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十章 人族战兵,现身!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灵神藤扎根生命古星之上,自星空中垂落,吞吐浩瀚星空中的混乱灵气。

    这是独属于神族的灵藤,一呼一吸之间,都蕴藏有古老的道韵,如同一尊沉眠的神祗,乃至散发出来一股无形的威严气势,压迫心灵,唯有意志修为足够强盛者,愈是高手,感受愈是强烈,对于心灵是一种熬炼。

    但到底只是一种草木精灵,这种威严于苏乞年而言,可以轻易化解,达到了他而今的意志境界,化虚为实,明悟先天胎息之境,虽然未曾渡过六道轮回,成就轮回意志,按照两名神族青年的记忆中一些关于高境界零碎的认知,唯有意志先天,才能跨入修行第四境,也是人族第四境,辟地的层次。

    在玄黄大地,打坐有五重境界,调息、入定、龟息、先天、神照,归根结底,也是一种精神境界,苏乞年早已达至神照己身之境,先天胎息明悟,换做浩瀚星空,就是成就了意志先天。

    不同于意志修为,意志先天是精神意志的一种凝炼层次,也就是说,以苏乞年最低天人境高等的意志修为,加上意志先天,足以碾压寻常天人境高等的意志,甚至轮回意志之下,想要撼动他的心灵,都非是易事。

    粗大如山岳的老藤下。

    苏乞年看数十名神族战兵,或手持长枪,或握铁剑、长矛、战戈,背后神翅收敛,金发灿烂,几乎每一个都容貌俊美,不见瑕疵。不得不承认,神族这一种族,钟天地灵秀,这种卖相堪称完美。

    其中三名神族伍长,背后神翅更加强健修长,气血雄浑,就算比之玄黄大地刚刚筑基开天的练武之人,也相差仿佛。

    伍长之上,还有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统领,镇兵,然后就到了神将加莲座下十大强者之一,这圣云星系的神族第一高手,统兵圣云。

    而此前被苏乞年镇杀的两名神族青年,是神骨境小圆满的修为,神族战师中,有万夫长的身份,万夫长之下,无论是千夫长、百夫长、伍长还是寻常神族战兵,都处在修行第一境神血境,只是于这一境的修为层次有所不同。

    数息后。

    苏乞年收敛一身生命气机,跟随着一干神族战兵登上老藤上蜿蜒的通路。

    难以想象,这株灵神藤到底有多大,一根藤条也比山岳还大,说是通路,不如说是一条大道,十数马并行都无比宽松。

    在这条通路上,每过十丈,都有一名神族战兵驻守,一路蜿蜒向上十数里,沿路百十名神族战兵,对于随行而过的苏乞年视而不见,皆被扭曲了精神,不能照见真实。

    十数里后,已身在千丈高空之上,天风凛冽,空气变得稀薄,一些老人脚步微颤,但还是生生挺住。

    这种体质!

    苏乞年凝神,他发现即便是寻常人族老人、稚童,体魄也要比玄黄大地上的普通人强盛很多倍,都能有寻常筑基功三、四层的旺盛气血。

    这种体质血气,踏上修行路,也多半会比玄黄大地很多同境高手强上很多。

    这就不仅仅是天道有缺的差距,更是对于血脉挖掘,先天体质的差距。

    人族血脉!

    苏乞年更加期待,这种属于人族根本的血脉觉醒,或许比之他此刻拥有的真龙血脉,更加契合他的体质,会生出一场大蜕变,再一次实现生命进化。

    再行里许之地,到了近一千两百丈的高天之上,数十名神族战兵驱赶着数百被俘的人族,到达了一座能有里许方圆的古朴池子前。

    这池子生在古老的灵神藤藤条之上,似关节所在,池子中荡漾着乳白如玉髓一般的池水,神圣光明的气息弥漫,令得临近的一干神族战兵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如痴如醉。

    但不论如何沉醉,这些神族战兵也没有太过靠近,这是灵神藤孕育的化神池,这化神池中的灵神液只是雏形,更是大毒,任何生灵一旦沾染上,须臾间就会血肉消融,成为灵神藤的养分,从而孕生更多的灵性物质,最终凝结出来真正的灵神液。

    “卑微的人族,到了你们为伟大的神族奉献的时候了!”

    一名神族伍长上前,手中持一杆精铁战戈,他背后一对神翅轻扬,宽达近两丈,神羽丰满,洁白如雪,不见半点杂质。

    他身高七尺多,丰神如玉,金发灿烂,俊逸不凡,只是一双淡金色的眸子冷漠而无情,扫过一干老人稚童,目光如视杂草。

    “为难老弱幼童不算本事!神族的渣滓,解开禁锢,我与尔等一战!”

    这是一名人族战兵,约莫而立之龄,甲胄残破,有不少孔洞和裂痕,肩头染血,乱发披肩,但气血依然旺盛,体内一股力量蛰伏,喷薄欲出,却似乎被生生抑制,难以勾动。

    “不错,为难老幼算什么本事!”

    近百名被俘的人族战兵抱成一团,将一百余名老人幼童护在身后,每一名人族战兵眼中都透出死志,不少人在环视这古老而庞大的灵藤之上,想要寻找到可能的退路。

    手持战戈的神族伍长笑了,笑得很冷,道:“一群手下败将,灵神藤清静之地,岂容你们放肆!”

    噗!

    他战戈破空,化作一道残影,一下洞穿了一名人族战兵的肩头,血花迸溅,手臂一展,将其生生挑起。

    不好!

    一干人族战兵大惊,他们一身天脉被封镇,战气蛰伏,气血凝滞,在这些神族战兵面前,就如同架上了鼎的肉,难以生出几分反抗之力。

    而随着这名神族伍长出手,其不远处,另一名赤手空拳的神族伍长冷笑,他身如重锤,一下撞入了人族战兵之中,气血喷薄,神力涌动,一下崩飞了七、八人,一只脚抬起,砰地一声,就将一名年过古稀的老人踢落化神池。

    咻!

    也就在这一瞬间,古朴池子里,乳白色如玉髓的池水中,一根晶莹若白玉的藤条破水而出,能有常人手臂粗细,如一杆神矛,闪电般刺穿了老人的胸膛,肉眼可见的速度,老人胸膛干瘪,生机霎那间溃散。

    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说近百名人族战兵措手不及,就是不远处的苏乞年也没有料到,几乎是瞬息之间,那被洞穿胸膛的老人,就枯萎成了一张人皮,坠落进入乳白的池水中,消融不见。

    “混账!”

    诸人族战兵目眦欲裂,但太快了,那出手的神族伍长一脚踢落一名老人之后,一只手又猛地探出,抓向一名约莫五、六岁的稚童。

    那稚童虽然年幼,但也知道咬牙,狠狠瞪着前方的神族伍长,一声不吭。

    但紧接着,这稚童只感到眼前一花,那朝着他抓来的大手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袭粗布白袍的背影。

    什么!

    出手的神族伍长也是一惊,自己探出的手,没有半点征兆的落入了一个约莫弱冠之龄的人族青年掌心,而他此前,从未见过这个青年,甚至不清楚,这个人族青年是如何截断前路,出现在他前方的。

    这是……

    一干人族战兵惊喜之余,也露出狐疑之色,他们之中,似乎此前并没有这个青年的身影,其突然现身,来历不明,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的人族游侠儿,敢孤身进入神界之中,人族战气在这光明气息弥漫的神界星空里,灿烂若灯火,神族面前,几乎难以藏匿。

    等等!

    有人族战兵盯住了苏乞年,从这个青年身上,他们并未感受到人族战气的气息,只感到对方气血蛰伏,含而不露,难知深浅。

    不过身为人族,彼此之前冥冥之中自有一种模糊的血脉感应,这该是他们的族人无疑。

    好年轻的高手!

    一些人族战兵知晓,在一些人族大部落镇守的星群乃至星系中,有人族天才,未满而立之年,就步入淬骨境,甚至觉醒人族战体,领悟在他们看来,玄之又玄的道境,他们看之不透,只能说明这个同族青年,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快走!”

    这时,那被洞穿肩膀,挑在半空的人族战兵嘶吼道:“栽有灵神藤的神族古星,一定有上阶神族血部镇守,有六翼神魂境强者!”

    所有人族战兵闻言皆浑身一震,露出浓浓的心悸之色,那等同于人族融魂境强者,远非是他们所能企及,举手投足之间,都能瞬间镇杀他们所有人。

    于是,有人即刻咬牙喝道:“小兄弟快走!你救不了我等!只会曝露自己,被这整个古星的神族追捕!”

    “走!待到修为有成之日,再为我等雪耻!”

    “不要意气用事!”

    很多人接连开口,苏乞年感到髓海深处潜藏的血脉在躁动,发热,令得他浑身气血都生出了一种沸腾的迹象。

    “人族的年轻高手,你的胆子不小!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探出的手被苏乞年手掌截住的神族伍长寒声道,他眸光很冷,体内神血开始涌动,数十名神族战兵面前,被这潜入的人族青年截断了去路,在灵神藤上,于他而言是一种耻辱,既然是耻辱,就要用人血来洗刷!

    “开!”

    他冷喝一声,被苏乞年握住的手掌捏成拳头,绽放淡金色的神辉,他一身神血涌动,灼热气息如点燃了一堆熊熊的篝火,他猛地一挣,拳头神力激荡,欲震碎眼前这个人族青年的手掌。

    咔嚓!

    有碎裂声响起,汇聚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诸多神族战兵,转瞬之后就露出惊愕之色,因为骨裂声非是源自那突然现身的人族青年,而是源自出手的本族伍长,那一只原本神力激荡的拳头剧烈变形,非但没能震裂那人族青年的手掌,更被生生折断,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肉连接着。

    “好!”

    不少人族战兵一愣,就长喝出声,就是这名神族伍长,刚刚出手狠辣,心思歹毒,葬送了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的性命。

    至于剩下的一百余名人族老幼,也心神激越,他们自知今日难逃一死,能够看到神族在身前染血,已经心满意足。

    此刻,被折断了拳头的神族伍长浑身战栗,痛入骨髓,面色如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手腕被折断的瞬间,他一身神力气血也被震散,精神如遭雷殛,彻底失去了所有战力。

    “好胆!”

    手持战戈的神族伍长暴喝一声,他雪白神翅张开,手腕发力,就要将战戈上挑起的人族战兵震裂、分尸。(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3500字奉上,明天争取开始两更。)(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