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七章 罐中人,三战惊世!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灰色石罐古朴,生满了墨色青苔,罐身上满是斑驳的裂纹,那是时光冲刷留下的痕迹。

    人头大的石罐,罐体上只有一个古字,但落入苏乞年眼中,却仿佛化成了一道巍峨滂沱,俯瞰星河的身影,朦胧而看不真切,令他神庭欲裂,精神意志剧震。

    昂!

    他立即观想辟世之光,显化远古天龙的神形,镇压神庭,稳固四极。

    远古天龙长吟,光明无量,神照己心,镇压一切外邪,固守八方,那摇动的神庭世界顿时缓缓平复下来。

    这时,不远处传来那十六圣子的惨叫,他大口咳血,踉跄倒退,面色苍白,一双眸子都变得有些无神,显然同样被那石罐上的古字震慑,他仰天噗通一声倒下,但依然在喃喃自语,状若疯狂。

    “王!王!王……”

    苏乞年听得分明,难道这就是那石罐上烙印的古字的意义?

    倏尔,苏乞年感到体内沉寂多时的时光之心微颤,既而,髓海深处,属于人族的血脉神形显化,仰天咆哮。

    吼!

    古老的人族血脉,经历了多少岁月更迭,沧海桑田,这一声嘶吼,令得苏乞年四十九丈人族战体不禁猛地一震,难以抑制地,他朝着前方那灵泉池上沉浮的石罐张口,出了一道震天动地的咆哮。

    吼!

    犹若实质的音浪粉碎真空,裹挟着苍白的真空碎片,如洪流一般冲刷在了那石罐之上,乃至虚空壁垒都扭曲起来,荡开了细密的涟漪。

    墨色青苔剥落,显露出斑驳的罐体,看上去破破烂烂,满是裂纹的石罐摇晃起来,隐约间,苏乞年仿佛看到了一片苍莽大地,一个满头灰白长肆意披散,状若癫狂的中年人,一只脚踏着一尊石人,自苍穹之上落下,崩裂十万里大地,踏碎江河万道,将那嘶吼咆哮,崩碎千万朵天云的石人生生踏得四分五裂,石血溅长空,击穿了虚无,乃至坠落进入了朦胧浩瀚,奔流不止的时空长河中。

    中年人的脚掌流溢斑斓神光,似乎有些不稳,这时踉跄倒退两步,也就在这一刻,四只如青金浇铸而成的手掌没有半点征兆,击穿虚无,按落在其身上,与此同时,一口石罐从天而降,如将天地倒悬,将其吞纳,收入其中。

    天幕破碎,八荒动荡,整个虚空都混乱了,苏乞年再难洞悉虚实。

    咔嚓!

    石兽巢穴开始崩塌,乱石簌簌而落,苏乞年一只手抓起十六圣子,四十九丈人族战体冲天而起,他崩碎头顶的落石,如一条天龙扶摇而上,冲出地窟,出现在乱石山中。

    轰!

    山中土泥坍塌,紧接着,一道灼热的地火岩浆冲破地底,如一根金红色的天柱,直冲星天,空气剧烈扭曲,整个天幕都变得朦胧,有些不真实。

    生了什么!

    乱石山外,一干石族年轻高手大惊,就是远方数百上千里之外,很多人族、石族年轻高手也被惊动,实在是这种声势太过惊人,显然不像是自然天象,更像是人为是有灵物遗迹出世,方才可能伴有这种恢宏的异象。

    “战!战!战!”

    四十九丈战体蜕回原形,苏乞年凝望那地火岩浆柱顶端,石罐沉浮,这一刻剧烈摇晃,震得虚空都龟裂,生出一道道狰狞的大裂缝,宛如天裂,而自罐内,更有人吐气开声,接连三个战字,第一道尚且微弱,如自久远的沉眠中刚刚复苏,第二个战字就惊天动地,第三个战字,甚至在一瞬间震动了八荒四极,方圆万里大地,一切生灵都清晰可闻。

    这是……

    很多年轻高手目瞪口呆,这是什么人,战意居然如此可怕,这样恐怖的声势,简直难以想象是何等的傲世修为。

    咔嚓!

    也就在这一刻,乱石山上空,石罐上,一道裂纹彻底崩开,而后整个罐体猛地炸碎,宛如开天辟地,混沌炸开,这种声势太恢宏了,如苏乞年也色变,带着那十六圣子,迈动光阴路,展开极,一瞬间暴退数十上百里之遥。

    即便如此,强如苏乞年,肉身体魄已经处于越辟地境的路上,也依然被震得肉身酥麻,口角溢血,不用说被其裹挟着后退的十六圣子,泛着淡淡金属光的石体生出了一道道裂痕,伤势不轻,而乱石山外,那一干年轻石族强者,除了三位年轻禁忌之外,其余人未能及时退避,承受不住那股开天之音,石体炸碎,石魂破灭,一瞬间身死道消。

    嘶!

    苏乞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即便身在玄黄大地,所见过的诸多准圣,也远远不能与之相比,乃至曾经在紫禁城中,隔着时空乱流,有过惊鸿一瞥的鲲鹏妖圣,恐怕也少了几分气势,缺少这种震动八荒的威仪与战意。

    那是……一个人!

    紧接着,苏乞年目光盯住了那石罐炸碎的半空中,那本来冲天而起的地火岩浆,此刻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可怕气机压迫,生生回落大地,乃至缩回了烧得通红的地窟深处,彻底消失不见,半空中,只剩下一道身披兽皮坎肩,生有一头灰白长的中年身影。

    人族!

    苏乞年目光一挑,感应着那股同样的血脉气息,可以肯定,这崩碎了石罐现世的,是一名人族高手。

    等等!

    但紧接着,苏乞年瞳孔就剧烈收缩,他忽然生出了一个惊人的念头,这石界碎片,可是浩瀚星空之前,百界岁月之末,被打破的石界的一部分,至今已经过去了多么漫长的岁月,而今是浩瀚星空第三纪元,也就是说,至少过去了两个多纪元,而一个纪元,是十万八千年,至少两个多纪元,就是至少……

    他盯住了半空中那灰白长披散的中年人,看上去有些干瘦,但依然难掩其挺拔的背脊与身姿,这时立在半空中,未曾睁眼,亦没有半分气息外漏。

    虽然同为人族,但苏乞年并未放松警惕,这石界碎片太古老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也都沾染了岁月沧桑的气息,随便一块山石,都可能古老得吓人,这个中年人的身影,他刚刚在地窟中依稀看到的一幕,似乎就是此人的身影,只是相比于那踏碎万里江河的霸道,眼下就显得太过普通,气血不显,似依然处于一种寂灭,乃至沉眠之中。

    半炷香,一炷香,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苏乞年驻足,足足过去了一个多时辰,那立在半空中的身影也一动未动,摇摇头,苏乞年选择了暂时退去,这位人族的前辈目前的状态很难判断,他不敢贸然接近,而眼下更重要的,显然是这石界碎片之争,等到这石界碎片纳入人界星空,自然会有人族高手到来,届时此人的身份,或许就能真正揭开。

    不过,苏乞年也没有立即远去,而是徘徊在千里之外,他有足够的消息来源。

    很快,半天过去,他也得到了不少消息。

    这半天里,有不少人族和石族的年轻高手被惊动,赶到了乱石山,除了震惊于那头可怕的石兽居然被杀死了,割掉了头颅,更震惊于那立在乱石山上空,显得有些干瘦的,披着兽皮坎肩的人族中年人。

    有石族年轻高手忍不住出手,那披着兽皮坎肩的人族前辈一动未动,而其却被生生震死,不是源自那人族前辈之手,而是被其自身的道反噬而死。

    这就显得有些匪夷所思,一时间震住了很多石族年轻高手,再没有人敢轻易出手。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变数,石界碎片中,怎么会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族中年高手,很多石族年轻高手不能理解,石界碎片绝对倾向于他们,哪怕残破了,残存的意志也足够强盛,不会生出这样的疏漏,如此一来……

    就是一些石族年轻高手,也不禁生出一些惊人的猜测,但实在难以相信,违背了他们已知的东西,一时间难以接受,觉得可能另有因由,有待探究。

    而除了这些石族年轻高手,很多人族年轻高手感到振奋,不论如何,这是属于他们人族的前辈,即便眼下现身的方式有些离奇,却也不妨碍有人上前觐见,希望能够得到指引,能够前往这石界碎片深处,为人族争得这处百界碎片的气运。

    可惜,未能得到回应。

    这期间,就连鹊山五子之一的,有星河剑之名的鹊山星海,也曾经去到乱石山,依然未能令那人族前辈睁开眼。

    苏乞年摇摇头,这其中的古怪,怕是牵扯太多,远不是眼下的,这石界碎片中的他们这些年轻一代所能洞悉与把握的。

    这半天里,苏乞年也意外得知了小家伙的踪迹,似乎曾在两千里外惊鸿一现,引得不少石族年轻高手出手擒拿,但小家伙一身极,不过比他略逊一筹,寻常石族年轻高手,只被它戏弄得灰头土脸,根本难以触及半根毫毛。

    然而,就在苏乞年欲再次起身之际,一则消息传来,顿时令他震怒,心火沸腾。(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