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圆满未来身!(两章合一)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大圆满未来身!(两章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奉上,求周一推荐票。 .)

    石甲残破,黑发飞舞,古碑下走出的神之少年暗红色眸子很冷,比暗夜还要黢黑的瞳孔中,此刻只有苏乞年一人的身影。

    锁天一脉的传人,都要埋葬。

    呜!

    少年动了,没有半点征兆,就出现在了苏乞年身前,而原地那道身影不散,这种极速即便是执掌时间禁忌,得承光明大道的苏乞年,也不禁瞳孔收缩,几乎与他不相上下。

    那是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掌心漆黑如墨,而五指光芒灿烂,在五指与掌心之间,光暗交织,有混沌电光闪烁,没有什么花俏,就这样朝着苏乞年天灵盖拍落,虚空咔嚓作响,在这手掌下剧烈扭曲,有风声呜咽,飓风生衍。

    电光火石之间,苏乞年足踏光阴路,以退为进。

    光阴小世界之力沸腾,四方时间流速减缓,两人的身形这一刻如同凝滞了一般,落到四方诸多两族年轻高手眼中,就有一种诡异的静止感,从极动到极静,之间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

    唯有鹊山圣,九阳圣王子等四位年轻的圣禁之王隐隐窥见一丝端倪,却也难以笃定。

    锵!

    苏乞年出刀了,休命刀神圣堂皇,转动生死,烙印轮回,循着气运的轨迹,如一道辟世之光,向前斩去。

    太快了!

    这种刀光极速,哪怕是那九阳圣王子,瞳孔都猛地收缩,这锁天一脉的传人,以融魂之身所拥有的极速,简直堪称可怖,辟地境内,怕是无人可及,哪怕是他,自衬即便是勾动沉寂的圣人血,也未必能够避得过。

    哗啦啦!

    与此同时,八条玄黄锁链自虚无中来,缠绕向少年的四肢以及背后的神翅与蝠翼。

    “光暗同源,亘古亘今神不灭!”

    也就在这一刻,有长吟声,如开天辟地之初就已经存世,少年挣脱凝滞的时间,光暗交织的如玉手掌没入虚无,精准无比地拍在了休命刀刀身之上。

    铛!

    一道恢宏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循着气运轨迹斩入虚无的休命刀被生生震出,苏乞年手臂酥麻,整个人被震得踉跄倒退,四十九丈一寸的光明战体都有些承受不住,那种掌力太过惊人,竟有将他的道磨灭的迹象。

    再看那少年,看似微小的身影,却如魔神一般,气势滔天,一掌接着一掌,向前迈步,不给苏乞年半点喘息的机会。

    铛!铛!

    苏乞年凝神以对,凝聚了十二分的心力,这一战堪称他出道以来最艰难的一战,他倾尽所学,休命刀如臂使指,光阴不灭刀的刀意倾泻,如一条光阴长河,极尽绚烂。

    乃至到了后来,他整个人都透出犀利锋锐的锋芒之气,身形模糊,有了一种化身为刀的迹象。

    “刀道!”

    两族年轻圣禁低呼一声,这锁天一脉的传人,还参悟有刀道,虽然比不上诸天万道中排名前百的大道,却也在千名之内,非同一般,当然,与其参悟的光明本源这种大道不能相比,更及不上身为禁忌本源的封镇大道。

    以一己之身,身拥三种道,对于出身两族师部的年轻圣禁们而言,并不罕见,但若是其中有一门禁忌本源,一门大道,再加上一门仅次于大道,排名千名之内的刀道,就足以令任何年轻一辈高手心惊。

    有火花一朵朵,在古墓地中绽放。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招,这十招,于苏乞年而言,对于精神意志乃至心力的消耗之大,实在超乎想象。

    他口角溢血,而光阴不灭刀在手中衍化到极致,已不见休命刀身,在他的手中,似乎只剩下了一道光,如太初之时就已经存在,随着天地开辟,划破宇宙长空。

    这是一场比过往任何一战都要艰难的生死搏杀。

    强如鹊山圣,乃至九阳圣王子,都难以插手,因为两者的极速,在方寸之间挪移,他们根本插不进去,若是贸然出手,只会被两人的劲力同时击中,届时恐怕不死也要重伤。

    哐!

    又是一掌,少年的掌法更快一分,先发制人,按落在休命刀身之上,刹那间似震荡了千百计,如光暗激荡,汹涌澎湃,这种掌力震得苏乞年半边甚至酥麻,四十九丈一寸高的庞大战体都被生生打得横飞出去,半空中吐出一道逆血,坠落到数里之外。

    咚!

    苏乞年双足落地,面色苍白,再向后踉跄退出数步,休命刀拄地,噗的一声,再次吐出一道逆血。

    这一掌太沉重了,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怕是寻常普通大能,都要被一掌打成齑粉,如非是休命刀坚固不催,苏乞年自衬多半早已支撑不住,即便如此,而今他大半边身子都在痉挛,精神意志都隐隐有些难以把握肉身体魄,人族战体明灭不定,有了被打回原形的迹象。

    这一刻,鹊山圣与九阳圣王子同时握紧了手中的神兵,虽然分属两族,但两人也都明白,眼下已经到了真正搏命的时候,容不得他们再计较生死,否则真的看不到半点活路。

    嗯?

    倏尔,苏乞年心念一动,血肉震荡之下,第三百六十一块战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淬炼,汲取源自那鲲明妖帝尸身的精元生机,化成滂沱战血,纯净战气。

    在苏乞年感来,恐怕只需要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第三百六十一块战骨就能够完成淬炼,再有四块战骨,达到三百六十五之数,超越周天,他也就真正步入了属于他的淬骨大圆满之境,且于他而言,没有什么淬骨极限强者,乃至淬骨至强者之分,他眼下的根基与成就,已经超越了寻常淬骨境至强者不知道多少倍。

    但很显然,那古碑下走出的自称为神的少年,并不会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和机会。

    “锁天一脉的传人,能够撑过十招,你已经足以自傲。”

    此刻,少年恢复平静,他黑发轻扬,朝前走来,神圣气机环绕,雪白的神翅在背后轻轻扇动,只是还有一对湛蓝蝠翼,在流淌黑暗光,神圣与幽暗交织,令得其生出一种邪异的气质。

    少年暗红色眸子很冷,黢黑的瞳孔看向苏乞年,嘴角浮盈冷笑,道:“可惜了,若是你封镇本源玄奥尽悟,化成道痕……只是这世间唯一没有的就是如果,享用你这样的血食,才不枉我提前复苏,这一纪元,吾注定了要神临天下。”

    “你想得太多了。”

    拄刀而立,苏乞年人族战体消退,恢复本来大小。

    “连战体都不能维系,你还拿什么与吾争锋。”

    少年语气淡漠,而瞳孔中更显几分炽热,这样的血食太过难得,他虽然不能借此剥夺封镇禁忌,但那时间禁忌,在诸天万道之中,仅次于时空与命运两大禁忌,位列第三,若是能够剥夺汲取,继承这一门禁忌本源,那么他将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巅峰,神临天下也并不会太过遥远。

    不好!

    鹊山圣变色,他已经看出来,苏乞年临近强弩之末,刚刚片刻间的交手,那少年的掌力何等可怖,他早已有所体悟,遑论是逾十招,就算是寻常普通大能也被活活震死了。

    然而,不等鹊山圣再出手,却看到苏乞年背对着他轻轻摇头,他止住抬起的脚步,若是不计生死,激发剩余的将血,他还能最后一战,只是这一战之后,是死是活就难以预料,但自踏入这石界碎片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抛却了一切。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

    他虎口淌血,晶莹若琉璃的光明血顺着如白金浇铸而成的刀身淌落,休命刀刀镡之上,天龙首染血,有一种异样的惨烈。

    心神沉入体内,一片久违的黑暗虚空,一条由无尽光芒细砂凝聚而成的河流能有数十丈宽,崩腾流淌,不知起点,不知终点,不明方向。

    这是三分之一时光之心所在,自踏出玄黄大地,步入浩瀚星空之后,苏乞年第一次尝试勾动时光之心。

    时光沙砾遍地的岸边,属于苏乞年的精神意志落下,看向面前这条时空支流的两端,能有弱冠之龄的过去身与约莫二十二、三岁的未来身分别盘坐在长河的两头。

    即刻,苏乞年念动间,时空支流的一头,未来身睁眼,起身,而后一步迈出。

    这一步,如跨越了千山万水,未来身踏着时空浪花登岸,降临现世。

    古墓地中,少年止步。

    淡金色眉毛蹙起,他看向苏乞年身前三尺之地,那再次出现的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

    “战魂分身?”

    有两族年轻圣禁面面相觑,一道战魂分身,在此时实在是微不足道,即便不愿承认,也不能否认,那古碑下走出的神之少年,强得令人感到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恐惧,这种恐惧不仅仅源自未知,也源自其深不见底的恐怖战力。

    “你的身法不错,但可惜,对吾无用。”

    少年随即露出一抹冷笑,他感受到了与此前那一十四道光阴化身一般的气息,在其看来,苏乞年还有余力动用时间禁忌,虽然足够顽强,但依然是徒劳的。

    苏乞年不语,他凝神看向前方的未来身,感受到一身精气神的消耗,比想象中要大不少,他汲取鲲明妖帝的精元生机,弥补己身,希望可以维系足够长的时间。

    等等!

    九阳圣王子目光一震,在他感应之下,属于那人族锁天一脉传人的战魂分身,赫然透发出来了属于融魂大圆满的修为气息。

    难道是因为已经被众人洞悉,所以不再掩饰真实修为?

    九阳圣王子又看向苏乞年,发现其修为气息,依然在淬骨大圆满,这就令他不禁蹙眉,两者之间,怎么也有些说不通,如他也感到琢磨不透。

    呼!

    也就在这一刻,那少年出手了,他一步迈出,就出现在了未来身身前,暗红色眸子冷冽,苍老的长吟声再次响起。

    “亘古亘今神不灭!”

    他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抬起,五指光华灿烂,而掌心黢黑如墨,黑暗气流转,光暗交织,生出一股邪异的混乱之力,要撕裂时间之力,破灭苏乞年这最后凝聚出来的所谓时间化身。

    也就在这一刻,未来身右手捏拳印,闪电般捣出,没有半点花俏,竟后发先至,落到了其掌心。

    哐!

    一道恢宏的巨响,宛如神界天钟被撞响,一股炽盛的光迸发,伴着虚空壁垒咔嚓作响,竟生出了丝丝缕缕蛛网般,比发丝还要细密的裂纹。

    什么!

    突如其来的激烈碰撞,震得不远处的鹊山圣以及九阳圣王子都勃然色变,两人倒退,虚空飓风席卷,伴着丝丝缕缕极细微的虚空裂纹,哪怕以两人的体魄,被波及到也是十死无生。

    不用说古墓地外,两族年轻圣禁很多人浑身一震,耳膜生疼,难以想象这是怎样的碰撞,如赤阳、金阳两位圣王子,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种声势,赫然像极了族中的绝顶大能交手,这种战力于年轻一辈而言,堪称惊世。

    下一刻,光芒炽盛中,那一身残破石甲的少年踉跄后退十数步,再看向前方,就露出惊疑不定之色,他死死地盯住了未来身,黢黑的瞳孔倒映,竟映照不出未来身的身影。

    “不可能!”

    自称为神的少年惊呼出声,第一次失态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被他认定为依靠身法短暂凝滞时间,衍化出的时间化身,居然展现出来了如此惊人的战力,最重要的是,他无法映照这道时间化身,不说那锁天一脉的传人刚刚显露出来的战力,就算是真正的圣者,也不可能逃过他的神瞳,这太过匪夷所思了,通常而言,唯有一些传说中的灵物或者特殊状态才能够做到,一时间他很难肯定,眼下到底属于何种变化。

    这……

    弹指间的变化,更是令得同样退出了古墓地的鹊山圣以及九阳圣王子无言,心神剧震,居然震退了古碑下走出的神秘少年,那一拳之威,简直足以令顶尖大能惊惧,那种肉身体魄,更远非是他们所能媲美。

    锁天一脉!

    很多两族圣禁目光凝滞,甚至有人瞪大了眼珠子,失去了仪态,实在是这一幕太过离谱,突如其来的逆转,没有半点征兆,无据可依,甚至有人觉得置身在梦幻中,这就是传说中人界星空中域祖地的锁天一脉传人吗?

    “你到底是谁!”

    少年看向未来身,沉声道,他声音苍老,如被风雨磨蚀了无尽岁月,他不相信这是那锁天一脉传人的真实武力,否则刚刚也不会被他碾压,重伤咳血。

    “诛神者。”

    未来身平静开口,而后向前迈步,他脚步落地无声,但整个古墓地随着其脚步落下,都开始剧烈摇动起来,宛如一场骤然间降临的大地震。

    一股无形的大势弥漫开来,未来身肌体开始发光,有微光如雨,那是点点滴滴的时光沙砾,汇聚而成的时光雨,于极尽绚烂中前行,源自未来身的气息,令得那少年冥冥之中把握己身气运,感受到了一股深重的威胁。

    诛神者!

    少年暗红眸子彻底变得冰寒,黢黑的瞳孔有杀光迸溅,令其身前的虚空激荡,扭曲如破布,满是褶皱。

    “渎神!用你的命来赎罪!”

    轰!

    随着少年话音落下,一股混乱而可怖的血气迸发,雪白的神翅与湛蓝蝠翼齐震,少年掀动一股虚空飓风,如移形换位,到了未来身身前,洁白的手掌光与暗交织,取代了掌纹,他一掌按落下去,如一片天穹坠落,大势倾天。这是掌势,非是掌意,哪怕相隔很远,如鹊山圣乃至九阳圣王子,也感到己身气运颤栗,生出了一种崩溃的迹象。

    轮回将书!

    两位圣禁之王相视一眼,至少也是圣者武学,这一掌太过可怖,直指气运,两人眼界广博,能够涉足气运杀伐,通常而言,唯有轮回圣者才能够做到,换做是他们,此前参悟、勉强掌握的一式将书武学,所谓势,不仅仅是精神意志,也有涉及气运锁定的体现,只是他们境界太低,参悟把握的只是一丝微不足道的皮毛,勉强触及了一丝神髓,相比于这一掌而言,就如小巫见大巫。

    而迎着这一掌,未来身不闪不避,拳印向前,有时光如雨,随着拳锋向前,洒落长空,瑰丽而绚烂。

    哐!

    又一道恢宏的撞击声,以两人交手之地为中央,古墓地开裂,生出一条条大裂缝,深不见底,所过之处,一座座巨碑崩碎,墓穴中的怪物甚至来不及出世乃至逃离,更有甚者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被生生震成齑粉。

    而一拳一掌皆不动,两者胶着之地,虚空扭曲,一点黑芒如可将一切光芒吞噬,在两人拳掌交击之地不断涨大。(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奉上,求周一推荐票。汗,判断失误,还没结束。)(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