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零八章 杀机,三大圣禁!
    (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苏乞年动了真怒与杀机。

    有消息传来,他与连成辟五人,以及小家伙的关系曝露,此前他格杀几位石族年轻禁忌,以及过百计的年轻高手,激怒了石族中几位年轻圣禁,虽非是阳铁师部十六圣子,却也有着不凡的血脉与来历,因为这几日里没能寻到他的踪迹,于是开始追捕连成辟五人……

    这是要逼迫他现身。

    而就在今天,连海山被擒拿,四千里外,被人打断了四肢,用一根石矛贯透了琵琶骨,钉在了千丈崖壁之上。

    “好胆!”

    苏乞年语气冰冷,他转身就朝着四千里外,石界碎片的更深处迈步,若论肆无忌惮,这世间又有几人及得上他,即便对方有所准备,高手齐聚,他也有足够的信念,不需要考虑算计,只要一路碾压过去,全部镇杀。

    “逼迫我现身,我来了!”

    苏乞年吐出这七个字,令真空都冻结,他迈动光阴路,一条虚幻的光芒大道延伸出去,有微光如雨,伴着点点细碎的时光沙砾,他一步迈出,荒莽大山似在倒转,古木荒林在两边消逝,眨眼间就去到了数百里外,若是换成音障,至少也已经越了数百倍,哪怕是开天境大能,如果不撕裂、跨越虚空而行,单论极,在真实界也未必及得上他。

    甚至到了后来,光阴路衍化到极致,苏乞年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虚幻了,隐隐有一种要融入虚空之中的迹象。

    不说他参悟时间禁忌,就是日日观摩孕养龙舟,这融入了虚空之心的龙舟,也自然蕴藏了虚空之秘,这些时日下来,虽然未能助他真正参悟虚空禁忌,却也生出了一些感悟,融入光阴路中,几乎有一种贯通虚无的趋势。

    当然,苏乞年没敢真正催动极尽之力,若是真的破入洞虚世界,在浩瀚星空中,洞虚世界何等可怕,不成开天之身,即便以他眼下的肉身体魄,也多半承受不住,要被可怕的虚空绞杀之力撕成齑粉。

    即便如此,四千里之遥,在眼下的苏乞年面前,也不过十数息的光景,就落到了身后。

    这是一座荒莽大山,高达五千丈,在这片苍茫大地上,不算是高山,却也巍峨沧桑,山石被风雨磨得锃亮,坚逾金铁,一面崖壁笔直陡峭,直指穹天,苏乞年的目光落到千丈崖壁之上,顿时看到了一道血淋淋的身影,一动不动,肩头被一杆黑色石矛洞穿,刺透了琵琶骨,钉在光滑如镜的崖壁上,伤口处已经结痂,如非是胸口尚且细微的起伏,已经很难捕捉到相对旺盛的生命气机。

    荒莽大山脚下。

    此刻,能有百十名石族年轻高手汇聚,以其中两男一女三人为,其余诸多石族年轻高手环立一旁,皆露出敬畏之色。

    这是三位年轻圣禁,乃是他们阳铁师部境内,年轻一辈少有的高手,都是兵血天骄,出身不凡,放眼整个阳铁星河,除了十六圣子,以及三位高高在上的圣王子之外,这三位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年轻强者。

    “就怕那光明行者不敢来。”

    “三位大人在此,哪怕是人族圣禁来了也要死!”

    “传闻那光明行者精通敛息法,常以淬骨小圆满的修为示人,示敌以弱,我族几位禁忌,多半便是因此不查,从而遭了毒手,否则怎么可能连性命都保不住。”

    ……

    一些石族年轻高手开口,语气很不屑,觉得那光明行者就是一个狡诈的年轻禁忌,简直是丢人族年轻一辈的脸。

    与此同时,十数里外,有人族年轻高手潜伏,远眺荒莽大山崖壁上那道血淋淋的身影,很多人不忿,这是一种羞辱,是在逼迫那位光明行者现身。

    同样,对于那位光明行者,有人族年轻高手沉吟,似乎是此番地榜战台争锋,新近于桂木星上崛起的年轻高手,传闻似乎与那位天龙枪交过手,未及分出胜负,而后来石界碎片现世,也是因为其切出了一块残破的王兵碎片,从而打开了通往这处百界碎片的界门。

    与天龙枪争锋?

    有人摇头,觉得不太现实,并非是兵血天骄,只是一个出身寻常兵部的年轻高手,若非是这石界碎片出世,怕多半要被镇压。

    尽管如此,眼下身在这石界碎片,过往种种,都不再重要,再多的恩怨也暂且放下,因为他们体内流淌的,是同样炽烈的血脉。

    “难!”

    有人叹息摇头,那荒莽大山下,不说那一群石族年轻高手,禁忌强者就有十余人,那为的三人,更是三位圣禁人物,石族一方兵血天骄,除非是鹊山五子现身,谁能解救那名为连海山的同族,而眼下争夺这石界碎片气运,两族年轻高手都在朝着这石界碎片深处迈进,谁也不肯落后一步,这是关乎两界星空的大事,鹊山五子即便有心,怕也无暇分身,气运之争容不得半点疏漏,遑论这石界碎片的残存意志,本就存在偏颇。

    相差太大!

    一些人族年轻高手很不甘,石界碎片意志偏颇,接引而来的石族年轻高手几乎囊括了整个阳铁星河,高手如云,远鹊山灵星,如非是地榜战台争锋,部分年轻高手前来观战,此番进入这石界碎片,人族怕还没有这么多的年轻高手。

    而眼下,就显露出来不足之处,明知道有同族高手被擒拿,羞辱,钉在了千丈崖壁之上,却无能为力。

    即便此刻四方暗中,同样潜伏有几位人族年轻禁忌,但都动弹不得,因为他们的存在,没能逃过荒莽大山下那三名石族年轻圣禁的感知,被恐怖的精神意志锁定,不说出手了,就连他们自身,想要全身而退,在这短短的十数里之遥,都有很大的凶险。

    有脚步声响起。

    这一刻,没有半点征兆,这脚步声不是很沉重,却清晰传递进入四方百里方圆,每一个人的耳中。

    来了!

    荒莽大山脚下,有石族年轻高手挑眉,循着脚步声的来源,顿时锁定了距离此地近二十里外,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

    “光明行者!”

    有人冷笑,居然真的敢来,人族就是如此,很多时候只有无谓的血性,却不明白彼此之间的差距,而将送死称之为壮烈,将无知当成无畏,显现出来热血沸腾,视死如归的样子,令他们这些百族中人深感厌恶。

    苏乞年到了。

    他的步子很快,只是两步迈出,就到了荒莽大山脚下里许之地站定。

    这……

    不远处,一些潜伏的人族年轻高手咬牙,觉得这位光明行者太冲动了,这分明是在逼迫其现身,这就孤身一人前来,连一个帮衬的都没有吗?

    几名潜藏的人族年轻禁忌挑眉,又蹙眉,最后锁眉,他们在犹疑到底要不要出手,但很快几人相视一眼,眼中浮现一抹坚凝之色,现在只有静观其变,等到最后,若是真的事不可为,他们会尝试将其带走,至于面对三位石族年轻圣禁,最终能不能走脱……

    几名年轻禁忌嘴角泛起一抹苦笑,但同时,体内的战血开始沸腾,这比往日里,与同族争锋,更加炽烈与灼热。

    “能有胆子来,不错。”

    这时,荒莽大山脚下,一名石族年轻高手开口,轻蔑道:“隐匿修为,藏头露尾的东西,还称什么光明行者,黑暗行者才适合你,但也要看诸多黑暗种族答不答……”

    嘣!

    有血花迸溅,那是一缕极光,自苏乞年眉心处迸射而出,有离弦之音,噗的一声洞穿了其眉心,而后这名石族年轻高手,整个脑袋,连同半边身子都同时炸碎,伏尸倒地。

    什么!

    荒莽大山脚下,很多石族年轻高手惊怒交加,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族当着他们这么多人的面,居然还敢主动挑衅,悍然出手,太快了,就是为的三名石族圣禁,也预料不及,没有来得及出手截断。

    好!

    不远处,有人族年轻高手心中高喝一声,而几名潜藏的年轻禁忌,则浑身筋肉绷紧,随时准备出手,同时心中苦笑,这一位当真是抛却了一切,肆无忌惮,如此挑衅,是已经将生死看淡,这是准备好染血伏尸了!

    “人族,你放肆了。”

    一名石族圣禁开口了,这是一名青年,通体如黑铁浇铸而成,肌体饱满而身形修长,立在那里,一头乌晶莹,连一张脸,也如墨色一般,唯有一双眸子呈暗金色,透出犀利锋锐之气,隐隐将真空割裂开来。

    此人负手而立,这一刻看向苏乞年,目光很冷,带着一种俯瞰的味道,语气淡漠,道:“跪下吧,现在跪下,做为奴隶存活下去,我座下还缺一头人兽,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追随左右,除此之外,你没有生路。”

    铛!

    说完,其一挥手,一条以紫铜精金铸成,甚至烙印有道纹的铁链飞出,落到了苏乞年身前的大地之上。(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