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五章 生死祭,休命复苏!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章合一5000多字大章,连第三章,明天三章10000字奉上。)

    轰!

    第一拳,苏乞年就打出了禁忌之力,他拳动大光明,势如破竹,坚定地破开那一层壁障,臻至一流之境。

    鲲断神长喝,一只拳头如黑金浇铸而成,他运转《混沌鲲鹏诀》,阴阳二力在指掌之间流转,本源涌动,有一种极致的破坏力。

    铛!

    只是第一击,就如天将撞神钟,生出一股庞大的风暴,如飓风席卷,卷起走石飞沙。

    鲲断神微退半步,而苏乞年退后三步,不过,少年的眸子坚凝而战意炽盛如汪洋,他长啸一声,身动如光,在鲲断神的眼中,仿佛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口光明熔炉滚动,朝着他碾压而来。

    与当初同样的一拳,但是拳法赫然渐臻圆融,不见半点瑕疵,除此之外,在鲲断神的感应中,这一拳中蕴藏的本源之力更加雄浑。

    咚!

    两只拳头再次碰撞,仿佛天界神匠锻铁,铿锵作响,火星如一枚枚小太阳,坠落大地,炽热无比,连真空都几乎要烧塌。

    这一战,同样惊住了不远处那位毒蛇蝎一族的帝女♂甚至就是郎林,也勃然色变,此刻的苏乞年,相比于当初,强得不是一星半点,这种提升太快了,远远超出了他们几人,简直就是怪物一般。

    眨眼间。两人交手数十击,真空壁垒震荡。隐隐生出一道道细微的裂痕,透发出淡淡的银芒。

    无论是鲲断神还是苏乞年。都打出了真火,修行二十余载,却被一名年仅十六岁的人族少年追上,鲲断神心中有一股气,他皇血澎湃,《混沌鲲鹏诀》在其手中渐渐演化出更强的力量。

    吼!

    他拳头向前横推,黑金拳光凝练,太阴与太阳之力交织,冰与火涌动。隐隐交织出一股朦胧的光,伴着鲲鹏吼,朝着苏乞年砸落。

    咔嚓!

    真空壁垒裂开,被拳锋撕裂,现出一道狭长的拳痕,可见银白粉碎真空世界。

    毫无疑问,这一拳非同小可,乃是鲲断神对于《混沌鲲鹏诀》的领悟所化,哪怕是寻常一流混元境的强者。轻易也难撄其锋。

    苏乞年眸子一凛,拳势也随之变化。

    他一只拳头放大,如一座小山般,朝前迎去。这一拳,有光明无量,有永恒自由。两股光明玄奥交织,苏乞年这一拳落下。仿佛一座光明神山,浩浩荡荡。拳无际涯。

    真龙胎膜前,刘清蝉心中微动,从苏乞年这一拳中,她感受到了几分儒道之祖孔丘的气韵,显然,苏乞年在这一拳中,融入了对于孔丘量天尺一击的体悟,而正气本源,在某种程度上,却是与光明本源极其相似,都光明正大,浩瀚广博。

    哐!

    拳锋碰撞,刺目的光迸发,以两人为中心,真空龟裂,生出十数道狰狞的裂痕,银白粉碎真空世界显化。

    鲲断神后退,至十余丈外站定,而苏乞年亦后退十余丈,近二十丈,只是略逊一筹。

    这一次,这位鲲鹏皇族三太子再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露出深深的凝重之色,他开口道:“第二种玄奥。”

    领悟一种本源玄奥,通常而言,是二流练武之人迈向一流的必经之路,而领悟多种本源玄奥,就是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迈向证道元神的必经之路。

    如他领悟太阴太阳两种本源,各一种玄奥,虽然领悟第二种本源比领悟一种本源更加艰难,但领悟一种本源的第二种玄奥,也丝毫不逊色。

    这个休命刀传人,居然在短时间内精进到了这一步。

    鲲断神的眼中第一次现出了杀机。

    他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个少年在未来极可能打破休命刀一脉的刀障,哪怕只是臻至一流混元境巅峰,也绝对是历代休命刀传人中的最强者,若是将这一门刀法领悟到三十刀以上,恐怕寻常证道元神的顶尖人物,也不敢直撄其锋。

    杀!

    鲲断神怒啸,这个白袍青年,此刻一头白发乱舞,他杀机盈胸,出手果决,双拳齐动,一手太阴,一手太阳,蓦地双拳一震,他张口吐出一道逆血,而拳锋之间,却生出一缕极细微的混沌气流。

    这不是如天地元始之气一般的混沌色,而是真正的混沌气,虽然只有比发丝还要细微的一丝,但是甫一出现,就令得苏乞年感到极大的危机。

    他毫不犹豫,双手怀抱,一缕刀光在掌心浮现,凝炼至极致,只有发丝粗细,却比太阳还要炽亮,绽放出夺目的光和热,真空被烧穿,锋芒迸溅,刀势向前,无坚不摧。

    这是休命十一刀!

    轰隆隆!

    这一击,远远超出了不远处郎林三人的想象,虚空生雷音,真空龟裂,生出一道道大裂缝,真空波浪涌动,却不能对两人的肉身体魄造成任何伤害。

    这就是禁忌之战,无论是鲲断神还是苏乞年,两人只凭肉身体魄,多半也可以碾压龙虎榜上排名末尾的年轻人杰,肉身之坚固,寻常下位无痕宝兵也难伤。

    刺目的光消散,再次现出两人的身影。

    鲲断神大口喘息,小半边肩膀几乎被生生削断,而看前方,苏乞年亦浑身浴血,他胸口有一方深可见骨的拳印,肋骨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

    这一击,没有胜负,两人都身受重伤。

    昂!

    这时,第七道龙吟声响起,只见真龙胎膜绽放出一股朦胧的清光,一股如若实质的真龙之气垂落之下,将苏乞年淹没。

    不好!

    鲲断神三人瞬间色变。同样被真龙之气淹没的,还有刘清蝉。一瞬间,其气息就开始攀升。那是其体内的龙脉在不断纯净,须臾间就到达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地。

    仅仅只是瞬息之间,一只拳头自真龙之气中洞穿出来,光明涌动,照亮永恒自由的虚空。

    砰!

    鲲断神横飞出去,落到数十丈外,踉跄倒退,最后单膝跪地。

    他大口咳血,脸色苍白如纸。露出苦笑之色,道:“过去不可逆,没想到算计至今,还是功亏一篑!”

    真龙七吟,居然分出了本源龙气,相助眼前这两个人族年轻人,这或许会令得这条真龙出世后的衰弱期更长,但很显然,得到本源龙气的苏乞年二人。绝对要比此前更强,一身伤势也在须臾间恢复,这就是最根本的差距。

    一个顺天,一个逆天。

    天难逆。道难行!

    此刻,苏乞年只感到体内涌动着一股澎湃的力量,这是真龙之气。却又比他此前继承的龙脉更加纯净,一瞬间注入他的髓海之中。令得他一身龙脉瞬间提升到了近乎九成的地步。

    近九成龙脉!

    这恐怕就是真龙后裔也难以达到,要知道。一旦身具十成龙脉,就与一头真龙无疑,哪怕是后天造就,要略逊一筹,但也绝对不会相差太多,届时会生出怎样的变化,就是历代武林史上,也没有过这样的记载。

    这是一场绝世造化!

    近九成真龙之气反哺全身,苏乞年浑身骨骼爆响,接连生出九九八十一道爆鸣,如惊雷炸响,震得真空都扭曲。

    他整个人在即刻硬生生拔高了四五寸,赫然达到了七尺高。

    古语有云,七尺男儿,便是如此刻的苏乞年一般,他背脊挺拔,脊椎骨如一条大龙昂首,节节贯穿,此刻,在他的体内,流淌的鲜血已经不再是鲜红色,而是明黄如玉的龙血,只剩下了不多的一成鲜红。

    从来没有哪一刻,苏乞年感到自身是如此强盛,就在这一刻,他彻底步入了禁忌层次,立身这一领域,成为了一种常态,与眼前这位鲲鹏皇族三太子相当。

    当然,同样身在禁忌层次,这位三太子绝对不会比他弱上几分,只是可惜,身在真龙巢,他们得不到任何助力。

    然而下一刻,苏乞年就色变,因为这位鲲鹏族三太子眼中闪过一抹坚凝之色。

    嗡!

    他浑身上下燃烧起熊熊的黑金真火,太阴与太阳两种本源之火交织。

    “肉身祭!”

    苏乞年惊喝,但很快又看到一道三寸神灵身自其眉心神庭中走出,同样身染本源真火,而这位鲲鹏族三太子,眼中也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不是肉身祭,是生死祭!”

    这一刻,苏乞年再不能淡定,妖族除了阵道强盛,更有祭祀之道,诸多祭祀手段匪夷所思,但往往不是个人所能够布置的,不过其中也有一些极为极端的祭祀,其中就有肉身祭与生死祭。

    所谓肉身祭,就是焚烧肉身,从而换取临死之前的至强一击,往往要超出练武之人本身数倍以上的力量,极为可怕。

    而生死祭比之肉身祭,就更为极端,肉身祭只是焚烧肉身,还留下了灵魂,身为二流强者,真灵可以在时空长河中存在一段时月而不被磨灭,但是生死祭就不同,焚烧的不仅仅是肉身,就连魂魄也同样焚烧献祭,这样一来,就是形神俱灭,在这天地间再没有半点痕迹。

    “三太子!”

    郎林与毒神蝎一族的帝女同时惊呼,没想到这位三太子如此绝决。

    不过即刻,两人相视一眼,白发舞动,身上同样燃烧起熊熊本源真火。

    不好!

    刘清蝉亦色变,她身形一闪,就来到苏乞年身边。

    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苏乞年深吸一口气,目光就落到头顶之上的休命刀上,两口通灵神兵气机交织,相持不下。

    即刻,鲲断神三人就化作三道炽盛的洪流,没入了那口黑金大戟中。

    轰!

    一股可怕的气机升腾而起,伴着剧烈的颤鸣声,这口黑金大戟。开始复苏了。

    得到了鲲断神三人生死祭换取的惊人之力,终于唤醒了这口黑金大戟中沉睡的灵性。

    通灵神兵。神兵通灵,智慧几乎不亚于任何生灵。哪怕是最弱的通灵神兵,也足以媲美寻常证道元神的顶尖强者,而鲲断神所掌的这口黑金大戟,更是非同寻常,乃是曾经的一位近乎步入纯阳帝境的先辈鲲鹏的躯体铸炼而成。

    神兵复苏,气机贯四方,这真龙胎膜所在的小世界,也生出了崩溃的迹象,一条条狰狞的虚空裂痕显现。

    毫不犹豫。苏乞年竭尽全力,一身精气神,几乎九成以上都注入了头顶的休命刀中,与此同时,他源源不断地汲取光明熔炉内的元气液,补充己身。

    刘清蝉略一迟疑,也出手了,她尝试灌注自己的赤阳真气,发现休命刀来者不拒。顿时眼前一亮,她毫不犹豫,一身精气神同样近乎九成都注入其中,与苏乞年联手。想要唤醒刀中沉睡的灵性。

    一股粗大如磨盘的气机自休命刀上升起,虚空被撕裂,但其中的灵性。却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相差太大了!

    苏乞年目光有些混沌,而身边。少女精神意志比他不足,身躯已经软倒在他身上。

    以生死祭换取的力量太过宏大。以鲲断神三人之力,怕是无限接近了证道元神的顶尖强者,这样的力量灌注进去,才能够令那口黑金大戟复苏。

    通灵神兵择主,可以为兵主所用,但绝不会自主复苏,助其杀敌,除非其成长到与其同等之境,追随只是认可,并非是被掌控。

    昂!

    第八道龙吟声响起,又一股磅礴的真龙之气冲出,注入休命刀内。

    轰!

    得到这股雄浑的龙气,休命刀终于复苏,这是一股难言的气机,一瞬间贯穿了小世界,冲破了龙脉大山,搅动九天风云。

    噗!

    九天流云之上,魔祖色变,一缕紫发飘落,身上那连佛祖金刚杵一击都没能留下一丝痕迹的紫色魔甲上,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刀痕,若非是其及时察觉,多半会有大祸。

    “光明本源!”

    魔祖几乎是一字一顿道,看身上魔甲的刀痕难以愈合,有光芒氤氲,锋芒浩荡,在阻挡魔甲的自愈之力。

    “南无阿弥陀佛!”

    这时,前方,少年阿弥陀佛一手持金刚杵,一手持紫金钵,金刚神杵与大日如来掌齐动,两股惊世佛武气机交融,一瞬间竟似臻至了一种玄妙的境地,梵音阵阵,有万佛之影浮现,高居大雷音寺,万株菩提婆娑。

    什么!

    魔祖第一次露出震动之色,手中猎神刀震鸣,竟生出凝滞之意。

    “你已经触及了那一层壁障!”

    魔祖高喝,身形一动,魔影重重,如存在于虚幻真实之间,九天十地,无处不在。

    但是阿弥陀佛的金刚杵打下来,却贯穿了九天十地,比一座金色山岭还要粗犷,压塌了虚空。

    砰!

    一道魔影乍现,而后横飞出去,跌落至数百里外,而后消失不见。

    九天之上,佛祖看远方,他的目光似乎贯穿了层层虚空,最终他收回目光,摇摇头,而后手中金刚杵扬起,砸落九天,朝着那尊莽古妖帝当头落下。

    铛!

    莽古妖帝抬手,与金刚杵硬撼,生出宏大的撞击音,一片虚空炸裂,而后,这位妖帝竟生生退后半步,眼中透出无比凝重之色。

    少年佛祖落九天,来到剑仙三人身边,四位辟道之祖目视前方,至于身后那一道贯穿龙脉大山的气机,却是不去在意。

    莽古妖帝冷哼一声,而后再次出手,他双手如开辟了一座深海杀域,幽暗如深渊,遮蔽天日,朝着阿弥陀佛四人吞噬而去。

    四位辟道之祖相视一眼,而后动了。

    这一动,整个天河前的虚空都扭曲了,没有人能够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连声音都被扭曲了,不能传递出来一丝半毫。

    真龙巢。

    小世界崩溃,本来乌黑如墨的休命刀,此刻彻底复苏,那乌黑的刀身成了一种纯白光明的色泽,晶莹如玉,又炽盛如太阳,刀身上缭绕一层明黄龙气,刀柄之上,那盘亘的玄武骤然间睁开双眼,一双充满灵性的眸子如贯穿了岁月长河,俯瞰古今未来。

    在这种气机下,那口黑金大戟被瞬间压制,戟身颤鸣,竟有些承受不住,生出了崩溃的迹象。

    锵!

    下一刻,一缕刀光斩落,虚空刀痕绵延数十里,贯穿了长天。

    一枚枚火星乍现,如一轮轮太阳飞溅而起,冲上九天,烧毁万里层云。

    有金铁交鸣声,震动九天,撼动八方,惊颤**,传达四海。

    天河之水汹涌,掀起惊涛碧浪,二十三皇子等人立在河畔,被四位辟道之祖的气机护持住,尽管如此,两方战场的气机波荡,还是令他们目瞪口呆,这样的对决与交锋,简直如传说中的神战。

    嘭!

    下一个瞬息,有悲鸣声传荡九天,真龙巢中,苏乞年揽住少女的纤柔温软的腰肢,虽然目光有些混沌,却没有彻底沦陷,他竭力吐纳元气液,胎息之境隐隐与身后胎膜内的真龙相合,快速补充己身,并另外分出一道,注入少女的体内,滋养肉身,恢复真气。

    同时,苏乞年看头顶之上,随着刀光落,气机被剖开,那口黑金大戟一分为二,竟被生生斩断。

    一口通灵神兵,来自鲲鹏皇族,以一位临近纯阳的鲲鹏强者的强大妖体铸炼而成,就这样损毁,灵性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弭。(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二章合一5000多字大章,连第三章,明天三章10000字奉上。)(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