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十六章 因为他是苏乞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周一推荐票。)

    雷劫神木幼株!

    一身青色兽袍荡漾,青年深吸一口气,世间无人知晓雷劫神木的来历,从何而生,只有种种特征的描述,但一截枯枝,能拥有如此惊人的杀伐力,除了雷劫神木之外,青年想不到还有其它哪一种灵木能与之媲美。

    甚至就连那一株扎根星河,将一方星空化成劫海的雷劫神木,行踪也成了谜团。

    世间有载的,只知道其最终引出了一位人族大帝,一挂又一挂星河破灭,被打成齑粉,最终那位大帝归去,未置一言,却也未再见雷劫神木,有人说神木已被打成飞灰,生机湮灭,也有人说,雷劫神木被迫化成四株幼苗,散入浩瀚星空,等待涅槃,重生归来,等等诸多传言,不一而足。

    而雷劫神木只在人界星空惊鸿一现,是以青年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眼前这截尺许长,扎根于雷击木上的枝条,正是雷劫神木的幼株。

    感受这雷劫神木幼株的气息,并不是十分强盛,或许于寻常融魂境的高手而言会十分棘手,但于其而言,却并无太大的威胁。

    当然,若是其完成了涅槃,重生复苏,青年自衬多半也是有多远逃多远,但现在就是他的机缘,若是可以降服这雷劫神木幼株,打下独属于他的烙印,很难想象,随着这雷劫神木幼株涅槃重生,重新复苏,借助神木之力,他能获得怎样的成就。

    随着青年目光落下,焦黑树桩上,尺许长的雷劫木似生出了感应,一下连根而起,如一道银电横空,落到了里许之外。

    太快了,哪怕是青年也没能反应过来,但下一刻,他看向里许之外,就微微蹙眉,其实早在他到来之时,就察觉到这荒谷一角,一名约莫弱冠之龄的人族青年,但其一身修为气息太弱了,不过炼血大圆满,这样的年轻高手,青年这些年见过太多了,根本不值得他为之侧目,是以也始终未曾在意,但却没有想到,那雷劫木幼株,似乎与其十分亲近,这是在寻找庇护吗?

    雷劫木忽然退避,金黄灿烂的小马驹也是一怔,看向里许之外的苏乞年,眨巴着大眼睛,露出好奇之色,但看一眼其手中的雷劫木,又不禁龇牙,露出恶狠狠的目光,但可惜它太小了,即便在发狠,也没有一点威仪。

    但随即,它看一眼半空中立着的青年,又露出警惕之色,在其感来,那是比那偷袭它的烂树枝更具有威胁的存在,小家伙通灵造化,觉得青年在注视着远方的烂树枝,即便血脉之中,传递给它渴望的念头,不过此时,它还是压抑住这种无形的诱惑,有些念念不舍,但还是小身子一闪,如一道金电,很快蹿出了荒谷,消失不见。

    青年瞥一眼天马幼驹离去的方向,并未在意,他已经以一缕精神意志将其锁定,只要还在这炎云古星之上,方圆千里之地,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吾乃出云将部族子出云剑生。”

    这时,青年开口了,他看向里许之外的苏乞年,语气平淡,道:“你应该明白怀璧其罪,出云剑生不是烂杀之人,但也容不得弱者忤逆,你是这炎云古星哪个血部的族人,将这株灵木交给我,我许你追随我,保你百年之内,身入融魂,成就战魂,执掌开辟一颗生命古星。”

    出云将部族子,出云剑生!

    里许外,苏乞年心念一动,他所处的这炎云古星隶属于连云兵部,而连云兵部,又隶属于出云将部,将部统御一方星系,此人身为出云将部族子,也是出云将部日后的族长传承者之一,身份非凡,能够有如此大的口气,敢言相助执掌开辟一颗生命古星,也并未夸大其词,其的确能够做到。

    不过……

    苏乞年缓缓抬头,看向半空中的出云剑生,他眸光渐渐炽盛,他苏乞年秉承光明心,修行至今,也曾经威压玄黄大地,斩过足以媲美轮回圣者的天命准圣,他横压同代,如一轮神日当空,而诸星黯淡,整个年轻一辈,连可以与其比肩者,都没有一人。

    是以,哪怕踏入浩瀚星空,于其而言,也不过为补全道缺,哪怕眼下他打散一身真气修为,重入人族路,也没有任何一个同辈年轻高手,可以以这样一种姿态俯瞰他。

    因为他是,苏!乞!年!

    “很长时间了,太久没有一位同辈如你一般大胆。”

    苏乞年开口,他目光炽盛,不是很刺目,但落到出云剑生眼中,却仿佛两轮神日升空,一股难言的心悸之感没来由地滋生,这令他很不舒服,一个炼血大圆满的年轻高手,于其而言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平日里根本不会有资格与他交谈,眼下却以这样一种语气和他说话,甚至令他生出这样一种莫名的悸动,出云剑生眸子变冷,他眸光如剑,十分犀利,令身前的真空都出现了细密的裂痕,即便如此,也不能令那两轮神日生出半分黯淡的迹象,乃至升上高天,神日当空,普照天下,有无量光,照耀世间每一寸角落,没有人可以例外,皆无所遁形……

    “不可能!”

    他沉喝一声,盯住了苏乞年,周身锋芒四溢,荒谷中顿时如同被风暴席卷了一般,到处都是剑痕,而后噗的一声,方圆数里之地,山石崖壁,尽皆化成齑粉。

    目光源自心灵,心灵源自意志,意志支撑起浩瀚滂沱的精神,自己一身意志修为,居然不如眼前这个不过炼血境大圆满的小人物?

    “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甚至微微阖上了双眼,他把握体内每一分战血,不知不觉中,仿佛比熔岩还要灼热,他没有立即再睁开双眼,因为战意在躁动,他明白,一旦再次睁开眼睛,就会忍不住出手。

    “狂妄不自知!”

    出云剑生眸光很冷,他精修剑道近二十载,自出生起伴剑而眠,而今二十有五,剑道大圆满,化成道痕,更在一年之前破入辟地生境,成为族中十位族子中,第三位以未及而立之年,就晋升辟地境的存在,且身为一名年轻禁忌,拥有上位剑体这样的强大体质,即便不是兵血后裔,就算是寻常辟地境第二步,死境的高手,也挡不住他一剑之力。

    嗡!

    有剑吟声响起,自这出云剑生体内每一寸筋骨传出,透出一股凌厉的剑道锋芒,方圆十里之地,真空顿时被切割得零零碎碎,如破布一般,现出一片苍白,又透出灿烂银芒的粉碎真空世界。

    一股堪称恐怖的剑意升腾而起,天地间起了风,每一缕风,都如长剑一般锐利,青芒点点,让这片十里真空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剑孔。

    剑道!风之道!

    苏乞年虽然未曾睁眼,精神意志也能照见这天地间无处不在的道轨,此刻,诸天道轨中,属于剑道与风之道的道轨发光,道力涌动,被牵引临世,融入那出云剑生的剑意中,令得其身上的剑意更盛,几乎有了化成实质的迹象。

    哧!

    下一刻,其并指成剑,对准了苏乞年,一道璀璨的青色剑气横贯数里,将真空撕开一道巨大的剑痕,瞬息之间就到了苏乞年身前咫尺之地。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睁眼了。

    天地间刹那间化成了白茫茫一片,到处都是光,无处不在,照亮八荒人心,没有什么可以隐藏,逃不过,避不过。

    苏乞年看身前的青色剑气,生生凝滞在了他身前三寸之地,也不见其有半点动作,那横贯数里的惊人剑气,乃至那附着在其上,惊人的剑意锋芒,一寸寸崩裂,碎成细微的青色光雨,再化成无形。

    在这片光芒的世界中,苏乞年一身粗布白袍,迈步而行,朝着出云剑生走去。

    虽然依旧是炼血大圆满的修为气息,但这一刻的苏乞年,落到出云剑生的眼中,却仿佛一座万丈神岳,巍峨入天,乃至耸入星空大海,那种道韵太恢宏了,甚至压制剑道与风之道,令他四方虚空成了一片绝地,再不能勾动半分道力。

    这种感觉,在出云剑生的记忆中,只有曾经面对他出云将部当代族长时才有过,而能够成为他出云将部族长,那是一位真正的开天境大能,修行第五境的统兵级强者。

    他感到绝望,难以想象,一个比他还要小上几岁的同辈,居然给予了他如此庞大的压迫,他感到战意在削弱,道法被压制,即便是他身负兵法,也难以展现出极尽巅峰之力,只剩下了一具空壳。

    “阁下身为辟地境第五步,已经凝聚了世界原晶的存在,隔绝诸道,如此欺侮一个后学末进,未免有失身份。”

    突兀的,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在这片光明的世界中,一点碧光浮现,汩汩若泉涌,很快撑开了一方净土,如一汪碧湖,晶莹如玉珀,将那出云剑生笼罩,护持在内。(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周一推荐票。)(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