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两百零三章 圣魔,遗言太多!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涅槃州。

    这一刻,无论是苏乞年,还是三疯道人,眼中都浮现出一抹冷意,神凰山中那一位,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神凰山。

    这是一座通体鲜红如血,高达数千丈的古山,空气灼热,堪比炎炎夏日,每一寸空气,都弥漫着硫磺的气息。凰家族地,就在这座古山腹地,一座名为神凰谷巨大山谷中。

    山谷内乱石嶙峋,一只只巴掌大,羽毛鲜红的异鸟在乱石孔洞之中栖息,体内流动散溢的气血之雄浑,都不比一匹汗血宝马弱上分毫。此外,一座座庄严的宫阙,都是用一块块暗红色的,三尺见方的火山岩堆砌而成,这里比之神凰山山脚下更加炎热近倍,唯有凰家真正的主脉核心子弟,才能够有资格居住在这里,借助这神凰谷中的地火之气,参悟火行或至阳之道,对于凰家武学心法,有着莫大的助益。

    神凰谷深处,一座种满了火桑树的院子里。

    凰长空一身鲜红长袍,负手而立,他眸子如火玉般晶莹,周身三尺之地神凰火熊熊,鲜艳如血,映照一片枯寂星空,可见一颗鲜红如火的大星缓缓转动,火光缭绕,如一头神凰栖居。

    只是与过往相比,这头神凰鲜红如血的眸子,生出了几分紫意,神圣气息中,透出几许洞彻人心的疯狂。

    倏尔,这位凰家老祖张开双臂,环抱虚空,一方鲜红的准圣界虚影在背后显现,他缓缓闭上双眼,十息后再睁开,一步迈出,就跨越重重虚无,深入无间,到达了一片寂静之地,一条古老伟岸的长河前。

    清濛濛的河水流淌,不知起始,不知方向,河水奔涌,水花溅起,照见一方世界生灭,再落下,就成了一个轮回。

    时空长河!

    观眼前这条古老的伟岸长河,如凰长空这样的天命准圣,也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古往今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够征服这条长河,即便有人成圣,初步挣脱了命运长河,不入轮回,却也逃不过时空长河,这整个天地,时空无处不在,贯穿古今未来。

    不过今日……

    凰长空长笑一声,一步迈出,一方鲜红如血的准圣界浮现,将他笼罩在内,而后离岸入河,于晶莹朦胧的河水上缓缓沉浮。

    这一刻,这位凰家老祖一只眸子鲜红如血,另一只眸子则紫意盎然,半边脸神圣炽烈,半边脸魔性森严,再开口,就是与此前截然不同的声音,有些苍老且沙哑,令得如凰血凝聚的准圣界中,也渐渐生出了大片的紫云,那是纯净到达了极点的魔性气息。

    “半圣半魔,是为圣魔!”

    随着这八个字吐出,凰长空周身神圣气息暴涨,一双眸子尽皆化为血玉般的色泽,喝道:“六天!”

    这一刻,这位凰家老祖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抬头看准圣界中漂浮的紫云,那浓重的魔性气息,即便早已有所预料,但真正衍化到这一步,还是令他有些难以接受,哪怕身为天命准圣,一心问道,也不能改变他身为人族的血脉。

    现在看来,他的道已经不纯,或者说,他走上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神圣血脉与魔相融,到底能够走出一条怎样的路,古来都没有记载,没有可以借鉴。

    半个时辰后。

    神凰谷,火桑院。

    一名少年筋肉绷紧,有些紧张地跟随一名凰家长老到来,在院前止步。

    “进去吧,老祖在等你。”

    少年有些忐忑,但还是依言走进火桑院,院前,这位负责招收外姓弟子的凰家长老微微蹙眉,不清楚老祖突然下令招收外姓弟子到底有何目的,这些天赋资质不俗的年轻人,在进入火桑院后,再出来时,皆有突飞猛进的变化,但作为接触过这些年轻人时间最长的,这位凰家长老总感到有些异样,那是一种源自气质的改变,难以断定,是否是因为修为精进而有所改变。

    涅槃州,栖凰县。

    苏乞年与三疯道人走进县城,入眼的,到处都是前来参加神凰山招收外姓弟子的,只要是二十五岁以下,皆有资格,眼下这栖凰县县城中,孤身而行的,由长辈领着,穿梭于各个客栈酒楼拜访名宿,以求出道之后混个脸熟的,还有在城中摆开了擂台,为了切磋交流的,等等不一而足。

    十一月初七。

    苏乞年二人随着人潮出了栖凰县城,到了离城外十里之地的神凰山。

    数千丈高的神凰山巍峨,鲜红如血玉,如一头神凰盘卧,山体陡峭,甫一到达山脚下,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灼热的气浪,令得前来的很多年轻人忍不住连退数步,露出震动之色,即便早已有所耳闻,但真正体会到,还是难以置信,世间居然还有如此炽热之地。

    没有跟随那些年轻人一起前去接受考验,这神凰山对于寻常武林高手而言,是龙潭虎穴,但对于苏乞年与三疯道人来说,却毫无阻隔,慑魂术之下,除非是纯阳元神全力出手,否则绝难窥破端倪。

    神凰谷,火桑院。

    苏乞年二人止步,两人一路穿行,如入无人之境,即便是顶尖元神高手,在眼下的苏乞年面前,也没有半点反抗之力,挡不住慑魂术的迷惑。

    “原来是光明龙王和三疯道友大驾,凰长空有失远迎,两位请。”

    火桑院中,属于凰长空的声音响起,不见惊诧与悲喜,仿佛早有预料,开声吐气波澜不惊。

    苏乞年与三疯道人相视一眼,声由心出,只闻其音,他们便能知晓,这位凰家老祖在短短的时月内,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无论是苏乞年还是三疯道人,都几乎可以算是屹立在玄黄大地之巅的存在,即便是生命绝地,也不能令他们生出半点畏惧,遑论是这神凰山上。

    两人走进火桑院,便看到这位凰家老祖,一代天命准圣,正端坐在一方能有丈许方圆的梧桐木树桩前,树桩上煮了茶水,水气如赤霞潋滟,散发出丝丝缕缕灼热的灵气,这茶水中,居然加入了罕见的至阳灵药为茶引,极尽奢侈。

    “请!”

    凰长空伸手虚引,并为苏乞年二人亲手斟满鲜红如血玉般,有些粘稠的茶水,平静道:“这是凰家珍品火桑茶,请两位品鉴。”

    火桑茶!

    苏乞年倒是在典籍上看到过记载,景唐神凰山凰家,栽种有八千年火桑灵木,火桑灵叶入茶,饮之焚烧心魔,纯净气血,混元境之下,可直入一境巅峰,乃至于打破肉身成王的关隘,也有不小的助益。

    十息后,苏乞年二人轻轻放下茶碗,三疯道人赞叹一声,道:“好茶!”

    凰长空笑道:“三疯道友若是喜欢,凰家还收藏有数斤灵叶,可赠予两位两斤。”

    三疯道人摇摇头,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看这位凰家老祖一眼,道:“道友抛弃了根本,难道不后悔吗?”

    凰长空起身,负手迈出几步,而后霍地转身,他一双眸子分成两色,血色与紫意交织,半边神圣,半边魔性,自三疯道人及苏乞年身上扫过,长笑一声,道:“皆是拜两位所赐!”

    三疯道人未动,苏乞年缓缓起身,看向这位凰家老祖,语气微冷,道:“你先借炼凰炉,再逼武当山,苏某几次行走在生死边缘,皆是你主动招惹,现在你来说这一切种种,皆是拜我等所赐,黑白都在你一张嘴吗?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

    苏乞年一开口,就是三疯道人也是眉眼一跳,面对一位天命准圣,宗师级人物,这种言辞实在太过激烈与不敬,甚至可以算得上是羞辱了。

    凰长空一怔,紫血双眸变得锐利且冰冷,他盯住了苏乞年,道:“你真以为掌握了一口准劫器,现在就可以对一位天命出言不逊,若是你元神纯阳,凰某倒要敬你一二,小小的顶尖元神,对强者缺乏敬畏之心,也敢在凰某面前放肆!”

    “遗言太多!”

    苏乞年冷斥道,几乎在开口的同时,就朝着身前这位凰家老祖挥动了拳头。

    甫一出手,他就动用了极尽之力,真龙甲浮盈出来,晶莹神圣,几乎看不见实体,而今,他时间本源已然参悟出来七种本源玄奥,勾动龙舟,化为真龙甲,时间静止与倒流之力,比之当日武当山前,强盛了数筹不止。

    对于这凰家老祖,苏乞年可谓深恶痛绝,不愿多费唇舌,因为于这样的人而言,根本不可能忏悔,既然不愿忏悔,那就送入轮回!

    太快了!

    苏乞年足踏光阴路,一条神圣大道伴着时光沙砾飞舞,甚至隐约可见几块细微的碎片,在参悟出来生死玄奥之后,苏乞年就感到光明与时间两大本源彼此交织融合,渐渐不分彼此,对于光明大道的领悟,一下迈出了登堂入室,堪称踏入门槛,至关重要的一步。

    紫血双眸骤然间收缩,刹那间,凰长空只感到天地寂静,仿佛被整个天地孤立了一般,只剩下他一个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继续去写第二更。)(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