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六章 无上王部,强势!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苏乞年有些无言。

    已有一丈来高的小家伙却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同时以精神意志发声,质问他怎么狠得下心对一个孩子出手。

    嘴角微微抽搐,如眼下的苏乞年,也有些火大,这熊孩子就像是一团浆糊,居然还有脸质问他。同时,他也惊异于这破孩子的体质,此前他出手虽然有分寸,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住的,至少在其看来,其没有半个时辰,是绝对醒不来的,没想到这破孩子顺势耍起了心机。

    “居然对一匹幼驹出手,真是没有人性!”

    “看上去年岁不大,没想到心灵如此阴暗!”

    “小可怜,到姐姐这里来,姐姐帮你镇压他!”

    四方嘈杂,很多人目光不善,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子,更是秀目冰冷,盯住了苏乞年,恨不得立刻出手收拾他一顿。

    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苦笑,初来乍到,就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这显然不是什么好的开端,而眼前这座古城,该就是鹊山氏圣者言及的风鼎城,这风鼎城所在的风圣灵星,亦为九鼎星空八十一大灵星之一。

    九鼎星空,为王部星空!

    从兵部星群,到将部星系,再到师部星河,凌驾于星河之上的,就是无上王部开辟的一方星空。

    无上王部!

    这是十分沉重的四个字,哪怕是当初鹊山氏圣者言及,也露出前所未有的敬畏之色,无上王者,已经最初超脱于命运长河之上,在长生久视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那是又一层与圣境截然不同的生命境界,甚至在而今百界破碎,时空孱弱的境况之下,有主动涉足,初步遨游时空长河之力。

    若是当初玄黄大地上,是妖族九位无上王者,那么根本不会轻易被时空乱流束缚,人族也不可能支撑过五千载岁月。

    “年轻人,天马一族是我人族至交,你敢伤天马,倒是胆子不小!”

    这时,有人向前逼来,露出不善之色。

    苏乞年缓步走下石台,他点燃光明心,于光明道的领悟上更进一步,而今步入融魂大圆满之境,成就绝品战魂,道缺圆满,本来诞生的六千光明道符,更是激增至九千之数,九千光明道符,于寻常轮回圣者而言,道符过万,便可以尝试凝聚法则神链,不过鹊山氏圣者却告诫,法则神链不要轻易凝聚,过万之数不过是基础,能够九转成圣人的,没有人凝聚法则神链时低于九万之数,乃至其听闻,有无上王者最初成圣时,衍化了过十万道符,而后法则神链一成,引动诸多异象,震撼星空。

    以光明心照见阴暗与邪祟。

    苏乞年洞若观火,怎么不明白来人心怀鬼胎,分明就是觊觎小家伙的神骏,观其尚未缔结永恒契约,想要收为己用。

    “把你的鬼胎收起来,无需冠冕堂皇。”

    苏乞年平静道,甫一开口,就令得四方很多人露出异色,很快就有人冷笑,这是哪里来的愣头青,这么不知道审时度势,有些东西心知肚明,说出来就犯了众怒,一些规则不容忽视,它不被众人挂在嘴边,但又真实存在。

    “年轻人,你犯下大错,居然还敢中伤他人,以小人之心,度量他人,真是可恨、可怜。”

    这是一名身着赤色战袍的中年,向前逼来,同时有一股属于辟地境的生死造化气息透出,朝着苏乞年汹涌而至,想要逼迫其出丑,其目光很冷,哪里来的年轻后生,一点眼力见识都没有,到底是来自小部族,还当是自己出身的那片星空下,这里是什么地方,是王部星空,九鼎王部八十一大灵星之一的风鼎灵星!

    啪!

    然而,他刚刚临近苏乞年身前三尺之地,一只手掌就在他眼前放大,任凭他念动,但肉身体魄根本跟不上,太快了,他闷哼一声,就被一巴掌扇飞出去,眼冒金星,半空中咳出十数颗雪白的牙齿,半边脸都肿胀起来,看得临近的四方众人心中一惊,同时感到有些牙疼。

    “有点意思。”

    这风鼎城一角,远方食阙中,一些端坐在高楼之上的人目光微亮,尤其是一些年轻人,更是露出饶有兴致之色。

    刚刚出手的赤袍中年在这风鼎城中,虽然已经参悟生死造化,步入辟地境,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九鼎王部八十一大灵星之一,这里高手如云,区区辟地境,在这里不说随处可见,也相差无几,但这个赤袍中年,出自九鼎王部八十一脉的风家,虽然不过旁支一脉微不足道的一人,但以其辟地境第二步的修为,就是寻常第三步的高手,都未必是其对手,却没能挡得住那个年轻人看似突如其来的一掌。

    圣禁!

    在众人看来,以那个年轻人融魂大圆满的修为,唯有步入了圣禁领域,才有可能做到。

    一名年轻圣禁,哪怕在这风鼎城中,也足以当得上各方势力年轻一辈的中流砥柱,只是这个年轻人修为不高,不过融魂大圆满,而风鼎城年轻一代,大多已经踏入了辟地境,甚至其中一些天骄人物,登临地榜,乃至开天辟地,迈入了开天境。

    “看来还没有从过去的身份中回过神来。”

    “这里是风鼎城,风圣灵星,九鼎王部,一名融魂境的年轻圣禁……”

    有人摇头,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年轻骄楚,或许对于寻常将部星系,师部星河而言,一名年轻圣禁十分难得,但对于无上王部而言,圣禁就不再那么珍贵,想要在无上王部年轻一代中光芒万丈,至少也要超越圣禁之上,成为圣禁之王。

    ……

    苏乞年迈步前行,一些人注视他,尤其是一些年轻女子,并无半点罢休之意,看小家伙一脸委屈,跟在苏乞年身后,金黄鬃毛随风飘扬,如一团黄金火,神骏非凡,哪怕在这无上王部星空,也称得上罕见,至少这里有不少懂得相马之人,一星万里驹中,如此神骏的幼驹,可以说是第一次见到。

    “那条星空古路,似乎是通往一方师部星河的……”

    “鹊山星河!是通往鹊山灵星!不过星路只能由鹊山灵星打开。”

    “鹊山星河,就是近日那个夺取了一块石界碎片,名震东极星天的鹊山师部?”

    “传闻有锁天一脉传人,在鹊山星河现身……”

    一些人交谈,眸子发光,鹊山星河近日波澜不断,王部星空多少势力于此盘踞,哪怕是东极星天最边界的星域,消息最多不过三天,也能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

    刹那间,就有人盯住了苏乞年,目光沉凝,在猜测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从鹊山星河而来,为何要来到九鼎王部,有人想要印证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但唯有地榜中人,才能够感应彼此同样的气息,寻常人族,哪怕地榜高手就在眼前,也未必识得。

    接下来,出奇的,没有人再阻拦,虽然不少人看向小家伙的目光灼热不退,但也没有再开口,任凭苏乞年一人一马远去。

    苏乞年行走在古朴的石道上,瞥一眼身边大眼睛四处乱瞟,但就是不看他的小家伙,对于这个熊孩子,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然,对方四方众人的目光,他也映照于心,明白自己的身份,多半很快就会曝露了。

    不愧是无上王部,只是八十一脉之一的风圣灵星之上,他所在的这风鼎城中,就有无数高手,至少于苏乞年感来,光是开天境大能,他这沿着石道行走数里地,两边食阙高楼中透出的若有若无的深邃气息,就不下十余股。

    鹊山氏圣者曾经告知他,这风圣灵星之上,有九鼎王部八十一脉之一的风家,灵星之上有圣城一座,还有八座巨城,这风鼎城,就是风家旁支其中一脉的主城。

    虽然只是旁支其中一脉,却也有着无比深厚的底蕴,这旁支一脉手中,掌握有一方堪比师部星河的庞大星域,乃至有圣者坐镇。

    苏乞年想起了当初论道时,鹊山氏圣者说过的一句话。

    没有迈出过步子,就不知道这日月轮转,只是这诸天星海中的浩渺微尘。

    而据鹊山氏圣者所言,那位立在绝颠之上的阵道大师,就隐居在这风圣灵星之上,至于在哪里,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寻到的,其不属于九鼎王部八十一脉,是一位身份特殊的散修游侠。

    当然,也不是无迹可寻,每一年,其都会前往圣城,与风家当代圣主论道,并传道授业,以期寻找一位传人,传承衣钵,只可惜数千年来,始终未能有人入眼。

    半炷香后,这风鼎城一角,一座寻常的食阙中。

    苏乞年不理会四周异样的目光,独坐于食阙一角,小家伙趴在一旁,时不时地瞥他一眼,但不等苏乞年转过目光,很快又扭过头去,似乎也明白招惹了麻烦,小家伙这一路上没有再乱开口,不过落到一些始终关注的年轻女子的眼中,觉得一定是受到了那个可恶的年轻人的威胁,乃至胁迫,有女修忍不住,转身越过数条古朴石道,最终走进了一座能有九百九十九丈高,以精石点缀,如群星璀璨的食阙中。

    “圣女!”

    食阙最高层,这名样貌清秀的女修朝着中央唯一的一张玉桌躬身行礼。

    ……

    半个时辰后。

    “把你的马卖给我,给你十块普通灵石!”

    砰!

    又一个中年仆从横飞出去,坠落下食阙,摔得筋断骨折。

    苏乞年不动声色,端坐在石桌前,血泉入玉杯,殷红如血,透着药香,这已经是这半个时辰内的第八次试探了。

    他如何看不出来,这些走上食阙的仆从背后,都有一些人或势力的背影,这些仆从也极尽全力,引动他出手,从最初的辟地境第一步,到现在刚刚被他一掌拍落食阙的第四步的高手,出手之人的修为越来越高,这分明就是在试探他的底蕴,在揣摩他的真正身份,同时,苏乞年也嗅到了一些异样的味道。

    终于,再过半炷香,又一名中年仆从登上食阙,来到苏乞年身前,抱拳一礼,道:“苏大人,吾主有请,前往一叙。”

    苏乞年目光一动,辟地境大圆满,只是一个仆从就有这样的修为,这正主身份必定不一般,且对方如此笃定,看来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

    “贵主人是谁。”

    “大人一去便知。”

    砰!

    苏乞年又一次出手,他手掌拍落,在那中年仆从错愕的目光下,在其眼前放大,任凭他催动小世界雏形之力,战气外溢,却如泥牛入海,那一只手掌宛如天神之手,无可撼动,瞬间挤满了他眼前的整个世界。

    他被一掌抽飞,坠落到食阙之下,将古朴斑驳的石道砸出一个大坑,这里是九鼎城,城中虚空比浩瀚星空更加坚固,但也不能无止境地任由高手出手,终究有极限所在。

    什么!

    这一下,食阙四方一些人就不禁大吃一惊,食阙上那个年轻人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连那一位的仆从也敢如此对待,即便其真为锁天一脉传人又如何,那一脉碍于祖约,是不得踏出中域祖地一步的,只其擅出中域祖地,就是重罪,就是真的将其打杀了,也是其咎由自取,与人无忧。

    不过话虽如此,却也不能小觑,这一位甫一登临地榜之上,就居于两千零一位,战力非凡,为圣禁之王,且传闻其身怀一口圣甲,圣甲加身,甚至可以凭此与圣者交锋。

    而最近一两天,又有消息,难知真假,传闻有石族圣人跨界,这一位参与圣战,得到人界气运眷顾,凝聚了无上青铜战名。

    ……

    食阙中。

    苏乞年收手,目光有些悠远,又有些深邃,就是不知道如此一来,能不能见到正主。(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新剧情有点复杂,写得慢,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