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二章 光明行者,气运漩涡!(4000字大章)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二章 光明行者,气运漩涡!(4000字大章)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4000字大章奉上,还有一更在晚上。)

    木中火树随风摇曳,不过三尺高,如碧玉般晶莹,悬挂有三颗如小太阳一般的长命果。

    苏乞年立在湖畔,看几名围上来的石族露出不加掩饰的讥讽之色,这是真的将他当成了猎物,这世间,又有几个人,会对猎物露出平等而郑重的目光。

    几名石族的修为都不弱,从石魂境五重天到九重天,等同于人族融魂境的高手,而那行走在几人身后的石族青年,周身生死造化的气息隐现,并不稳固,显然是一位新晋突破,晋升辟地境的年轻石族尊者。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出手了。

    他指掌浮盈微光,一瞬间就拍落在一名石族的头顶之上,噗的一声,将其生生打成齑粉。

    什么!

    剩下的四名石族高手一怔,就感到毛骨悚然,太快了,快到他们根本来不及生出半点反应。

    “杀!”

    紧接着,四名石族年轻高手齐齐出手,有人捏拳印,有人祭出一口性命交修的魂兵石剑,有人指尖流溢锋锐之气,割裂真空,还有人一掌拍出,腐朽之气弥漫,将真空都侵蚀,融化开来。

    这几名石族年轻高手道法参悟都已有大成,尤其是其中那名指掌间流溢腐朽之气的,参悟的道流溢浓重的死亡气息,似乎是雷殛曾经提到过的死亡之道,这不是一般的道,在诸天万道中,也足以排入三千之内。

    但即便如此,苏乞年也未放在心上,他步入淬骨小圆满之境,人族战体已经走在了打破辟地境战体界限的路上,几名石族年轻高手虽强,但与他依然存在着难以逾越的差距。

    他探出的手掌并未收回,而是当空捏成拳印,向前洞穿而去。

    砰!

    他一拳崩碎魂兵石剑,拳锋对拳锋,将那石族捏拳印的整条手臂震成齑粉,再身形微侧,咔嚓一声,将那流溢锋锐之气的石指砸断,最后猛地转身,一拳洞穿那潜伏至背后,腐朽之气萦绕的手掌,他指缝间流淌光明气息,正大刚阳,神圣堂皇,足以净化一切外力,固守己身,万法不侵。

    “住手!”

    不远处,那生有赤红石发的石族青年不再平静,他冷喝一声,眼中有杀机流转。

    苏乞年指掌松开,却在那石族青年收缩的瞳孔中,蓦地放大,如小山一般盖落下来。

    轰!

    湖畔大地剧震,裂开一道道狰狞的口子,湖面起波澜,有惊浪飞溅。

    苏乞年收手,身前一道能有数丈方圆的掌印,清晰地烙印在大地之上,而那几名石族年轻高手,只剩下一滩灰色的石血,以及真实不虚的齑粉。

    “找死!”

    石族青年震怒,身为阳铁师部境内一方石族将部的族子,他虽非是兵血天骄,也是一位强大的年轻禁忌,而今晋入辟地境,哪怕只立身在第一步,就算是寻常第二步死境的尊者,也未必是其对手,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名不过淬骨小圆满的人族年轻高手挑衅,就算是圣禁,可以逆斩融魂境高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你要死在炎阳拳印之下!”

    这名石体如火焰一般灼热的石族青年尊者向前迈步,一股惊人的气势升腾而起,震裂真空,他赤金甲胄发光,一头赤红石发飞舞,而后他抬起一只手,捏成拳印,就朝着苏乞年轰杀而至。

    有如赤玉般晶莹的道痕随着这拳印向前洞穿而来,真空粉碎,拳光如一轮赤色大日横空,将苏乞年笼罩在内。

    铛!

    这一拳打在苏乞年的胸口,却生出洪钟大吕般的撞击声,既而,这石族青年勃然色变,拳锋如砸在了一块坚硬的神金之上,一股至强至大的反震之力传递而回。

    咔嚓!

    他拳锋崩裂,石血飞溅,乃至整个手腕都折断了,再看那前方的人族青年,如一根神针扎在大地之上,纹丝不动。难以想象,对方的战体居然坚固如斯。

    嘭!

    下一刻,一只手掌如神山一般巍峨而沉重,落到了他的肩头,他双膝一软,就被压得生生跪倒在地,膝盖骨粉碎。

    “你敢折辱我!”

    他惨叫一声,恨欲发狂,杀机盈胸,一身石力狂涌,却根本撼不动那只看似平凡的手掌,乃至他的背脊一寸寸弯曲,被这一只手压得弯腰叩首,缓缓匍匐在地。

    “你叩首千遍,也不能令他们安息。”

    苏乞年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很平静,却令得这石族青年背脊生寒,亡魂皆冒。

    呼!

    即刻,有神圣堂皇,若白金琉璃般的道火自苏乞年掌心喷薄而出,将这石族青年点燃。

    这是以苏乞年一身战血为引,点燃的光明真火,神圣刚阳,炽烈霸道,足以焚尽八荒,点燃世间万灵。

    啊!

    这石族年轻尊者惨叫、悲鸣,露出惊恐之色,哪里还有之前的淡然,他终于明白那惊悚的根源,这个人族年轻高手,居然要用真火将他活活炼化,祭炼成灰。

    “不!我还要开天辟地,我要轮回成圣!我要争夺气运,凝聚无上石纹……”

    他嘶吼咆哮,但根本动弹不得,苏乞年一只手镇压,他连自毁都做不到,被震散了一身石力与石血,精神意志也动弹不得,因为有一道朦胧的光,似乎一道沧桑巍峨的龙影,盘踞镇压在神庭识海,那种威严太可怖,令他心灵都颤栗。

    不过数息,这石族年轻尊者就再无声息,如火焰般的石体被炼化成灰,最后只剩下一团浓烈且精纯的血气,伴着旺盛的生命精气,被苏乞年一口吞入腹中。

    种族之争并无孰是孰非,但这些异族将人族视为血食与猎物,却是苏乞年所不能容忍的,这已经不是上古蛮荒岁月,人族不再如最初一般孱弱,更以一族之力,与诸天百族相抗,即便无尽岁月以来,都未能真正占据上风,但多少惊采绝艳的高手,一代代人皇更是威震诸天,伟力贯穿了一个又一个纪元。

    这是骨子与血脉里的高高在上,不能接受曾经的猎物与血食与之并立,苏乞年缓缓摇头,恐怕过去再漫长的岁月,也不能打磨掉这些异族根深蒂固的念头。

    嗡!

    即刻,六道天青色气芒,以那石族年轻尊者的最为粗大,能有儿臂粗细,同时破空,落至其眉心之上,那团朦胧的青色雾霭自苏乞年眉心浮现,将六道气芒吞纳,而后一下凝实了数倍不止,竟缓缓化成了一道青色漩涡。

    这是浓烈无比的气运之力,苏乞年感应眉心处,那种蜕变愈发剧烈,但还远远不够。

    精神意志感应天地,苏乞年眼中,诸天道轨愈发明晰,令他对于道的参悟,弥补道缺的速度,也增加了不少,虽然还远不能与玄黄大地相比,却也比他最初踏入浩瀚星空要好了不少。

    目光再看向湖畔那株木中火树,苏乞年循着阵法轨迹,开始尝试破阵,这是玄极阵法,以他粗通的阵法领悟,还远不能抽丝剥茧,完全化解,有阻隔之处,他便捏起拳印,以至刚至强的拳力破碎一切阻碍,最后,他一拳追根溯源,勾动时间禁忌,将这玄极石门阵瓦解,一拳崩碎,埋藏于地底的数块普通灵石齐齐四分五裂。

    破阵而入,苏乞年略一沉吟,就将这木中火树连根拔起,一瞬间,他就感到灵性气息在衰弱,没有犹疑,他念动间,就将这木中火树纳入了光阴小世界中,他勾动时间禁忌,静止乃至延缓这株木中火树时间的流逝,如此一来,便可等到离开这石界碎片,再寻找灵土栽种,这样的延寿灵药太难得,如苏乞年,也有了为长远计的念头。

    毕竟修行路上,并非是所有人都能够跟上他的脚步,眼下这数十年内,或许还没有什么,但等到百年,乃至更加漫长的岁月之后,若是亲人不再,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孤寂,大道又如何,若是一路独行,无人相伴,哪怕长生久视,也不如红尘百年。

    半炷香后。

    苏乞年挥手,一蓬黄土落下,将一地尸骨掩埋,几名人族年轻高手,就此埋骨他乡,或许等到数百上千年之后,再被人无意中挖掘出来,不会有人知晓他们曾经的身份,而拥有着同样的称谓。

    人族先辈!

    每一块被人界星空接纳的百界碎片或人界碎片,都埋藏了无数人族先辈的血与骨。

    最后看一眼身前的埋骨地,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就抬脚迈步,他足踏光阴路,一步登上高天,落到了所在的能有数万丈高的荒莽大山之上。

    这一块石界碎片很大,一眼望去,广袤无垠,古木成岭,数万丈高的古岳大山不知道有多少座,山与山之间,往往就相隔了数以千里之遥。

    立在万丈高的半山腰上,苏乞年悉心感应,自他眉心处的青色漩涡,生出淡淡的感召,似在指引方向,通达这块石界碎片的最深处。

    咚!

    下一刻,苏乞年抬脚迈步,他一脚踏裂这万丈高的荒莽大山腰腹,就冲入了山下的荒莽大地,他没有动用极速,只是以一身战血在奔行,这石界碎片沉淀两个多纪元,孕育了不知道多少机缘造化,灵物众多,未曾收割过,苏乞年不愿放过这样难得的机会。

    三天之后。

    噗!

    一缕拳光横空,如辟世之光,横亘星空两极,洞穿了一名石族年轻尊者的眉心,苏乞年看山谷中,满地的尸骨,人族血与石族血驳杂,怕不是能有近百具尸首,仅剩的十余名人族年轻高手也皆浑身染血,伤痕累累,有人盯住苏乞年打量几眼,而后深吸一口气,眼前一亮。

    “光明行者!”

    这是近些时日,在这石界碎片中,两族年轻一辈中新晋崛起的一个年轻高手,看似淬骨小圆满的修为,寻常石族年轻尊者,即便身为禁忌,也不是对手,陨落在这一位手中的,已知的,已经足足有五人。

    有人怀疑,这一位掌握有一门罕见的敛息法,隐藏了真实修为,而一身战力极强,深不可测,参悟把握的,是少见的光明道,通常而言,除了神族之外,外族很难精通,乃至把握的一种至强道法。

    有天青色气芒浮空,落入苏乞年的眉心处,那里,一道青色漩涡已经如烟如雾,乃至生出了几分凝实的迹象。

    “气运漩涡!”

    有人惊呼一声,虽然才过去了短短三天,但是很多两族年轻高手都已经知晓,想要争夺这块石界碎片,就要争夺这方天地的运势,夺取降临的异族年轻高手的气运,加持己身,如人族,当可凝聚无上战名,如石族,则可凝结无上石纹。

    不过,无论是无上战名,还是无上石纹,都非是可以轻易凝聚的,唯有夺取至少十人的气运,才能够化成气运漩涡,至少夺取两百人的气运,气运漩涡才能凝成实质,化成一道战痕或石痕,当夺取到千人气运,或许就可凝聚出来战名雏形,或者石纹雏形。

    这还只在推演之中,因为至今,也不过传闻有石族凝成了一道石痕,还远未达到凝聚石纹雏形的地步。

    这是注定的染血之争。

    所有的两族年轻高手都得到感召,朝着这块石界碎片的最深处而行,在那里,会有这块一界碎片最后的归属。

    这一刻,汲取完所有的气运,苏乞年感到,自身距离将气运漩涡凝成一道战痕,只差八名石族的气运之力,或者击毙一个杀死了八名人族的石族年轻高手。

    但很快,苏乞年又蹙眉,虽然只是三天过去,但以他的脚程,足以涉足很大的地域,相比于整个阳铁师部的石族年轻高手,鹊山师部没能占据半点上风,这些时日,关于石族十六圣子,以及那三大圣王子的声名,也已经在诸人族年轻高手中蔓延开来。

    而同时蔓延开来的,还有令人压抑的,无形的恐惧。(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4000字大章奉上,还有一更在晚上。)(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