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二章 屠圣,青铜战名!(7000)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7000字奉上。)

    吼!

    老石人震怒,他是圣人,立身于圣境巅峰之上的存在,俯瞰诸圣,在苦悟无上王者境,他的一生不容许有这样的污点存在。

    伸手虚握,一杆黄金石矛在掌心浮现,这是圣人兵器,看上去如石质,却泛着炽烈的金属光,手握黄金石矛,老石人反而平静下来,这是他九转成圣人,蜕下的旧体铸炼而成,与他血脉相连,超脱于人器合一之上,就算比之化身为器,也不遑多让。

    哪怕道与法被隔断,圣人兵器的坚固与锋锐,也远非是寻常圣兵可以媲美的。

    “杀!”

    老石人再次出手,恢宏气血灌注石矛,有刺目的光迸发,整个矛身一下变得绚烂,伴着一股可怕的矛势,如神日坠落星空,朝着苏乞年当头劈落。

    咔嚓!

    这一矛下,星空大崩溃,一条黢黑的星空裂痕,刹那间横贯数万里,粉碎了千百颗漂浮在宇宙星空中,坚如金铁的陨星。

    休命刀扬起,苏乞年足踏光阴路,九十九道光阴化身与他并肩而立,同时向前迎击。

    铛!

    矛身与刀刃碰撞,刹那间交击一百计,星空中如绽开了一片烟花雨,极尽璀璨,但无论是鹊山镇海,还是拉辇的圣境石兽,都明白,这璀璨中到底酝酿了怎样可怕的杀机。

    苏乞年退后十里,老石人也同样退后三里之地站定,他盯住了苏乞年手中的休命刀,露出沉凝之色,这口刀不过骨兵层次,连魂兵都未曾达到,居然挡得住他的圣人兵器,没有折断,这口刀到底是以怎样的材质铸成,他看不透,但绝对非同一般。

    “战!”

    苏乞年战意沸腾,战名雏形在眉心显化,青铜光辉流溢,他一身精气神都如被点燃了一般,战血如汪洋在咆哮,他一步迈出,显化五十丈人族战体,气息再次暴涨一截。

    “好胆!”

    老石人冷喝一声,圣人体魄岂是寻常,他足踏星空,震出蛛网般的裂纹,化成一百零五丈高的庞大石体,有混沌气流溢,气血溢出体外,宛如金色的岩浆在流淌,这种灼热的血气,令得方圆数万里的星空都在颤栗,生出了无数黢黑的星空裂缝。

    哐!

    两道庞大的身影,宛如两尊星空巨人,在瞬息之后猛烈碰撞,绽放出夺目的光和热,鹊山灵星上空,星阵咔嚓作响,生出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痕。

    不好!

    鹊山镇海微微变色,他手中碧翠如玉的圣兵长棍掷出,如定海神针,扎进了星阵中央,稳固阵力,将裂痕定住,不再扩散,同时指掌扬起,朝着前方拂去,与那圣境石兽硬撼,发出铛的一声巨响,两者同时一震,分开数十里,却是势均力敌。

    十息,二十息,三十息!

    很快,小半盏茶过去,鹊山灵星前,十万里星空支离破碎,两道庞大的身影在星空中征伐,不断碰撞,这是一场生死对决,苏乞年接连遭创,足踏光阴路,演化出九十九道光阴化身,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苦战中。

    一位活了几千年的圣人,对于战法的掌握,远非是苏乞年可及,即便借助战名雏形,封镇禁忌,演化九十九道光阴化身,已经与老石人杀伐力相差无几,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老石人战法如浑然天成,巧夺天工,而他则斧凿的痕迹太重,被轻易寻到破绽,如非是时间禁忌追溯烙印,借此寻找老石人出手的罅隙,怕是他早已经败了。

    砰!

    苏乞年被一矛抽中后背,他向前踉跄十数里,嘴角溢血,浑身筋骨剧震。

    霍地转身,他休命刀划出一道莫名的弧线,伴着寂灭之势,又仿佛在转动生死,照见轮回,挡住洞穿而至的金色矛尖。

    铛!铛!铛!

    瞬间,刀刃与矛尖闪电般交击千百计,于方寸之间接连出手,不过一刀一矛,却生出了千百式搏杀的恢宏气象。

    一朵又一朵灿烂的火花绽放,这是属于星空中的花火,瑰丽中散发出毁灭之力,撕裂星空,坠入黢黑的洞虚世界。

    这一幕映入眼帘,神庭世界中,苏乞年观想辟世之光,远古天龙的虚影滂沱,盖压神庭四极,照见虚妄,观摩这一朵朵花火幻灭,极尽璀璨后凋零,沉沦进星空的另一面,坠入无边深渊,走向毁灭。

    几乎是福至心灵,苏乞年刀光再转,于极尽绚烂的尽头更进一步,刀光炽盛,一下震开了黄金石矛,斩在了老石人肩头。

    噗!

    有金色石血飞溅,在寂灭之后走向毁灭,老石人闷哼一声,圣人气血喷涌,震开休命刀,踉跄倒退数十里,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

    苏乞年休命刀斜指星空,天龙甲加身,有战名雏形加持,勉强可以支撑半盏茶的工夫,与一位圣人交手,果然是难得的造化,就在刚刚交手的一瞬间,他明悟刀道,在第四种玄奥无畏之后,终于参悟出来了第五种玄奥。

    毁灭!

    寂灭之后的终点,极尽辉煌后毁灭!

    这是光阴不灭第三十八刀!

    “悟道!”

    老石人脸色有些难看,在一位圣人面前悟道,这分明是借他之手磨砺己身,打熬道法,而偏偏他一身道法被隔断,灵星之上那位人族先贤,实在是深不可测。

    时间无多!

    距离半盏茶,只剩下不到三十息的光景,若是超过半盏茶他不重新踏上星路,那么就要陷入这人界星空,以人族战皇殿的敏锐,哪怕身为圣人,怕也很难活着回到石族星空。

    目光一冷,老石人看向苏乞年,他深吸一口气,而后猛地掷出了手中的黄金石矛。

    轰!

    黄金石矛划破星空,刹那间放大,宛如山岭一般,矛身绽放出夺目的光辉,金黄灿烂,锁定了苏乞年。

    咔嚓!

    有龟裂声,苏乞年浑身一紧,冥冥之中,他感到笼罩在己身气运之上的黑云猛烈翻滚,大有淹没瑞气霞光之势,生出了一种黑云压顶的迹象,宛如末日劫数即刻到来。

    不好!

    苏乞年变色,他足踏光阴路,勾动时间禁忌,想要凝固,乃至令时间倒流。

    砰!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黄金石矛炸碎,一股恐怖的气息复苏,令星河颤栗,群星摇曳。

    鹊山镇海瞳孔剧烈收缩,简直难以相信眼前这一幕,那石族的老圣人居然不惜自毁圣人兵器,以挣脱那位前辈的禁道之力,来进行绝杀一击。

    黄金石矛炸碎,道法复苏,宛如一轮天日横空,炽盛的涟漪荡开,所过之处,一切皆化成齑粉,这种力量,已经不亚于圣人全盛之力,远非是寻常圣者可比,足以镇杀九转之下的一切圣境高手。

    “诸天!”

    也就在这一刻,星空中,有声音响起,平静而淡然,却仿佛响彻在星空的每一个角落,有一种深入魂魄的无形威严。

    既而,在那炸碎的黄金石矛上方,诸天两个斑斓古字浮现,流溢混沌气,比山岭还要大,仿佛两座太古神山坠落下来,什么道息、涟漪,都消弭于无形,恐怖的气息如被骤然截断了一般,消失无踪。

    老石人闷哼一声,口角溢血,血脉相连的圣人兵器毁去,他遭创不轻,更没有想到,哪怕是自毁圣兵,也破不了那位人族先贤的禁锢,即刻,一缕刀光在眼前放大,噗地一声,劈入了他的眉心,斩入了额骨中。

    啊!

    老石人发出野兽般的咆哮,额骨神庭乃是重地,身为圣人,居然被一个年轻后辈一刀斩入了额骨,这是一种奇耻大辱。

    圣人的体魄有多坚固,就算是神金铸就的圣兵,也未必能够伤及分毫,却被一口骨兵破开了,这一刻,苏乞年浑身发光,他一身战血沸腾,战意如潮涨,战名雏形青铜光辉绚烂,光阴不灭第三十八刀迸发出极尽之力。

    噗!

    刀势顺流而下,他将老石人立劈,斩成两半,石血飞溅,洒落十万里星空。

    轰!

    星空生惊雷,响彻百万里星天。

    鹊山镇海愣住了,甚至目光都生出了几分呆滞的迹象,身为圣者也有情绪,这一刻实在难以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一位圣人,立身在圣境巅峰之上,就这样在他的面前被立劈,出手的更不是同辈人,而是一个年岁不过刚过弱冠之龄的年轻人。

    鹊山灵星上。

    “圣人,被劈成了两半……”

    “石族阳铁师部的老圣人,败了!”

    “这……”

    很多开天境大能喃喃自语,难以抑制自身的情绪,而从诸大能处得到消息的众多鹊山氏族人,更是目瞪口呆,一位圣人,被人立劈成了两半,这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像是神话传说一般,难以置信。

    鹊山灵巢一角。

    一身灰色战衣的鹊山圣深吸一口气,这种战绩超出想象,这种差距显而易见。

    而此刻的星空中,老石人大吼,被劈成两半的石体熠熠生辉。

    “圣人不死!万劫不灭!”

    苏乞年凝住目光,看老石人的两半石体锵的一声合一,这种圣境巅峰的生命层次,滴血重生也不过寻常,他这一刀虽强,却也不能将其一刀斩灭,魂飞魄散。

    老石人出离的愤怒了,身为圣人,居然被一个年轻人劈成两半,这种羞耻感,他已经数千年没有感受过了。

    十息!

    同时,老石人也察觉到,己身能够再在这人界星空逗留的时间,只剩下了十息。

    走!

    他不再恋战,为亲子复仇虽然重要,但眼下一切种种,都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有一位深不可测的人族高手坐镇于此,他已经看不到希望。

    圣人重威仪,却也会审时度势,眼下事不可为,强行为之,甚至可能有陨落之危。

    但这一次,不等苏乞年再出手,老石人头顶之上,骤然间出现了一只手掌,这手掌流溢斑斓神光,不是很炽盛,与常人一般大小,就这样轻轻压落下来。

    随着这只手掌落下,老石人如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任由这手掌落到头顶之上,既而,能有过百丈高的庞大石体,就如风化的枯石,一下碎成飞烟,只留下一团如金似玉,晶莹如钻石般的圣人血,被那手掌一把攥入掌心,没入虚无。

    星空寂静!

    苏乞年一怔,很快反应过来,很显然是那一位出手了,这也令得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这位自尘封中复苏的人族前辈,到底有多么深不可测,强如一位圣人,立在圣境巅峰之上,在其面前,也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脆弱与凡人一般无二。

    鹊山灵星前,鹊山镇海沉默不语,对于那位前辈他早有预料,并未有过多的震动,连圣人也逃不过其一掌之力,这也令他愈发笃定,其多半已经涉足了那一层次,更在圣境之上,长生久视的道路上,向前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圣人陨落了!

    拉辇的圣境石兽惊恐,那是它的孕育者,它在早年沐浴老石人尚未九转的圣血而生,这么多年过去,一直侍奉左右,它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这位老圣人有多强,立在九转巅峰之上三千载,已经开始向上窥视,虽然尚未摸到门槛,但绝对无比可怕,战力惊天动地,没想到今日踏上跨界星路,却是从石族星空,直接走到了碧落黄泉。

    即刻,还不等它逃回跨界星路,一只大手凭空出现在其头顶之上,与老石人一般,它石体风化成灰,只留下一团圣血,被大手取走。

    半盏茶!

    就在此时,整整半盏茶过去,苏乞年身上圣光消弭,天龙甲由实化虚,眉心处,战名雏形也隐没,消失不见。

    鹊山灵星前,幽蓝色星体转动,古朴恢宏的星路如湖面般荡漾,似苏醒的梦境般,渐渐退去。

    石界星空。

    阳铁灵星上,几位圣者目光凝重,每一息过去,都是一种煎熬,如圣者也感到不安,老圣人是他们阳铁师部的定海神针,也是他们阳铁师部在这一片星空,威严仅次于诸无上王部的根本底蕴。

    十息,二十息,三十息……小半盏茶!

    观灵星外,那条浩大的跨界星路,以及立身在星路之上,被幽蓝星光笼罩的牧星人,那位立身于绝颠之上的阵道大师,被星光笼罩下的眸子,也生出了几分沉凝之色。

    他毫不怀疑,那位老圣人的强大,但对于人族,也同样抱有最大的谨慎,那是一个从微末走向繁盛的种族,自蛮荒岁月之末,到近古岁月,几乎主宰了一个时代,虽然在这个时代里,百族为敌,其举步维艰,但以一族之力,抗衡百界大族,那一代代人皇,惊艳了无数纪元。

    不过,百族亦有源自血脉的辉煌,失去的一切璀璨绚烂,最后终将回归。

    牧星人星光下的目光渐渐平复,直至平静,乃至冰冷,在重归辉煌的道路上,有血与骨,不用说圣人,就算是无上王者,诸族大帝,陨落在浩瀚征途中,也不会罕见。

    最后三十息!最后二十息!最后十息!

    “圣人!”

    “圣人老祖!归来吧!”

    “吾族辉煌,还需要圣人威严来延续!”

    最后三十息,不断有阳铁氏石族高手喃喃自语,从来没有哪一刻,他们感到时间如此煎熬,不过须臾之间,却仿佛过去了数年那么漫长。

    最后九息!八息!七息……三息!两息!一息!

    半盏茶!

    刹那间,自阳铁灵星上,数股圣者气机冲斗牛,诸圣踏足星空,来到牧星人身前。

    “大师可否再延缓片刻!阳铁师部感激不尽!”

    身如赤金的中年圣者开口,他是圣人长子,而今已经立身在五转的小台阶上,是一位强大的圣者,即便如此,此刻面对那神鬼莫测的牧星人,也放低身段,躬身一拜。

    “请大师相助!吾等铭记于心!若有差遣,必全力以赴。”

    几位圣者皆躬身行礼,对于一位立身在绝颠之上的阵道大师,是与圣人同等的存在,需要给予足够的礼敬。

    幽蓝星光笼罩下,响起一声叹息,道:“诸位何必执念,罢了,吾再耗费精血,延续十息。”

    “多谢大师!”

    几位圣者相视一眼,然而,还不等他们松一口气,一股莫名的气机骤然间笼罩了整个阳铁灵星,既而,星空中,有血色浮现,如云丝般汇聚,渐渐化成了一片片殷红的血云,漂浮在宇宙星空中。

    什么!

    这一幕顿时令得诸圣心神一跳,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紧接着,有瓢泼血雨落下,自星空中洒落,落到阳铁灵星上,落到四方十万里星空,乃至整个阳铁星河。

    “圣陨……天哭!”

    “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圣者陨落?”

    “是阳铁师部哪一位圣者大人?诸圣寿元尚未到达尽头,怎么会发生圣陨?生出了什么变故。”

    同一时刻,阳铁星河,很多石族大能登临星空,遥望阳铁灵星的方向,更有绝顶大能蹙眉,似乎有些不对,寻常圣陨,在典籍手札上有过记载,似乎波及范围不该如此广阔,这超出了寻常圣陨的范畴。

    “圣人,陨落了!”

    阳铁灵星前,几位圣者瞳孔剧烈收缩,这种异象不会有假,如非是尚有一线生机,绝不会有天哭降临。

    幽蓝星光散去,显露出来那位牧星人的真容,这是一名石人,看上去年岁不大,是一个中年人,石发披肩,通体纯白如玉,显得神圣而威严,此刻,这位阵道大师的目光,也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郑重之色,老圣人真的陨落了,在那区区鹊山星河,一个不过只有圣者坐镇的人族师部。

    而以他的手段,构筑跨界星路,定星桩择向,就算是那人族战皇殿,没有半盏茶以上的时间,也很难察觉到星空的异样。

    如此一来,老圣人的陨落,就非同一般。

    血雨天降,阳铁灵星上,无数石族跌坐在地,圣人老祖陨落,于整个部族而言,是一场大痛。

    ……

    鹊山星河。

    苏乞年立身在星空中,他深吸一口气,这一战于其而言,堪称是出道以来最为艰苦的生死搏杀,同样收获巨大。

    嗡!

    也就在这一刻,一股难以言喻的伟岸意志降临,一大片纯青如玉的气流垂落下来,将苏乞年淹没。

    “人界星空气运!”

    鹊山灵星上,很多高手仰望星空,露出艳羡之色,这一次的人界星空气运的眷顾太浓烈了,虽然圣人不是真正陨落在那位休命刀之手,却也有其出手之功,人界星空意志洞悉一切,这种气运眷顾没有半点吝惜。

    此刻,苏乞年眉心处,诛神两个古篆字浮现,本来不过凝实了三成的战名雏形,此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成实质,化成一种青铜色泽,古拙而沧桑,与体内的人族血脉相呼应。

    四成,五成,六成……八成,九成!十成!

    有极尽绚烂的青铜光自苏乞年的眉心处绽放,诛神两个古篆字彻底凝实,也就在这一瞬间,苏乞年只感到一身战力暴涨,去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境地,足足增长了有一倍。

    不是精气神中的任何单独的增长,而是战力的暴增,足足一倍战力的跃升,苏乞年自衬,即便是此刻的他,哪怕不倚仗天龙甲,也足以轻易碾压寻常顶尖大能,哪怕是绝顶大能,多半也有交手之力,但胜负之数,怕还有所欠缺。

    青铜战名!

    苏乞年内观己身,对于这独属于人族的无上战名,也曾向鹊山氏圣者请益过,知晓这属于人族的无上战名,最初成形,则被称之为青铜战名。

    而在青铜战名之后,还有白银战名,黄金战名,紫金战名三种,每一种战名,都预示着人界星空气运眷顾的多寡不同,更是一种无上荣光,可以看做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功绩碑。

    青铜战名,可以助长一倍战力!

    比青铜战名更进一步,白银战名可以助长两倍战力!再往后的黄金战名,以及紫金战名,就是鹊山氏圣者,此前也只是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就算是以其圣者之身,也不过曾经惊鸿一瞥,有白银战名的拥有者,至于白银之上,就未曾见过。

    到了圣者之境,于修行路上,严苛于己,绝不容许有半点虚妄,唯有己身见证,才会开口示人。

    半个时辰后。

    鹊山灵巢一角,山谷幽静,小家伙而今能有一丈来高,神骏无比,金色鬃毛浓密,随风飘扬,四蹄踏黄金火,却没有灼伤一片草皮,这种对于力道的掌握,就是很多融魂境高手,也远远不及。

    它百无聊赖,一如一尺来长时,四蹄张开,趴在地上,耷拉着脑袋,这谷中实在无趣。

    此时,鹊山镇海立在谷外,没有走进来,朝着盘坐在谷中一角的万物生行大礼躬身一拜,就此退去。

    他不敢奢求什么,于这样的强者而言,只要在他鹊山氏一天,都会有无穷收获。

    自星空外归来,苏乞年再看那位人族前辈,脸色又恢复了几分,灰白长发中,也隐隐更生出了一缕黑发,不过相比于一身岁月沧桑的印记,依然微不足道。

    苏乞年没有开口,也明白这位前辈不会多说什么,其状态有些异样,尘封的岁月中,似乎遗忘了什么,总处于一种回忆之中。

    接下来的三天,鹊山灵星前一战,消息以惊人之势朝着整个鹊山星河席卷,乃至传递向更远的星空。

    这一战堪称惊世,一位石族圣人陨落在了星河之中,更多的人知晓了,有一位人族前辈暂居于鹊山灵星之上,威严如狱,言出法随,强如圣人也被封禁道法,束手无力。

    还有一个此前已经惊艳了地榜争锋的年轻高手,而今地榜居于第两千零一位,休命刀苏乞年,曾借圣甲之力,一刀将石族圣人立劈,再次惊艳星空。

    这一次与此前就截然不同,哪怕与东极星天战皇殿巡察圣者争锋,也远远比不上与一位石族圣人生死搏杀,这种功绩,甚至令得人界星空意志降临,气运加持,令其彻底凝聚出来了独属于人族的无上战名。

    休命刀苏乞年,出身玄黄,战名诛神!

    这是近日以来,鹊山灵星,乃至三十六颗卫星上谈论最多的一句话,没有人能够掩盖这个年轻人的光辉,诸开天境大能都光芒暗淡。

    鹊山灵巢。

    高天之上,一袭青袍在天风中岿然不动,鹊山氏圣者拄杖而立,他眺望远方星空,眉头微蹙,与想象中不同,东极星天战皇殿似陷入了沉寂之中,圣人跨界而来,他不信事后未曾察觉。

    不理会外界嘈杂,山谷中,苏乞年静修,调整己身,渐渐臻至圆满无暇之境,这三天,他打熬己身,明悟道法,经过与圣人一战,根基熬炼,坚不可摧,淬骨境杯满自溢,就在今日,他要勾动天劫,逆空而上。

    融魂境有九重天,当有九重天劫,基于淬骨境大圆满之上,能够渡过几重天劫,破入融魂境之时,便能成就几品战魂。(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7000字奉上。)(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