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刀指龙虎,小天师!(7000)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刀指龙虎,小天师!(7000)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7000字奉上。)

    庐山之巅。

    以掌教钟离真人为首,一干庐山门人弟子尽皆跪倒在地,哪怕身为顶尖元神人物,也有些失魂落魄。

    看那光明龙王三人消失在山道尽头的背影,钟离真人嘴角浮现一抹深深的苦笑,他自以为算无遗漏,却依然大败亏输,甚至连庐山的根基底蕴,都输得一干二净。

    半日之后。

    光明龙王驾临庐山,连败隐世大族齐家、冷家两大纯阳绝顶高手的消息,就如同洪水泛滥,一下席卷了整个江西道。

    庐山派上至掌教,下至杰出弟子,尽皆归入护龙山庄的消息,也随着那位光明龙王在庐山之巅开口,传遍了整个江西道武林。

    霸道!

    这也是诸多江湖中人,第一次见到这位光明龙王的雷霆之怒,当真没有半点余地,有武林高手远观,传出消息,庐山道观都倒塌了,成了一片废墟。

    当然,庐山派勾结两大隐世世家,进行算计的消息也流传了出去,以及庐山中那条潜藏的半龙脉,也有传闻,是落到了那光明龙王手中。

    紧接着,最为震动四方的,还是两大隐世世家,齐家与冷家,两位纯阳老祖,昭告天下,加入护龙山庄,成为左右龙王。

    这就不同于庐山派,即便身为顶尖大宗,且有钟离真人这样位列元神榜的存在,但也不能与两位纯阳绝顶人物相比,舍去天命,纯阳绝顶高手,屹立在当世之巅,谁人可敌,都是有望自证天命的存在。

    连两大纯阳绝顶高手都折服,入了护龙山庄,这就有了举足轻重的意义。

    本来,对于苏乞年的革鼎之路,江西道境内很多武林人士并不看好,觉得多半难以成行,诸多势力纠缠,根深蒂固,想要令这些顽固势力低头,不比登临九天之上更加简单。

    但现在,其甫一出手,就折服了两大纯阳绝顶人物,毫无疑问,对于整个江西道武林而言,是一场大地震。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很多江西道武林势力都十分紧张,以这位光明龙王的性子,多半还会继续出手,下一家会是谁?谁能挡住这位光明龙王的步伐,实在是难以预料。

    不过,在接下来的三天里,苏乞年都没有再次出手,这就更加令得江西道境内风声鹤唳,很多武林人士心神绷紧,他们相信,没有立即出手,这位光明龙王多半在酝酿一些什么,下一次再出手,怕是更加石破天惊。

    成庐县林家。

    一座清静的院子里,枫叶如火,树下石桌前,苏乞年与静笃道士相对而坐,一壶老酒被温着,陈年的酒香在空气中弥漫。

    “你真的决定了吗?”

    静笃道人眸光凝重,将石桌上的两只酒杯斟满,觉得苏乞年过于托大了,真的要走出这一步,怕是要石破天惊,牵动天下人心。

    “没有时间了。”

    苏乞年轻轻摇头,他目光悠远,带着前所未有的沉重,世人求安宁,却不知道这一片人世间,已经岌岌可危,若是太平盛世,可以徐徐图之,而今乱世,只能用重典,否则等到人世毁灭,山河破碎,就一切都晚了。

    静笃道人深深看他一眼,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感,通常,练武之人要有所成就,时间都是以十年计的,但眼前这个年轻人,修行才几年,就站到了天下人几乎九成九以上的练武之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巅峰之上。

    同时,静笃道人又有些忧虑,因为他知晓接下来苏乞年要去往的,到底是何等之地,说是龙潭虎穴也不为过。

    若是寻常江湖中人,会认为光明龙王彻底倒戈,倾向了大汉皇室,但静笃道人却知晓并非如此。

    至于苏乞年,却不愿意多做解释,有些时候,真正能够明白的,不用说也能够明白,而不相信的,说得再多,也仍然会质疑。

    第四日。

    辰时未至,很多时刻关注的江湖人士就看到,隐世大族齐家老祖进了林家,至辰时再出来,而后踏步虚空,消失不见。

    半日之后,一则消息以狂风骤雨之势,席卷了整个江西道,乃至朝着剩下的大汉十七道蔓延开来。

    “光明龙王,明日辰时,拜访龙虎山!”

    “天要塌了!”

    “这是要天翻地覆了!”

    很多江湖中人得到消息的一瞬间,先是目瞪口呆,既而就感到心神激荡,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酝酿数日,这位光明龙王接下来的一行,居然比想象中更加石破天惊,即便有人最初生出了这样的念头,也很快掐灭,因为觉得太不现实,等到消息传递出来,就彻底呆滞了。

    不过,没有人怀疑这消息是否可靠,因为有人亲眼所见,隐世大族齐家老祖齐崇云登龙虎山,送上了拜帖。

    说来,自当初长安紫禁城中,龙虎山因为苏家蒙冤一案受到牵连,封山至今,与江湖武林已经少有接触,更无门人弟子行走江湖,没想到那位光明龙王最先选择的,依然是龙虎山一脉。

    不同于庐山派,也不同于齐家与冷家这两大隐世大族,龙虎山乃是真正的天命传承,大汉十座镇国大宗之一,上代天师依然存世,镇压一教,威震天下。

    江西道,鹰潭州。

    龙虎山巍峨,高有千丈,如龙盘虎踞,又似一座天门,屹立在大地之上,绵延数百里,云雾缭绕,紫气蒸腾。

    龙虎山,天门峰。

    龙虎殿中,龙虎山开山祖师张天师的道像前,一口青铜大鼎中三根斗香袅袅,散发出宁神的檀香味。

    青铜大鼎前,看上去仙风道骨,须发皆白的龙虎山当代天师掌教正霄真人前方,正雷真人正襟危坐,看向身前的师兄,沉吟道:“光明龙王要到了。”

    顿了顿,正雷真人又道:“是齐家老祖齐崇云上山送的拜帖。”

    正霄真人眸光如金玉般晶莹、温润,瞳孔深邃,如墨色泉潭,淡淡道:“龙虎山起于黑暗岁月,五千多年风霜雨雪……”

    说到这里,正霄真人没有再说下去,正雷真人先是一愣,既而就醒悟过来,他深吸一口气,起身朝着正霄真人躬身一拜,道:“多谢师兄点化,否则心魔一生,日后再难寸进。”

    正雷真人发现,自己对于那位光明龙王,不知不觉中竟然生出了几分忌惮之心,乃至有几分惊惧,若非是师兄提点,再过一些时日,这忌惮与惊惧日渐加深,就会化成心魔,心魔在身,一旦修为有所变化,就会受到侵扰,稍有不慎,就有走火入魔,身死道消之危。

    这一天,对于龙虎山而言,是注定要铭刻宗史的一天。

    事实上,自封山开始,很多龙虎山门人弟子,除非年祭回乡,几乎不下山一步,日夜于山上苦修,练武悟道,本来以为此后三十年风平浪静,没想到遭逢乱世,眼下即便已经封山不出,依然有人要上山。

    “光明龙王欺人太甚!”

    “什么护龙山庄,不过是刘家的一条狗!”

    “朝廷鹰犬,我龙虎山岂是可以轻辱的,若是敢来,叫他尝尝我龙虎山五雷正法之力!”

    很多龙虎山门人很不忿,觉得这是一种轻视与挑衅,视镇国大宗为无物,尤其是老一辈龙虎山高手,更是目光冰冷,堂堂镇国大宗,若是被一个年轻后生压到头上,待到日后龙虎山重新开山,龙虎山门人弟子,还有什么脸面再行走江湖。

    龙虎山后山。

    一条银瀑如天河倒卷,挂在山壁之上,坠落进入一汪碧潭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此刻,在这水潭中,一块千百年打熬,比寻常无痕宝兵还要坚固的黝黑磐石之上,盘坐着一名面容刚硬,剑眉修长,双眸紧闭的青年。

    青年一身紫红八卦道袍,任凭银瀑坠落,冲刷在身上,也不动不摇,甚至那重逾万钧的瀑布砸落到身上,仿佛砸在了比那磐石更加坚固的神铁之上,一下崩碎,四分五裂,晶莹的水花飞溅长空,再摔落到岸上,七零八落,碎了一地。

    “余师兄!”

    这时,几道剑光坠落后山,显露出来几名年轻弟子的身影,几人来到水潭前,看那银瀑冲刷之下的青年身影,除了第一声之后,没有人再开口,尽皆露出敬畏之色。

    昂!

    突兀的,有一道淡淡的龙吟声响起,那坠落千丈的银瀑,顿时好像被一股无形之力禁锢了一般,仔细看,却是那磐石上盘坐的紫红八卦道袍的青年体内,如有一条蛟龙呼啸而出,晶莹赤红,伴着几分紫意,有霹雳雷音。

    吼!

    紧接着,又有一道虎啸声,丝毫不弱,同样自其体内冲出,但见龙虎交融,一股恐怖的气血之力绽放,破入重重虚无,将那一条千丈银瀑绞碎,纳入无尽虚空,消失不见。

    “《龙虎道体》四转,龙虎齐现,这是道体!”

    几名龙虎山弟子彼此相视一眼,皆从各自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要知道,《龙虎道体》乃是龙虎山镇教绝学之一,对于肉身体魄的打熬,自有其独到之处,以《龙虎道体》打熬肉身体魄,贯通一重重神藏大窍小世界,对于精元之气的消耗,会少上很多,更能淬炼到达细枝末节,乃是当年龙虎山初代天师,以贯通了九重神藏大窍之身,仅差一步,便能成就帝身的大成道体创演而成,当初凭借着这《龙虎道体》,甚至曾在九大妖圣手中逃生,硬接一招而不死。

    而历来,《龙虎道体》虽然贯通神藏大窍更加轻松,但想要参悟修习,却无比艰难,易学难精,放眼整个龙虎山上,即便算上诸峰峰主,元神真人,能够将《龙虎道体》练到三转之境的,也寥寥无几,至于四转之境,放眼整个龙虎山上,除了上代天师之外,或许只有当代天师掌教,以及身为掌教师弟,同样位列元神榜上的正雷真人。

    直到十息之后,那令岸边心神都颤栗的恐怖气血,方才彻底收敛,那磐石之上盘坐着的青年缓缓睁开双眼,露出一双平静且温和的眸子。

    “见过余师兄!”

    几名龙虎山弟子同时躬身一礼,磐石上,一身紫红八卦道袍的余绝道心绪不波,他看上去不悲不喜,这几年的经历,打磨去了他一身棱角,尤其是龙虎山封山之后,他更是收敛了所有的锐气,苦心修习,参悟道法,而今也证道元神,乃至经过恩师正霄真人传功,只差一步,便可渡过五重雷劫,步入分身境,而《龙虎道体》,也在一年前步入了四转之境,成就道体,眼下虽然距离五转之境尚有几分距离,但也绝对相差不远了。

    嗡!

    余绝道一步迈出,呼吸间就到了几名龙虎山弟子身前,太快了,甚至几名弟子眼前一花,仿佛这位余师兄,本就立在身前一般。

    “何事?”

    余绝道开口,他语气温润,不见凌厉之气,他相信这几位师弟师妹是有要事,因为在他于这后山闭关时曾经吩咐过,除非是大事,否则任何人不能够来此地搅扰他。

    “余师兄,光明龙王来犯!”

    余师兄,光明龙王来犯!

    随着这九个字落下,余绝道波澜不惊的眸光一凝,本来沉寂的锐气,似乎又要迸射而出,不过随着其轻吸一口气,又重新归于宁静。

    半炷香后,在几名弟子的一一叙说之下,余绝道也明白,近几个月以来,这江湖上,到底生出了多少大事,没想到那位故人,居然搅动了如此风雨,甚至近日到了他江西道境内,令庐山派俯首,两大隐世世家的纯阳绝顶人物都被降服,入了护龙山庄,而今更是欲染指他龙虎山。

    “苏,乞,年。”

    余绝道轻轻吐出这三个字,眼中没有半点轻视,更多的则是沉凝之意,时至而今,他不再有半点轻视这个比他小了好几岁的年轻人,对方一路崛起,当初长安城一战,自己则成了其崛起的第一块踏脚石,是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那一位能够到达而今这一步,绝对没有半点侥幸。

    时至而今,若是摒弃那口准劫器龙舟,自己能有几分胜算?

    余绝道沉吟,通过种种传闻和判断,他发现,即便是而今,他得到传功,接受了一位龙虎山前辈的记忆传承,渡过四重雷劫,乃至《龙虎道体》也到了四转,接近五转之境,但至多,也就能与寻常渡过六重雷劫,领域境的元神高手争锋,那一位,则已经元神大成。

    一位元神大成的圣禁之王有多强,余绝道很清楚,不用说那位宿敌,很可能超越圣禁之王之上,去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祖禁领域。

    挥了挥手,令几名师弟师妹离去,余绝道可以清楚地捕捉到,几名他龙虎山弟子离去时,眼中透出的希冀之色。

    沉默半晌,余绝道深吸一口气,眼中浮现出一抹坚定之色。

    片刻后,天门峰,龙虎殿中。

    余绝道双膝跪地,沉默不语,看身前的恩师正霄真人。

    正霄真人叹息一声,老道眸光氤氲,纯阳气息弥漫,但此刻面对自己这个亲传弟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痴儿!”

    终究,他感叹一声,道:“你要知道,选择了这条路,你未必再是你自己,至少,你已经不只是你自己。”

    “弟子不悔。”

    余绝道开口,到了此时,他语气反而平静下来,今日方知我是我,又有什么可后悔的,至少他很清楚,若是放弃了明日,于他而言,就等同于放弃了整个道途。

    ……

    十月十九!

    成庐县前,林府。

    天蒙蒙亮,林府大门缓缓洞开,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从中走出,曝露在四方诸多武林人士的眼中。

    这四天,对于整个江西道武林而言,无疑是煎熬的,直到昨日,很多武林势力方才松一口气,但心神依然绷紧,未曾真正放下。

    那位光明龙王放弃了他们,反而选择了龙虎山这一天命传承,毫无疑问,这绝对是革鼎路上最大的桎梏之一,那一位不思徐徐图之,反而最初就如此肆无忌惮,没有人相信,其能够令龙虎山折服,那不同于庐山这样的顶尖传承,龙虎山上代天师,更是大汉国师,位列正一品,虽无实权,不过执掌国祭大典,但没有人会忘记其另一身份。

    天命宗师!

    这人世间少有的,屹立在巅峰之上的,一位准圣。

    远在京道长安,紫禁城中。

    秋时清寒,但御花园中的莲花依然盛放,这里四季如春,时光仿佛在这里凝滞,当代汉天子立在莲池前,太子刘清洪立在一旁,如这位太子,已经证道元神,开始涉足朝政,此前在得到消息时,也足足愣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

    他没有想到,江西道居然闹出了如此巨大的风波,庐山虽然传承千年,但其中藏了一条半龙脉,却是谁也想不到的,更想不到的是,那位光明龙王,居然选择了龙虎山这样一座镇国大宗,作为革鼎路上的第一道桎梏。

    刘清洪想不通,那一位已经执掌护龙山庄,革鼎天下武林,是他们皇室历代都难以达成的,难道其认为以其一己之力就能成行?

    至少,不是如眼下这般,刘清洪明白,若是今日不能善了,明日朝堂之上必定会如一锅沸水。

    “父皇!”刘清洪沉吟良久,还是开口道。

    汉天子摇了摇头,如这一位真龙天子,一代天命,乃至隐隐被誉为人族第一高手的存在,也忍不住感叹一声,道:“可惜此子非是出身皇族,此行革鼎,不为皇族,也不为朕的这整个江山。”

    刘清洪闻言一怔,汉天子看长子一眼,抬脚迈步,直到背影即将消失在御花园的尽头,才有声音轻轻传来。

    “当你明白了,这修行路上,便再无窒碍。”

    ……

    江西道,成庐县前。

    随着苏乞年走出林府,齐崇云与冷阳两位纯阳绝顶高手,也随之现身,两大隐世大族的纯阳老祖齐齐现身,顿时令得暗中不少窥视的武林人士心中一惊,果然,传闻不假,这两位纯阳人物已经归属了护龙山庄,难以想象,那位光明龙王是何等手段,连纯阳人物也能慑服,到了这样的境界,实在难以想象会向区区一个大成元神俯首。

    苏乞年迈步,没有涉足虚空断层,他足踏光阴路,一步迈出,就是数十里之遥,尽管其远远没有动用全力,但落到沿途的一干江西道武林高手眼中,也依然快得惊世骇俗。

    而在苏乞年迈步的同时,齐家与冷家两大纯阳高手也开始迈步,但是很多武林高手却诧异地发现,这两大纯阳绝顶人物,却并非是与那位光明龙王同行,前往鹰潭州,而是分往了不同的方向。

    难道……

    有老辈元神高手察觉到异样,这些老辈人物世事洞明,几乎在须臾间就生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难道那位光明龙王想……

    不好!

    很快,就有更多的武林高手察觉到不对,两大纯阳高手的气机太可怖,似乎是对准了江西道境内的,另外两大顶尖传承。

    “好大的气魄!”

    “狂妄!”

    “世间传闻,可堪一人镇国,真以为可以折服一方镇国,真是可笑不自量!”

    一时间,江西道境内,褒贬不一,已经可以肯定,此行依然是那位光明龙王独行龙虎山,而另外两位纯阳人物,则同时出手,要降服江西道境内的,其它一流以上的武林势力,隐世传承。

    这是欲同时折服整个江西道武林,在一些老辈高手洞悉其心意之后,被震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实在难以想象,其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断,很难相信,其如何拥有这样的底气,还是真的被近些时月的光辉遮掩了双眼。

    鹰潭州,龙虎山下。

    辰时未至,足足一百零八名龙虎山弟子,就如兵俑一般,立在了山脚下,每个人的脸色,都无比凝重,背后长剑铿锵,丝丝缕缕的锋芒之气交织,令得这龙虎山脚下,此刻空气中弥漫的,尽是肃杀的气机。

    咚!

    就在辰时到来,朝阳朝着人世间投下了第一缕阳光,一百零八名龙虎山弟子几乎在同时心神一震,有脚步声自远方响起,似乎在极为遥远的地方,但是这脚步声却沉重如一尊巨人在迈步,每一步落下,都如天鼓擂动,天钟撞响,有一种洞彻心灵的深重压迫感。

    咚!咚!

    又是两道脚步声,一道响起时似乎还在百里开外,第二道再响起,就近到了十里之地。

    那是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一头如墨的黑发,清秀且沉稳的面容,一个不过弱冠之龄的青年,却令得堂堂一方镇国大宗如临大敌,即便此时欲拒敌于山脚之下,一干龙虎山弟子,也难抑心绪复杂,他们今日要面对的,是属于年轻一代的传奇,古今难觅的年轻神话。

    又一步迈出,属于苏乞年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龙虎山脚下,距离一干龙虎山弟子,仅仅三里之地。

    落地无声,苏乞年看前方一百零八位手掌按落在背后剑柄之上的龙虎山弟子,尽皆都是龙虎境的修为,看似于他而今的境界,不过挥手可镇,但他眸光如炬,分明看出来,这一百零八名龙虎山弟子,与眼前这座巍峨雄奇,如龙虎盘卧的古山名岳,隐隐气运交织,连成一体,在他们脚下,锋芒之气交织,似乎缔结成了一方惊人的剑阵,剑意内敛,又隐隐吞吐,喷薄欲出。

    有点意思。

    苏乞年微微颔首,龙虎山剑道,如那镇教绝学《九霄引雷剑》,在江湖中也是赫赫有名,掌法也是一绝,素来有掌剑双绝之名,眼前这座剑阵,也隐隐与九天呼应,苏乞年可以感到九天之中,先天雷海的躁动。

    肌体微微刺痛,苏乞年可以肯定,这座剑阵不简单,能够令他生出感应,这龙虎山在山脚下布下此阵,恐怕更多的,是为了称量他而今的修为境界。

    这一刻,苏乞年轻轻抬头,看那数千丈高的龙虎山上,他的目光如刺透了浓密的山雾,落到了那天门峰上,看到了一座庄严的大殿,大殿前,一名须发皆白,如有仙风道骨的老道长身而立,一身紫金八卦道袍,手持一杆鎏金蚕丝拂尘,气质缥缈,道意盈身。

    龙虎山当代天师掌教,正霄真人!

    “光明龙王有礼。”

    龙虎殿前,正霄真人轻笑一声,老道笑意很温和,不见半点敌意,语气温润,径直传到了山脚下,落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正霄真人客气。”

    苏乞年嘴角亦浮现一抹微笑,道:“仓促来访,还望正霄真人见谅。”

    “龙王言重了,贵客临门,龙虎有三礼,还请龙王不吝笑纳,请收第一礼。”

    天门峰上,龙虎殿前,正霄真人语气依然温和,但山脚下,那积淀多时的锋芒锐气,却是在刹那间暴涨,一瞬间不知道膨胀了数倍十数倍,龙虎山前,立时风云色变,九天之上阴云聚,有雷鸣声沉闷,空气霎那变得粘稠起来。(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7000字奉上,有人说大章也是水,十步只能说,写得时间一点不短,不可能每一章都让你爽,总有酝酿和过渡,没有抑哪有扬的爽快,又不是无敌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