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三章 诸天!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万物生起身,灰白长发轻扬,一步迈出,就出现在浩瀚星空中。

    苏乞年浑身一轻,加身的可怖气机消弭,他看向前方,那一道依然干瘦却挺拔,更带着几分孤寂的背影,仿佛比那如星辰般庞大的黢黑手掌还要巍峨。

    这一刻,万物生眸绽斑斓神电,似划破了宇宙苍穹,亘古时空。

    “是谁!”

    青铜刑天印颤鸣,白袍圣者在后退,露出惊悚之色,无论是那黢黑手掌,还是那灰白长发,兽皮坎肩,如古人一般的中年,都出现得毫无预兆,那种气机,就是他身为轮回圣者,也感到胆寒,肌体欲裂,难以想象,那只黢黑大手,到底是何种存在,只是气机,居然令他这位四转圣者也承受不住,需要远远避开。

    嗡!

    有刀鸣声响起,万物生不动,只是轻轻吐出两个字。

    “诸天!”

    他语气不高,却响彻寰宇,震荡四极,崩碎了一角虚无,现出了一条朦胧的长河,时空河水奔涌,不知起始,不明方向。

    而那只黢黑大手,也正是自这条伟岸长河中探出,不知道是出自上游,还是来自下游,但不论来自哪里,都令得那白袍圣者,乃至鹊山镇海心神剧震,他们看到了什么,一只黢黑大手,自时空长河中探出,就是圣人,也休想肆意遨游时空长河,稍有不慎,就会迷失在时空乱流之中,最终耗尽寿元,身死道消。

    什么来历?哪位无敌存在在出手?这简直就是惊天秘闻,足以令星空剧震。

    白袍圣者心生摇曳,觉得这趟浑水有些太污浊了,他这样的身板,还有些孱弱,与真正的巨头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但念及那一位,他又不能退走,不论如何,今日都要见证结果,在他看来,只能说锁天一脉牵扯太深,不止个别人针对他们。

    当然,如这位巡察圣者,也想不到苏乞年与这只黢黑手掌的渊源,自玄黄大地就开始,纠缠至今,乃至到了这浩瀚星空中,也不罢手。

    ……

    有刀吟声。

    随着万物生开口,一口口虚幻的刀影再现,有的赤红如神火熊熊,有的寒白如万载玄冰,有的锋锐如金气,有的氤氲如云蒸霞蔚,有的黢黑如万古长夜,还有的如九天神日高悬,乃至月华清辉锤炼了亿万年。

    这样的刀影,足有九千九百多道。

    难以想象,这是怎样一幅场景,随着这九千九百多道虚幻刀影浮现,笼罩鹊山灵星的黑暗被驱散,但众人没有感到轻松多少,反而心灵愈发颤栗,虽然没有气机倾泻而下,但即便是鹊山氏圣者,也感到一股源自灵魂的颤栗,仿佛那星空中立着的,是一位归来的神明,那种含而不露的威严太可怖,修为愈高体悟愈盛,尤其到了轮回圣者的层次,几乎忍不住就要跪伏下去,顶礼膜拜。

    “诸天!”

    万物生再开口,环绕周身的九千九百多道虚幻刀影中,一道炽烈无比,如黄金铸就的刀影由虚化实,凝成实质,仿佛太阳神金铸成,这口刀太炽盛了,光芒万丈,照亮了亿万里星空,比八方星辰还要璀璨夺目。

    轰!

    下一刻,这口晶莹炽盛,道意似可铭刻星空的神刀,就朝着前方那只黢黑大手猛地劈落。

    嗤啦!

    星空被一分为二,刀光如太古神日,跨越了时空而来,又好像一道光芒神电,噗地一声,就将那黢黑大手齐腕斩断,切口处光滑如镜,燃烧起熊熊黄金神火。

    吼!

    虚无深处,时空长河中,未知的所在,有嘶吼声掀动浪花万朵,可见一座座小世界生灭,红尘万丈,万灵生衍。

    紧接着,那黢黑大手,连同溅起的如墨血水,都猛地倒流,随着那生满了黑色长毛,粗大如星璇的手臂缩回了时空长河中,消失不见。

    四方星空寂静!

    没有人开口,所有人都如同被禁锢了一般,一动不动,呼吸都忘记了,很多人的眼中,都永恒铭刻下了这一刀,但又偏偏难以回忆,只有一股神韵不散。

    难以想象这是怎样一刀,惊艳了星空,如鹊山镇海,也沉默不语,本来以为刚刚那位锁天传人那直指气运,乃至时光寂灭的一刀已经足够惊艳,但与这一位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星空中。

    白袍圣者惊悸,本来以为会有一场大战,却没想到不过弹指间就尘埃落定,他死死地盯住了千里之外的万物生,眼中露出浓重的忌惮之色,青铜刑天印在头顶沉浮,即便是刚刚那黢黑大手,也不能崩碎这铭刻了皇道经文的刑天大印,这也是他未曾立刻离去的倚仗,在其看来,至少自保无碍。

    “阁下到底是谁!”

    他看向万物生,这一位一身兽皮坎肩,满身岁月沧桑的气息,不知道活过了多长时月,再念及近日关于这鹊山星河的传闻,那石界碎片的争夺中,似乎有一位古人破封而出,夺得了最后的气运,方才令得那石界碎片归心,被纳入人界星空。

    那么,一个无名高手,骤然间现身一方星河,不可能毫无征兆,白袍圣者有很大的把握,这该就是传闻中的那位古人高手了。

    自一块石界碎片中破封而出?

    而自百界破碎,至而今浩瀚星空第三纪元,到底过去了多么漫长的时月,尘封这么多年,却依然还活着,哪怕以其见识和阅历,也不敢相信,这绝对不可能,哪怕是人皇,也很难活过一纪元。

    是以,白袍圣者根本不相信,或许这其中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但若说眼前这位活过了两个多纪元,生于百界岁月之末,未免太过玩笑。

    处于东极星天战皇殿,白袍圣者也隐约知晓,近日曾有殿内几位长老进入过那石界碎片,却未能寻到这一位的踪迹,显然是想要从这一位的身上挖掘出一些东西,没想到其早已出了石界碎片,蛰伏在这鹊山星河中。

    万物生不语,只是看向其头顶的刑天大印,青铜圣辉垂落,山川江河之影浮现,散发出极其凌厉的杀伐之气,令星空颤栗。

    一息,两息,三息……

    白袍圣者蹙眉,眸子微冷,虽然这一位与那锁天一脉罪子的身份截然不同,但接二连三地被轻视乃至无视,还是令其心中窝火,他深吸一口气,再开口,沉声道:“阁下修为不凡,难道真的以为,本圣可以轻辱吗!”

    瞳孔有些失焦,但这一刻,万物生凝视那刑天大印,淡淡道:“当代战皇殿,都是你这样的小丑,当真辱没了这刑天二字。”

    这……

    鹊山灵星,乃至诸多卫星上,很多开天境大能无言,心神震动,这位人族前辈开口当真是没有遮拦,还是直指一位出自战皇殿的巡察圣者,巡察圣者代战皇殿巡察一方星天,羞辱巡察圣者,即为羞辱战皇殿。

    “刑天不可辱!请刑天镇敌!”

    白袍圣者再开口,脸色铁青,他朝着头顶悬浮的青铜刑天印躬身一拜,周身法则之力沸腾,圣光如海,全部灌注进入头顶的刑天大印中,他在催动铭刻这块刑天大印的圣人印记复苏,再勾动皇道经文,足以媲美圣人一击之力。

    即便身为圣者,对于立在圣境巅峰之上的圣人,也心存敬畏,白袍圣者倾尽全力,勾动刑天印,顿时,其头顶的刑天大印青铜圣辉一下炽盛,一股难言的可怖气机升腾而起,如自沉眠中复苏,大印暴涨,化作与鹊山灵星一般大小,印身烙印的山川江河的虚影几乎凝成实质,与此同时,在那青铜刑天印上方,一道朦胧的虚影浮现,圣威如星海,直冲斗牛。(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