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十五章 人如月,别离有酒!
    ();

    ();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青羊宫。

    自六月初八这一天起,苏乞年就再未踏出青羊峰一步。

    苏望生夫妇没有多说什么,苏氏下厨做了一桌的好菜,苏望生也难得地向胖子清夜讨要了一坛经年的老酒。

    是夜,桌上不仅有苏望生夫妇,还有长子苏乞明,储老头老两口,老爷子玄惜,玄不念,清夜,乃至自蜀山而来的清羽。

    这是一场家宴,在青羊殿后一座幽静的院子里。

    尚未开始,就有护法道人入宫禀告,大汉镇妖王刘曾安,携独女汉阳郡主刘清蝉来访。

    众人一怔,既而就露出几分玩味之色,尤其是苏氏,笑眯眯地看着苏乞年,哪怕以苏乞年而今的修为心境,此刻也不禁有些面皮发热,两世岁月,这种经历都是第一次。

    最后,众人一起出迎,镇妖王刘曾安走进青羊宫,一身墨色长袍,虽然面容普通,但龙行虎步,自有一种铁血气质,威仪自生。

    不等苏乞年行礼,刘曾安伸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深看他一眼,未置一言,而后越过他,径直入席。

    这时,苏乞年才看到这位镇妖王背后立着的婀娜身影,一如既往的素白轻纱长裙,即便与自己同龄,依然如少女一般,岁月没有在其身上留下半点痕迹,而容颜愈发绝丽,肌体莹白若霜雪,一双眸子依然清冷,只是清冷中更生出了几分复杂之色。

    这一刻,刘清蝉洁白如玉的俏脸生出几分酡红,但还是倔强地向前行来,没有和苏乞年说一句话,就径直越过他,被满面笑容的苏氏迎住,拉着坐到了身旁,少女一声不吭,但雪白的脖颈都染上了一层嫣红,面对苏氏,其眸光不再清冷,而生出了几分人间烟火,苏望生则面露微笑,与镇妖王刘曾安并肩而坐。

    苏乞年感到有些尴尬,这种情绪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相比于此刻,他宁愿再与一位妖皇生死对决。

    而此刻,不远处一些窥视的护法道人,乃至青羊宫弟子,更是窃笑不已,这一切如何能够逃得过苏乞年的眼睛,他二话不说,《迷魂大法》第一次用在了自己人的身上,慑魂术引动,令众人转身,全部下山,睡在了山脚下。

    于此,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嘴角终于泛起了一抹微笑。

    这一夜,清夜没有吝啬自己藏匿的老酒,一坛又一坛搬出来,如储老头上了年纪,也喝得微醺,被老伴搀扶着回厢房休息。

    桌上,刘清蝉依然没有吭声,镇妖王刘曾安也只顾与苏望生对饮,这父女二人,倒是一个脾性,由不得苏乞年感叹,这投胎转世,怕是冥冥之中,也牵扯命运,有所定数。

    这一场家宴,一直到了临近子时才结束,众人都没有以修为化解酒气,大多酩酊大醉。

    苏望生夫妇与镇妖王结伴离去,长兄苏乞明拍了拍苏乞年的肩膀,一字一顿道:“活!着!”

    说完,其再也压制不住酒力,醉倒在石桌上。

    至于清夜和清羽二人,则相互勾着脖子,摇摇晃晃地离去,没有半点形骸。

    同样小饮了几杯的玄不念看苏乞年一眼,少女眼眶有些泛红,不见了江湖上光明圣女的清冷与孤傲,亦如当初初见时,这是改变了她一生命运的人,如兄长更胜师长,是这个世上,不多的最亲近的人。

    老爷子玄惜叹息一声,揉了揉少女的青丝,爷孙二人也随即离去。

    桌上只剩下了刘清蝉与苏乞年二人。

    这位汉阳郡主今日也饮了不少酒,容颜如玉,嫣红若霞,比往日里少了几分清冷,而多出了几分罕见的妩媚。

    不过看向苏乞年的目光依然很冷,苏乞年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一身酒气,身醉心不醉。

    起身来到刘清蝉身边,少女抬头看他,眸子清冷,如寒冰冻结。

    苏乞年伸手抓住少女温软的柔荑,刘清蝉起身,没有躲闪,苏乞年转身,身后素白轻纱长裙轻舞,随着他走出青羊宫,迎着子夜淡薄的山雾而上,半炷香后,两人已经并肩立在了青羊峰顶上。

    “还记得那一天吗?”

    苏乞年看一眼九天之上高悬的明月,目光落到少女比月光还要洁白的俏脸之上。

    “记得。”

    刘清蝉淡淡道,眼中透出几分难言的味道,又忍不住噗呲一笑,刹那间如冰雪融化,明艳不可方物。

    苏乞年看得有些发愣,嘴角又不禁微微抽搐,那一年,他身患绝症,自愿捐献生命,参与到了联合国关于时光之心的精研中,而眼前的女子,正是当初一众研究人员中,唯一以不足而立之年参与进来的科研神女,他还清楚地记得初次相见时,因为自己的局促,出了不小的洋相。

    只是没有想到,后来种种变故,不知不觉中,就以这样的方式来到了这样一片神秘的土地。

    转眼间二十一年过去,物是人非两世界。

    对于同样来到这片土地的那一位,苏乞年忽然少了几分敌意,也算是故人了,只是那一位而今身份神秘,多时不见,不知道又在谋划一些什么。

    不过很快,这些都将离他远去,他将要踏上星空古路,一条古往今来都未曾有人归返的绝路,九年之后能否顺利归来,如他也没有半点把握。

    很快,刘清蝉收敛了笑容,重新变得沉默下来,只是眸子里的清冷已然融化殆尽,良久之后,少女抬头,看向苏乞年,眸子里透着认真与郑重,道:“你能活着回来吧。”

    看眼前如玉的容颜,眼中不经意潜藏的忧色,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能,等我。”

    说出最后两个字,苏乞年盯住少女秋水般的眸子,刘清蝉俏脸嫣红,却不闪不避,语气沉凝而坚定,道:“好,等你。”

    两人的语气都有些生硬,但却如无孔不入的流水,渗入了心灵深处,最遥不可及的地方。

    这一刻,苏乞年轻轻俯首,咫尺之间,心跳在同一条轨迹。

    ……

    六月初九。

    晨曦时分,当第一缕阳光洒落在青羊峰上,紫气东来,武当山中的道士们开始了每一天例行的早课与晨练,吞吐先天紫气,呼吸天地精气,而今天地间气运变化,无形中,整个天地间弥漫的元气,也比过往浓郁了数倍不止,冲关更有助力,这是一个强者辈出的时代。

    辰时,苏乞年与刘清蝉走下青羊峰顶,青羊宫前,迎面就看到了胖子清夜与清羽戏谑的目光,对于这两人,苏乞年没有半点客气,袖袍一甩,两人腾云驾雾般,就被扫下了青羊峰,摔得鼻青脸肿。

    山脚下,胖子跳脚大骂,但随即与清羽相视一眼,看四周睡了一地,刚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的护法道人们,不禁放声大笑。

    初九这一天,苏乞年依然未曾离开青羊峰,越到离别时分,一些情绪愈发浓烈,这一天,如苏望生夫妇,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依然不可抑止地情绪低落下来。

    青羊峰四方,有武当门人弟子自主到来,数以千计,盘膝打坐,日夜守护,三天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但在这样的境遇之下,于诸多武当门人而言,却仿佛比过往每一天都要过得更快很多倍。

    哪怕苏乞年执掌、参悟时间本源,也难以笼罩这整个玄黄大地,哪怕天道有缺,他也依然稚嫩。

    再入夜。

    青羊峰顶,苏乞年长身而立,最后看一眼灯火通明的青羊涧,没有道别,他不愿让这样的情绪伴随着上路,他终究是要归来的。

    一步迈出,无声无息的,苏乞年来到了天柱峰金顶之上。

    三疯道人早已候在了太和宫前,苏乞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缴获的九口妖族准圣兵交由老道镇压,并陆续由老爷子玄惜及神匠玄冶子联手炼化重铸,洗炼妖气,化为人兵。

    最后,苏乞年又将困龙阵盘郑重交给三疯道人,在其中留下了封镇本源之力,以准圣之力勾动,当可展现他出手八成之力,五转准圣之下,多半难以抵挡。

    虽然失去了困龙阵盘,于他而言也并未伤筋动骨,他参悟封镇本源,借助真龙甲之力,亦能有困龙大阵五成之力,若是准备充足,以多日以来的参悟勉强布下阵纹,也能有七、八成之力,五转准圣之下,自保足以,甚至随着日后封镇本源日益精进,即便不借助阵法催动,亦能封镇诸敌。

    沉吟片刻,苏乞年又尝试想要留下时间本源的种子,但可惜他时间本源尚未圆满,难以存世,只能作罢。

    半炷香后,苏乞年离开天柱峰金顶,到初十这一天辰时前,他又一一走访了长安城道院,入皇家书院内院与年老的大儒深谈半个时辰,最后到了东海畔天帝城。

    可惜人王不在城中,未能相见,天帝告知,其已经步入了登临天命前最后的积蓄。(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