观前,钟离真人眸光一闪,虽然不明白两大纯阳为何亲入大阵,却也明白两人是动了杀心,有两大纯阳主阵,这困龙大阵怕是真的有困杀天命之力,但同样,身入大阵,即便是两大纯阳,也不再完全托庇于大阵之外,稍有不慎,就可能被那位光明龙王所伤。

    困龙大阵内。

    苏乞年看天穹之上,那困龙虚影之上,两道弥漫纯阳之气的身影浮现,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微笑,道:“两位终于现身了。”

    “小辈何必虚张声势。”只见那满头白发的中年纯阳轻笑一声,而后冷声道,“我等知晓你身具真龙血脉,可化身为龙,乃至与那准劫器龙舟合一,演化出一口真龙甲胄,获得与天命争锋之力,可在这困龙大阵中,你或许还能勾动一丝龙舟之力,但再想要与龙舟合一,却可以再试试,所谓困龙,乃是上古奇阵,若是其他天命,事倍功半,但针对真龙血脉,却是事半功倍,不知道不能与龙舟合一,你这位光明龙王,是否还能与纯阳争锋!”

    哗啦啦!

    随着这位话音落下,虚无中,四条玄黄锁链浮现,晶莹如玉,毫无征兆,就锁在了苏乞年四肢之上。

    苏乞年看一眼四条玄黄锁链,瞳孔深处浮现一抹异色,随即看向两大纯阳,深吸一口气,道:“尔等果然有乱世之心。”

    掌困龙大阵,于这大世之中,分明是为了针对五国皇室,这是有问鼎人皇之意,乱世之野心。

    轻笑一声,那少年纯阳开口道:“世人愚昧,不知九大妖圣将归,唯有集聚五国气运,以人皇之身,才能破命成圣,我等亦为人族大义,小辈你何不从善如流,我等也可网开一面。”(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不到11000字,卡壳了,十步思考下,明天8000字补上。)(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