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章 拳惊血沸,战痕极限!(两章合一)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章 拳惊血沸,战痕极限!(两章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噗!噗!噗!

    有斑斓血飞溅,伴着光明火点点,如晶莹的光雨,洒落在这片古墓地里。

    八头怪物虽强,但也挡不住眼下贯通了部分辟地境战体极限的苏乞年,只是晋入淬骨境大圆满,他一身战力,就暴涨至五十万钧,而贯透部分战体极限,更是于此基础上再增五万钧,眼下,他举手投足之间,战血不泄,战气不露,极尽凝炼,一拳一脚,都有五十五万钧的骇人巨力。

    八头怪物挥动的手臂利爪,皆被八只拳头蛮横砸断,而坚固的肉壳也被光明神圣的拳力生生震裂,撕成两半。

    八道气运神芒汇聚,苏乞年再次衍生出足足十道战痕,二十八道战痕在眉心处浮现,青铜光泽闪烁,如青玉般纯净,无瑕无垢。

    嗤啦!

    也就在这一刻,五头怪物被五行剑轮切成两半,绞碎成一地残尸,气运神芒腾起,属于鹊山五子的眉心处,各自浮现出来了十道战痕。

    分别汲取了一道气运神芒,鹊山五子各自眉心处,第十一道战痕浮现,第十二道战痕,也凝聚出雏形,尚欠缺几分火候。

    也正因为如此,鹊山五子看向前方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已然从最初的平淡,到后来的错愕,再到眼下,就变成了惊愕,若非是五人缔结五行剑轮,绝不会如此刻这般干净利落,再看前方那一位,始终从容不迫,强势出手,霸道凌厉,那比寻常兵血圣禁还要更胜一筹的怪物,连其一拳都挡不住。

    很难想象,这一位的战力到底去到了何种境地,而鹊山五子更好奇的是,这一位敛息之下,真正的修为境界,五人也有些不解,这一位为何要一直隐藏真实修为,还是其中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太快了!

    相比于石族三拨人马,苏乞年一行人的速度超出想象,十九人如一口战刀,长驱直入,无论多少怪物自墓穴中走出,都挡不住那一对无坚不摧的拳头,和锋芒凌厉,剑意神妙的五行剑轮,很快,一行十九人就到达了五里之地,甚至比之那赤阳和金阳两位石族圣王子更快一步。

    至此,石族三拨人马推进到达三里之地,已经有近十人陨落,不是禁忌,就是准圣禁,还能够活着的,无一例外,都是强大的年轻圣禁,只剩下不足四十人。

    “该死!”

    有石族圣禁盯住了苏乞年十九人,尤其是最前方,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早知如此,刚刚就该先行出手,将此子镇杀,而现在却成了大患。

    此时,赤阳和金阳两位圣王子破墓而出,若有所感,目光同时落到了人族一方。

    嗯?

    两位圣王子蹙眉,盯住了苏乞年,这个人族有些古怪,拳力居然强至如斯,就算与他们相比,也不遑多让,难道也是一位圣禁之王?

    淬骨大圆满?

    这种修为他们绝对不信,这种境界的逾越,神话中都没有记载。

    五里之地。

    苏乞年止步,目光微凛,因为这一刻,接连有一十九座巨碑倒塌,为了阻隔前路,足足有一十九头怪物复苏,自墓穴中走出,腐朽之气和煞气弥漫,交织,隐隐化成了一道腐朽朦胧的庞大虚影,难以想象,这是怎样一头生灵,生有鲲鹏翅,神凰翅,神翅等等诸多世间罕见的天翅,还有不止一颗脑袋,有鲲鹏、真龙、神凰、乃至人首、石首、魔首,仿佛汲取了诸天百族的众多异禀,那种气息混乱而强大,不比人族以及石族血脉神形弱上分毫。

    “这是在针对我等!”

    有人族圣禁开口,神情凝重,若是一人前行,怕就不会如此,当然,也是他们行进太快,才令得这古墓地中沉睡的怪物接连被惊醒,但不论如何,眼下他们需要面对的,是足足十九头怪物,每一头,比之寻常兵血圣禁都要强上不止一筹,已经有了直追鹊山五子中任意一人的可怕战力,兼之肉身坚固,若是他们分散开来,多半要被各个击破,根本难以到达这五里之地。

    “再来多少也无用!”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冷喝一声,他一步迈出,有点点时光沙砾在足下流逝,随着他肉身体魄打破部分辟地境战体界限,加上臻至淬骨大圆满之境,于光明大道淬骨卷的领悟愈发深入,光阴路的变化也更进一步,这一步迈出,光明与时间两大本源齐动,足足一十三道光阴化身在周身浮现,连同他的本体,一十四道身影向前迈步,举拳向前轰杀。

    昂!

    拳印堂皇而霸道,有远古天龙的虚影在背后浮现,昂首咆哮,来自远古神兽之王的长吟,如跨越了遥远的时空降临下来。

    砰!砰!砰!

    这一拳惊动四方,堂皇浩大的拳意冲击人心,足足一十四头怪物,被这一拳生生打得横飞而起,当空炸碎,化成漫天斑斓齑粉。

    众人血脉相连,心意相通,也就在同一时刻,鹊山五子倾力出手,五行剑轮发光,五色剑光生出了交融之势,有一缕混沌剑光浮现,当空切割,将剩下的五头怪物腰斩,剑意锋芒绞杀,有血肉横飞,不见半点生机灵气,只有灰色浓稠的腐朽之气洒落大地。

    嘶!

    远处,三拨石族年轻高手皆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幕太过惊人,就是诸位圣子也感到一阵心惊,即便身为将血天骄,圣禁人物,若是不勾动体内沉寂的珍贵将血,想要做到如眼下这一幕,几乎没有半点可能。

    而到了此时,不是他们真的惜命,而是将血珍贵,眼下距离墓地中央的千丈巨碑,尚有一段距离,若是将血消耗于此,再想要镇杀,乃至封镇那中央巨碑中的生灵,即便有三位圣王子出手,多半也会有难以想象的艰难。

    身为曾经的石界子民,他们得到的石界碎片残存意志的指引,要远远超过人族。

    可以知道,这古墓地中央,千丈巨碑之下,到底沉睡着怎样可怖的存在,至少,于眼下的他们这诸多年轻一辈人物而言,是足够恐怖的存在,哪怕对于三位圣王子有再大的信心,也不敢有半点放松和轻视,甚至就连将其封镇,也没有几分把握。

    正因为心中有底,所以更加没底,不敢提前透支每一分可能左右结局的力量。

    嗡!

    也就在这一刻,足足一十四道气运神芒,泛着淡淡的青铜光辉,没入苏乞年的眉心。

    先是二十八道战痕浮现,紧随其后,接连一十七道战痕凝聚而出,合共四十五道战痕出现在苏乞年眉心之上。除此之外,鹊山五子眉心处,也皆凝聚出来第十三道战痕。

    四十五道战痕!

    无论是对于人族,还是石族诸年轻高手,都是一种巨大的冲击,就算是那赤阳、金阳两大圣王子,此时也不过凝聚出来了三十道石痕,比之苏乞年足足相差了一十五道。

    或许是因为两位圣王子独行开辟通路,遭到的阻截数量不多,即便如此,四十五道也实在太多了,如此浓重的气运,再念及九阳圣王子,以及那鹊山氏无名青年高手,此前衍化出来战名或石纹雏形,也不过凝聚出来了四十九道战痕或石痕。

    融魂境?

    有两族年轻高手心中猜测,观那一位分化出来的越来越多的分身,除了战魂分身,实在难以解释,且每一尊分身都强至如斯,几乎与真身一般无二,该是成就的,世间少有的绝品战魂。

    说起来,哪怕身为圣禁人物,以鹊山五子为最,身为将血天骄,也不过凝结的半绝品战魂,通常而言,唯有圣禁之王,才能够凝结绝品战魂,其中需要面对的凶险,绝非是常人可以想象,稍有不慎,极可能魂飞魄散。

    这就是其敛息、隐藏真实境界的根本原因,因为其是一位世间少有的,融魂十重天的圣禁之王!

    一些年轻高手到此时方才转过弯来,因为到了辟地境,参悟生死造化,通常都要将战魂分身重新归于一体,缔结最强之身,是以辟地境的强者,是不存在分身的。

    此子居然尚未步入辟地境!

    鹊山五子相视一眼,嘴角皆泛起一抹苦笑,没想到他们鹊山星河境内,除了那一位年轻的族叔,年轻一辈居然还有这样的天骄,以融魂十重天的圣禁之王身,将一身战力推至如此境地,简直堪称可怖。

    这一刻,那石族的赤阳与金阳两位圣王子,皆蹙起了眉头,没想到那人族鹊山氏年轻一辈,居然还隐藏有这样的高手,这就令得两位圣王子感到了真实的压力。

    也就在这一刻,五里之地,鹊山五子等十八人,并未随着苏乞年再次起步。

    苏乞年止步,转过身,看向众人。

    鹊山五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开口了,这是一个样貌清秀的年轻人,看上去与苏乞年一般大,此时轻笑一声,道:“苏兄你先走,我们随后就来。”

    “你们……”

    苏乞年吐出这两个字,他语气沉凝,又如何猜测不到这一位,乃至所有人此时的念头。

    也就在这一刻,一十八人同时朝着他摇摇头,每个人嘴角都泛着微笑,没有多说什么,但是每个人的目光,都坚凝如铁,强如此刻的苏乞年,也不禁生出一种错觉,他撼不动这些人的意志,哪怕是慑魂术,也降不住。

    铛!

    数里外,拓星汉黄金龙枪连震,将一头怪物震飞十数丈,他战到癫狂,此时蓦地暴喝一声:“光明行者!”

    “光明行者!”

    除此之外,那离渡亦怒喝一声,他身上染血,有自己的,也有怪物的。

    “光明行者!光明行者!光明行者!”……

    这是另外几位滞留搏杀的人族圣禁,此刻亦开口长啸,虽然只是四个字,却令得苏乞年感到心头无比沉重,髓海之中血浪翻涌,掀起的惊涛骇浪中,缠绕血色神霞与瑞气的人族血脉神形冲霄而起。

    “好!”

    最后,所有的念头,都化成了这一个字,苏乞年再次转过身,从来没有哪一刻,他感到自己的双肩之上,承载了这么多的意志,对于这浩瀚星空,对于整个人族,他第一次生出了一种归属感。

    不论曾经属于哪一片时空,不管前世今生。

    他是人!

    这一刻,七里之地。

    鹊山氏无名青年高手无视前方巨碑崩塌,反而转过身来,与苏乞年相隔两里地相望。

    此刻,两大年轻高手皆感受到彼此体内涌动翻腾的气血,这是独属于人族的,永不冷却的战血!

    “鹊山圣。”

    鹊山氏无名年轻高手目光平和且郑重,吐出这三个字,而后转过身,将背影留给了苏乞年。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这是一种认同,不仅仅是对于战力的认可,或许,这石界碎片之行,会成为他踏入浩瀚星空以来,最珍贵的一段记忆。

    “苏乞年。”

    看那鹊山圣修长而挺拔的背影,苏乞年同样郑重道。

    鹊山圣!苏乞年!

    这一天,注定有很人会记住这两个名字,永恒烙印在心灵深处,直到寿终正寝,气血衰竭,坐化道消的那一天。

    咚!

    苏乞年与鹊山圣几乎在同一息开始迈步,两人足踏实地,虽然都不过七尺来高,落地却如两尊巨人,震得这片古墓地都似乎在摇晃。

    毫无疑问,这种近乎挑衅的动作,引动了两人所在之地,数块巨碑的震动,有怪物在地底墓穴中咆哮,腐朽与凶煞之气撼动人心,令寻常年轻圣禁都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苏乞年出手了。

    他比之前更加强势而霸道,他不是孤身一人前行,背后有人,前方有人,他立在中央。

    一步迈出,他分出三道光阴化身,出现在三座震动的能有近三百丈高的巨碑前,这里已经临近了六里之地。

    轰!

    他举拳向前,霸道无俦的拳力将三座巨碑砸得四分五裂,拳光炽烈,如三轮神日坠入了黢黑的墓穴中,有时光沙砾飞舞,苏乞年勾动光阴不灭拳的拳意,一身战血沸腾,三百六十块战骨齐鸣,冥冥之中,他仿佛听到了一声古老的嘶吼声,那是源自血脉传承的,祖先的咆哮。

    这一拳,他转动生死,烙印轮回,虚幻的光明神链缭绕时光沙砾,缠绕在他的拳头之上,打入了地底。

    轰隆隆!

    太快了,哪怕是这片神秘的古墓地,乃至有诸多两族年轻圣禁在此,光阴不灭拳意之下,时光亦出现了刹那的凝滞,也就在刹那之后,三座墓穴之中,有惨叫悲鸣,黢黑的墓穴整个炸开,显露出来三具焦黑狰狞的尸体,燃烧着熊熊光明火。

    三缕气运神芒,泛着青铜光泽,没入苏乞年眉心中,四道战痕凝聚,在他眉心处,赫然已经生出了整整四十九道战痕。

    也就在这一刻,苏乞年感受到了一种极限,似乎四十九道战痕,就是凝聚战名雏形的极限。

    苏乞年并不理会,他这一生修行至今,打破过多少极限与界限,于他而言,这世间没有万变不定,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一步迈出,他到达六里之地,没有犹疑,崩碎了一块倾倒而下,朝着他压落的逾三百丈高的巨碑,苏乞年径直打入了幽邃晦暗,腐朽之气如泉涌的地窟墓穴中。

    该死!

    数里外,已经立身在五里之地的赤阳、金阳两大石族圣王子脸色微沉,不能让人族这两大圣禁之王并肩而立,否则镇压中央千丈巨碑之下那头生灵,必将生出超出掌控的变数。

    两大圣王子看一眼前方已然打穿至七里之地,正在朝着八里之地迈进的九阳圣王子,虽然同为圣王子,但这一位辈分却比他们两人高上一辈,乃是他们阳铁氏当代圣人的亲子,圣禁之王中,也堪称绝顶,日后未尝没有可能臻至那传闻中的半步祖禁。

    神思电转,两位圣王子骤然间转身,朝着苏乞年所在之地迈步,两位圣王子横渡古墓地,却意外地发现,并未惊醒墓碑下沉眠的怪物,似乎只要不是朝着中央千丈巨碑所在而去,并不会遭遇到刻意的狙杀。

    不过苏乞年已然立身在六里之地,两大圣王子横渡过去,还是惊动了一座能有三百丈高的巨碑,碑体轰隆一声崩塌,一头气息冰冷,如万年玄冰的怪物复苏,朝着两人发出了一道沉闷凶厉的低吼。

    “不好!他们要截杀苏兄!”

    “该死的石族!”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鹊山五子等人族圣禁勃然色变,没想到这两大石族圣王子居然如此不要脸面,而横渡这古墓地,也显然不像想象中一般艰难,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并不会很大。

    十八人相视一眼,同样转过了方向,朝着两大石族圣王子迎去。

    “螳臂当车!”

    “自寻死路!”

    两位石族圣王子冷哼一声,在联手格杀了那堪比将血圣禁的冰冷怪物之后,就看到了转动方向,截断前路的鹊山五子十八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这一章二合一较满意,写出感觉了,但发现写不完这一段情节,得到明天了,汗。)(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