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一章 星空战圣!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休命刀斩入虚无。

    苏乞年看到了一颗巍峨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命星。

    这是一片混沌虚空,到处都是灰色的混沌气,千丝万缕,晶莹剔透,每一缕都比古山大岳还要沉重,透发出一股岁月沧桑的气息。

    铛!铛!铛!

    混沌气压落,天龙甲火星四溅,苏乞年浑身一沉,这是真正的混沌虚空,相比于玄黄大地的天命准圣,命星不过寄托在混沌虚空边缘,尚未深入其中,与浩瀚星空无缺圣人凝聚的命星相比,无疑有着巨大的差距,一如他眼下残缺的光阴小世界,与真正开天境大能的小世界相比,缺少了最根本的生机造化。

    这也是玄黄大地,在寻常元神之上,还有纯阳之境的根本原因,纯阳造化,孕育生机,所谓纯阳,即为生机造化,苏乞年曾经读过不少道藏,其中就有一种描述,这世间万灵皆有阳气,阳气一散,则寿命终结,是以又有一种说法,说人寿终正寝,便为阳寿耗尽。

    身入混沌虚空,这种压迫太大了,哪怕有天龙甲护身,苏乞年也感到举步维艰,若是失去天龙甲,怕是瞬息之间,以他打破辟地境战体界限的体魄,也要被压成齑粉。

    “好刀法!”

    这时,老石人一步入虚无,挥拳如天印,盖落在休命刀刀刃之上。

    哐!

    宛如天神锻铁,天匠舞神锤,苏乞年浑身一震,休命刀颤鸣,他后退,被生生震出虚无。

    相比于圣人体魄,天龙甲也力有不逮,虽然失去了道法,但到了圣境九转,肉身体魄如圣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如神通自生,撕裂虚空,穿越虚无,都如轻描淡写般,哪怕没有道法加身,也宛如道体,伟力恢宏。

    这是光阴不灭第三十六刀第一次被人以正面破去,没有半点勉强,这也令得苏乞年清晰认识到了圣人与圣者之间的差距,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天地。

    被一拳震出虚无,苏乞年背脊如龙,又好像一张大弓,借力化力,体内战血涌动,光明心炽亮,隐隐化成了一口光明熔炉,将那来自老石人的可怖拳力卸去,同时休命刀刀身一转,岁月磨蚀,万物寂灭的刀势再现星空,炽亮的刀光,宛如一挂天河倾泻而下,席卷数万里星空,将踏出虚无的老石人淹没。

    看眼前刀光寂灭,如照见时光流转,老石人眸光一震,时间禁忌!

    此子除了封镇禁忌之外,居然还参悟掌握有第二种禁忌之道,放眼诸天百族,年轻一代能有几人同时掌握有两种禁忌之法?要知道,每一个纪元,十大禁忌法的参悟者,都有禁忌之数,每一种禁忌之法,不可能超过九百九十九位。

    轰!

    刀光长河将数万里星空淹没,时光寂灭,一条条虚幻的白金神链在其中穿梭,每一条神链都是由六千枚光明道符缔结而成,苏乞年目光炽盛,光明心熊熊燃烧,同样的光阴不灭第三十七刀,相比于地榜争锋之时,强了数成不止。

    还没有完!

    苏乞年眉心处,两道虚幻的古篆字浮盈而出,青铜光浮现,能有三成凝成实质,如青金铸成。

    诛神!

    这是属于他的战名雏形,甫一现世,他一身精气神暴涨,战力攀升,刀光炽烈,如同一轮神日骤然间炸开,这种刀势,就连远方数千里外的鹊山镇海也心惊,哪怕身为圣者,立身在三转之境,自衬若是易地处之,多半挡不住这一刀,不会重伤,唯有身死寂灭的下场。

    嗯?

    刀光长河席卷,老石人在苏乞年战名雏形浮现的一瞬间,一双金色眸子迸射出可怕的光束,刺穿星空,他捏拳印,灰色的拳头骤然间化成了金黄色,炽烈如神日当空,又好像一片星空溃落下来,他举拳向前,至阳之刚的拳势如同十日当空,仿佛连宇宙星空也能够点燃。

    这是《阳铁天印》,一门圣人拳法,石族的老圣人发力,即便只剩下一身石血,也迸发出来了炽烈无比的拳光。

    哐!

    拳光与刀光碰撞,直如两口神钟在宇宙中碰撞,浩荡钟鸣声传荡万里,所过之处,星空破灭,被撕裂成一片片黢黑的空洞,可怕的吞噬力道席卷星空,将数以万计的陨石以及宇宙尘埃吞入其中,绞成齑粉。

    这是一场圣战,鹊山灵星摇晃,大地震动,一条条大裂缝衍生,蔓延数十上百里,深不见底,有炽热的岩浆冲出地表,如一根根火柱,直入穹天,岩浆雨洒落,焚烧荒莽山岭,点起熊熊大火。

    鹊山灵巢轻颤,这里是唯一的净土,星阵之力的中央,壁垒最为坚固,很多开天境大能心生摇曳,目光震动,星空中的圣战,已经不是他们所能观摩的了,那一道道圣光,足以灼伤他们的意志,焚烧他们的目光。

    直到这一刻,很多年轻人方才沉默下来,他们审视己身,平日里自视甚高,很多人都不放在眼里,但眼前这一幕,却令得他们深刻认识到了己身的肤浅,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他们便如同宇宙星空中的尘埃,即便化成齑粉,也不会有人去在意,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他们比蝼蚁更加微小,弹指间,灰飞烟灭。

    这一战,即便没有参与,诸多年轻高手也如同经历了一场洗礼,只要今日之后还能够活着,很多人决定定下心神,重新踏上修行路,用一颗谦卑的心去修行,向他人请益,不再只以战力论豪雄。

    转眼间,星空中已经过了数十上百招。

    在最初的三十息内,苏乞年被死死压制,哪怕勾动了战名雏形,令战力攀升,光阴不灭第三十七刀更是连圣人也感到惊艳,但相比于步入圣境的人物而言,到底底蕴浅薄,有更多的稚嫩与缺陷。

    百招之中,苏乞年被击中二十几拳,天龙甲上满是拳印,如非是神铁铸就而成,更有虚空之心引入虚无,卸力化力,早已被那至大刚阳的拳力撕碎。

    而这百招里,苏乞年光阴不灭三十七式轮转,每一刀斩出,都生出不同的感悟,在这种激战中,他被拳力震得大口咳血,精神意志即便有远古天龙的神形镇压,也被拳势震荡,遭创不轻,但从来没有哪一刻,他感到自身对于战法的领悟如此突飞猛进,对于战法入神,他渐渐触摸到了一些关窍,生出了一种彻底步入其中的迹象。

    哗啦啦!

    百招之后,苏乞年勾动封镇本源,成千上万条玄黄锁链在宇宙星空中浮现,他足踏光阴路,九十九道光阴化身显化,光阴不灭第三十七刀再现。

    什么!

    强如老石人,也心中一惊,很快就回过神来,知晓这个年轻人在借助时间禁忌,居然以驻留的九十九个时间点,短暂显出九十九道真身,这种身法,通达时间之妙,居然生出这样的变化,倒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锁天一脉!

    很快,他就目光一凛,因为成千上万条玄黄锁链加身,缠绕在了他的四肢之上,甚至没入神庭,缠绕在他的圣人魂上,刹那间,他就感到一身圣人血气,居然被削弱了两成多,精神意志也遭到了压制,这种独属于人族的禁忌本源,比想象中更加棘手。

    苏乞年则眼前一亮,战名雏形增强的不仅仅是精气神,就连道法也暴涨,九十九道光阴化身,加上他的真身,足足一百道刀光,如一片炽盛的白金海洋,在星空中涌动,掀起滔天大浪,将方圆十万里星空,一切陨石,乃至七、八颗无人的星辰,都绞碎成宇宙尘埃。

    这一击令星空颤栗,就连远方的鹊山镇海与那拉辇的石兽都远远避开,不敢被卷入其中。

    鹊山灵星,乃至三十六颗卫星上,落入众人眼中的,只剩下一片炽白的天穹,将大地都照得雪亮,强如开天境大能,也很难看清十里之外的景象。

    吼!

    星空中,炽盛如汪洋的刀光中,有铁链拉动,乃至崩断的声响,更有老石人的咆哮,强如一代圣人,这一刻也陷入了被动,等同于一百个苏乞年同时出手,这是何等可怕的杀伐力,不同于百倍战力的激增,但要同时应对百计光阴不灭刀,绝非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若是道与法在身,这样的杀伐,于老石人而言,呼吸间便可湮灭,但眼下道法隔断,精气神再被封镇禁忌削弱两成多,这一刀,就不再可以忽视,遑论在老石人感来,对面那个锁天一脉的年轻人,战法在极速精进,在稳步迈入入神之境。

    数息后,来自石族阳铁师部的老圣人自席卷十万里星空的白金海洋中挣脱而出,身上能有数十道刀痕,可见金黄色的石血溢出,洒落星空,将星空壁垒都烧融,坠落进入洞虚世界,搅动风暴,哪怕只是一滴血,也有一种不朽不灭的味道。

    圣人受伤了!

    短暂的沉静,那头拉辇的石兽惊住了,已经三千年,它再没有见过圣人受伤,没想到今日在这人界星空,区区一个年轻后辈手中遭创,身中数十刀,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传入石族星空,必定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就是鹊山镇海,也有些错愕,既而只剩下感叹,这一幕,在人界星空,何尝是寻常,也必定会惊动整个东极星天,年轻一辈,有几人能够如此惊艳,这就是年轻一代少有的半步祖禁,凌驾于圣禁之王之上,到了这一刻,如这位鹊山氏圣者,只剩下笃定。

    这……

    鹊山灵星上空刀光渐渐消弭,一些开天境大能忍不住窥探星空,入眼的一幕令他们怔住了,甚至露出了呆若木鸡之色,对于这一位位在鹊山星河中名震一方的大能而言,这样失态,实在是有损身份,但没有人有所收敛,他们看到了什么?圣人受伤了,那身上的数十道刀痕,不用想,也知道不是出自鹊山圣者之手,鹊山星河诸大能皆知,鹊山氏圣者以棍法名震星空,刀法非是其道。

    地榜两千零一位!

    休命刀,苏乞年,出自玄黄!

    一些开天境大能最先恢复过来,接连深吸数口气,可以想象,今日之后,若是鹊山灵星完好,消息必将在短时间内,席卷整个东极星天。

    浩瀚星空以来,两个多纪元过去,而今第三纪元,多少年轻一代,能在地榜之时横击圣人,令圣人受伤,即便圣人有恙,也是难以想象的战果。

    星空中。

    老石人目光微沉,跨界星路只能维持半盏茶的工夫,而眼下的他,居然因为道法被隔断,百招内都没能拿下一个小了几千岁的人族年轻后辈。(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更差2000字,明后天分别补上一千字。)(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