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封镇玄奥,纯阳俯首!(13000)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二章 封镇玄奥,纯阳俯首!(13000)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13000字奉上,实在写不动了,明天发7000。)

    困龙大阵内。

    苏乞年看两大纯阳元神高立于天穹之上,似在俯瞰众生,字里行间尽是指鹿为马,冠冕堂皇。

    他忽然笑了,虽然笑得很淡,但落到两大纯阳的眼中,就如同在嘲弄一般,这是一种轻视,没有将他们的话放在眼里。

    出身两大隐世世家,两位纯阳渡过纯阳劫数多年,威严隆重,何曾被一个不过弱冠之龄的小辈如此漠视,这是在挑衅,是自寻死路!

    一头白发轻舞,那中年纯阳人物眸光变冷,看向苏乞年,道:“年轻人,你已经没有退路,交出时间传承,留你一命,否则今日这困龙阵内,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过来,斩你。”

    这是苏乞年的回应,很干脆,他已经看明白,即便这两人身为纯阳元神,也已经彻底腐朽,不思为人族危机尽心出力,更要谋夺他的传承,有乱世之心,这样的人物,即便身为纯阳绝顶高手,留在世上,也不要想他能浴血而战,到时候临阵反戈,倒向妖族也不是不可能,在这样的人眼中,或许大道比种族更重要。

    嗯?

    随着苏乞年话落,两位纯阳人物皆挑眉,眼中寒芒跳动,令得这整个天地,都隐隐摇晃起来,苍莽大地,一条条大裂缝张开,如同深渊的巨兽的口,打开了通往地狱的大门。

    即便如此,两位纯阳人物也没有降临大地,显然,哪怕是身为纯阳绝顶人物,面对而今的苏乞年,也不敢有半点大意,毕竟在其手中,染过纯阳血,堪称近百年来,唯一一个造成纯阳杀劫的人物。

    哗啦啦!

    随着两位纯阳人物念动间,那锁住苏乞年四肢的玄黄锁链不断收缩,一股难言的异力开始渗透,令得苏乞年一身气血开始陷入沉寂,乃至元神之上,也浮现出来四条玄黄锁链,将其如肉身一般,同样死死锁住。

    两位纯阳人物嘴角皆泛起一抹冷笑,这困龙大阵,针对的就是真龙血脉,且血脉越纯净者,困锁之力越大,以半龙脉为阵眼,缔结一方困龙大阵,两位纯阳人物也不得不佩服,上古那位创演出这座古阵的人杰,乃是他们从一处罕见的遗迹中寻到的,可以断定的是,属于人族。

    可惜的是,从那座遗迹中,并未能够寻到令他们打破桎梏,登临天命的机缘,唯有这座困龙大阵,令得两位纯阳思绪万千,或许,他们可以走人皇之路,以这困龙大阵,最后汇聚一族气运,打破命运枷锁,超脱于命运长河之外,不堕轮回,成圣成祖。

    本来,对于这困龙大阵,两人虽然有所参悟,也在暗中采集地脉龙气,但寻常真龙后裔陨落诞生的虚龙之脉,又如何比得上一条半龙脉,也只有以如庐山中这条半龙脉为阵眼,才能够令困龙大阵真正衍化到极致,困锁天命,乃至镇压一切真龙血脉,直至令这座阵法大成,化成五国皇室的困龙之地。

    至于所谓三成半龙脉,两位纯阳人物彼此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抹冷笑,等到困龙大阵将那半龙脉所有的真龙之气全部吞没,化为阵法源泉,哪里还由得了区区一个连元神大成都没有的庐山派。

    嗡!

    下一刻,那如少年般的纯阳绝顶高手就出手了。

    他一身纯白战衣,眉眼如剑,鬓发雪白,纯阳气机如汪洋般破体而出,如一条金玉天河,坠落长空,击穿虚无,破入白洞世界。

    铛!

    有刀鸣声响起,那是休命刀,自苏乞年的眉心神庭中坠落而出,横在了身前,挡住了这股伴着浓烈杀伐气的纯阳气机。

    “神刀有灵,自主复苏,传闻这是一口准圣兵,看来有点意思。”

    纯白战衣的纯阳高手盯住了休命刀,眼中有神光流转,能够自主复苏挡住他一道纯阳气机,就是一般的通灵帝兵都难以做到,由此可见,这口神刀的不凡,但也仅此而已,兵主被束缚,肉身元神都不例外,即便还有一份余力,又能改变什么。

    铛!铛!铛!

    纯阳气机如海,时而化成刀、枪、剑、戟,诸般兵刃,这位如少年般的纯阳绝顶人物所学极杂,诸般兵刃都有涉猎,眼下诸多兵法在其念动间施展开来,足以斩灭一切纯阳之下的顶尖元神人物。

    休命刀颤鸣,挡住一口口纯阳气兵的杀伐,苏乞年凝视眼前的一幕,他四肢元神皆被困龙大阵束缚,亦如那天穹之上,哀鸣长吟的半龙脉所显化的真龙虚影。

    不过半盏茶后,休命刀不断颤动,失去了兵主的力量供给,终于有了衰竭的迹象,眼见其就要落回苏乞年神庭之中,那天穹之上,一身纯白战衣的少年纯阳动了。

    几乎在其一步迈出,就出现在了苏乞年身前,也就在其现身的刹那,其身影又再次模糊,似没有半点犹疑,早有所料,瞬间倒退。

    轰!

    也就在这一刻,本来已经要回归苏乞年神庭之内的休命刀,绽放出来可怖的锋芒刀意,这刀意直入苍穹。

    一缕刀光绽放,如照见了一片混沌虚空,辟世之光炸开,世界开辟,万物生衍,岁月流逝,生命开始了最初的生死轮回。

    这是光阴不灭第三十三刀!

    这一刀,似蕴藏了世界开辟,岁月轮转,生命轮回之秘,刀光伴着时光雨,几乎在瞬间挤满了与那纯阳少年之间所有的虚无。

    丝丝缕缕的锋芒气机绽放,竟是丝毫不亚于一口准圣兵。

    “兵灵有魂,魂兵!”

    一身纯白战衣猎猎而动,这位少年纯阳不禁眼前一亮,这样一口魂兵,绝对是无数练武之人所渴望的,尤其是这口魂兵,经由那光明龙王执掌,道法孕养,早已有了其本源烙印,若是可以得到,日夜参悟,也能有一定的机会,从中感悟出来光明与时间两大本源。

    轰隆隆!

    也就在这一刻,这位少年纯阳动了。

    他神情沉凝,即便那位光明龙王一身精气神渐渐被封镇枯竭,但仅是这口魂兵,自身所蕴藏的力量即便未有兵主催动,不能完全展现,但稍有不慎,也足以令纯阳陨落,身死道消。

    一口同样纯白如雪的长剑,出现在了那少年纯阳手中,他眸光沉凝,长剑一动,如将整个八荒六合,都拉入了浩瀚雪夜,万里冰封,千里雪飘,这是一股足以冻结神魂的剑意,是极致的玄冰本源。

    这还是苏乞年第一次见到,有人将水行本源所衍生的玄冰本源,参悟到达这样的境地,已经不仅仅局限于玄冰本身所蕴藏的意义,涉及血肉物质,也涉及精神领域,乃至当中更糅合有纯阳之气,令得这一剑,无形中阴阳交融,乃至生出了几分阴阳本源的味道。

    这就是寻常顶尖元神高手所远远不及的地方,到了纯阳绝顶之境,对于本源的推演和参悟,都已经入了化境,即便是冰与火,也能有共通之处。

    随着那少年纯阳一剑落下,那缠绕在其周身的时光雨,也隐隐有些凝滞,时间倒流之力,并不能对其造成多大的影响,至少足以令其从容接下这一刀。

    不远处,那白发中年眸光就有些凝重,所幸他们以这困龙大阵锁住了其一身真龙血脉,不能令那位光明龙王与龙舟合一,否则这一刀现世,两人措不及防下,多半难以逃出生天。

    嗡!

    刀光与剑光碰撞,没有如想象中一般惊天动地的巨响,也没有过于炽盛的光芒,时光雨伴着雪花飞舞,刀光被冻结,再融化,生生灭灭,起起伏伏,刹那之间,如同化成了永恒。

    足足十息过去,休命刀方才倒卷着,坠落回了苏乞年的神庭之中。

    再看天穹之上,那一身纯白战衣的纯阳高手,低头看右臂袖口上的刀痕裂口,虽然这一次交手他并未受伤,但终究是输了半招,这其中,或许有那魂兵之功,但归根结底,他没能彻底化解那一刀,于时间本源,仅能依靠更高一层的修为境界来强行抵御,碾压那远未圆满的本源之力。

    “休命刀,果然名不虚传。”

    这时,那满头白发的中年纯阳高手感叹一声,同时嘴角又浮现一抹嘲弄之色,道:“年轻人,你以为我等二人看不出来,你尚有一击之力,所以刻意示弱,想要引动我二人近身,可惜早已被我二人识破,眼下你一刀力尽,一身修为与血脉相连,真龙血脉被封镇,你一身修为也十去八九,还能有几分抵抗之力。”

    苍莽大地上,苏乞年终于色变。

    如少年般的纯阳高手深吸一口气,凝视苏乞年,道:“我等终究是前辈,再给你一次机会,将传承交出来,否则我等二人出手,以秘法猎魂,就没有半点舒服了,这世间没有永恒不灭的皇朝,何必执念,若是臣服我等,做从龙之臣,日后同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好过陨落与此,尸骨无存。”

    苏乞年淡看两人一眼,即便是仰视,也令得两位纯阳绝顶人物感到不舒服,因为仿佛三人之间的位置转换过来,那仰视的目光,也如同俯视一般,乃至其中更透出浓浓的轻视之意,这个年轻人,是一点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将他们的话当成了笑话。

    “年轻人,过于执念只会让你失去更多。”

    如中年一般,满头白发的纯阳高手眸光很冷,透着森寒之意,道:“机会只有一次,若是你不珍惜,那么连步入轮回的资格都没有。”

    “天地气运变幻,不再如此前一般,就算是五国皇室光照长空的气运,也变得明灭不定,这是天道变化,我等遵循天地气运,寻找成圣之路,年轻人你应该看得清楚,等到九大妖圣再次回归,执掌妖神山,人族若无圣人出世,多半要灰飞烟灭,彻底沦为妖族的血食,被妖师铁蹄彻底践踏。”

    苏乞年看这位开口的如少年般的纯阳绝顶人物,轻笑一声,道:“不与夏虫语冰。”

    嗯?

    随着苏乞年这六个字落下,两位纯阳绝顶人物终于彻底变了颜色,眼中有杀机迸溅,令天穹失色,虚空崩裂,这种威严气机,即便是顶尖元神高手也承受不住,但苏乞年有休命刀护身,魂兵气机护持,加上肉身体魄强横,已然贯通了六重神藏大窍小世界,仅差一步,便可达到滴血重生的大成之境。

    即便如此,随着两大纯阳高手气机溃落,以其为中央,方圆百里之地,飞沙走石,大地开裂,一株株能有小山般高大的古木被连根拔起,虚无扭曲,照见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一块块能有数丈、乃至十数丈高的巨石被掀起,当空炸碎,漫天石屑飞舞,难见天日。

    两大纯阳绝顶高手真正动了杀机。

    苏乞年却在此时闭上了双眼。

    在两大纯阳绝顶人物看来,这个年轻人一点不识时务,如传闻中一般桀骜不驯,肆无忌惮,即便是已经到了生死边缘,也不改变半点心意。

    两位纯阳绝顶人物相视一眼,又有一些感叹,在他们两大家族中,后辈子弟中,却是没有一人及得上眼前这个年轻人,即便其对他们二人缺少敬畏之心,但不能不承认,这个年轻人是一名真正的武者,明心定意,岿然不动。

    这样的人,或许于人情世故,世情万象中很难圆融如意,但于武道之路上,却往往长风破浪,直入苍穹。

    诸多念头只在弹指之间,两大纯阳杀心坚凝,不因为惜才而手软,这个年轻人若是今日逃出生天,来日革鼎之路依然不绝,尤其是如他们这样的隐世大宗、世家,必定首当其冲,若无困龙大阵镇压,两大纯阳也不得不承认,得龙舟之力,除非天命传承,世间已经无人可敌。

    这才是一个不过弱冠之龄的年轻人,放眼古今,惊采绝艳,怕也仅此一人。

    不理会两大纯阳绝顶高手的杀机冲刷,苍莽大地之上,也不管周身乱石穿空,如灭世之象,苏乞年宁心静气,心神沉入神庭之中,观能有七尺高的元神,与他一般无二,有血有肉,如真实存在一般,四肢被四条玄黄锁链锁住,动弹不得。

    若是一般的身具真龙血脉的五国皇室,乃至是天命准圣,苏乞年敢肯定,今日说不得就如那两大纯阳人物所言,一身血脉被禁锢,修为十去八九,在这困龙大阵中,唯有死路一条。

    但就在此前观摩那真龙虚影被困锁之后,以及数条玄黄锁链临身,将他锁住,他顿时感受到,体内沉寂多时,一直难以得门而入的封镇本源,开始了最原始的躁动,透过那一条条玄黄锁链,种种玄奥妙理,如同长江大河一般,直接冲入了他的元神之中。

    这是一种极深层次的悟道,似醒非醒,而神明气清。

    不过这须臾间的说话工夫,属于封镇本源的第一种本源玄奥,便从苏乞年心灵深处浮现,烙印进他的元神之中。

    锁源!

    这就是属于封镇本源的第一种本源玄奥,源者,气也,是元气,是精气,也是元神,亦是本源之力,血脉源泉。

    封镇锁源,自能令对手失去一切抵抗之力,不过若非是有那条在苏乞年看来,疑似真龙脉的力量作为阵眼,想要彻底锁住他一身堪比天命的武力,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不过眼下,参悟了封镇本源第一种本源玄奥,以这锁源之力共振,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那缠绕在元神之上的四条玄黄锁链融化,如流水一般融入元神之中,立时,苏乞年对于外界整个困龙大阵,生出了一种掌控之力。

    这困龙大阵以封镇本源为根本,执掌封镇本源,再汲取这困龙大阵中的本源之力,苏乞年对于这困龙大阵,顿时有了绝对的掌控,至于那缔结大阵的两大纯阳人物,虽然同样处于掌控之中,但不过浮于表面,只要他念动间,就可彻底剥夺两人的掌阵之权。

    不过苏乞年并未立即动手,身为纯阳绝顶人物,绝非是寻常元神高手,只怕他一旦发力,便可能被两人察觉,他明白,即便是此刻,两大纯阳于他还有一份警惕之心,唯有最后一刻,才能扭转乾坤,令两人彻底沦陷,难以脱身。

    嗡!

    如苏乞年所想,两大纯阳高手的确依然心存警惕,能够修行到达这一步,往往比任何人都更加珍惜生命,也更加不计生死,此时,两大纯阳高手选择了同时出手,要联手将他镇杀,猎取元神,汲取记忆与传承。

    锵!

    一道剑光如雪,天地皆苍白,在这一道剑意面前,苍莽大地皆化成冰粉,万物归墟,一条条苍白的裂痕,是极尽湮灭的白洞虚空。

    轰!

    还有一只拳头,掀起万丈金光,拳意如天柱倾落,恐怖的纯阳真气掀起狂风骤雨,将一株株古木,一座座大山掀起,这种力道,简直如古神一般,担山赶月,无所不能。

    既而,两股杀伐之力汇聚成一股洪流,冰与火交融,玄冰与金阳两大本源道力交织,冥冥之中,竟有一股阴阳道息浮现,虽然十分淡薄,但威严之盛,一下攀升了数成不止,在苏乞年感来,在这股杀伐洪流面前,恐怕寻常纯阳绝顶人物,也有陨落之危。

    也就在这股杀伐洪流到了身前数尺之地的瞬间,苏乞年睁开了双眼。

    刹那间,他勾动封镇本源,引动困龙大阵,霎那间夺取了两大纯阳高手对于这困龙大阵的掌控,大阵封闭,不再有一丝出口。

    同时,封镇本源弥漫,断绝大阵与外界天地的感知,那到达苏乞年身前的杀伐洪流,顿时生出了溃灭之象。

    一步迈出,如有时光沙砾在足下流逝,苏乞年一步迈出,就脱离了两大纯阳绝顶人物的元神锁定。

    轰隆隆!

    杀伐洪流落地,足足方圆百里之地,被一下打成了虚无,连齑粉也没有留下,只有一方深达数里的巨坑,仿佛本来就存在一般,这种伟力足以令一切元神高手心惊,但两大纯阳绝顶高手,此时却露出了错愕之色,脸色很快变了。

    最开始,他们感到的,是自身与外界天地的感应断绝,不再能勾动本源之力,既而,就察觉到与困龙大阵之间的羁绊,也一下断绝了,不再能掌握这困龙大阵半分力量,甚至被困在了大阵之中,难以遁去。

    不好!

    两大纯阳元神高手心中一沉,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他们死死地盯住了不知何时,已经登临天穹,立在了他们前方三里之外的苏乞年。

    “不可能!”

    一身纯白战衣的少年纯阳看向苏乞年,眼中透出几分难以置信之色,道:“你怎么可能夺取这困龙大阵,此阵乃是我二人缔结,有我二人的元神烙印,你是如何抹去的!”

    实在由不得两位纯阳人物不心惊,苦心参悟,精研多年,以求在成圣路上大放异彩的上古奇珍,甫一出世就折戟沉沙,等同于多年心血付诸东流,即便身为纯阳高手,一时间也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没有什么不可能,武道之路上,一切皆有可能。”

    苏乞年开口,语气一如最初一般平静,波澜不惊,直到这一刻,两位纯阳绝顶人物方才明白,那并非是桀骜不驯之后的宁死不屈,也不是知晓生死不由之后的放弃和堕落,而是一直把握一切,不动如山的沉静与自信。

    “当然,武道之路,来不得半点侥幸,一切奇迹,都有根底可寻,有气运,也有必然。”

    紧随其后,苏乞年又说出这样一句话,两位纯阳人物闻言眸光微震,终于明白,为何而今被誉为人族年轻一辈第一人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而不是他们两大家族的传人,果然,一切荣耀与修为,一切底蕴与武力,都不可能有半点侥幸,这世间没有绝对的机缘造化,只有沉稳前行,武意虔诚的人,才能把握住一切机会。

    “光明龙王,果然不同凡响。”

    如少年般的纯阳高手深吸一口气,道:“在下江西道齐家老祖。”

    那白发中年也深深看苏乞年一眼,道:“在下江西道冷家上代家主。”

    两大隐世世家!

    苏乞年心中了然,看来无论是那齐家,还是冷家,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来历和底蕴,毕竟能够诞生纯阳绝顶人物的传承,多半不会平凡,而能够得成己道,元神纯阳的,都是有望自证天命,成就准圣的人物,即便是天命准圣,也会以礼相待。

    而在刚开始,这两大纯阳人物,根本没有一点自报家门的意思,眼下如此,显然是自身已经得到了两人的承认,即便是纯阳绝顶高手,也不能有半点小觑。

    这就是武力,苏乞年很清楚,在武道之路上,武力是赢得一切尊重的根本所在。

    “留下元神印,两位就可以离开了。”

    苏乞年开口,他语气淡漠,落到两位纯阳元神耳中,就令得两人勃然色变。

    所谓元神印,乃是任何一位证道顶尖的元神人物都能够孕育出来的,除非是自愿,否则他人即便是毁灭元神,也不可能得到,而一旦将元神印交给他人,自身身家性命,便尽皆掌握在他人之手,生死不由己。

    两位纯阳高手没有想到,苏乞年居然如此肆无忌惮,这等同于要他二人臣服,一旦元神印交出去,一切算计,都不可能再有,那就真正和这位光明龙王一体同心,不可能再生出半点波澜,身为一代纯阳高手,这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光明龙王你一身武力超越纯阳,何必与我等两人为难。”

    齐家老祖沉声道,他如一个少年般,剑眉星目,气质沉稳且凌厉,这是一位剑帝,真正参悟了剑道本源,身上有宁折不弯的气韵。

    冷家上代家主白发轻舞,亦冷冷道:“不可能,我等愿意付出代价,但绝不包括元神印。”

    苏乞年闻言也不动怒,只是嘴角渐渐泛起一抹淡淡的嘲弄之色,道:“两位此前出手,恐怕也没有询问苏某,到底愿意还是不愿意。”

    说到这里,苏乞年话锋一转,眸光变冷,语气平静,却有了冰冷之意,道:“不愿意,就去死。”

    什么!

    此言一落,两位纯阳绝顶人物终于彻底变了脸色。

    “阁下这是要与我两家不死不休吗?”齐家老祖喝道。

    “废话!”

    苏乞年冷斥一声,就出手了。

    念动间,龙舟与体魄合一,化为真龙甲胄,浮盈出体。

    晶莹神圣的真龙甲,流溢时光沙砾,很快变得透明,消失不见,如隐入了虚无之中,没入了不可测度的虚空世界。

    一股可怖的气机,自苏乞年身上升腾而起,落到齐家老祖两人眼中,就如同一条真龙复苏了一般,天生神圣的威严,令两人心神都颤动,具有一种大威势。

    与准劫器龙舟合一,苏乞年通体散发威严气机,超脱气息弥漫,已然生出了几分天命之象。

    在这股威严气机下,即便是齐家老祖与冷家上代家主两大纯阳绝顶人物,也感到肌体欲裂,生出一种大恐怖。

    嗡!

    即刻,苏乞年足踏光阴路,这是他汲取《光明大道》所开创的轻身法,足下如有一条神圣大道光芒无尽,伴着时光沙砾延伸了出去,苏乞年踏上光阴路,一步迈出,四方虚空都如同静止了一般,连同两位纯阳高手,也如同被禁锢了一般,甚至连眼神,都未有半点变化。

    不好!

    身为纯阳绝顶人物,齐家老祖两人立即察觉到了异样,知晓这是时间静止,隐隐连他们的元神念头,若非是纯阳之气护持,也要彻底陷入静止之中。

    两人竭尽全力,纯阳元神都几乎燃烧起熊熊道火,要挣脱这种境况,但再快又如何快得过眼下的苏乞年,元神大成之后,与龙舟合一,苏乞年一身极速,就算是天命也难有可及,遑论是两个纯阳元神,即便得成己道,也力有不逮。

    昂!

    有龙吟声,伴着无量光明,苏乞年震拳,他双拳齐动,《光阴不灭拳》展开,伴着时光沙砾飞舞,乃至有时间倒流之力将两大纯阳笼罩在内,哪怕两人极力挣脱,在刹那间,也难以向前推进,似乎始终屹立在最初的那一刻。

    噗!

    有血花飞溅,苏乞年拳锋如刀,拳光贯穿进入两大纯阳的眉心神庭。

    哐!哐!

    没有想象中的粉碎元神,苏乞年的拳头遭遇到了阻碍,有准圣气机迸发,抵住了他的拳头,并将他震退数里之地。

    眸光微挑,苏乞年看向前方,两大纯阳方才从刚刚生死不由的境况中解脱出来,两人闷哼一声,眼中透出惊骇之色,若非是有准圣器护持元神,刚刚那一拳之间,说不得两人已经身死道消。

    这一刻,他们真正认识到了这位光明龙王的可怕,难怪当初青海道玄家老祖,一代纯阳元神会陨落在其手中,以时间本源之神伟,这一位是真正足以与天命争锋,而非是单纯地于天命手下而不陨。

    两口准圣器,落到苏乞年眼中,他洞彻虚妄,看到齐家老祖神庭之中,一口古拙的石鼎,四足三耳,并非是常见的三足两耳,显得颇为奇异,鼎身上烙印的不是如花鸟虫鱼这样的吉祥生灵,而是如刀枪剑戟等等整整九十九口不同的兵器。

    这些兵器如石刻一般烙印在鼎身之上,令得这口石鼎在古拙气韵弥漫的同时,又散发出来一股极为内敛的杀伐气。

    苏乞年可以肯定,这口石鼎并非是最近数百年,乃至最近数千年炼制出来的准圣器,因为他观摩过大夏玄黄鼎,单论岁月气息,以他对于时间本源的领悟,基本可以肯定,这口石鼎出世,还在大夏玄黄鼎之前。

    而在冷家上代家主,那白发中年的神庭中,则是一根长角,如金似玉,看上去晶莹剔透,不知道是出自何种生灵,但只是从这角身上,就可以感受到一股通天彻地,仿佛欲撼动命运长河的伟岸气机。

    果然,能够渡过十重雷劫,再经历纯阳劫数,元神纯阳的绝顶高手,每一个都有着非凡的际遇,想要斩落这样的高手,通常而言,都不会太容易。

    由此,苏乞年念及此前镇杀那玄家老祖,可以说是异常地顺利了,想来,也并非是每一个纯阳绝顶高手,都能如这齐家老祖两人一般,有准圣器在身,护持元神。

    “光明龙王,得饶人处且饶人!”

    “有通灵圣器护身,你伤不到我二人,我等不若罢手言和,齐家与冷家,永不与龙王为敌!”

    两大纯阳高手接连开口,语气沉重,说出这样的话,且是面对一个活过了他们年岁一点零头的小辈,实在有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羞辱感,但生死边缘,却由不得他们不低头,以眼下这光明龙王之力,那准劫器想来也不是其眼下的修为境界能够彻底驾驭的,但他们不敢赌,是他们的准圣器最先支撑不住,还是那位光明龙王最先支撑不住,无论如何,困龙大阵中,他们已经失去了先机,那位光明龙王不论如何,都可立于不败之地。

    “天真!”

    面对两大纯阳高手,苏乞年只轻轻吐出两个字,顿时令得齐家老祖两人倍感羞辱,火气冲神庭,即便是以绝顶人物的心境,也难抑愤怒。

    苏乞年迈步虚空,朝着两大纯阳行去,他一步接着一步,如脚踏实地,在虚空中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雪白的脚印,那是一个又一个通往湮灭世界的足迹,若是到了真实界,就算是方圆数百里,在这一脚之下,也要化成齑粉。

    齐家老祖两人如临大敌,他们不信邪,手中帝剑与拳印捏紧,剑道锋芒萦绕,伴着拳光泯灭,冰与火两股道息交融,只是属于两大纯阳本身的力量,这困龙大阵中,已经不存在玄冰与金阳两大本源之力,尽皆被隔绝一空。

    苏乞年不动声色,两大纯阳高手并不知晓,这世间还要封镇本源这样的神秘本源存在,且被他掌握,并参悟出来了属于封镇本源的第一种本源玄奥,锁源。

    冥冥之中,苏乞年勾动困龙大阵,汲取半龙脉之力,他以真龙血脉感应半龙脉,顿时令得那半龙脉暗暗平复下来,不再挣扎,那供给大阵的龙元之气,又比最初纯净浑厚了数筹不止。

    有了半龙脉支撑的封镇本源,加上苏乞年刚刚参悟的锁源玄奥,就在两大纯阳高手难以察觉的瞬间,在两人神庭之中,四面八方骤然间浮现出来一条条玄黄锁链,这玄黄锁链相比于最初两人催动,要凝实了数成不止,更加圆融如意,乃至隐隐散发出来几分金属光。

    不好!

    两位纯阳高手瞬间心惊,但如何来得及反应,更难以生出有效的应对,只见一条条玄黄锁链自神庭虚无中来,一下缠绕在了两口准圣器之上。

    锵!锵!

    一瞬间火星四溅,两口准圣器仅在刹那挣扎之后,就一动不动,如同陷入了沉睡中一般,任凭两大纯阳高手感应,也不能生出半点回应。

    哗啦啦!

    紧接着,八条玄黄锁链凝若实质,自虚无中来,缠绕在了两大纯阳高手的四肢之上,一股远比此前针对苏乞年更强数成不止的封镇之力一下侵袭了两大纯阳高手的精气神,乃至纯阳元神之上,也同样生出了玄黄锁链,纯阳真气一下沉寂,再也不受念头的掌控。

    该死!

    齐家老祖两人终于露出了几分惊惧之色,他们已经有些醒悟过来,这困龙大阵,多半与这位光明龙王之间,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否则这困龙大阵也不可能被其夺取,没有参悟,就引动了比他们两人联手催动,更强数成不止的阵力。

    如此一来,以这困龙大阵之力,恐怕就是寻常天命准圣,也难以逃脱,不再只是完全针对真龙血脉。

    两大纯阳高手如坠深渊,他们真实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了头顶之上,这一刻方才真实感知到了自身迅速衰败的气运,想来此前,那光明龙王身怀准劫器龙舟,扭曲蒙蔽了自身的气运,从而令得他们无从感应,否则以两人纯阳之身,除了天命之外,谁能逃得过他们的气运感知,即便不能完全洞悉,也应该能够察觉到一些征兆。

    咚!咚!咚!

    苏乞年的脚步沉凝,落在虚空中,如天鼓擂动,震人心魄,他在接近两大纯阳,不多时,就近到了十丈之内。

    混账!

    齐家老祖二人惊怒交加,这一刻生死不由,即便身为纯阳绝顶高手,眼下也成了砧板上的肉,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十丈,九丈,八丈……三丈,两丈,一丈!

    直到一丈之地,苏乞年方才止住脚步,两大纯阳高手的脸色已经涨得通红,如此临近还不出手,与其说是一种自信,更不如说是一种轻视,这是在俯瞰他们二人。

    事实上,苏乞年最初本来是想要出手,将这两大已经生出了乱世之心,心无人族的纯阳高手格杀当场,本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并不完全是一种罪过,但眼下的人族已经经不起内乱,一切风雨,都只能够席卷向四海之地。

    但现在,苏乞年却生出了别样的念头,尤其是在他掌握困龙大阵,并参悟出来封镇本源的第一种本源玄奥之后。

    既而,苏乞年念动间,只见那缠绕在两大纯阳身上的玄黄锁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两大纯阳的肌体皮肉,乃至元神之中,彻底消失不见。

    这时候,两大纯阳顿时感到,原本消失的精气神,又重新回到了掌控中。

    但等到两人欲重新积聚纯阳真气,暗中酝酿之际,那回归的力量又再次消失不见。

    这是……

    齐家老祖两人彼此相视一眼,就知道出了大事,虽然他们没有交出元神印,但是眼前这位光明龙王,似乎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替代了元神印,执掌了他们一身力量。

    “你对我二人做了什么!”满头白发的冷家上代家主喝道。

    苏乞年不以为意,语气愈发平静,道:“从今日起,你二人身家性命,皆在苏某一念之间,若是你二人今日起,相助革鼎天下武林,凝聚江湖之力,待到大劫之后,若你二人不死,自然可以放你二人自由之身。”

    果然!

    齐家老祖二人相视一眼,脸色无比难看,没想到慎之又慎,还是到了这一步,身为纯阳绝顶高手,何曾沦落到今日的地步,那光明龙王虽然语气平静,但他们两人如何感受不到,那字里行间的冷意,想来,只要他们两人拒绝,他们有足够的把握相信,那位光明龙王一定不会有半点留情,会在转瞬之间将他们二人格杀。

    即刻,两位纯阳绝顶高手接连深吸数口气,又一直沉默了足足半炷香的光景。

    而这期间,苏乞年也没有催促,他明白,想要慑服如纯阳元神这样的绝顶高手,需要有足够的耐心,他相信,能够修行到达这一步,一定足够明白生命之灿烂,不会轻易自寻死路。

    在人世间,往往就是如此,活得越长,越畏惧死亡,因为在骨子深处,已经深深烙印了岁月的痕迹。

    岁月有烙印!

    这一刻,苏乞年眼中有时光沙砾飞舞,氤氲光华一闪而逝,这弹指间的思绪变化,居然令得他悟通了属于时间本源的第六种本源玄奥。

    烙印!

    时间有烙印,这大千世界,一切种种,都有岁月的痕迹,借助这些痕迹,可以洞悉这生命轨迹上的一切痕迹,若是在交手中,苏乞年就可以借此洞悉对手的武学与本源根底,乃至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消长,无常,万象,无限,轮回,烙印!

    这已经是苏乞年参悟的属于时间本源的第六种本源玄奥,距离十大本源玄奥齐聚,本源圆满,凝聚道则,只需要再领悟最后四种本源玄奥,便可得尽全功。

    相比于光明本源,在苏乞年这么长时间的修行路上,时间本源的参悟之艰难可见一斑,但同样,一旦参悟,所能够换来的种种神异与力量,也远远凌驾于寻常本源之上,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天穹之上,齐家老祖与冷家上代家主两人如何看不出来,这一刻这位光明龙王显然又有所领悟,这就令得两人心惊不已,这就是冠绝古今的人族年轻第一人,这种精进之速,若是再给他十年,又到底能成长到哪一步,实在难以估量。

    若说这世间,谁能登临天命,在今日之前,齐家老祖两人并不能肯定任何人,但今日之后,他们敢肯定,只要这位光明龙王不中途折损,身死道消,来日天命之列,必有其一席之地。

    一念及此,两人也明白大势已去,若是孤家寡人,倒是没有什么,可惜在两人身后,还有庞大的家族,他们可以不在意这世间众生,但对于自身血脉的延续,却尤为重视,否则来日即便登临绝顶,却只剩孤家寡人,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齐崇云!冷阳!”

    “拜见光明龙王!”

    下一刻,来自两大隐世世家的两大纯阳绝顶高手同时开口,朝着苏乞年躬身一拜。

    嘴角泛起一抹微笑,苏乞年道:“两位不必多礼,修行路上,两位是前辈,日后苏某若有困惑,还要向两位前辈讨教。”

    “龙王客气。”

    齐崇云两人起身,心中皆松一口气,此时看来,这位光明龙王也并非盛气凌人之辈,眼下既然已经见礼,日后齐家与冷家,就尽皆与那青羊宫身处一地,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只是这革鼎天下武林之路,实在是太过艰难,正因为出自隐世大族,两位纯阳人物比谁都清楚,这当中一滩浑水,几千年下来,已经实在难以分清,诸多因缘纠葛,一团乱麻。

    半盏茶后。

    苏乞年伸手,但见天穹之上,那真龙虚影长啸,一点灵光浮现,坠落而下,落到苏乞年手中。

    那是一只阵盘,能有巴掌大小,通体如玄黄宝玉,晶莹剔透,阵盘上一条真龙盘卧,栩栩如生。

    困龙阵盘!

    齐崇云与冷阳两大老辈纯阳眼中不禁露出一抹艳羡之色,这困龙阵盘是他们苦心孤诣近一甲子方才炼制而成,期间消耗了多少阵材灵材,眼下不仅为他人做嫁衣,更是连自身都赔了进去,实在是大败亏输。

    同样,两人对于眼前这位光明龙王,又心生几分钦佩,以弱冠之龄,做到眼前这一步,不说后无来者,实是前无古人了,怕是大夏末代人皇年轻时代,也不能够与其相比,要稍弱一筹。

    至于那条半龙脉,此时已经被苏乞年收入了困龙阵盘中,他以真龙血脉为引,这半龙脉没有半点抵抗,就自主化形,落入阵盘之中,当然,也不需要苏乞年以封镇本源束缚,对于苏乞年,那半龙脉似乎已经有所感知,十分顺从。

    庐山巅峰,道观前。

    庐山当代掌教钟离真人,与大太上等一干庐山高手眸光凝重,死死地盯住黄龙潭所在,那也是半龙脉的入口,那困龙大阵的阵眼所在。

    昂!

    不知道过去了小半个时辰,还是半个时辰,一道惊天的龙吟声自黄龙潭中升起,而后潭水炸开,一条庞大的真龙虚影,几乎凝若实质,通体如明黄宝玉,从黄龙潭中冲出,没入虚无之中,一下消失不见。

    “不好!半龙脉出山了!”

    钟离真人大惊失色,如大太上等庐山长老,也都勃然色变,半龙脉乃是庐山派根基所在,能否在未来数百年,将庐山化为灵山,乃至庐山派日后诸多高手的武道进化之路,都仰仗这条半龙脉,一旦有所变故,就真的动摇了庐山之根基。

    “庐山灵性在消散!”

    倏尔,那大太上略一感应,就露出震惊之色,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半龙脉消失,庐山虽不说被一下打回原形,但就如同炉灶下的柴火被抽走了,锅中的水不会一下冷却,却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难道生出了什么变故?

    钟离真人脸色无比难看,照理说,有两大隐世世家,两位纯阳绝顶的前辈出手,再辅以困龙大阵,不应该有什么意外,但眼下种种,绝对不在最初的推断之中,显然在那困龙大阵中发生了什么。

    不等这位庐山掌教再有所思量,但见虚无扭曲,三道身影浮现在庐山道观前。

    什么!

    随着这三道身影现身,钟离真人等庐山高手瞳孔就剧烈收缩,他们看到了什么,那位光明龙王不仅看上去完好无损,甚至一身粗布白袍素净,也不见半分褶皱,倒是齐家与冷家两位纯阳前辈,衣衫染血,虽然不多,但可见狼狈。

    最重要的是,此刻,这两位纯阳前辈并肩站在那位光明龙王身后半步,如同护卫一般,甚至隐约透出几分谨慎之意。

    难道……

    钟离真人等庐山高手心中一沉,如坠冰窖,这绝对不正常,但即刻,苏乞年眸光一冷,光阴小世界之力破体而出,伴着他纯净阳和,于钟离真人等人而言,滂沱巍峨的元神意志溃压下来,以苏乞年而今的修为武力,即便是这位庐山掌教,元神榜上高坐第二十二把交椅的高手,也没有半点抵抗之力。

    不用说在苏乞年身侧,两大纯阳高手隐约透出一丝微不足道的气机威严,庐山道观前,以那钟离真人为首,十余人齐齐跪倒在地。

    咔嚓!

    一连串的骨裂之音,伴着山体龟裂之声,以及钟离真人等人身后,庐山派看上去庄严古老的道观,轰然倒塌。

    不!

    钟离真人等庐山高手目眦欲裂,这是在毁他们庐山根基,即便未有人真正陨落,但今日之后,失去了半龙脉,他庐山必定一日不如一日,人心涣散,恐怕不用数百年,百年之内,等到他们这些高手陆续驾鹤西去,多半要分崩离析。

    “庐山派的胆子不小。”

    苏乞年开口,语气渐冷,道:“今日起,庐山上至掌教,下至门人杰出弟子,尽皆归入护龙山庄,无俸无禄,为期百年,如有违者,杀无赦!”

    苏乞年的声音不是很高,却在刹那间传遍了整个庐山上下,乃至方圆数百里,整个成庐县境内,都清晰可闻。

    这是……

    庐山四方,诸多潜藏的庐州,乃至整个江西道境内的众多武林高手尽皆浑身一震,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他们就明白,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庐山派没能挡住那位光明龙王,被彻底降服。(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13000字奉上,实在写不动了,明天发7000,此外,今天是情人节,十步还在码字大家就懂了,也不要希望十步能祝你们节日快乐,今天,不要和一只狗讲道理,狗盆里的饭冷了,我去热一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