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十七章 强势!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石台古朴,星光萦绕,银色光柱中,星空古路浮现,但此刻光柱中的众人,却暂时没有丝毫踏上古路的意思。

    不说连云兵部此番携地榜资格前来参加试炼的,只是一个淬骨境小成的年轻人,寒云兵部年轻一辈排在前三的寒长衣,淬骨极限强者,居然被其一念所败,可以说连半招都没有能够挡得住,一瞬间就败了。

    一身蓝白战衣轻扬,来自寒云兵部的镇兵尊者眸子很锐利,盯住了苏乞年,道:“年轻人,出手未免太过了。”

    “想要质疑别人,就要有质疑别人的本事,苏某没有功夫和你们进行所谓的资格与称量,谁要再出手,此番出云将部,可以下次再去。”

    苏乞年平静回应,没有半点迟疑,但语气中透出的桀骜,却是一点不顾及人情世故,这也令得连成辟五人一怔,对于这位比他们年岁更小,却强到可怕的同辈高手,似乎又更多出了几分了解。

    “好胆!放肆!你是说我等皆没有资格考量你吗!”

    最先炸毛的,自然是一干六方兵部的年轻人,尤其是寒云兵部,剩下的六名随行的年轻高手一个个战血涌动,都忍不住要跃下石台,台下那个年轻人太狂妄了,这是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而几位镇兵尊者自持身份,没有开口,但脸色也渐渐变冷,他们几人都已经年过百岁,单纯以辈分来说,他们已经入了中年一辈,与一个小辈计较,平白令他们低了一等,但不可否认,那个年轻人的话太不中听。

    就是几名出云将部的统领,也不禁露出一抹异色,立身于一方将部,或许修为境界,他们不及几位镇兵尊者,但眼界阅历,却要更胜一筹,在他们看来,如此桀骜的年轻人,若非是盲目不自量,外强中干,就真的堪称天骄,是妖孽,是禁忌,足以无视岁月之差,与老辈人物争锋。

    来自寒云兵部的镇兵尊者抬手止住了身后几个年轻人的动作,他一步踏出,走下石台,与苏乞年相隔百丈而对,他冷冷道:“年轻人,你的口气不小,但你对于岁月与长辈缺少敬畏之心,修行路上,还是要多一点谦逊才能走得长久。”

    苏乞年挑眉,眼中浮现一抹冷意,道:“我对你们的面子,不会有半点敬畏之心,看来生命进化,并未没有让你们的心境进化几分,这世间,没有谁该膜拜谁,想要从弱者那里寻找存在感,痴活百岁,你恐怕还差点火候。”

    “放肆!”

    来自寒云兵部的镇兵尊者冷喝一声,一股强横的威严气势升腾而起,身前的真空一寸寸崩裂,生出密密麻麻的裂纹。

    这是一种大威势,令石台上众人心生摇曳,尤其是其它五位镇兵尊者,此刻皆凝住目光,感应这位寒云兵部的寒池尊者,周身生机死气纠缠,辟地境五步,至少也已经走到了第三步,生机与死气共存,转生涅槃皆在一念之间。

    寒池尊者!

    连成辟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位寒池尊者,两年前因为道法之悟,曾经前来连云兵部与他父亲一战,那一战少有人知晓,而他作为见证观摩者之一,却是清楚地知道,这位寒池尊者有多可怕,虽然最终那一战以平手告终,谁也未能奈何得了谁,但连成辟却知晓,后来父亲足足闭关十日,方才化解了体内的暗伤,可以说是略逊一筹。

    而今两年过去,其一身修为与战力精进,也不知道到达了何种境地……

    “胆子不小,引得寒池尊者震怒,这是自掘坟墓!”

    “寒池尊者一身寒冰道法深不可测,传闻已有大圆满之境,更参悟修习寒云兵部镇族兵法寒云剑典,同时参悟剑道,两大道法在身,战力非同小可。”

    “传闻年前,寒云尊者行走星空,曾经追逐了数以千计的星辰,横跨了两大兵部星群,将那疯魔堕落的明炎尊者,一代散修游侠,生生击毙,坠落神日,化成灰烬。”

    “可怜一代游侠尊者,明炎尊者早年也曾相助镇守一方人界天关,是辟地境第三步的大高手,可惜后来疯魔,意志沉沦,以杀戮为本心,数以万计的同族被他焚成灰烬,寒池尊者横跨星空,将其镇杀,可悲,可叹!”

    不少年轻人低声交谈,都是一方兵部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曾经随行族中长辈前往过其它兵部星群,很多人都相识,此时言及那寒池尊者,顿时透露出来不少消息,有好事者曾经将出云将部整个星系中众多辟地境尊者进行排位,这位寒池尊者足以排入前十之列。

    虽然排位未必准确,却也不是空穴来风,其一身战力,得到诸多强者认可。

    “有意思。”

    几位出云将部统领露出饶有兴致之色,这尚未进行试炼,在这接引之地,就要断绝一些人的前路吗?这地榜资格不属于他们,自然也没有阻止的意思,遑论几人身在融魂境,也乐于观摩辟地境尊者出手,若能有所收获,才真正不虚此行。

    “无谓的脸面,可笑的尊严。”

    苏乞年立在荒漠沙土之上,任凭气机威严冲刷,也岿然不动,他看上去风淡云轻,那龟裂的真空到了他身前三丈之地,就如同撞击在了坚固的礁石之上,朝着两边分流而过,他开口不容情,觉得这些人有些病态,或许是这浩瀚星空的杀伐太频繁,血气易燃,在心境的把握上,也远不如玄黄大地诸多武道修行者。

    “年轻人,你会为你的言辞付出代价!”

    寒池尊者面皮抽动,语气如冰,他动了真怒,这个年轻人的话字字如刀,剜心透骨,毫不容情。

    就是其它五方兵部的镇兵尊者,脸色也很不好看,这同样是在针对他们,这个年轻人说话太不中听,太过狂妄,简直目空一切,缺少对于强者威严的认知,一点没有敬畏之心,难以想象,连云兵部怎么会将地榜资格交给这样一个桀骜竖子。

    石台上,诸多神情变化,都逃不过苏乞年的眼睛,他轻轻摇头,觉得和这些人没有什么好说的,不等寒池尊者出手,他一只手抬起,就朝着前方拍落。

    一瞬间,寒池尊者背脊生寒,毛骨悚然,一股于他这样的镇兵尊者而言,也感到恐怖的战血升腾而起,如同一口永恒的光芒神炉骤然间复苏。

    昂!

    有龙吟声响起,如跨越遥远的时空,苏乞年背后,远古天龙虚影浮现,一只龙爪上,赫然凝聚出了足足两百零八枚若白金琉璃般的龙鳞。

    这不到三天里,苏乞年除了修复伤体,静养己身,感悟所得之外,在一百八十块战骨之上,又再次完成了二十八块战骨的淬炼,眼下,他一身战骨,赫然已经淬炼完成了足足两百零八块,距离淬骨大成的两百一十六块,只差八块。

    两百零八块战气浸透的战骨,赋予了苏乞年何等可怕的力道,他一身体魄之坚固,亦更进一步。

    随着这一掌拍落,真空粉碎,未曾动用任何招式变化,只是单纯的战血与战气,精神意志锁定之下,寒池尊者心惊胆颤,感到一股巍峨如神山般的力量镇压下来,堪称无限恐怖。

    百丈之地,形同虚设。

    锵!

    刹那间,寒池尊者出剑,他极尽全力,孕养了百十年的地兵战剑出鞘,由虚化实,落到掌心,他一剑刺出,白蓝剑身晶莹,寒气四溢,冻结真空,化成冰粉簌簌而落。

    他一剑刺出,锋芒切割,伴着惊人的寒气,剑意似寒云千里,飞雪没山河,雪亮的剑尖刺在苏乞年的掌心。

    叮!

    一声轻响,若金珠落玉盘,但这是在粉碎虚无世界,却令得真实界石台上的众人都听得到,但见掌剑交击之地,隐现一层银白色的虚空壁垒,有火星迸溅,炽亮若一轮轮小太阳坠落浩瀚星空。

    咔嚓!

    紧接着,就有龟裂音响起,一截晶莹的剑尖飞射而出,坠落向远方,击穿了一座枯败的千丈大山,将其整个一分为二,撕成两半。

    轰隆隆!

    古山崩塌,大地震动,尘土遮天。

    下一刻,但见粉碎虚无世界中,一道身影横飞而出,坠落到石台之下,落到诸兵部中人眼前三丈之地。

    “寒池兄!寒池尊者!”

    “师父!大长老!”

    这是几位镇兵尊者,乃至寒云兵部几名年轻人齐齐开口,一个个都露出震惊之色,看石台下踉跄起身,嘴角溢血的身影,一身蓝白战衣,手持断剑,不是寒池尊者又是谁?

    此刻,这位寒池尊者哪里还有此前的锋芒与锐气,他一头黑发披散,宝蓝缎带早已崩碎,握剑的手臂颤抖,石台上诸人分明看到,那握剑的虎口已然崩裂,手中随身孕养多年的寒池剑,一口修行第四境的地兵战剑,满是裂痕,此刻在悲鸣,兵魂遭创,有了沉寂的迹象。

    再看十数丈外,苏乞年一身粗布白袍波澜不惊,他长身而立,神情平静,完成了两百零八块战骨的淬炼,他战血与战气勃发,一身力道足有二十二万钧,就算不动用任何战法,也足以摧山断岳,肉身之坚固更上一层楼之后,寻常地兵,也未必承受得住他指掌之间的巨力,如果没有掺杂神金这种物质,多半就要如这寒池尊者的地兵,被一下折断,兵魂重创。

    这还是苏乞年留了几分力,非是生死大仇,动不动就叫嚣全部镇杀的,要么是没见过血,要么就是心灵扭曲,生了魔障。

    即便如此,人体天兵有损,这寒池尊者已不在巅峰,而唯有其自身才知道,刚刚那一掌,即便对方最后收回了几分力,其一身战骨,也依然生出了不少暗裂,没有十天半个月的静养难以痊愈。

    到时候即便依然赶得上地榜资格的试炼,他遭逢大败,不在巅峰,战意有损,与其它六人争夺不过三个真正前往鹊山师部,登上地榜战台的名额,实在没有几分胜算。

    “怎么可能!”

    石台上,很多年轻高手不能接受,觉得过于离谱了,这是淬骨境小成能够拥有的战力?

    就是出云将部的几位统领,也有些瞠目结舌,就算是他们族中那几位族子,身为禁忌人物,怕也远远不能与其相提并论。

    难懂隐藏了修为,修习了某种敛息法?

    剩下的五位镇兵尊者凝视苏乞年,在他们的精神意志之下,那修为气息确实不过临近淬骨大成之境,但若说对方横跨两重大境界镇敌,传说中的圣禁人物也不可能做到,相差两个生命层次,差距太大了,难以弥补。(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