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九十一章 毛病!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3500字大章奉上。)

    迈一步,斩一足!

    随着话音落下,食阙上下,数百食客都愣住了,其中不乏淬骨、融魂境的高手,甚至在七层角落里,一名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眉眼微挑,轻轻摇头,被几名融魂境的高手恭谨侍候着,乃是一名少见的辟地境尊者。

    老人目光似穿透了两层食阙,落到了第九层阁楼上,他在打量连成辟,那一桌六个年轻人,唯有此子修为最高,已经渡过了七重天劫,在这个年纪,拥有这样的修为,至少也能够算是一名年轻妖孽了,但这里是桂木星,环绕鹊山古星的三十六颗卫星之一,高手如云,尤其是地榜战台之争,更令得风云汇聚,年轻强者云集,年轻妖孽虽然不凡,但在眼下的桂木古城中,也不少见,拥有这等修为的上一辈高手,更是多不胜数。

    只是令老人狐疑的是,那中年仆从也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名渡过了八重天劫的融魂境高手,这样被一掌生生打下九层食阙,晕厥过去,难道是一名年轻禁忌?

    但就算是年轻禁忌,以那中年仆从出身离家的底子,连一招都接不下,未免也有些离谱了。

    “看不懂。”

    老人蹙眉,喃喃道,令几名侍候的融魂境高手面面相觑,不明白这一位到底不懂什么。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离家这位第八族子,与一箭落魂的独女,岂是可以易与之辈。”

    “一名融魂境,带着五名淬骨境,这六个年轻人当真是虎胆熊心。”

    “年轻不可怕,可怕的不知进退,看不到差距,唯我独尊,最终怎么吃亏的都不知道。”

    食阙中,很多高手开口,觉得九层上那六个年轻人太轻狂了,连离家和一箭落魂的独女都不放在眼里,若真是出身不凡,又怎么会只有这么点修为,对于如离家这样的大势力而言,像食阙大门前那位第八族子离泉,虽然在族子中不过排名第八,也已经参悟生死造化,入了辟地境,乃是公认的年轻禁忌强者。

    这一刻,食阙九层,连海山四人目光有些古怪,不时瞥一眼连成辟,这位连云镇兵亲子此时嘴角微微抽搐,觉得自己莫名背了黑锅,看对面这一位,似乎也没有半点解释的意思,他明白这一位的性子,多半懒得开口解释,但这样真的好吗?他觉得自己有一天若是孤身一人,可能要小心走夜路……

    “很好,离某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区区融魂境,也敢在离某面前放肆!”

    食阙前,离泉怒极而笑,今日在佳人面前可谓落尽了脸面,没想到遇到这样六个愣头青,他很怀疑,这六个人是初出茅庐,怕是听多了荒莽传奇,要逞一逞游侠气概,威武不能屈,想要成名的心蒙蔽了双眼。

    此时,连成辟忍不住闭上双眼,觉得自己很冤,但他又不能开口,因为都是自己人,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眼不见为净。

    但这一幕如何逃得过食阙中众高手,乃至那离泉的眼睛,很多人都感到无言,这是真的在无视,这个年轻人太狂放了,面对离家第八族子,一位年轻禁忌,也这样风淡云轻,他们觉得这样挑衅,最终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离泉一怔,既而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心火冲顶门,一个融魂境的同辈年轻高手,也敢这样无视他。

    而愈是愤怒,这位离家第八族子的目光就越平静,但那瞳孔深处翻涌的寒光,却如同汪洋在涌动,似可淹没山川大地,荒莽老林。

    “区区一口战刀,也想拦住离某!今日离某先断刀,再断你双臂,有些话说出口,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嗡!

    离泉再开口,同时双手掌心一合,再缓缓拉开,一口通体缭绕赤红真火的赤金长矛顿时由虚化实,落入其掌心,这长矛之上,有先天道纹,交织纠缠,如同一蓬熊熊燃烧的火焰,烙印在矛身之上。

    “赤焰神金!”

    食阙中,顿时有高手惊呼一声,看出来那口赤金长矛上烙印的,不是后天由修行者烙印下来的道纹,而是神金先天滋生的先天道纹。

    “这口地兵战矛,至少有一成,都是用赤焰神金铸成,一成以下,不可能自主勾勒,在人体天兵之上显化出先天纹路。”

    “这一位福缘同样深厚,哪怕只是地兵,怕是寻常开天境大能孕育的天兵,也很难将其击断。”

    呜!

    下一刻,这离泉动了,他右脚向前猛地踏出一步,咚的一声,足下如有万钧巨力,手中赤金战矛向前洞穿,没有半点阻隔,一下扎穿了真空,没入粉碎虚无世界,矛尖刺在虚空壁垒之上,迸溅出点点炽亮的火星。

    好强!

    离泉这一动,食阙中很多高手就不禁眼前一亮,哪怕这一位性情高傲,但作为大势力子弟的通病,这一位的战力,却是不容小觑,禁忌之名,从这一矛就能够看出,堪称名副其实,虽然其刚刚迈入辟地境第一步,但这一矛之力,却在粉碎虚无世界留下了一条条开始交织的赤红道痕,有了化成道轨的迹象,尤其是在七层之上那角落里的老人感来,怕是寻常辟地境第二步的高手都要凝神应对,稍有不慎,就要被这一矛所伤。

    叮!

    然而,等到这一矛刺到那如白金琉璃浇铸而成的刀身上,竟发出一道如金珠落玉盘的清脆撞击声,既而,一股于那离泉感来,难以想象的可怖力道反震回来,咔嚓一声,手中的地兵战矛瞬间折断,矛身悲鸣,兵魂重创,他心神与人体天兵相连,此刻也闷哼一声,一口逆血凌空吐出,战矛崩裂了虎口,脱手而出,而其本人,也被震得凌空横飞出去。

    噗!

    也就在这一刻,一缕晶莹的刀光,如一道辟世之光,横亘宇宙两极,太快了,有微光如雨,又好像点点光砂,此时,不知道是这刀光太快了,还是四周一切都变得凝滞缓慢了,食阙中很多高手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有血花溅起,伴着一只血淋淋的脚掌,坠落在食阙前的石台上。

    呼!

    食阙七层之上,那角落里的老人霍地起身,露出惊骇之色,如他也没有能够看清这一刀,太快了,以他的修为境界,身法极速,他自衬若是移形换位,多半也挡不住这一刀。

    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一个融魂境的年轻高手,怎么可能拥有如此离谱的战力,还是那一口战刀与众不同,存在古怪?

    什么!

    不仅仅是这位老辈辟地境尊者,食阙中很多高手也紧随其后反应过来,一个个露出震惊之色,乃至禁不住站立起身,死死地盯住了食阙大门前,那离家第八族子离泉,一位年轻的辟地境禁忌高手,就这样横飞出去,撞碎了那二星逐日驹拉动的宝辇,痛呼一声,都难以维持御空,就这样跌落到食阙下,摔落至数十丈之下的古城石道之上,砸出一个十数丈方圆,丈许深的大坑,吸引了四方更多的目光与高手关注。

    “离家第八族子离泉!”

    “一位年轻禁忌,传闻近几年迈入了辟地境,乃是那位离火转生轮的幼弟,谁能出手,将这一位伤成这样?”

    “看来要生大波澜了,还有那位一箭落魂的独女……”

    桂木古城中,一些高手被吸引而来,在食阙之下驻足,或是自远方落下精神意志,都忍不住心生摇曳,一个是三十六大卫星之一,离火星的星主世家离家的第八族子,一个是脚下这桂木星一方开天境大能,一箭落魂落长天的独女,身份来历都非同小可,什么人这么无所顾忌,看那离泉,一只右脚脚掌,赫然自足裸处被生生斩断。

    出大事了!

    这时,食阙中,很多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觉得九层之上,那六个人真的闯个大祸了,早先还只是意气之争,现在一刀斩了那离家第八族子的右脚掌,这就是一种彻彻底底的无视与挑衅了,无视的是离家声名,挑衅的是一方卫星星主世家的威严。

    迈一步,斩一足!

    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没有半点犹疑,如那一箭落魂的独女,女子本来清冷高傲的目光,也一下变得凝滞,乃至瞳孔深处,生出浓浓的忌惮之色,死死地盯住了那食阙大门前插在石台上的古朴战刀,难以想象,仅是一口战刀,就败了离泉,更斩了其一只脚掌,这种犀利,极速无双的刀法,她闻所未闻。

    落虹那张绝美的脸上,很快又生出几分羞恼之色,曾几何时,在这桂木星上,她走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年轻一辈更是礼数周全,乃至刻意讨好,极尽显露己身,没有想到今天却在这桂木古城中,遭遇到了这样六个肆无忌惮的年轻男女,一口战刀将她拒之门外,更扬言迈一步,斩一足。

    “家父落长空,这样一口宝刀,不知道是哪位长辈赐给你的,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你可以招惹的。”

    落虹扬起玉颈,她眉眼冷傲,淡淡道:“我不会出手,你若是有胆子,尽可以出手。”

    的确,那口刀有古怪!

    随着落虹开口,不少高手点头,觉得的确如此,若非如此,以那年轻人不过融魂七重天的修为,就算是年轻圣禁,也不能逆斩一位参悟生死造化,迈入了辟地境的年轻禁忌。

    同时,很多人冷笑,落下目光,一箭落魂的独女,若是九层之上那个年轻人真敢出手,以那位一箭落魂的性子,一箭锁魂之下,天涯海角,都没有逃避之地。

    不出手,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七层之上,那老辈尊者颔首,他猜测食阙前那口战刀,极可能是一口至强的地兵战刀,或者一口半步天刀,倚仗兵刃之利,即便是那一箭落魂的独女,也难有胜算,但现在就将一切抉择,都交给了九层之上那一位,是为了意气之争,引来一箭落魂这样一尊开天境大能,是否值当?

    下一刻,那落虹秀足向前,轻轻迈出一步,她如闲庭信步,肌体舒缓,甚至未曾提起半分力道或战气。

    咻!

    刀光一闪,一截莹白的秀丽玉足飞起,血花绽放,如同一朵瑰丽的血莲花。

    而食阙九层,神色平静的苏乞年眉眼微挑,轻轻吐出两个字。

    “毛病。”(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3500字大章奉上。)(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