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五十七章 暗涌,说人话!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风鼎城一角。

    食阙中,苏乞年独饮血泉,静坐不语。

    小家伙百无聊赖,趴在地上,金黄色的尾巴不时甩动,大眼睛眨巴,滴溜溜乱转,不用看,苏乞年都知道这破孩子肚子里没憋什么好屁。

    食阙寂静,自最后那名辟地境大圆满的中年仆从之后,一炷香内,都再没有一人现身。

    到底是什么人在针对他?

    苏乞年不动声色,他不清楚,此前那名巡察圣者,能否体现东极星天战皇殿所有的声音,但可以肯定,锁天一脉不受待见是事实,甚至因为一道祖约,不能轻易踏出中域祖地半步。

    身怀封镇禁忌,他锁天一脉传人的身份几乎被认定,而玄黄大地种种,亦不能轻易透露,苏乞年能够感到,这浩瀚星空的水,比玄黄大地更深,地域太广袤了,只是这北域东极星天,就比玄黄大地所在的生命古星,大了不知凡几。

    苏乞年相信,刚刚那一个个仆从,背后或多或少,都隐藏着一些大人物,这些大人物不便公然现身,于是就命仆从前来试探,除了想要确认他的身份,必定还在印证着什么,苏乞年明白,即便没有小家伙一路跟随,他这九鼎星空之行,也不会太平。

    人族,已经不干净了……

    苏乞年念动间,又摇摇头,现在就下定论,还为时过早,对于那锁天一脉,他所知甚少,其为何在中域祖地不受待见,那祖约又是在怎样的境况之下订立的,而他那位传下《光明大道》,至今不知晓真实身份的无名师父,在中域祖地又是怎样的身份,这一切种种,于眼下的他而言,皆是未知。

    是以,他刻意在地榜之上留下了出身玄黄四个字,他不能保证,对于玄黄大地,放眼整个人族星空,无人知晓,甚至可能会引动一些隐藏在暗中的存在,不过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太短了,唯有行走在悬崖边缘,才有可能看到朝阳初升时的第一缕阳光。

    吼!

    这一刻,食阙外,有低沉的兽吼声响起,这兽吼声虽然低沉,但是其中蕴藏的煞气,却令得四方不少人心神一紧,一些修为不高的,更是面色微白,看石道上一辆金色战车,光辉绚烂,如笼罩在一团光芒中,拉车的荒兽不过三丈高,似一头蛮象,却密布有青色鳞甲,闪烁冰冷的金属光,那一条如青金铸就的象鼻甩动,空气哀鸣,被轻易抽爆。

    四星荒兽,青麟古象!

    那一位到了!

    很多人目光闪烁,看那金色战车在食阙前停下,一名身着金色战衣,丰神如玉的年轻男子走下战车,其生有一头黑发,剑眉入鬓,眸光开阖之间,如有天日悬空,其肌体浮盈微光,整个人都透发出来一股英武的气质,又好像一尊神子转世,器宇不凡。

    然而,还不等这一位走进食阙,石道的另一头,又有脚步声响起,这是一名背负大钺的年轻汉子,一身粗布黑袍,背后的斧钺也如墨色一般漆黑,随着其走来,脚步声不是很响,却仿佛踏在四方众人的脉搏之上,富有一种难言的韵律。

    是他!

    食阙四方,很多人又是心神一震,这又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尤其是一些老辈人物,此刻目光闪烁,看来那来自鹊山星河古路的年轻人的身份,已经几乎可以确定了,如此一来,这两位的到来,也就情有可原,只是不知道,食阙中的那一位会如何应付。

    这里是九鼎星空,不是寻常师部星河,就算是圣者,在这里也要保持足够的谨慎。

    “看来来得正是时候。”

    石道上一条分岔路口,又一名负剑青年迈步而出,其一身雪白长袍,鬓角微白,气质清冷,哪怕是开声吐气,也透着几分清寒的味道。

    “的确不晚。”

    随着这一道软糯而雍容的声音响起,食阙前到来的三人瞬间落到目光,就看到一道婀娜的身影由虚化实,在食阙前显现出身影。

    这是一名身着紫色长裙,肌体莹白,身姿婀娜的年轻女子,一头紫发绚烂,立在那里,似乎将九天之上神日的光辉都遮掩了,其姿容倾城,美丽得不像话,赤足而行,一双玉足雪白晶莹,点尘不沾。

    “圣女!”

    有人惊呼,露出震动之色,如果说此前到来的三人已经令他们心生摇曳,震动不已,那么此刻现身的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就令他们心神剧震,以圣为名,这是这风鼎巨城风家旁支一脉唯一的圣女,不仅姿容绝世倾城,一身修为,放眼这风圣灵星年轻一代,也少有人及,是一位圣禁之王。

    最重要的是,其为风鼎城这一支,当代圣者的亲女。

    圣者子嗣!

    “没想到风鼎圣女也到了。”

    这时,那驾驭青麟古象,乘金色战车而来的年轻男子开口了,他金色战衣加身,十分英武,即便是面对这位风鼎圣女,也语气平淡,没有半点惊愕,只是眸子微凝,这位风鼎圣女都惊动了,想来这风鼎城风家一支,已经有所决断。

    休命刀,苏乞年!

    一身粗布黑袍,背负大钺的年轻汉子看向食阙中,他沉默不语,并没有和其它三人交流的意思。

    “看来只能各凭手段了。”

    雪白长袍轻扬,鬓角微白的负剑青年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他语气清冷,道:“只怕食阙中那一位,并不识得我等。”

    “很快,就会认识了。”

    金色袖袍飞扬,乘战车而来的年轻男子开口,他语气淡漠,当先一步迈入食阙中。

    “太麻烦。”

    风鼎圣女淡淡道,她一只纤若无骨的玉手抬起,当空轻轻一震。

    不见半点花俏,凭空似起了一缕微风,落到面前能有三百丈高的食阙之上,鬓角微白的负剑青年和背负大钺的年轻汉子皆挑眉,看那食阙如同风化的枯石一般,随着微风拂过,一寸寸碎成齑粉。

    此刻,食阙中除了苏乞年之外,早已空无一人。

    随着食阙消失,百丈高的虚空中,一张石桌沉浮,苏乞年依然坐在石桌前,悬空独饮,身边的小家伙则起身,很是不耐烦地扫一眼四周,这些人族太麻烦了,一个接着一个,它根本看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好神骏的幼驹。”

    风鼎圣女眸光轻灵,带着几分清丽,又有几分妩媚,此时目光落到小家伙身上,以其眼光,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这二十多年来,所见过的最神骏的天马幼驹。

    五星踏空驹!甚至可能接近了六星之境。

    天马一族,五星踏空,六星玄音,那是足以媲美圣者的存在,不过六星玄音驹,天生神圣,异象天成,这匹天马幼驹虽然看似不凡,但应该还没有达到六星玄音驹的生命层次。

    “果然是苏兄。”

    这时,那此前踏进食阙的年轻男子开口了,淡淡道:“不过苏兄贸然打伤我前来相请的仆从,怕是不太妥当。”

    顿了顿,其又轻笑一声,道:“而且,我很不喜欢,有人在头顶之上……”

    说到这里,一股无形的可怖气机如天日升空,将食阙所在的百丈虚空笼罩,这气机之盛,令得四方一些辟地境大圆满之下的人忍不住后退,即便不是针对他们,也感到心灵颤栗,这一位血脉虽然不如风鼎圣女尊隆,但是出身绝对不凡,来自数万里外另一座巨城,有圣者的隔代血脉,亦为将血天骄,更重要的是,与风鼎圣女一般,乃是一尊圣禁之王,且踏入了地榜之列。

    地榜高手!

    百丈虚空之上,苏乞年身不动,早在这四人未曾现身,他就感知到了四股强盛的气机,或是尽显于外,或是内敛深邃,每一股气机,都不亚于鹊山星河那位鹊山圣,甚至还要更强,令他心中感叹,无上王部星空的底蕴,比想象中更加惊人,初来乍到,就遭遇了四位年轻的地榜高手,不过他也同样相信,这并非是偶遇,地榜虽然足有三千之数,但无上王部八十一脉,能有八十一颗灵星,在其中一颗灵星之上,非是圣城的旁支巨城中,一下遭遇到四位地榜高手,未免太过巧合了。

    王部星空虽然浩大,但东极星天同样不小,无上王部远不止有这一座,再到整个北域,苏乞年明白,这一场星空风暴,已经平地而起。

    “苏某不喜欢拐弯抹角,说人话。”

    苏乞年再开口,语气比这位金色战衣的英武男子更平淡,甚至可以说是波澜不惊,但是随着其话音落下,被打成齑粉的食阙四方,一下陷入了寂静之中,很多人露出振奋之色,尤其是一些年轻人,更是目光湛亮,地榜人物的交锋,哪怕是在这风鼎巨城中,也难得一见,这些年轻天骄,皆出身不凡,很少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交手,成为他人观摩,乃至日后的谈资。

    一些老辈高手摇头,不得不说这位锁天一脉传人太过桀骜,这里是北域东极星天,可不是在中域祖地。(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