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四章 斩辟地,休命绽星空!(大章)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十四章 斩辟地,休命绽星空!(大章)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第三座神关巨城。???

    金色的神血与骨块飞射,二十三轮神日同时坠落,神关城墙上,近万神族战师大都张大了嘴巴,再镇定的心境,此时也不禁失守,眼前这一幕太过突兀与震撼,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看清,这骤然间现身,并出手的,竟是一个约莫弱冠之龄的人族青年。

    人族年轻禁忌!

    有神族万夫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从刚刚的手段来看,那应该是属于人族第三境,融魂境的战魂分身,仅凭二十三道战魂分身,就连毙这坐镇神关的二十三位顶尖的六翼神魂境统领,甚至其中还有三位可以称之为大统领,半步辟地境的存在,如非是年轻禁忌,根本不可能做到。

    传说中的禁忌人物!

    这神族万夫长咬牙又感叹,传闻在浩瀚星空之前的百界岁月,真正的年轻高手,只有禁忌与禁忌之王之分,而今星空浩瀚,修行之法日渐完善与进化,属于年轻强者的称谓,也有了更加细致的划分。

    从天才,到妖孽,再到年轻禁忌,甚至在禁忌之上,凡入圣……

    这一刻,苏乞年转身迈步,回到星舟之上,一干人族战兵乃至老人已经有些麻木,这种战力或许他们一生都难以达到,但并不妨碍他们战血涌动,心跳处在同一条轨迹,因为这是属于他们人族的年轻禁忌。

    倏尔,苏乞年挑眉,看向前方,度倒是比想象中更快一分。

    嗡!

    但见银光如星雨,在前方里许之地的神关上空由虚化实,显现出来,那是一条银色古船,能有近两百丈长,船之上,一名身着雪白长袍的神族中年长身而立。

    他面容冷峻,一头金浓密,如赤金般绚烂,这是一个如神祗般的神族高手,他气息威严,背后生有四对雪白神翅,每一根神羽都流动神辉,铿锵若剑鸣。而在其手中,一口雪白长剑晶莹,有乳白色道纹交织,似拥有生命一般,在吞吐微光,透出纯净无瑕的光明气韵。

    八翼神族!辟地境尊者!

    星舟上,诸人族战兵大惊,那可不是此前那些半步辟地境的六翼神魂境大统领可比的,是真正生就四对神翅,晋入了辟地境的神族尊者。

    “灵云……灵云镇兵大人!”

    这时,神关城墙上,无数神族先是浑身一震,既而高呼出声,露出振奋之色。

    这一处神界门户,临近灵云星群,镇守三座神关的高手,乃是周边几大兵部星群汇聚而成,此刻城墙上,不乏来自灵云星群的神族,眼看着灵云镇兵亲至,此前的压抑与震撼,尽皆一扫而空。

    灵云镇兵!

    星舟上,不少人族战兵露出惊悸之色,再念及苏乞年毁去了扎根灵云古星上的灵神藤,这位灵云星群第一高手追杀而至,也在情理之中。

    “请灵云镇兵镇杀人族禁忌!”

    “神族血不容亵渎!”

    ……

    即刻,神关城墙上接连响起请愿之声,最后汇聚成山呼海啸,令得这整个神关巨城中的空气,都波荡扭曲起来。

    “原来是一位年轻禁忌。”

    半空中,灵云镇兵微微颔,他立在银色古船之上,同样是星舟,这一条分明比苏乞年等人驾驭的更胜一筹,有岁月气息萦绕,乃至可以闻到淡淡的血腥气。

    这血腥气在苏乞年感来,似乎来自不同的种族,但最多的,还是源自人族的鲜血。

    “年轻人,你很强,年轻禁忌中,怕也少有可及,”灵云镇兵再开口,就露出几分郑重之色,“但哪怕你已经直追圣禁,千不该,万不该毁我灵云星群灵神藤,你可知道,我灵云兵部立下多少功劳,才得到养育一株幼藤的资格,你可知道,你为我灵云兵部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你,有罪!”

    到最后两个字,从灵云镇兵口中吐出,直如天音炸响,真空裂开一道道狰狞的裂痕,以其为中心,如蛛网般蔓延百丈,这种威势堪称可怖,而这位灵云镇兵也是动了真怒,灵神藤于他灵云兵部的意义非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族年轻禁忌潜入,将之毁去,他可以想象,在不日之后,源自加莲星河至强师部的神罚,就会降临他灵云星群,届时,就算是他灵云星群所属的圣云星系,也庇护不了他。

    眼下,唯有将罪魁祸擒拿镇压,届时神使到来,或许才能有一线转机。

    好强!

    哪怕修为差距不可以道计,星舟上,诸人族战兵也能判断出来,相比于那几位半步辟地境的神族高手,即便是第二座神关那位勾动神关大战,战力跃升至辟地境的大统领,与这位灵云镇兵相比,也远远难以相提并论,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如同稚童与壮汉一般。

    这一刻,苏乞年却笑了。

    他笑得很平静,尤其是一双如墨玉般的眸子,如天渊,似星海,深邃无尽,仿佛可以吞没一切目光。

    即刻,他看向灵云镇兵,淡淡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定苏某的罪。”

    他语气比笑容更平静,但就是这种平静与淡漠,更如同是一种轻视,比那灵云镇兵更像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祗,只是杀机太盛,即便隐而不,也令人感到丝丝缕缕心惊肉跳的寒意。

    这是一尊杀神!

    神关城墙之上,有神族战兵噤声,露出惊惧之色,竟是被夺了心神,失去了心气与战意,可以想象,在此后的岁月里,若是不能从苏乞年的背影里走出来,修行路上再想更进一步,多半难如登天。

    灵云镇兵眉眼一冷,一股恐怖的修为气势就升腾而起,有瑞气千道,神霞万缕,他通体神辉萦绕,肌体如金铸,四对神翅雪白如玉,光芒绚烂,神族神灵后裔之名,在其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而随着这股修为气势绽放,在其身前,真空扭曲,化成惊涛骇浪,朝着苏乞年等人所在的星舟汹涌而来。

    只是这股威严气机,就足以重伤寻常修行第三境的统领级人物了,星舟上,众多人族战兵露出忧色,再看苏乞年,却自船之上向前轻轻迈出一步。

    嗤啦!

    那汹涌而至的惊涛骇浪,尚未近身,就如同被一口无形的神刀剖开,朝着两边散去,苏乞年足踏虚空,落地有声,留下一道又一道清晰的真空足印,朝着前方缓步行去。

    他脚步不快,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缓慢,但就是这种步伐,令得里许之外的灵云镇兵,眸光微凝,在其看来,这个人族年轻禁忌当真不凡,如他猜测的一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斩二十位六翼神魂境统领,乃至三位半步辟地境的大统领,在禁忌之路上,也已经走出了很远,临近了那凡入圣的圣禁领域。

    嗡!

    手中纯白晶莹的长剑缓缓抬起,遥指苏乞年,灵云镇兵轻吸一口气,心绪很快恢复古井不波的境地,道:“圣云五剑,灵某有幸向圣云统兵求得四剑,苦修十余载,今日终于有了祭剑之人,希望你能多撑过一剑。”

    圣云五剑!

    苏乞年曾经截取两名圣云世家年轻万夫长的记忆,也知晓这是圣云星系,圣云将部镇压底蕴的强大兵法,由身为开天境大能的圣云统兵所开创,共有五剑,传闻只要修成一剑,就足以于同境占据一席之地,修成两剑,当可难逢抗手,三剑以上,就有问鼎之力。

    “居然是圣云五剑!灵云镇兵好大的机缘!”

    “传闻圣云统兵开天辟地已有五百载,自五百年前,以花甲之龄开辟小世界,凝聚兵血,成就大能之身以来,日益精进,五百年过去,开天境大能之中,也足以步入绝顶之列。”

    “圣云五剑之强,传说第五剑,就是圣云统兵自身,也不过悟出雏形,只要彻底悟出第五剑,就可更进一步,踏足至强大能之列,轮回之下,再无抗手。”

    ……

    神关城墙上,诸多神族交谈,小人物无人知晓,大人物却总能被小人物如数家珍,对于灵云镇兵能够得传圣云五剑,诸神族高手除了艳羡之外,也唯有感叹,这恐怕是圣云星系,外姓中唯一一位得承圣云将部镇族兵法的镇兵尊者了。

    “这是第一剑!”

    看脚步不止,向前行来的苏乞年,灵云镇兵手中长剑扬起,由极静至极动,刹那间,成千上万道剑影在身前绽开,宛如一朵圣洁的白莲花,剑气交织,每一片莲瓣都散惊世锋芒,切割真空,生出密密麻麻的苍白剑痕。

    咻!咻!咻!

    下一刻,圣洁的白莲花盛开,光明如雨,剑光喷薄,成千上万道,若一股剑气洪流,洞穿撕碎数里真空,瞬间将苏乞年淹没在内。

    这一剑!

    苏乞年凝神,本来沉寂的战意,又重新有了复苏的迹象,这种剑意太恢宏了,剑莲花盛开,弹指一瞬,刹那芳华,却蕴藏了最恐怖的杀机,滂沱生机在转瞬间释放,极尽璀璨,这种剑力,就算是玄黄大地寻常元神六重领域境的高手,倚仗道法之盛,也多半挡不住。

    “大人!”

    看苏乞年被剑气洪流淹没,真空破碎,星舟之上,众人族战兵顿时惊呼出声,这一剑哪怕他们不明虚实,也知晓极为可怕,这是真正的辟地境尊者一剑,禁忌人物虽然初步打破大境界壁垒,但也只是有了交手之力,若说真正不落半点下风,乃至与之匹敌,战而胜之,那多半就要更进一步,只有传说中那凡入圣的存在才能做到。

    “人族竖子,也敢猖狂!”

    “即便是年轻禁忌,也不能在圣云一剑下幸免于难,神族血不容亵渎,终究要付出代价!”

    城墙上,很多神族冷笑,并不认为苏乞年能够挡住这一剑,圣云五剑乃是圣云将部镇族兵法,传说乃是圣云统兵苦心孤诣,于加莲师部那株灵神圣藤下悟道整整十年,方才开创出来,又岂是等闲。

    唯有出剑的灵云镇兵,这一刻才微微蹙眉,这一剑虽强,但也至多重创初入辟地生境的尊者,这个人族青年身为禁忌人物,即便难以幸免,也不该毫无反抗之力。

    轰!

    仅仅只是其念动间,那片被剑气破碎的真空之地,成千上万道璀璨剑气汇聚而成的洪流中,一道刺目的光,如永恒不落的神日,一下撑破了剑气洪流,贯穿粉碎真空之地,挣脱了出来。

    仔细看,哪里是一轮神日,而是一只晶莹神圣的拳头,伴着无量光明,沉重无比,真空在这拳锋下寸寸崩塌,苏乞年足踏光阴路,在撑破剑气洪流的瞬间,就到了这灵云镇兵身前三尺之地。

    好快!

    灵云镇兵一惊,苏乞年的拳头炽烈如神日当空,冥冥之中,他又好像看到了一片朦胧的世界虚影,神圣大山连绵不绝,光芒长河交织纵横。

    这是……

    瞬息间的变化,他来不及深思,手中地兵长剑一转,剑气交织,化作一朵闭合的剑莲花,花瓣晶莹,锋芒如玉,在虚空中转动,每一片莲瓣之上,都盘坐有一尊神祗虚影,在吟诵光明,冥冥之中,这神光巨城中,如有古老的诵经声,跨越遥远的时空而来。

    “光明道小圆满,这是光明图腾!”

    有神族万夫长低呼,同时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的拳头,没有半点花俏,砸落在那剑莲花上。

    哐!

    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伴着真空破碎之音,一股飓风以两者为中央,朝着四方席卷开来,真空碎片激射,每一片都足以重伤寻常六翼神魂境的统领强者。

    神关中,一座座神阙被掀起,再被破碎的真空绞碎,大地龟裂,生出一道道可怖的大裂缝,隐约可见神城下方的无垠星海。

    咔嚓!

    仅在下一个瞬息,一道清晰的龟裂声响起,声音不大,却诡异地传遍了整个神城。

    那是……

    有神族高手瞪大了眼珠子,分明看到,那半空中转动的剑莲花渐渐凝滞,莲瓣上,有清晰的裂纹在苏乞年的拳锋前衍生。

    这一剑,是圣云五剑中的第二剑,也是唯一一剑守势,以灵云镇兵光明道小圆满的领悟,烙印光明图腾,就算是寻常辟地境第二步的尊者也休想打破,但现在却没能挡住苏乞年的拳头,只在龟裂音响起的刹那之后。

    砰!

    剑莲花破碎,一道身影从中倒射而出,直至三里开外方才勉强止住身形。

    那是灵云镇兵,只是相比于最初,就显得有些狼狈,片片神羽飘落,雪白长袍有些凌乱,最重要的是,其握剑的虎口隐隐龟裂,有金色神血顺着剑柄到剑身,再到剑尖,最后滴落长空,压碎空气,坠入真空之中。

    再看苏乞年,依然不缓不急,向前迈步,一步一个脚印,只是到了此刻,哪怕是此前叫嚣最厉害的神族高手,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一拳震退了灵云镇兵,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年轻禁忌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强得离谱,破了圣云第二剑,那拳法似乎同样秉承光明而生。

    “小世界雏形!”

    灵云镇兵盯住了前方的苏乞年,几乎是一字一顿道,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他若是没有看错,那世界虚影,绝对非同一般,不是修行第三境所能涉足的,没听说过融魂境就能构筑小世界雏形的,那是辟地境第四步才能达到的境地,难道此子隐藏了修为?非是禁忌人物,而是一位步入了辟地境第四步的强大妖孽。

    苏乞年却轻轻摇头,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他的境况与众不同,正处于与浩瀚星空交融之境,不能以一般的标准来衡量,而玄黄大地的修行方式,也与浩瀚星空有所差异,并不能完全同境相提并论。

    该死!

    苏乞年不语,灵云镇兵一时间难以洞悉虚实,他深吸一口气,不再有半点保留,眼下箭在弦上,不得不,这个年轻人太过诡异,若是再有所保留,今日说不得,有陨落之危。

    呜!

    既而,灵云镇兵周身气机一变,一股冰冷森寒的气息弥漫开来,有阴风怒号,真空被冻结,成为一片片晶莹的冰片,在虚空中沉浮。

    而其一身修为气息,也随着这气机变化水涨船高,瞬间暴涨一大截。

    “辟地……辟地死境!”

    有神族万夫长眼前一亮,露出震动之色,这位灵云镇兵,居然已经迈过了辟地境五步中的第一步,由生转死,踏入了第二步死境。

    相比于辟地境第一步生境,第二步死境就截然不同,一招一式,都蕴藏无尽死意,杀伐力相比于第一步生境,无疑暴涨了一倍都不止,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

    吟!

    这一刻,灵云镇兵手中长剑嗡鸣,剑身道纹交织,有神祗虚影浮现,他深吸一口气,向前迈出一步。

    咚!

    即刻,其浑身神光绚烂,如一座神岳拔地而起,骤然间暴涨至三十五丈高,如一尊古神临世,有神霞千万缕,自四对展开能有近六十丈宽的巨大神翅上垂落。

    一股恐怖的气血之力勃,似一口天炉在摇动,又如神火山喷,震得真空破裂,千疮百孔。

    神体!

    灵云镇兵显化神族神体,一身精气神攀升至最巅峰,手中地兵长剑同样暴涨,化作近三十丈长,剑身神祗虚影几乎凝若实质,阐述光明的诵经声不绝,这种异象太过惊人,如苏乞年,也察觉到一丝异样,他脚步不止,但心神已经凝聚了三分。

    此刻,灵云镇兵眸光炽盛,若两盏璀璨的金灯,他露出前所未有的郑重之色,双手握剑,缓缓抬起。

    冥冥之中,天地间光明如雨,星空下,尽皆汇聚至其背后,化成了一株古老的树影,那是一株神藤,比生命古星还要巍峨,扎根在星河之中,藤条舒展,上面悬挂有一颗有一颗古老的大星。

    这种异象比之前更可怖,一股可怕的剑意升腾而起,相隔数里,将苏乞年锁定。

    好强的剑意!

    苏乞年心中赞叹一声,虽然以他的精神意志,有把握强行挣脱,再以极避开,但他有心见识这一剑,源自浩瀚星空神族的强大兵法,于道法细微处更加鞭辟入里,可以加快他补全道缺的度。

    “圣云五剑,这是第三剑!”

    灵云镇兵再开口,声若神钟撞响,响彻星穹下,随着剑意攀升,他嘴角溢血,这一剑借助灵神圣藤神形,助长光明道,但于他眼下的肉身体魄而言,还有些勉强,只是剑意勃,就令得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但毫无疑问,这一剑是他此生修行至今的极尽巅峰,他长吸一口气,如纳尽八方风云,而后手持巨剑,向前立劈而下。

    轰!

    也就在其出剑的瞬间,背后巍峨的灵神圣藤虚影,一根如天柱般的圣藤扬起,随着这一剑,朝着苏乞年当空劈落。

    一缕晶莹的光痕在神关上空浮现,与剑光合一,刹那间剑力暴涨,真空如裂帛,被一分为二,乃至劈斩在银白洞虚壁垒之上,迸溅出一枚枚炽亮如星辰般瑰丽的火星。

    道痕!

    其他人看不清楚,苏乞年却洞若明镜,在他截取的两名圣云世家万夫长的记忆中,这该是道法大圆满之上的境界,参悟道法玄奥,化成道痕,这是属于道法最根本的印记。

    借助这一剑,那灵云镇兵居然将道法境界从道法小圆满,一下跃过大圆满,凝成了一缕光明道痕。

    这一剑之力,恢宏至极,若在玄黄大地,非是元神大成,在苏乞年看来多半接不下。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不再保留,动用了几分真力,他长吸一口气,神关上空如有一条真龙长吟,随着苏乞年吸气,他身前的真空都开始坍塌,这种威势,相比于那灵云镇兵丝毫不逊,甚至更胜一筹。

    既而,他右手抬起,化掌为刀,朝着前方坠落下来的巨剑,当空轻轻一斩。

    无量光迸,永恒照虚空,光阴小世界的虚影浮现,落入无量刀光中,如一口天刀划破长空,乃至斩入虚无,落到那灵神圣藤虚影上,噗的一声轻响,就将那灵藤截断,从中一分为二。

    这一刀休命,是光阴不灭第一刀!

    刀光太炽盛了,随着苏乞年掌刀落下,整座神关都被光芒笼罩,亮若白昼,直到整整十息之后,光芒才渐渐消弭。

    而无论是早已退至数里开外的星舟上的诸人族战兵,老幼,还是神关城墙上的众神族战师,皆露出了紧张之色,看光芒消散后,一片弥漫数里的破碎真空缓缓愈合,银白色的虚空壁垒重新隐没,随之显现的,就是灵云镇兵与苏乞年的身影。

    两人相隔百丈而立,皆一动不动。

    “这是什么刀法?”数息后,灵云镇兵开口,神色沉凝。

    眉头微挑,苏乞年看这位神族辟地境镇兵一眼,淡淡道:“光阴不灭。”

    “光阴不灭,光阴不灭……”

    得闻刀名,这灵云镇兵眼前一亮,喃喃道,只是声音愈低垂,直至渐不可闻。

    难道……

    城墙上,一干神族战师很快察觉到不对,但还不等他们再开口,一缕莹白的刀痕,流溢微光,就自灵云镇兵眉心浮现,接天连地。

    霎那间,生机如灯灭,其眸光黯淡,整个人自眉心开始,如同风化多年的枯石,消融成灰,连同手中的地兵长剑也不例外,皆在苏乞年一刀之下,被锋芒绞碎成齑粉。

    四方皆静。

    便是星舟上再没心没肺的稚嫩幼童,也感到了四周众人的惊撼,被这种无声的情绪感染,闭上了小嘴巴。(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汗,三章还差一千字,写得慢了点,明后各补5oo字。)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