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三十九章 刑天印,伪圣安敢!(一更)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三十九章 刑天印,伪圣安敢!(一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圣者!

    地榜战台四方,所有人呼吸凝滞,一位圣者降临,于鹊山星河而言,意义绝非寻常。

    “鹊山镇海见过巡察圣者。”

    山谷最上方,鹊山氏圣者开口,顿时令得很多人心神一震。

    巡察圣者!

    在他们东极星天,战皇殿巡察圣者的身份绝对非同小可,凌驾于寻常圣者之上,在战皇殿中,都有着不低的地位。

    可以说,不是随便一位圣者,就能成为战皇殿巡察圣者的,其背后潜藏的底蕴,都不是寻常师部星河可以想象的,绝对足以令寻常圣者惊悚。

    白袍圣者降临,朝着鹊山圣者微微颔首,目光就落到了地榜战台之上,淡淡道:“身为同族,如此阴狠毒辣,动辄剥夺他人性命,地榜之上,岂能容你,还不收手,下台认罪。”

    嗯?

    这一下,战台四方死一般的寂静,很多人再也不敢随意开口,同时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氛,显然有人在针对这位锁天一脉传人,难道不怕得罪中域祖地那一方庞然大物吗?

    地榜战台上。

    另外九位地榜高手面面相觑,有人露出震动之色,也有人神色不变,出身不凡,不过北域东极星天战皇殿一位巡察圣者,还不足以令其惶恐。

    只是再看向前方那位年轻的锁天一脉传人,目光就变得有些古怪,那铁空难怪有恃无恐,出身东极星天,其背后居然站着这样一位巡察圣者,难怪言辞锋锐,丝毫不肯低头。

    苏乞年的手掌在那铁空天灵盖上方寸许之地止住,他看向山谷上方未曾蒙面的白袍圣者,蹙眉道:“是谁在算计,又是谁扰乱地榜争锋,刻意针对苏某,阁下难道不清楚?怎么到了阁下口中,就成了苏某阴狠毒辣,事无不可对人言,阁下颠倒黑白的本事,难道不觉得愧对巡察之名?”

    嘶!

    随着苏乞年话音落下,战台四方,无论是年轻一辈还是老一辈高手,皆倒吸一口乃至数口凉气,有人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哪怕是鹊山五子等几位共历生死的年轻圣禁,也心神剧震,这一位开口,当真肆无忌惮,这样质疑一位圣者,还是来自东极星天战皇殿的巡察圣者,如此不留余地,众目睽睽之下,毫无疑问,也将自己所有的退路断绝。

    圣者威仪,不容亵渎。

    白袍中年落下目光,一瞬间,整个鹊山灵星上空,天光晦暗,阴云密布,尤其是这地榜战台所在的山谷,如有电闪雷鸣,鹊山氏圣者眉头微蹙,袖手一拂,化解圣威,护住地榜战台四方众人。

    即便如此,众人依然感到呼吸困难,这种威严太盛了,源自高层次生命的威压,就是诸开天境大能也胆寒,自衬连一缕气机也承受不住。

    “你敢渎圣!”

    白袍中年再开口,语气微冷,而声如天音,响彻在山谷中,如雷鸣滚滚,道:“地榜争锋,本就需要倾尽全力,哪里来的算计和针对,你敢质疑本圣,妄自揣测,倒是胆子不小,地榜之上,岂能容你!”

    不好!

    鹊山五子变色,但念及此前那位小叔叔的告诫,又生生忍了下来,只是再看向地榜战台之上的苏乞年,就露出几分忧色,这一位性子刚直,怕是很难低头,想要生出转圜的余地,实在难如登天。

    有地榜战台隔绝,圣威不加身,苏乞年看山谷上方的白袍圣者,目光渐冷,沉声道:“苏某曾观过一位圣贤留书,所谓圣者,从心所欲不逾矩,知行合一。苏某不知道,圣之一字,什么时候成了所谓威严的法衣,这不叫圣者威仪,而该称之为持强凌弱……”

    顿了顿,苏乞年眼中有冷光迸溅,一字一顿道:“你,也配称圣!”

    你,也配称圣!

    噗!

    随着这五个字落下的,还有苏乞年的手掌,在那铁空惊愕乃至骇然的目光下,拍落到其天灵之上,没有血花迸溅,只是一声轻响,这位地榜第两千九百九十一位的金阳不坏体,被一掌打成齑粉。

    突如其来的变化,就是那位白袍圣者,也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这一位怒极而笑,圣威浩荡,震得虚空龟裂,山谷上空,一条条横亘数十上百里的空间裂缝衍生,宛如天裂,横亘在苍穹之上。

    嗡!

    鹊山灵巢开始发光,碧翠如玉的灵光交织,缔结成一幅浩大的阵图,将整个灵巢笼罩在内,隔绝圣者气机。

    “罪子!你修为不高,胆子不小!”

    白袍圣者心火翻涌,身为东极星天战皇殿巡察圣者,向来地位尊崇,行走在整个东极星天,哪一方至强师部不给予足够的礼敬,曾几何时被一个小辈如此羞辱过。

    “苏某胆子一直很大。”

    苏乞年开口,冷声道:“你二人都称苏某为罪子,苏某倒要问一问,罪从何来?”

    “锁天即为罪!”白袍中年冷哼一声。

    锁天即为罪!

    战台四方,无论是年轻一辈还是老辈人物都在后退,圣怒之下,未免被殃及池鱼,但此时很多人也不禁一怔,他们隐约知晓,锁天一脉在中域祖地似乎颇受争议,但从这一位巡察圣者口中,却是将这位锁天一脉传人定为罪子,这其中的纠葛之深,多半极不寻常,已经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苏某从未认可,为锁天一脉传人。”

    苏乞年摇头,封镇本源的领悟纯属机缘造化,非是源自所谓的中域锁天一脉,而所谓锁天拳,他也并未参悟过。

    “执掌封镇禁忌者,皆为罪子!”白袍中年寒声道,“莫要以为身在地榜战台之上,就奈何你不得!”

    嗡!

    白袍中年伸出一只手,手掌翻开朝上,一枚青铜印在掌心浮现。

    青铜印不过婴儿拳头大,古意盎然,印身刻有山川江河之象,有青铜光辉浮盈而起,下一刻自白袍中年手中冉冉升起。

    “这是……”山谷上方,鹊山氏圣者似乎想到了什么,瞳孔骤然间收缩,忍不住惊喝道,“刑天印!”

    刑天印!

    四方皆惊,无数人抬头看头顶之上,那一枚古朴的青铜印,印底赫然烙印有刑天两个古字,这古字众人并不识得,但就是可以清晰感知其意,有开天境大能深吸气,这该就是传说中的皇道经文,传说中战皇殿有三种刑天印,分别为青铜刑天印,赤玉刑天印,以及紫绶刑天印三种,三种刑天印分别为圣人,无上王者,乃至人族大帝以初代战皇天刑的皇道经文铭刻而成。

    刑天印出,就代表了人族战皇殿的无上威严,刑天罚地,莫敢不从。

    没想到,这位巡察圣者居然还执掌有一枚青铜刑天印,拓星汉等年轻圣禁皆目光凝重,而据鹊山氏圣者所知,就算是东极星天战皇殿诸巡察圣者中,也不是每一个都能执掌一方青铜刑天印,可以想象,这一位的背后,多半还有着更加难以想象的存在。

    轰隆隆!

    即刻,刑天印悬空,印底刑天两个皇道经文散发出浓烈的青铜圣光,照耀在地榜战台之上。

    一瞬间,包括苏乞年在内,剩下的九位地榜高手顿时感到,地榜战台隔绝之力消散,被刑天印短暂抵消。

    “罪子!还不跪下!”

    白袍中年立在地榜战台上空,他目光俯瞰,透着无情与冷漠的味道,如高高在上的神祗,在审判众生。

    有圣者气机垂落下来,一瞬间,九位地榜高手退出战台,不敢再待在上面,而苏乞年则浑身一沉,这气机可怕至极,压得他肌体欲裂,肩背之上,如落下了一座古山神岳,如非是他肉身开天,打破了辟地境战体界限,这一刻就要肉身崩溃,濒临死亡。

    嗯?

    这一下,四方崖壁上,很多开天境大能一怔,看苏乞年浑身火星四溅,铿锵作响,却未曾在第一时间崩溃,这种肉身体魄,绝非是寻常辟地境尊者所能比拟。

    “肉身开天!”

    有人惊呼出声,这分明就是已经彻底打破了辟地境的战体界限,肉身体魄先一步跨入了开天境,实现了生命层次的部分进化。

    很快,又有大能摇头,肉身开天也不行,圣者气机之下,能够撑过数息就顶天了,圣者威严不可逆,生命层次的差距太大了,若是那位巡察圣者全力释放一身气机,其怕是连一息也撑不过去。

    这一刻,苏乞年蓦地抬头,他一双眸子浮盈出白金圣光,如琉璃铸成,冷喝一声:“伪圣,安敢欺我!”

    昂!

    有震天的龙吟声响起,一下将镇落在身上的圣者气机崩碎,一件晶莹神圣的甲胄自苏乞年身上浮现,通体若白金琉璃浇铸而成,每一叶甲片都如龙鳞,足有十万八千枚。

    这甲胄古朴,如沉眠了漫长的时月,有沧桑的气机流溢,洒落微光如雨,垂落在战台上,极尽绚烂与瑰丽。(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还有两更,稍安勿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