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二章 星空中点亮光明!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星空浩瀚。

    这里没有空气,冰冷而枯寂,群星璀璨,却相隔漫长的星途。

    苏乞年大口喘息,光阴不灭第三十七刀极尽时间寂灭之力,对于一身精气神的消耗之大,几乎在瞬间耗尽了天龙甲所剩不多的时间,这一刀,堪称他出道以来斩出的巅峰一刀,若是当初身在玄黄大地时,他悟出这一刀,那位当代鲲鹏皇,绝难有几分挣扎之力。

    再看那片被刀光笼罩的星空,白茫茫一片,经久不息,锋芒肆虐,时而可见一条条长达数百上千里的可怖天裂,有岁月沧桑的气息流溢,时月打熬,万物归寂!

    这是一种可怕的刀势,借助天龙甲之力,苏乞年将光阴不灭刀意拔高到达了一个新的境地。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

    足足十息过去,刀光不散,锋芒不消,乃至生出了一种永恒不灭的气韵。

    但终究没有凝固的岁月,光阴长河向前,时光如流水,荡开的涟漪勾勒出一圈圈苍老的年轮。

    嗡!

    有一点青铜光浮现,在白茫茫,覆压千里星空的刀光中,如同残灯烛火,却始终不息。

    那是……

    鹊山灵巢,鹊山镇海露出沉凝之色,他隐约看到了一方青铜印,如神山大岳,矗立在宇宙星空中,印身有火星迸溅,被刀光伐戮,青铜圣辉灿烂,即便缠绕有成千上万条玄黄锁链,也有一种岿然不动的神韵,冥冥之中,似乎有古老的诵经声响起,如跨越了遥远的时空,贯穿了浩瀚星空,去到了漫长的百界岁月,那属于杀上九界连毙三皇六帝,一代战皇天刑的第四纪元。

    刑天印!

    哪怕只是青铜刑天印,也由圣人亲手铭刻下皇道经文,刑天二字不仅仅代表着战皇殿的无上威严,也代表着初代战皇天刑的无上武力。

    轰!

    下一刻,青铜圣光灿烂,自炽盛刀光中崛起,几乎有小半个鹊山灵星大,比任何一颗卫星都要大上很多倍。

    一块青铜印,在冰冷的宇宙中沉浮,处于蛛网般交织的星空裂缝之间,印身烙印的山川江河此时似乎活了过来,可见山岳高耸,江河澎湃,云雾缭绕,瑞霞漫天。

    咔嚓!

    那缠绕在印身的成千上万条玄黄锁链绷直,而后一条条断裂,承受不住印身散发的气机,锁源之力太浅薄,还不能锁住这样一口圣人亲铸的刑天大印。

    不过光阴不灭第三十七刀,穷尽光明,时间之力,又岂是寻常,但见那刑天大印之下,那位巡察圣者一身白袍染血,残破而狼狈,上面赫然有着近百道刀痕,每一道肉深可见骨,虽然于一尊圣者而言,这样的伤势不过寻常,但那刀势中蕴藏的时间寂灭的锋芒,还是残留在了其体内,需要时间来化解,对于精神意志也造成了不小的震荡。

    但对于一位圣者而言,最重要的是,这种狼狈的姿态,不是一名同辈的圣者造成的,而是源自一名不过刚过弱冠之龄的年轻后辈,千余年的修行,还抵不过一名拥有圣兵,踏上修行路至多不过十余年的年轻人,被刀势压制,若非是巡察圣者的身份,执掌有一枚青铜刑天印,今日说不得,就有圣陨之危。

    “今天,九天十地都没有你的退路!”

    白袍圣者寒声道:“邢天印下,圣者也逃不过,今日就将你镇压,剥夺你的罪源,罪子,你的罪孽无法洗清,本圣会将你羁押,带回战皇殿,再另行发落!”

    话音落下,白袍圣者朝着头顶沉浮的刑天大印躬身一拜,长吟道:“请刑天镇敌!”

    轰!

    即刻,能有小半个鹊山灵星大的青铜大印如一颗青铜古星,绽放出浩瀚圣辉,青铜光如海,朝着苏乞年汹涌而来。

    手持休命刀而立,苏乞年粗布白袍如雪,他黑发飞扬,铿锵而鸣,这一刻立在星空中,背脊挺拔,脊椎骨如天龙昂首,节节贯穿,他看向前方滚滚而来的青铜圣光,古老的诵经声伴着震动星空的杀伐气机,尚未临近,就令他肌体颤栗,生出了龟裂的迹象。

    放眼整个人族,无尽岁月以来,有几人战力能及得上一代战皇天刑,这位百界岁月第四纪元诞生的人皇,刑天斧下,诸天百族皆惶恐,皇者也惊悸。

    是以,若论杀伐气之重,毫无疑问,诸人皇经中,当以战皇经为最。

    虽然眼下只是一块青铜刑天印,由圣人摹刻的皇道经文,远远及不上真正的人皇经,但对于苏乞年这样,尚未轮回成圣的修为而言,无疑是足以倾轧碾压的。

    噗!

    有血花迸溅,若白金琉璃,战血洒星空。

    苏乞年岿然不动,任凭刑天大印气机冲刷,肌体崩开,生出一道道裂痕,也没有皱眉,更未发出一声痛呼,他在竭力汲取光阴小世界中一株灵草的药力,在滋养补充一身精气神,他光明心炽烈,欲放手一搏,不计生死。

    修行至今,他一路走来,看似机缘造化不绝,实则道途多舛,常伴着凶险,每每行走在生死边缘,他心有牵挂,但从不畏生死,没有人可以令他屈膝折腰,他历来不通进退,非是不明,而是不愿。

    他不为审时度势,只为心无窒碍,只守己心光明,只求问心无愧!

    冥冥之中,这一刻,苏乞年似看到光明心开始熊熊燃烧,从来没有哪一刻,对于光明心的感知如此明晰,世间光明,正因为有了心而真实存在,光明不是虚无缥缈,非是高高在上,不求信仰,不为香火,这就是属于他苏乞年的光明本源,也是与神族光明道的差异所在。

    嗡!

    手中休命刀轻鸣,无数白金琉璃般的道符,数以千计,自虚无中来,缠绕在刀身之上。

    道符!

    鹊山灵星上,鹊山氏圣者忍不住深吸一口气,道法大圆满之上,刀痕结道轨,道轨缔结道符,再向上,当道符圆满,与道源共鸣,便是成就法则神链之时,届时,超凡入圣也就真正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在鹊山镇海看来,道法领悟到缔结道符这一步,就是很多开天境大能,不到绝顶大能之境,都很难达到,年轻一辈,也只有一些圣禁之王,可以在未入开天前达到,但如这位锁天传人一般,缔结出数以千计的道符,就是很多至强大能,也远远不及,这个年轻人的道法领悟,已经开始逼近成就法则神链的境地。

    无法想象,这还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种光明道息,太过震撼人心,比之鹊山镇海见过的任何一名神族,都要更令他心生摇曳,与他所感受过的光明道大不相同,甚至这一刻,鹊山镇海生出一种错觉,属于这个年轻人的光明道,才形神兼备,而他曾体悟过的神族光明,则有形无神。

    而放眼诸天百族,浩瀚星空,神族以光明立道,渡过了无尽岁月,贯穿了很多个时代,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诸神并世的岁月,一个人族所参悟的光明道,比神族更胜一筹?这简直令人难以想象,至少神族绝对不可能接受。

    三千,四千,五千,六千!

    不过弹指间,苏乞年分明感到,自进入浩瀚星空之中,光明道显化的虚幻神链,本来不过三千道符,就在这片刻间,竟暴涨了足足一倍,达到了六千之数。

    六千枚光明道符,缠绕在休命刀上,重新缔结成虚幻神链,相比于最初的虚幻如光,就真正演化出来了一条白金神链的虚影,散发出淡淡的琉璃神光,虽然还远未凝实,却已经有了形体,这种道境不仅令鹊山镇海心惊,就是星空中的那位白袍圣者,也不禁瞳孔收缩,这种道境于圣者而言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说是浅薄孱弱,但对于圣境之下,就足够惊人,尤其还是出现在这样一名年轻高手身上,足以令世间九成九的开天境大能汗颜。

    咔嚓!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在苏乞年与那青铜刑天印之间,星空骤然间裂开了一道口子,一只黢黑如墨的大手,比黑夜还要深沉,蓦地自虚无中探出,隐约间,有河流奔腾的声响自那大手所在的虚无深处响起。

    铛!

    青铜刑天印砸落在那比星辰还要大的巍峨手背上,迸溅出万千火流星,而后被生生弹起。

    整个鹊山灵星的天穹变得漆黑,一切光芒消失,连鹊山灵巢散发的灵光也被压制了,一切光明黯淡,消失不见,如鹊山氏圣者也大惊,眼前的光明如被吞噬了一般,轮回意志所向,亦是一片黑暗。

    苏乞年一阵毛骨悚然。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他措手不及,但这只黢黑的大手,却带着久违的熟悉感,距离当初皇道古战场,数年过去,没想到今日再现浩瀚星空。

    相比于当初,这只大手所散发出来的威压太强了,气机尚未临身,就令得苏乞年五脏皆震,肌体龟裂,刹那间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这一刻,鹊山灵巢一角,一座幽静的山谷中。

    碧湖边,盘膝而坐,灰白长发披肩,身形干瘦的中年人睁开了双眼。(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