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人龙世家,九鼎星空!(6000)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人龙世家,九鼎星空!(6000)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6000字二合一。)

    人界中域,祖地。

    这是一片浩瀚古地,荒莽气息弥漫,古山大岳林立,天地精气成雾,到处都充斥着一股灵性气息。

    祖地一隅,这是一座大裂谷,宛如天沟,横亘在大地之上,却有瑞气蒸腾,霞光万丈,透过霞光与瑞气,可见一座龙巢扎根在天沟中,金黄色的真龙木,灵龙藤交织,大能有近万里方圆,浑圆如鸡子,真龙气弥漫,到处都散发出一股深重的威严气息。

    昂!

    有龙吟声,但见天沟之外,三条龙影扶摇而下,两条赤蛟龙,无角而四足,能有百丈长,一条金色真龙,通体萦绕黄金火,四足生有四趾,落到龙巢中,化成一名身着金色战袍,丰神如玉的青年,而两条赤蛟龙则化成两名赤袍大汉,相伴左右,微落半步,朝着龙巢深处行去。

    “十七太子!”

    “见过十七太子!”

    一路行去,龙巢中灵气弥漫,灵气迷蒙中,不时有一道道身影躬身行礼,周身龙气弥漫,但相比这位十七太子,就少了几分威仪,多了几分驳杂。

    金色战袍的十七太子深入龙巢,愈往里,灵气愈发浓郁,乃至到了后来,成为实质般的淡金色雾霭。

    说是龙巢,实则宛如一片真实的世界,天日高悬,可见一座座龙山坐落,都能有万丈高,甚至其中一些龙山高达十万丈,常年混沌气弥漫,这是一片龙土,非是常人可以涉足,就是一些血脉驳杂的旁支后裔,寻常时候,也没有资格接近。

    这里老药横生,奇葩遍地,一些都生长了数千上万年,虽然没有通灵造化,成为灵药,却也不比寻常灵药逊色多少,但在这里不过路边杂草一般,无人问津。

    最终,这位十七太子走进一座能有三万丈高的金色龙山,两名随行的赤蛟龙化成的大汉则止步,露出恭敬之色,垂首而立,这里是龙王山,他们跟随着十七太子,但身为旁支后裔,也没有资格走进其中,甚至如非是十七太子,他们连踏入这龙巢深处的真龙之地的机会都没有。

    金色龙山深处。

    这里混沌气弥漫,灰色的混沌气古朴,流溢着亘古岁月的气息,在混沌气中,有金色大日沉浮,光芒不是很炽盛,却有一种似可镇压星空,撼动八荒的威严,只是随着那十七太子的临近,渐渐收敛。

    “父王!”金色战袍轻扬,这位十七太子微微躬身,开口。

    嗡!

    即刻,那金色大日坍塌,大日中央似乎出现了一点极光,一切光芒都在朝着这点极光汇聚,最终,大日消散,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名身着黄金甲,铭刻五爪龙纹的金发中年。

    金发中年立在那里,四方诸道哀鸣,哪怕威严气机收敛,也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味道。

    与寻常人族不同,这金发中年不仅一头金发,连眸子也呈金黄色,唯一与人族一般的是,那两颗瞳孔,乌黑如泼墨点睛。

    微微颔首,金发中年开口,平静道:“十七,你血脉进化,已经到了四爪之境了。”

    “辜负父王期望,距离五爪之境,还有一步之差。”

    十七太子沉吟道:“不过真龙果已经有了一些眉目,相信很快可以寻到。”

    摇摇头,金发中年转身,看远方龙山连绵的真龙之地,道:“真龙四爪,圣禁之王,真龙五爪,就是半步祖禁,半步之差,天壤之别,不过我族身为人龙世家,天生就比寻常人族更进一步,天赋体质更强,这是先天之势,也是劣势。”

    闻言,十七太子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道:“父王的意思是……”

    金发中年转过身,看向面前的独子,在族中诸太子中排行第十七位,他很清楚,这位独子一路修行至今,到底付出了多少,这在整个人龙世家,都十分罕见。

    再次开口,其就露出郑重之色,道:“今日起,前往北域东极星天,近月以来,真龙血脉屡屡躁动,北域东极星天战皇殿有消息,疑似锁天一脉传人,出现在了一方名为鹊山的师部星河中,参与了一块石界碎片的争夺。”

    锁天一脉传人!

    十七太子目光一震,道:“锁天一脉祖约……”

    摆了摆手,打断了独子的话,金发中年看着他,沉声道:“有人观其出手,背后显化龙兽之象,为父怀疑,那是天龙神形。”

    什么!

    这一下,这位十七太子浑身一震,失声道:“远古天龙!神兽之王!”

    这可不是一般的龙族,相传现在荒兽中的荒龙一族,以及龙族星空的真龙一族,血脉都传承自祖龙,而祖龙自远古洪荒年间就已经存世,又被称之为远古天龙,而如现在妖族的鲲鹏一族,相传祖上未成妖前,就是远古洪荒中极强的神兽,谓之远古天鹏,足以与远古诸神争锋。

    十七太子很快醒悟过来,哪怕只是天龙神形,于他人族四大人龙世家,乃至整个龙族星空而言,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天龙神形非是凭空而来,必然与真正的远古天龙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那锁天一脉传人能够身拥天龙神形,说不得,身上亦有龙血,否则寻常人族,是很难铭刻,把握龙族神形的。

    “父王的意思是……”

    十七太子露出迟疑之色,人龙世家向来与锁天一脉交好,这是自百界岁月之末就延续下来的,哪怕而今锁天一脉有祖约所限,除非是百族踏破人界星空,否则不能踏出中域祖地一步,但而今锁天一脉祖地那位震古烁今的人物尚未离世,即便再不受待见,也依然岿然不动。

    金发中年嘴角泛起些许冷意,道:“浩瀚星空,已经是第三纪元了,族中一些老古董依然墨守成规,顽固不化,离群者,无尽岁月以来,历来都不会有好下场,而今,我等是人龙世家,再过一个纪元,未必还能是人龙世家,把握岁月成道,一皇成道,百帝成空,证道之路上,容不得半点仁慈,今时我等摒弃旧观,他年或许就是一方天龙世家!”

    天龙世家!

    十七太子深吸一口气,道:“我明白了。”

    半炷香后,龙山中重新恢复寂静,只剩下金发中年一人负手而立,这一刻的他目光很冷漠,诸族已动,中域祖地已经是暗流涌动,虽然于而今来说,一动不如一静,但天龙神形事关重大,若是能够得到,说不得,他能在血脉返祖的路上更进一步,帝境有望。

    “战皇殿……”

    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金发中年轻轻吐出这三个字,他目光莫名,哪怕到了他而今的境界,对于这一人族战师祖地,由一代战皇天刑开辟的皇道之地,也心存莫大的忌惮,战皇殿既属于战皇一脉,又不属于战皇一脉,诸多势力纠缠,无数纪元下来,再经历了百界岁月之末的那一场动乱,堪称是一场惊世劫数,而今浩瀚星空第三纪元,修行已经远不如百界岁月之末那般,多出了许多窒碍,修行愈发艰难了。

    寻常修行者感受不到,但愈是接近那更高的生命层次,这种体悟就愈发深刻。

    ……

    北域东极星天,战皇殿。

    一片璀璨的星空下,一座紫铜古殿矗立在宇宙星空中,若亘古长存。

    古殿下,一条星河灿烂,星辰如沙砾,随着星光静静流淌,紫铜古殿太大了,飞檐上,殿脊上,门楣上,挂满了一颗颗古星,群星璀璨,每一颗都散发出浓烈的灵性光辉。

    一颗紫气萦绕,贵不可言的灵星之上。

    万丈古岳之巅,一座紫竹院落幽静,一身白袍的中年人垂首而立,在紫竹院落外,神圣气机黯淡,已经足足数天过去了。

    “罪子不过融魂境,你也未能降服……”

    这时,紫竹院落中有声音响起,沧桑且威严,一名拄着紫竹拐杖的老人自院落中走出,老人背影佝偻,白眉入鬓,黑发如墨,披散在肩头,而一双眼睛如紫玉,晶莹且瑰丽,其中如有惊涛骇浪,惊雷沉浮,又好像两片可怖的雷海,有毁天灭地的气机内蕴。

    “大人,其中变数无穷……”

    白袍圣者沉声道,躬身一拜,没有敢直起身子,更没有敢隐瞒,将鹊山星河种种告知。

    老人白眉微挑,而后露出沉吟之色,一字一顿道:“诸,天。”

    相比于白袍圣者,老人显然知晓更多,他瞳孔微微收缩,既而冷哼一声,道:“锁天一脉的罪血后裔,居然被封印在石界碎片中……”

    老人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手中的紫竹拐杖轻轻拄地。

    咚!咚!咚!

    白袍圣者心神狂跳,这拄杖声很轻,但是落到其耳中,却如混沌神雷炸响,与他的脉动共振,令他心生压抑,几欲吐血。

    所幸老人很快止住了拐杖,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后沉声道:“既然是年轻一辈,就让年轻一辈出手,区区地榜两千零一位,圣禁之王又如何,那口圣甲再强,这世间底蕴深厚者,会超出你的想象。”

    “是,大人!”

    白袍圣者闻言心中一轻,知晓这位大人没有再追究的意思,他虽然是圣者,甚至为这东极星天战皇殿的巡察圣者,但他很清楚,若是没有这一位,他未必能够成为巡察圣者,遑论得到一枚青铜刑天印,可惜……

    想到那灰白长发的中年,一位疑似活过了很长年岁的古人,他就不禁在心中深吸一口气,那种无力感,在他轮回成圣后,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也令他在近日以来时常深思,到了他眼下的境界,想要再进一步都非是易事,而何为悟圣之日,他苦思至今,也未曾明了,而一身圣道法则,也始终未曾尽复旧观。

    “大人……”

    他再开口,欲言又止,尝试勾动圣道法则,令眉心处那斑斓刀印浮现。

    嗯?

    老人落下目光,紫玉般的眸子有雷光浮盈,下一刻,两道雷光如劈开了混沌,斩开了亘古岁月,落到了其眉心处。

    铛!铛!

    斑斓刀印岿然不动,雷光落到其上,如击金铁,生出铿锵之音,没有半点破碎的迹象。

    “好一个诸天。”老人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足足半炷香过去。

    白袍圣者闷哼一声,七窍溢血,轮回意志都几乎陷入混沌中,前方,老人收手,观其眉心斑斓刀印,不朽不坏,不禁冷哼一声,转身走进紫竹院中,消失不见。

    足足盏茶的功夫,其才勉强恢复过来,白袍圣者露出几分绝望之色,连这位大人也束手无策,而再向上,他不敢想象,哪怕他身为圣者,与那些存在,也有着天与地的差距,他不敢奢望那些存在能够出手,这已经是他眼下唯一的寄托,却也如梦幻泡影一般,幻灭一空。

    “悟圣……悟圣……”

    白袍圣者喃喃自语,他已经成圣,还要如何悟圣?什么才是真圣,圣人?

    有些浑浑噩噩,白袍圣者转身,圣体气血勃发,踏足星空,眼下的他圣道断绝,唯有圣体战血可以驾驭,一身战力,十去八九。

    而今,他连青铜刑天印都毁去了,他这个巡察圣者,形同虚设。

    ……

    鹊山星河。

    鹊山灵巢一角,山谷中。

    连成辟二人看苏乞年,连海山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连成辟一只手按住了肩膀,而后看向苏乞年,道:“苏兄一路小心。”

    苏乞年看两人,转眼间,当初与他一路同行的,只剩下了这两人,星空多凶险,他终究没能完成对于连云镇兵的承诺。

    念动间,苏乞年伸手,两缕大地母气没入两人周天气海中,若是日后两人能踏足辟地境第四步,这一缕大地母气,当能为两人构筑最初的小世界雏形,打下最初的根基。

    “苏兄,这……”

    连成辟想要再说些什么,苏乞年摇摇头,而后转身就走。

    来到山谷一角,苏乞年朝着万物生躬身一拜,而后告知其自己即将远行。

    万物生静坐,自始至终未曾睁眼,苏乞年也没有在意,这位前辈一直如此,而一身战力深不可测,经过这几日的炼化圣血,其一身筋肉已经恢复了几分饱满,生出了几分血色,只是一头灰白长发,终究未能恢复过来,唯有几丝黑发夹杂。

    最后,苏乞年走出山谷,鹊山氏圣者拄着翠绿木杖,朝着他点点头,告知一切都已经安排好,自有族中的辟地境尊者,会护送连成辟二人回返连云兵部,至于万物生,鹊山氏圣者没有多说什么,关于这位人族前辈,他无法左右,唯有礼敬,不敢搅扰。

    半炷香后,鹊山灵巢中央。

    这是一座古朴的石台,能有里许方圆,银色阵纹交织,有星光闪烁,苏乞年与鹊山氏圣者立在石台前,这是一条星空古路,也是鹊山星河内最大的一座星空古路,非是星天级,却也能跨越漫长的星途,至少当初鹊山氏请那位阵道大师构筑星阵时,曾经留下了星位,这座星空古路,也是经过其出手休整的,可以径直跨越星途,到达其所在的星空。

    “小友,多加谨慎。”

    鹊山氏圣者没有说太多,他明白这样的年轻人,注定了不会平凡,不论到了何地,都必定万众瞩目,这位小友看似谦和,但为人处世,却少有人情世故,往往在他人看来桀骜不驯,难以合群,其也不会有更改,这就是诸多交锋的源头。

    他不会奢望其因为其三言两语而改变什么,真正的强者,都会尊行己道,可以请益他人,但不会轻易改变。

    咻!

    倏尔,一道金电横空,落到石台旁,这是一匹神骏的天马,能有一丈来高,黄金天翅张开能够五丈来长,四蹄萦绕黄金火,一双如金玉琉璃般的大眼睛露出愤怒之色,盯住了苏乞年,刚刚两人脚程太快了,它差点就追丢了。

    “你要将我的朋友带到哪里去!”

    小家伙以精神意志开口,质问苏乞年,声音依然稚嫩,很不客气。

    苏乞年挑眉,这小家伙的韧性真的是超出他的想象,到了现在还不放弃,龙舟之下,此前同样随着苏乞年经过重重天劫洗礼,已经能有三尺来长的雷劫木密布银色电芒,古朴而神秘,已经能有儿臂粗细,灵性大涨,但似乎依然未曾完成涅槃,真正重生。

    即便如此,其此刻也向苏乞年传念,强烈要求鞭打这匹烂马,多少日子过去了,身在苏乞年体内,耳濡目染之下,雷劫木初步复苏的灵性如何不明白,这小家伙口中的交朋友,到底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将它当初了食物,想要一饱口腹之欲。

    对于雷劫木同样显得有些稚嫩的念头,苏乞年当做没有听见,在他看来,两个小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缺少家教。

    砰!

    即刻,他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看这破孩子,而后闪电般出手,将熊孩子一掌拍晕,四蹄张开,成大字嵌入大地中。

    以这小家伙的神骏,在接下来他将要到达的地域而言,毫无疑问会引起诸多觊觎,他虽然不怕麻烦,却也不愿烦神,这小家伙身上有着诸多神秘难解之处,苏乞年觉得还是敬而远之,他不是一个太平之人,再加上这样一个不安分的主,怕是日后会麻烦不断。

    看眼前这一幕,鹊山氏圣者嘴角微微抽搐,这位老圣者也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他如何看不出来这匹天马幼驹的非凡之处,不过人族早与天马一族缔结了永恒契约,非是天马一族主动认可,是不能烙印下来永恒图腾的,若是强行奴役,天马一族非是没有真正的强者,足以令群王胆寒。

    这样一匹神骏的天马幼驹相随,而眼前这位锁天一脉传人却分明显露出来嫌弃之意,鹊山氏圣者也唯有无言。

    嗡!

    下一刻,苏乞年登上石台,鹊山氏圣者出手,注入一股法则战气,神圣气息弥漫,令这座星空古路复苏。

    顿时,四方天地精气,乃至灵气汇聚而来,石台上,一条条银色阵纹发光,交织缔结,而后有一道银色光柱升起,刺入九天之上,没入星空中,深入虚无里。

    这就是那位阵道大师的手段,都不需要以灵石催动,就能够自主汲取四方天地精气,乃至灵气以供给所需,维系星路。

    银色光柱中,星光灿烂,一条古朴的石道延伸向远方,通向浩瀚星空。

    既而,苏乞年踏上这条星空古路,前往那位阵道大师所在的无垠星空下。

    呼!

    倏尔,鹊山氏圣者一愣,看身边一道金光闪过,冲进石台上开启的银色光柱中,分明就是刚刚被打晕的天马幼驹,这时候苏醒,其如何不明白,刚刚这小家伙分明就是装晕,这皮厚肉糙,如其也不禁哭笑不得,难怪那位小友不胜其扰。

    但很快,其就露出沉凝之色,且不论这一位是否是真正的锁天一脉传人,封镇禁忌不会假,东极星天战皇殿至今杳无声息,这本身就极不正常,他不相信一切就此尘埃落定,迎接那个年轻人的,必定会是更大的星空风暴。

    一念及此,鹊山氏圣者不禁深吸一口气,哪怕他身为圣者,哪怕就在这北域东极星天,也远远谈不上大部族,比他鹊山师部更强的部族以及血脉世家太多了,强者无数,他可以威慑一方星河,但远远不能震慑一方星天。

    “却不知道老朽如此,是对是错……”

    ……

    九鼎星空。

    这是一颗空气中弥漫灵气,比之鹊山氏更胜一筹的灵星。

    一座城墙能有万丈高,斑驳古老的巨城中,东城之地,一座古朴的石台有星光绽放,顿时引动了四方目光。

    紧接着,两道身影浮盈而出。

    “嗯?一个年轻人,融魂大圆满,还有……一匹天马!”

    “一星万里驹吗?好神骏的天马,这是一匹幼驹!”

    “足踏金焰,那是太阳真火!”

    有人惊呼,一匹天马幼驹,不过一星之境,刚刚进入成长期,就身拥太阳真火,这可是连寻常融魂境高手,也不敢沾染一丝一毫的强大道火。(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