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有战血,有心跳!(两章合一)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有战血,有心跳!(两章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绝渊对岸有寒风刮来,伴着凄冷的呜咽声,都不及此刻诸石族年轻高手心中的冰冷。 .

    哪怕是仅剩的三大石族圣禁,也露出惊疑不定,乃至惊惧之色,身为圣禁人物,眼力远超同侪,已经有所猜测,刚刚一瞬间,分明就是那人族的光明行者,以霸道无俦的拳力,粉碎一切,强如两大圣禁的惊人杀伐,也被强势碾压,那该是怎样一种可怖的力道,没有足够坚固的肉身体魄,根本不可能做到。

    就是数十名人族年轻高手,包括两位圣禁人物,一位准圣禁在内,也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而今看来,传闻并不假,荒莽大山前,的确是这一位强势镇杀两大石族圣禁,再镇压一位,有这样的拳力,寻常辟地境的圣禁中,还有几人可敌,若是现在登临地榜战台,胜过一位地榜中人,取而代之,多半不在话下。

    蹬!蹬!蹬!

    随着苏乞年的临近,把守一座石桥的二十余名石族年轻高手忍不住倒退,连两位圣禁大人都挡不住一拳,遑论是他们,怕是连那种威严气机都承受不住。

    嗡!

    也就在这时,两大石族圣禁陨落之地,有两道天青色气运神芒升起,没入苏乞年眉心,但见四道青玉般的战痕浮现,随着两道天青色气运神芒融入其中,又两道战痕随之浮现。

    “六道战痕!”

    有人族年轻高手惊呼,一道战痕的凝聚,至少也需要夺取两百人份的气运,而六道战痕,即便没有一千两百人,其意义,也不言而喻。

    而传说中,当夺取到千人气运,或许就可凝聚出来战名雏形,或者石纹雏形,眼下看来,随着那六道战痕渐渐隐没,似乎并不准确。

    ……

    数息后,苏乞年踏上石桥,绝渊前,诸石族年轻高手,乃至剩下的三大圣禁高手都捏紧了拳头,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羞辱,自始至终,居然没有人再敢出手,眼睁睁看着那一位夺桥而上,朝着对岸横渡而去。

    “好!”

    三座石桥前,人族众年轻高手振奋,此前争夺八座石桥时,他们遭受了多少蔑视,眼下还不是被他们人族天骄生生打穿过去,甚至到后来连出手的胆子都失去了,这是一记强而有力的回击,令这群大敌无法辩驳。

    光明行者!

    很多人记住了这四个字,甚至有人族年轻高手下意识地将其与鹊山五子这五位将血天骄比较,觉得其或许没有至强将血在身,也足以与之媲美,不落下风。

    即刻,众人目光再次落到了石桥上,那属于苏乞年的背影。

    石桥斑驳,残破,灰色石质,不知道是何种石材,甫一踏上石桥,苏乞年就感到了一股惊人的压力,背上如落下了一座千丈大山。

    难怪很多人尚且滞留在绝渊前,而没有横渡到达对岸,能够承受得住这石桥上无形压迫的,在苏乞年感来,换做人族战体,至少也要有四十四丈以上的坚固体魄,才能够撑得住,一般而言,寻常辟地境的年轻禁忌,都未必能够达到,怕是圣禁高手,才能相对轻松地走过。

    果然,没有出乎两族年轻高手的预料,苏乞年如闲庭信步,走过石桥,到达对岸,而后没入了那片灰蒙蒙的雾霭中。

    灰色雾丝飘荡,苏乞年甫一踏入其中,就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腐朽气息。

    嗤啦!

    苏乞年眼中,有神光迸溅,神圣堂皇,光明道渐渐无缺,那净化诸邪,乃至一切负面气息的神圣之气愈发浓重,刚阳至大,更兼照见真实,破除虚妄之力。

    与此同时,苏乞年观想辟世之光,借助远古天龙的神形,与龙目合一,勉强撕开了十数丈的灰雾,顿时看到了一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景象。

    他看到了尸体,不是风化沉淀了无尽岁月的老尸,而是崭新的尸体,来自人族和石族,匍匐在地,不仅生机消散,就连一身血气都消失殆尽,看上去如同被吸干了一般,只剩下了一层人皮或石皮,不见半点血色。

    苏乞年目光微凛,这时,那如泣如诉的呜咽声又再次响起,时远时近,难辨方向。

    “装神弄鬼!”

    冷哼一声,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将一身光明道催动至极境,他观想辟世之光,远古天龙的神形在背后浮现,来自远古神兽之王的神圣气息,虽然已经淡薄到微不可查,但随着苏乞年全力迸发,他整个人都开始发光,战血涌动,如化成了一轮琉璃大日,白金圣光横扫四方。

    嗤!

    刹那间,方圆数十近百丈的灰雾,如同被点燃了一般,嗤嗤作响,被灼烧净化,也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隐藏在暗中的未知生物避之不及,被光明道火所伤。

    嗡!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迈动光阴路,光明与时光交织,光阴如水,逝者如斯。

    足踏一条虚幻的光芒大道,苏乞年所过之处,四方一切都似陷入了凝滞中,直到一道看上去气息神圣,却又狰狞无比,通体生有灰色毛发的身影映入眼中。

    这是……

    心境如苏乞年,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该是怎样一种怪物,生有如人一般的躯壳,却生满了灰色毛发,而头顶八根粗大狰狞的倒角,猩红眸子如有两片血海在沉浮,最重要的是,其背后生有足足四对雪白的神翅,光明气息萦绕,但怎么看,都有一种堕落的气质。

    凝滞的时光里,苏乞年踏在光阴路上,看这怪物嘴角露出的两根血色獠牙,一如曾经见过的血族一般,甚至从那獠牙上,苏乞年捕捉到了人血的气息。

    目光一冷,苏乞年一只手抬起,拳印闪电般印在了这怪物的胸膛之上。

    铛!

    有金铁交鸣声,伴着无数火星四溅,这怪物惨叫一声,被打得横飞出去,但苏乞年却目光微沉,因为他这足以镇杀寻常辟地境圣禁的一拳,居然只是令得这怪物胸口坍塌下去,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拳印,而其惨叫,却是因为他一身炽烈的光明血气,随着拳力喷薄,几乎将其一身灰色毛发点燃。

    对于光明道火,这怪物似乎有一种天生的畏惧。

    杀!

    苏乞年口吐杀音,一身光明战血彻底沸腾,他足踏大地,拳如天龙落爪,又好像一道辟世之光,横亘宇宙两极,这是一股神圣堂皇的拳意,伴着光明火熊熊,萦绕一条虚幻的光明神链,向前洞穿,将这片灰色雾霭撕开一道里许长的大口子,虚空壁垒铿锵作响,比外界更加坚固许多倍,绽开了一朵朵绚烂的火花。

    咻!

    那怪物露出惊惧之色,背后四对神翅猛地一震,就展开了一种惊人的极速,如一道神虹破空,在苏乞年看来,辟地境中怕少有可及,寻常初入开天境的大能,若是不能借助洞虚世界,跨越虚空而行,在真实界比拼极速,怕也要略逊一筹。

    但再快,又怎么能快得过光阴流水,苏乞年足踏光阴路,一瞬间就追赶上去,莹白若琉璃的拳头再次落下,虚幻的光明神链噗的一声,就洞穿了其眉心。

    一种几色斑斓的血水滴落,嗤的一声,将土泥腐蚀,化成虚无,苏乞年凝神,没有感受到生命气息的消散,且似乎从刚开始,他就没能从这怪物身上捕捉到半点生命气机。

    咚!

    看这怪物倒地,尸体也随之被光明道火渐渐覆盖,灼烧成虚无,突兀的,一道天青色气芒,纯净若青玉,几乎凝若实质,一下从这怪物尸首之上升起,没入了苏乞年眉心。

    嗡!

    六道如青玉般晶莹,泛着淡淡青铜光泽的战痕浮现,随着这道天青色气芒落下,第七道战痕由虚化实,显现出来。

    七道战痕!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感到天地诸道的轨迹愈发明晰,甚至隐约都有了几分肉眼可见的迹象,他七道战痕加身,一身精神意志又再次凝炼了数分,如果说最初战痕凝炼之前,是百炼精铁,那么眼下七道战痕凝聚,就成了道铁,坚韧了不知凡几。

    六道轮回!

    苏乞年眼中有神光流转,眼下的他,已经有足够的把握渡过一道轮回,仅凭这一身滂沱凝炼到了极点,神照己身的意志,就足以抵住一切外邪和侵扰,至少一道轮回,不会成为阻碍,无论其中蕴藏有怎样的凶险。

    不过眼下,并不是他渡六道轮回的时机,这最后的气运争夺,苏乞年沉吟,或许与这灰雾中潜藏的怪物有关。

    而七道战痕凝聚,按照传闻,应该可以凝聚战名雏形了,但冥冥之中,苏乞年有一种感应,这缔结战名雏形的战痕越多,战名雏形就欲趋于无瑕圆满之境,不过其中到底会有怎样的变化,就难以洞悉。

    悉心感应,苏乞年肯定,自己可以勾勒战痕,初步凝聚出战名雏形了,他没有冲动,而到底什么才是属于他的战名,也需要仔细思量,战名雏形一旦凝聚,多半就不能更改,冥冥之中,涉及的气运变化,牵扯之深,不容草率。

    即刻,他抬脚迈步,朝着这灰雾深处行去。

    半炷香后。

    砰!

    苏乞年拳头连震,将一名生有一对紫色蝠翼,长有蛟龙首的怪物打得四分五裂。

    半个时辰后。

    嗡!

    苏乞年足踏光阴路,拳光炽盛如一轮神日坠落下来,将一头浑身狰狞倒刺,长有一头灰色石发,生有血色獠牙和尾巴的怪物震毙,光明道火晶莹绚烂,若琉璃般神圣,将尸血净化,焚烧成虚无。

    至此,苏乞年只感到气运加身,愈发浓重,眉心处凝聚的战痕,已经有了整整九道。

    而随着战痕的不断增加,苏乞年心中也生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明悟,若是这石界碎片最终回归石族星空,那么他这一身九道战痕,也会随之烟消云散,被打回原形,想要维持战痕不灭,唯有夺取这方石界碎片,令之纳入人界星空,届时不仅能够维持战痕不灭,更能得到整个人界星空气运的眷顾。

    一个时辰后。

    再次击毙一头分别长有人首、鹏首、石首三颗不同脑袋的怪物,苏乞年汲取气运青芒,凝聚出来第十道战痕,甚至还有所余,在苏乞年感来,越朝着冥冥之中这石界碎片气运指引的方向深入,出现的怪物也愈强,这头三首怪,已经不亚于寻常不勾动兵血的辟地境圣禁尊者,还是至少迈出了第四步,构筑了小世界雏形的存在。

    嗤啦!

    再行数里,撕开一片灰雾,空气中弥漫的腐朽之气一下浓烈了无数倍,宛如骤然间进入了一片死亡国度。

    “有新人闯过来了!”

    有声音响起,苏乞年抬头看,穿过了灰蒙蒙的雾区,似乎来到了一片古老的墓地,到处都是墓碑,有的甚至连墓碑都没有,只有一处处破败的,生满了杂草的土包。

    一座座墓碑,越往里越庞大,到了中央之地,赫然有一座能有千丈高,巍峨如山的巨碑,通体乌黑,缭绕有斑斓十色的雾丝,瑰丽而绚烂,乃至散发出一种神圣气息。

    此刻,在这墓地外围,人族与石族泾渭分明,各自占据一边,其中石族一方,能有近五十人,一个个气息强大,哪怕都是石体,也有一种超然非凡的气质,无论放到哪里,都堪称鹤立鸡群,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凡。

    再看人族一方,只有不到三十人,其中有两个算是熟人,如那天龙枪拓星汉,还有那焚星剑烈红衣,当初桂木古城中曾经远远照过一面,除此之外,都是一些生面孔,苏乞年并不识得,但也并不妨碍他分辨一二,如那被一群人拱卫在中央的五个年轻人,气质相似,一如石族一方,十五道并立的身影,归根结底,是相同的血脉气息,令得他们拥有近似的气质。

    鹊山五子!阳铁氏十六圣子!

    只是相比于鹊山五子,阳铁氏十六圣子眼下只有十五人在此,苏乞年同时注意到,在那古老的墓地中,还有几道矗立不动的身影,人族有一人,石族有三人。

    而相比于鹊山五子,乃至那阳铁氏十六圣子,这一些人加起来,也没有古墓地里那四个人给予他的感触最大。

    高手!

    苏乞年心念一动,绝对是比此前那第五圣子还要强盛很多的高手,乃至不能相提并论。

    其中属于石族的三人里,一人苏乞年曾经在那乱石山前见过。

    赤阳圣王子!

    那是一个十分英武,体态雄健,面若刀削的年轻石族男子,一身赤金甲胄,生有狰狞倒刺,虽然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有一股霸道绝伦的气势萦绕,仿佛一尊神祗转世,震慑四方。

    而另外两位圣王子,也都有雄踞八方之势,尤其是一名身着黄金甲胄,金发灿烂如阳光凝聚的石族青年,此刻立在古墓地里,通体都在绽放光辉,宛如一轮神日坠落到了大地之上,阳光普照,令得四方粘稠如浆汞的腐朽之气难以寸进。

    除此之外,最令苏乞年重视的,就是那位同族的年轻男子。

    这是一名身着灰色战衣,看上去气息平和,乃至普通寻常的青年,也正因为这种平凡,更显从容,其矗立在古墓地中,背脊挺拔,若古松,又似经年的老竹,节节贯穿,笔直向天。

    苏乞年念动,念及近些时日的传闻,鹊山氏以鹊山五子这五位年轻圣禁为首,都是将血后裔。而传说中,还有一位鹊山氏年轻高手,辈分奇高,却行踪神秘,有隐秘的传言,那一位曾经隐姓埋名,游历星空,在另一片星河横推诸敌,难逢抗手,已经打入了地榜之中,才是放眼整个鹊山星河,年轻一辈真正的第一高手。

    是他吗?

    苏乞年沉吟中,朝着诸人族年轻高手走去。

    “淬骨大圆满?能走到这里?”

    “不对,是那光明行者!”

    “是他!”

    ……

    就在苏乞年打量这处古墓地和两族年轻高手的同时,两族年轻一辈最顶尖的一群人也在打量着他,很快,就有人猜测出来了他的身份,人族一方,很多年轻高手面露异色,不论传闻几分真,几分假,这一位倒是肆无忌惮得很,很难想象,高傲如百族,怎么会受得了铁链绕颈如兽一般的屈辱。

    “此子怎么会还活着?”

    “第五圣子性烈,半途折返回去,就是为了擒杀此子,怎么会让他走脱,还到了这里?”

    “难道被此子刻意避过了?没有遭遇?”

    数十名石族高手,很多人蹙眉,目光很冷,但都没有失态,这些都是阳铁星河石族年轻一辈真正的高手,至少都是禁忌人物,乃至八成以上,都已步入了圣禁层次。

    差不多四十位圣禁,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数量,比之眼下人族一方所有的年轻高手还要多,无形中带来的压迫,令得诸人族年轻高手筋肉都更绷紧几分,不可否认,双方之间的差距不小,但尚未到真正的大决战,都在克制。

    而看到苏乞年走近,那拓星汉冷哼一声,侧过脸,未置一言,这些放眼整个鹊山星河,年轻一辈最顶尖的一小撮人,大多都对苏乞年露出友善之色,颔首微笑,也有一人脸色不是很好,出自鹊山灵星三十六颗卫星之一,离火星离家的第一族子,有离火转生轮之名,正是当初被苏乞年食阙前斩一足的离家第八族子离泉的兄长离渡。

    不过,这一位虽然脸色不是很好看,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冷道:“待此间事了,离某当讨教一二。”

    苏乞年目光微挑,嘴角倒是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苏某自当奉陪。”

    而后,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转动,重新落到了眼前这片神秘而腐朽的古墓地中。

    从来没有哪一刻,苏乞年感到血脉之间,彼此的感应如此明晰,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众念所向,没有半点偏差。

    因为,此时站在一起的,体内流淌的,都是同样炽烈的战血。

    这是独属于人族的,古老的血脉,传承自遥远的蛮荒岁月,乃至更加久远的年代。

    或许,这个种族并非圆满无缺,有恩怨,有欺凌,有不公,有背叛,七情六欲之下,时常有一张张丑恶的嘴脸。

    但这一刻,这一息,这一个刹那……

    有同样的心跳!(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其实,我想说,肯定有个别人还会继续说水,但这一章,我基本满意,因为我要的情绪酝酿出一点了,这是我水了七个小时的东西,奉上……)(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