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五章 天马,雷劫神木!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荒谷僻静。

    能有数里方圆的谷中,血腥气浓郁,焦黑的树桩上,一截尺许长,生满了褶皱裂痕的枝条扎根其上,时而浮现出古朴的银色斑纹,那是深藏在老皮裂纹中的银电神芒。

    此刻,如黄金琉璃般,不过一尺来长的小马驹在谷口不断张望,时而露出渴望之色,时而又露出迟疑的目光,它在纠结,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似乎在沉吟思索,衡量得失,这种憨态令苏乞年露出几分饶有兴致之色,他能看出小家伙的与众不同,这种品相,一看就是神骏异种。

    终于,没有能够禁得住诱惑,小马驹小心翼翼,迈着碎蹄子,走进了山谷中,但在距离树桩尚有百丈,又止住了步子,看身前近两百张干枯的荒兽皮,没有半点光泽,小家伙再次露出警惕之色。

    轰!

    没有半点征兆,焦黑树桩上,雷劫木骤然间复苏,气息如山洪迸发,银电闪烁,交织成一口炽亮的神矛,一下扎破真空,如一道神电,超越了数十近百倍音障,这种极速,在这浩瀚星空中的生命古星之上,就算是寻常辟地境的镇兵尊者,怕也不过如此。

    小马驹自然也没有能够避过。

    叮!

    一溜火星飞溅,伴着一道金黄稚嫩的小身子横飞出去,轰隆一声巨响,撞塌了一片真空,乃至小半边山谷,而那银电神矛也随之在半空中溃散。

    苏乞年挑眉,露出一抹异色,再看远方,乱石地炸开,一道金黄稚嫩的小身子从中钻出,立在一块一人来高的碎石上,大眼睛中透出恼怒之色,它龇着牙,背后金黄鬃毛间,竟展开一对不过三寸长的稚嫩小翅膀,但似乎还远未长成,光秃秃的,不见威严,倒有几分稚嫩可爱。

    吼!

    小家伙发出一道稚嫩的吼叫声,竟不像是一匹马,虽然尚且稚嫩,但却有一种难言的威严气势,令得远方苏乞年一身战血,也隐隐生出了躁动的迹象。

    好强的血脉之力!

    这一刻,苏乞年可以肯定,这匹小马驹的来历一定非同小可,他这一身战血,更有真龙血脉融入其中,怎么可能轻易被触动,且其虽然看上去稚嫩,却能挡得住雷劫木银电神矛的刺杀,那肉身体魄之坚固,还要超出他的想象。

    轰隆隆!

    雷劫木发光,一道道银色斑纹在枝条上浮现,有雷道气息沸腾,又一口银电神矛浮现,绚烂无比,真空在矛尖前裂开一条条狰狞的口子,朝着四方蔓延。

    小马驹大眼睛里现出凝重之色,一双金色肉翅开始发光,噼里啪啦,那是无数条比发丝还要细的金电,或者说是电火花,虽然看似微小,却有着惊人的破坏力,真空如裂帛一般,在这电火花面前没有半点抵抗之力,蛛网般的裂纹以小家伙为源头,向前倾轧,两股破裂的真空遭遇,轰隆作响,如同万千惊雷炸开,雷音滚滚,只是这股雷音与威严,在苏乞年感来,恐怕寻常超凡境的意志修为,都未必能够守得住心灵,多半要被震慑,提不起半分战意。

    百里外。

    一条雪白的瀑布自数千丈高的悬崖之上坠落下来,落进一汪能有数里方圆的墨色深潭中,却未曾发出太过震耳欲聋的声响,仔细看,在那巨瀑之下,一块打磨了数千上万年的,黝黑如镜的磐石上,竟有一个人盘膝而坐,巨瀑落于头顶之上,顿时如同被无形的利刃切开,朝着两边落去,片雨不沾身。

    这是一名身着青色兽袍的青年,约莫二十四、五岁,身形修长,丰神俊朗,尤其是一双手,纤细且灵动,莹白如玉,此刻并指成剑,按于膝上,一头黑发缭绕青光,如有微风拂动,猎猎作响。

    嗤!

    倏尔,其双目睁开,两道青芒如剑,自其双目中迸射而出,割裂真空,留下两道长长的剑痕,横贯数里,经久不散。

    “少主你的剑道愈发精进,道痕已成,再进一步,就要缔结道痕,成就道轨。”

    磐石一侧,空气扭曲,那是一道朦胧且苍老的身影,不见真形,但声音却清晰地在青年耳边响起。

    眼中剑痕敛去,一身青色兽袍微漾,青年摇摇头,道:“道法渊深,成就一条道痕不难,想要缔结成道轨,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剑道远超寻常道法,只要再悟出两条道痕,我就能初步凝成道轨雏形,届时地榜之上,未尝不能有我一席之地!”

    说到最后,青年眼中剑光暴涨,一股可怖的剑意隐隐生出了破体而出的迹象,令得头顶巨瀑凝滞,甚至生出了倒流的迹象。

    地榜!

    随着青年话音落下,那身侧扭曲朦胧的身影,也如涟漪般,荡开了一圈圈细密的涟漪,若能登临地榜,怕是整个将部,都将得到战皇殿的恩赐,更有机会,挑选一门轮回将书,至少也在一转之境。

    但放眼整个人界,百岁之下,年轻一辈,又有几人能够逆行而上,登临地榜,怕至少也是圣禁这一层次的年轻天骄。

    吼!

    突兀的,一道稚嫩的嘶吼声自远方传来,虽然相隔很远,已经很朦胧,乃至几不可闻,依然有一种难言的气韵,而于青年这样的高手而言,声音再微薄,也逃不过他精神意志的捕捉。

    “天马吟!”

    青年凝住了目光,既而一字一顿道,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其眼中神光暴涨,他行走出云星系这么长时月,还从未听到过如此惊人的天马吟,其音声达百里,隐隐勾动一身战血,生出了沸腾的迹象,很难想象,若是身在近前,又会是怎样的光景,至少在青年感来,整个出云星系,怕也没有哪一道天马吟,能够比得上此刻这一道。

    而他曾经见过族中那匹腾云驾雾,驰骋星空的四星腾云驹,但那匹腾云驹终究不属于他。

    咻!

    下一刻,青年迈步,脚下经年打熬,坚逾金铁的磐石炸开,其一步迈出,无形锋芒切割,就是数十里之遥,两步之后,就横跨一百余里,落到了一座僻静的荒谷中。

    嗯?

    几乎在青年出现的一瞬间,苏乞年就目光一凛,这是他踏足浩瀚星空以来,所遭遇到的最强者。

    哪怕是此前那位死于他刀下的灵云镇兵,在苏乞年感来,也远远不如此人,甚至两者之间,有着莫大的差距。

    “天马驹!”

    几乎在降临荒谷的一瞬间,青年眼中就露出几分难抑的震动之色,一匹天马幼驹,居然能有如此威仪声势,若是等到其真正成年,怕至少也是一匹四星腾云驹,甚至有可能是……

    五星踏空驹!

    而一匹五星踏空驹,是足以与开天境大能媲美的存在,甚至一般的绝顶大能,都未必可敌,乃是五星荒兽中少有的强者。

    青年如剑般冰冷的心境,此刻也不禁生出了灼热之意。

    天马,乃是浩瀚星空,荒兽中唯一与人族共生的一族,与人族缔结了永恒契约,每一名成为战兵的人族,除了抵御百界星空大族之外,最大的渴望,便是能够得到一匹天马的认可,缔结契约,生死相伴。

    而天马一族大多存在于人界星空,以一星万里驹和二星逐曰驹居多,到了三星御风驹,就变得罕见,往往走遍成百上千的生命古星也难寻,到了四星腾云驹,更是堪比辟地境镇兵尊者,且拥有极速,便是寻常辟地境尊者,也远远不及,诸天百族中,也只有少数一些种族可以与之媲美。

    只是人族想要获得一匹天马,只能够凭借自身去降服,否则即便是缔结了永恒契约,得不到天马的认可,也不能够做到人马合一。

    以青年的心境,心中也滋生出几分振奋之意,也是他的机缘造化,没想到游历将部星系,到了这炎云古星,不仅心血来潮,剑道突破,有所领悟之外,更寻到了一匹将部星系难见的天马幼驹,以青年的眼力看来,这至少也是一匹腾云幼驹,只等他得到认可,缔结契约,一旦长成,人马合一,地榜之上,必有他一席之地。

    不过此刻,与其对峙的是……

    青年目光一动,就落到了那焦黑树桩上,看到了那枯萎的新芽,以及那扎根其上,不过尺许长,生有银色斑纹的雷劫木枝条。

    “雷劫神木!”

    他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而后下意识猛地退后数步,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仿佛此刻出现在其眼前的,是什么大凶之物。

    青年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传说中的雷劫神木,这可是名震浩瀚星空的杀星,所过之处,生机灭绝,一颗又一颗古星枯败,乃至无尽岁月以来,有记载,曾经有雷劫神木扎根一方星河,将一片星空都化成了劫海,有无上王者陨灭,身死道消。

    等等!

    青年又凝神,仔细打量几眼,眼中剑芒一闪,这并非是完整的雷劫神木,而是一根幼枝涅槃再生,且尚处于涅槃之中,尚未完成蜕变,真正重生。(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继续去写第二章。)(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