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两百一十二章 大夏龙雀,仙佛妖魔!
    ();

    ();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神凰谷。

    一干凰家长老和族人弟子死死盯住了苏乞年手中的神凰剑。

    神凰剑易主,结局已经显而易见,即便早已知晓,但真正到了这一刻,依然令得诸多凰家高手难以接受,那不仅是他们凰家威震天下的武道支柱,也是他们心灵的支柱,而今,这根支柱倒塌,没有了主心骨,可以想象,接下来的一段时月,于整个凰家而言,该是怎样的艰难,不仅有外患,更有内忧。

    这一刻,苏乞年俯瞰整个神凰谷,目光所过之处,即便是一干元神长老,也无人敢与他对视,这是裹挟着连斩两大命星的威严大势,可以称之为命煞。

    在这种无形命煞面前,不说寻常元神人物,即便是纯阳元神也要心惊胆颤。

    略一沉吟,苏乞年开口道:“十年之内,凰家有纯阳出世,品性俱佳,可前往大汉青羊宫,取回神凰剑。”

    苏乞年的语气很平静,但其中透着的不容置疑,还是令凰家众人捏紧拳头,牙关紧咬,这是莫大的耻辱,于一方天命传承而言,从来都是他们俯瞰江湖,把握大势,号令一出,莫敢不从,曾几何时被人如此睥睨过,甚至连天命传承的象征,历代天命的佩剑都落到了对方手中。

    于凰家众人的神情变化,苏乞年洞若观火,但时至而今,他立在了不同的绝颠之上,再看这些人,已经不能引动他的半分情绪变化。

    既而,苏乞年转身,与三疯道人同时迈步,一条神圣大道伴着无量光辉,有时光沙砾飞舞,延伸向西方。

    苏乞年二人踏上神圣大道,一步迈出,山河倒转,刹那间消失在天地的尽头。

    “那是……大汉光明龙王,还有武当三疯道人!”

    “那就是神话传说中,黑暗岁月惊鸿一现的时间禁忌吗……”

    “那光明龙王手持负在背后的,似乎是凰家至强剑器,神凰剑!”

    栖凰县境内,无数武林人士惊呼,更有元神高手目光如炬,看到苏乞年手中的神凰剑,进一步佐证了,凰家老祖,一代天命陨落的事实。

    十一月初七。

    这一天注定被铭刻在景唐武林史中,成为千年来最大的耻辱。

    这是景唐近千年来,第一个陨落在同族手中的天命宗师,一代准圣,威震武林近四百年,却最终落得了这样的结局。

    关于神凰山凰家与武当,乃至那位光明龙王的恩怨,也很快被发掘出来,传遍景唐武林,乃至整个人族五国境内。

    有关这一战,褒贬不一,有人说光明龙王与武当三疯道人不顾乱世大局,削弱人族支柱之力,也有人说两人恩怨分明,杀伐果决,练武之人当如是。

    一时间,整个人族五国武林风云变幻,一位天命宗师的陨落,绝对堪称是惊世,能够证道天命的,都是古往今来少有的惊才绝艳之辈,武道之路上一路行来,都曾经在江湖武林中留下了数之不尽的传说。

    除此之外,还有一则传闻,就难知真假,说光明龙王所掌休命刀,足以伤及天命本源,凰家老祖陨落,其与武当三疯道人各占半壁江山。

    虽然只是一则传闻,但这世间流传最快的,就是各种流言,加之休命之名,顿时令很多武林高手,尤其是元神人物心生猜测,毕竟这一门刀法在大汉境内,也是一方传奇,随着光明龙王打破刀障,晋升元神之后,更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眼下,就有老辈武林高手认为,光明龙王之所以能够超越圣禁之王之上,这门休命刀法,居功至伟。

    ……

    但不管流言如何,传说又有多少,光明龙王之威,已经传遍五国大地,不仅仅局限于年轻一辈第一人,已经拔高到与诸天命同等的位置。

    一人镇国之名,也开始从大汉境内,朝着四方诸国渗透,这是生生打出来的威名,至少放眼当今大汉江湖武林,再无人敢质疑。

    光明龙王一路走到现在,桀骜不驯世人皆知,但此番与三疯道人联手,跨越万里,打入景唐境内,格杀神凰山凰家天命,令其形神俱灭,还是震住了所有人,对于这一位,即便是四国天命传承,也将之纳入了不可招惹之列。

    一切太突兀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几国天命传承,不断有传人入访景唐,拜会除神凰山之外的四大天命传承,以期从中探清一些虚实,凰家老祖非是自证天命,继承了神凰山数千年的底蕴,凰家准圣界早已到达了三转巅峰,只差一步,便可步入四转之境。

    想要镇压一位接近四转之境的天命宗师本就不容易,遑论将之镇杀,诸天命传承希望从景唐四大天命传承那里了解实情,是否如传闻中那般,那位光明龙王执掌的休命刀非同寻常,可伤天命本源。

    这是重中之重,若是证实,对于那位光明龙王,就要重新审视,以其眼下的成就,若是再渡过几重雷劫,步入十重真如境,乃至元神纯阳,踏入绝顶之列,又会是怎样的光景,怕是足以令天下惊悸。

    且不论外界种种,这一个月,苏乞年回到江淮道青羊宫中,闭关不出,景唐境内一战,于他武道之路上,是至关重要的一场经历,以雷劫元神之身,与天命交锋,生死对决,窥见命运长河,即便眼下龙舟之力离体,苏乞年也依然能够照见诸般气运,比之此前,不知道要清晰多少倍,更生出种种常人难以企及的领悟,他并未参悟气运之道,但借助时间本源,却是得以窥视,领悟部分玄妙。

    同样,这一个月修复伤体,他感觉到,通往第七重神藏大窍小世界的壁垒,似乎隐隐松动了几分,但还是缺少了最关键的领悟,不过冥冥之中他有所感应,或许这一天,不会太过遥远。

    而这一个月,对于整个青羊宫而言,是极尽辉煌的一个月,不论江淮道境内,大大小小的武林宗派、世家前来觐见,愿意归附护龙山庄统御,抵御妖族,便是一些隐世大族、世家也带着重礼前来拜访,以示亲近。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不止是江淮道境内,大汉诸道之地,皆有强者前来拜访,但大多被清夜婉拒,这些人也没有丝毫不满,反而留下礼物,恭敬退去,自始至终,都没有现出半分不满与不耐。

    这一幕幕,看得胖子生出无限慨叹,这就是江湖,归结根底,只要大义不失,还是以武力为尊,这是最稳固的根基,也是最脆弱的根基。

    ……

    四海边疆之外。

    浩瀚广袤的海洋,尽是如墨的海水,深邃不见底,海中存活着无数可怖的妖族,以本体在深海中修行,兴风作浪。

    在四海交界之地,一片常年笼罩在暴风雨中的海域。

    有银电如龙,有黑风凛冽,吹拂虚空,生出一道道黢黑的裂痕,吸扯海水,若长龙升天。

    哪怕于四海诸妖族而言,这也是一片绝地,哪怕是妖王,也很难在这里横渡,稍有不慎,就有陨落之危。

    而在这片堪称绝域的,能有近千里方圆的海域中央之地,一座九色大山巍峨,高不止几千几万丈,破入天云之中,直上九天。

    若是有纯阳绝顶人物登临九天之上,就会震惊地发现,一截粗大的山峰破开九天,如一口神剑,直入星空古战场,不坏不朽,流溢岁月沧桑的气机。

    此刻,在这座九色大山山脚下,却是风平浪静,向海中迈出一步是狂风暴雨,退一步,则如同一片净土,似两片截然不同的世界。

    一名身着布袍的老者立在山脚下,看身前盘膝而坐的九道年轻的身影,一个个道光萦绕,散发出至强至大的气血之力,隐隐与背后的九色大山相呼应,似在努力达到一种共鸣。

    老者深吸一口气,眸光深邃,如孕日月,看眼前这一幕,只是可惜了雷光犼一族的少年。

    蓦地,这老者生出感应,缓缓抬头,看前方的九色山路上。

    一袭青衣不知何时立在了那里,似乎是一个少年,约莫十五、六岁,面容清秀,但眸光深邃,透出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沉稳。

    “是你!”老者深吸一口气,眸光如剑,隐隐照见古老伟岸的长河虚影,沉声道,“山路总要开的,不要尝试违逆浩瀚星空的意志。”

    “浩瀚星空?”九色山路尽头,临近山脚下,青衣少年轻笑一声,道,“星空浩瀚,未必是妖族为尊,想要争夺造化,还是各安天命,什么虚无的威慑,还是不要时常挂在嘴边,在这道缺之地,未免太不牢靠,不过图惹笑话。”

    一瞬间,老者眼中神光暴涨,似可摇动星辰,令九色大山外的狂风骤雨都隐隐生出了凝滞之象,他盯住了青衣少年,沉吟道:“看来你知道不少。”

    少年青衣微漾,而黑发如墨,披散至后背,晶莹且有微光浮盈,闻言平静道:“道缺亦是造化,天道有缺,才能得见命运,照见时空,想来前辈这些时日每每精进,日新月异,该深有体会。”(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今天只有一更,转折外加埋一些坑,解释一些东西,十步想要一个较为完善无缺的衔接,毕竟时间长了,不想有疏漏,三月一号,会有惊喜给大家。)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