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光阴箭,刀灵王部!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圣山深处。

    灵竹下,身着青金战衣的中年人膝前的七弦琴戛然而止,青玉般的眸子迸射出可怕的光束,击穿真空。

    “走得了吗!”

    他冷喝一声,圣山轻曳,足下有阵纹复苏,他一步迈出,再现身,就到了天马场外。

    也就在这一刻,渐入虚无的苏乞年霍地转身,眉心发光,神庭世界中,日月当空,如白金铸成的战魂长身而立,肩头天龙盘踞,四肢舒展,有白金铁链被拉动,叮当作响。

    嗡!

    无量光汇聚,成为一口白金长弓,时光雨飞舞,凝成一杆琉璃大箭。

    光明为弓,时间成箭!

    属于苏乞年的战魂通体绽放琉璃金光,倏尔弯弓搭箭,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

    嘣!

    弓如满月弦惊!

    最初的碧魂箭,这一精神杀伐术,在而今的苏乞年手中,契合《光明大道》,演化成了光阴箭!

    这也是苏乞年成就战魂之后重新摸索出来的法门,在补全道缺之后,这门精神杀伐术,重新焕发了生机,在这浩瀚星空中,拉开了未知的第一箭。

    天马场内,一切都似乎陷入了凝固之中,荒草俯首,天马凝空,所与人的神情与动作,都停滞在了这一刻。

    唯有一杆琉璃箭,洒落时光雨,如无量光辉凝聚而成。

    太快了!

    就算是天马战栏外刚刚驾驭阵法到来的圣山中年,瞳孔也在这一刻剧烈收缩。

    “尔敢!”

    强如圣者,也没能预料,那锁天传人在此时还敢出手,有什么能够快得过光阴流水,这一箭不仅凝固时间,更拥有一种惊人的极速。

    有圣者气机迸发,冲破这种时间静止之力,但依然未能及时阻止。

    砰!

    属于风林圣子的战魂炸碎,被一箭洞穿,裂成漫天青雨。

    这一箭,身死魂灭!

    隔着虚无相望,苏乞年的目光很冷,他非是嗜杀之人,也向来不愿对同族下杀手,但步入浩瀚星空至今,一切种种,都令他不得不生出一些改变,他见过苦守天关,乃至被神族奴役,也死不低头,护持老幼的人族战兵,也见过如雷殛这般宁愿将背影留给同族,也要一人迎接生死的人族大能……

    但今时今日,也有人罔顾人界壁垒,任由异族跨界而来,向他索命,更有如这九鼎王部星空之下,诸年轻高手围猎,就在即将前往的中域祖地的路上,还有王裔帝子从前路而来,要断其去路……

    这一箭,是光阴箭,也是明意箭。

    今日于此,日后再见,不见生死箭不回!

    “林儿!”

    须臾间,风鼎城上空风云变色,天马战栏前,十余位开天境大能匍匐在地,瑟瑟发抖,圣者威严下,他们连战魂都在颤栗,忍不住想要跪伏下去,这是风鼎城当代城主,这一支风家第一圣者,就算在圣境的道路上,都已经走出了很远,是一位强大的圣者,寻常圣者在其面前,都远不是对手,要退避三舍。

    今日,这位风鼎城第一圣者出离的震怒了,他的亲子被杀了,就当着他的面,被一箭射杀,身死魂灭,连半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这是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更是一种耻辱,堂堂圣者当面,都没能护住自己的亲子,可以想象,今日之后,在这风圣灵星诸圣中,他会成为笑柄,为人诟病,认为他不过徒有虚名,连一个小辈人物都降不住,等同于被一掌生生掴在了脸上。

    这一刻,哪里还有老一辈人物不宜出手的顾忌,这位第一圣者一只手探出,遮天蔽日,朝着虚无中抓去,同时勾动风鼎城大阵,禁断虚空,此子身上定然身怀有蕴藏虚空之秘的秘宝,否则不可能如此轻易遁入虚无。

    “来得好!”

    虚无中,敖战眸子发光,他挥手一道银白的虚空之力打出,没入未知之地。

    就在那位风鼎城第一圣者探出的大手没入虚无的一瞬间,有青金色神芒如刀,自虚无中来,没有半点征兆,斩在了其手腕上。

    噗地一声,有圣血溅起,天马场中,那风鼎城第一圣者勃然色变,闷哼一声,再看四方虚无中,成百上千道神芒切开真空,封锁了他上下四方所有的退路,如千刀万剐,瞬间临身。

    浑身汗毛竖起,这种杀伐之力如此熟悉,分明就是属于他风鼎城的护城大阵,这种顶尖天阶阵法之力,就算是圣者也要退避三舍,一旦全面复苏,圣人也要小心谨慎,眼下这阵法不知为何,居然不受掌控,对他展开了绝杀。

    是他!

    一瞬间,中年圣者就明白,是那锁天传人身边的未知人物出手,他风鼎城的大阵被动了手脚。

    数息后。

    等到这位风鼎城第一圣者脱离围杀,一身青金战衣生出些许褶皱,乃至有一道划痕,恐怖的轮回意志横扫四方,借助风鼎城大阵之力,方圆数万里都尽收眼底。

    直到整整十息过去,意志回归,这位风鼎城第一圣者面色阴沉,天穹之上黑云压城,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息笼罩在了城中每个人的心头。

    很快,消息就传递开来,如石破天惊。

    “风林圣子被杀,在城南天马场。”

    “锁天传人回归,当着风鼎城城主,第一圣者的面,一箭射杀风林圣子。”

    “强如风林圣子,也不是数招之敌,其执掌时间禁忌得到十余位开天境大能印证,刹那间的感知凝滞,符合时间禁忌之力的异象……”

    ……

    这一天,于整个风鼎城而言,是风起云涌的一天,先有五大地榜年轻高手对决,锁天一脉传人现身,又有五大圣兵交锋,再之后,还有神圣天马幼驹被围捕,最后,更有风林圣子,当代风鼎城第一圣者的亲子被一箭射杀,这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人,这一位在今天,可谓搅动了四方风云,可以想象,今日之后,整个风圣灵星,乃至整个九鼎王部星空下,都将开始传诵其名。

    地榜两千零一位,休命刀,苏乞年!

    锁天一脉传人!

    ……

    五万里外。

    敖战一脸见了鬼的样子,看苏乞年动用封镇禁忌,几条玄黄锁链锁住了小家伙的四蹄和一对天翅,而后,一根银白柔嫩的枝条,自其体内探出,噼里啪啦,就是一顿鞭子,抽得小家伙嗷嗷直叫,一双如金似玉的大眼睛瞬间通红,用要杀人的目光盯住了苏乞年体内,同时以精神意志发声。

    “你这个臭流氓!”

    小家伙声音稚嫩而清脆,像是一个小姑娘,听得苏乞年老脸微红,立即勾动天龙舟,镇压了那个同样不省心的熊孩子,说好的五鞭子,这货一出手就是暴风骤雨,等他回过神来,至少已经有了十几鞭,那被金色鬃毛覆盖的小屁股,生生肿起了一大块。

    敖战面色变得有些古怪,看苏乞年一眼,他察觉到其体内似乎存在着某种灵物,不过对于其出手解救之后转眼间就出手,就觉得有些难以理解,总觉得其中有些不寻常,这位年轻的锁天传人身上,似乎还有很多他不曾洞悉的地方。

    玄黄锁链化去,小家伙一屁股蹲儿就坐倒在地,如人一般,大眼睛眨巴,泪珠子就吧嗒吧嗒往下掉,看得苏乞年嘴角微微抽搐,总觉得有种罪大恶极感,这破孩子是很不让人省心,不过此前答应另一个熊孩子的条件,是否有欠思量……

    苦笑着摇摇头,这可真是让他有些脑袋发胀,觉得这两个熊孩子就不能靠近,总是有幺蛾子,他这一路上可不会太平,修行路上他还只是走过了一小段,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护得住身边人或物的周全,一如此前在那石界碎片中,人力终有尽时。

    入夜,明月高悬。

    直到敖战取出了两坛百年血泉之后,小家伙才回过神来,流着晶莹的哈喇子,凑到了敖战身边,大眼睛扑闪,十分无辜地看着他。

    嘴角抽搐两下,敖战忽然有些明白了,扔给小家伙一坛,重新取出一坛抛给苏乞年,两个人也不说话,就各自拍开封泥,昂首牛饮。

    一坛血泉下肚,如烈火入喉,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再吐出一口浊气,可以想象,前路多舛,但路总要走下去,有些选择注定要染血,他没有回头路,哪怕前路荆棘密布,在他的肩头,承载了太多,有牵挂的人不能倒下。

    “从刀灵王部借路。”

    饮尽一坛血泉,敖战沉吟道,告知苏乞年,星天级古路需要一些阵材,他身上有所欠缺,通往中域祖地,需要先跨越这北域东极星天,进入西极星天,在两极星天的交界处,乃刀灵王部所在的星空下,在那里进行补给,这也是通往中域祖地沿途最稳妥的星途。

    说来,星空浩瀚,非是不能横渡星空而去,但星空中蕴藏着太多未知的凶险,这样漫长的星途,横跨了星天,穿越了一域星空,就算是无上王者,也不会选择独自横渡星空,需要循着一些既定的星途借路。

    接下来的后半夜,敖战出手,开辟出一方数十丈大小的石台,而后开始构筑星路,烙印阵纹。

    他以虚空禁忌之力为引,一些如虚空灵石等蕴藏虚空秘力的灵物被粉碎,成为勾勒阵纹的笔墨,同时,其取出一块黝黑的龟甲,上面有如恒河沙数的星光点点,却是一幅古老的星图,勾勒阵纹的同时,敖战也在锁定星位,确认刀灵王部星空所在。

    足足两个时辰过去,轻呼一口气,敖战眸子发光,搓了搓手掌,又很快收起,看向苏乞年,微笑道:“好了,可以出发了。”

    苏乞年有些狐疑地看了看他收起的手掌,这是第二次了,他总觉得这位龙王亲子有些古怪,构筑一条星路,有些过于兴奋了,与其平时的沉稳和出尘气质不符。

    “咳!苏兄,上路了。”

    轻咳一声,敖战当先一步踏上石台,小家伙起身,大眼睛咕噜噜乱转,又恶狠狠地瞪苏乞年一眼,尤其是此刻在龙舟下挥舞着银光灿灿的柔嫩枝条,正在挑衅的另一个小家伙,四蹄踏动,落到石台之上。

    苏乞年登上石台。

    敖战眸子发光,喝道:“开!”

    嗡!

    即刻,石台迸发灿烂银芒,星光点点,一条古朴的石道伴着银光如柱,没入虚无。

    ……

    半炷香后。

    银光散去,星光消弭,苏乞年只感到迎面而来滚滚热浪,荒莽气息浓烈,光芒炽盛,挤满了眼前的整个世界。

    这是一片真空破碎后的虚无之地,虚空都生出了扭曲的迹象,苏乞年深吸气,战魂发光,方才勉强适应了这种刺目的光辉,同时横扫四方。

    这是……

    即刻,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这是在一轮庞大的神日万丈高空之上。

    这轮神日太大了,苏乞年从未见过如此庞大的太阳,热浪滚滚,将星空都扭曲了,寻常辟地境巅峰圆满的尊者,怕是根本不能在这里存活,须臾间就要被焚烧成灰烬。

    倒是小家伙,显得很兴奋,不时嘶鸣一声,汲取神日光辉,眉心处那颗古朴如金玉的荒星缓缓转动,不断凝实,乃至在这颗荒星旁,又有一道朦胧的漩涡衍生,不断汲取神日灵气,愈发清晰。

    苏乞年不禁看向身旁的敖战,却见这位龙王亲子搓了搓手掌,朝着他挤出一个笑脸,尴尬道:“略有一些偏差,在允许范围之内。”

    略有一些偏差……

    苏乞年无言,这要是再偏差大一点,就要将他们送进这颗庞大的神日中去了。

    要知道,神日光芒无量,在浩瀚星空中,每一颗湛亮的星辰都值得敬畏,那是连寻常圣者都不敢轻易深入其中的太阳,遑论眼前这轮神日,苏乞年能够勉强洞悉,在那神日之上,一道道闪烁的黑芒,分明就是一道道庞大无比的星空裂缝。

    如他眼下的肉身体魄,也感到有些头皮发麻,苏乞年敢肯定,若是不借助天龙甲之力,他很可能在落到这轮神日之上的瞬间,就魂骨成灰。

    那是……

    苏乞年目光落下,瞳孔顿时一阵收缩,就在他们脚下的星空中,赫然有一块大陆沉浮,这块陆地太大了,几乎比当初的那块石界碎片还要大很多倍,浓烈的荒莽气息,即便相隔了无垠星空,也清晰可闻。

    刀灵王部!

    不用敖战开口,苏乞年眼中有神芒浮现,就在他目光落下的一刹那,分明感到战魂背后的休命刀轻鸣,若有若无的,生出一股灼热的战意。

    以刀为名,可以想象,这一片王部星空下,该有多少刀道高手,苏乞年从那扑面而来的荒莽气息中,都能够捕捉到千丝万缕的锋芒之气。

    “好一块蛮荒之土。”

    这时,敖战开口赞叹道,言及浩瀚星空中,自百界岁月流传下来的蛮荒之土已经寥寥无几,没有经历过百界破碎的毁灭,这种蛮荒之土上生长的生灵,都会沾染有稀薄的蛮荒气息,即便不如真正的上古蛮荒岁月,但于修行进化之上,将有着潜移默化的好处。

    刀灵王部,就扎根在这样一座蛮荒之土上。

    相比于其它王部广袤的星空,刀灵王部境内,诸多师部,将部,兵部,皆扎根在这块蛮荒大地上,这里造化不绝,灵泉遍地,敖战言及在中域祖地,曾经有帝族拿一百颗珍贵的灵星与另一座帝族交换,一块比这刀灵王部所在还要小上数筹的蛮荒之土,也没有能够得到。

    蛮荒之地!

    苏乞年露出沉吟之色,随着踏入浩瀚星空一天又一天过去,他愈发感到这星空的古老,非是这星空本身,而是这星空中,无数的人或物,都烙印有漫长到可怖的岁月印记。

    从浩瀚星空,到百界岁月,再到蛮荒年间,洪荒大地,多少纪元过去,实在难以数得清,而一个纪元,就是十万八千年。

    作为一个两世加起来,也不及一甲子的生灵而言,苏乞年愈发能够感受到光阴岁月的伟岸,岁月变迁,沧海桑田,神灵也绝迹了,何人能不死?如皇者,在一纪元后,也只剩一坯黄土。

    一炷香后。

    这是一片古老沧桑的大地,甫一降临这片土地,苏乞年就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迎面而来的荒莽气息,比任何一颗生命古星都要浓郁,这一刻,他肌体皮膜轻颤,竟在自主汲取这种气息,苏乞年分明感到,就在这须臾间,他肉身体魄竟然生出了极细微的淬炼,虽然于他眼下的体质而言实在微不足道,但可以想象,生在这片土地上的生灵,长年累月之下,这体质会何等强健,至少在修行的初期积累上,不会有太大的窒碍,可以打下雄厚的根基。

    这块蛮荒大地上,诸多人族部落,兵部及以上,都修筑起了一座座巨城,岁月在这些巨城之上留下了斑驳的印记,至于兵部之下,诸多血部依然依山旁水,有村落,有寨子,不一而足,生存的方式有很多种,无论是血部,还是诸多巨城,大多还保留着狩猎荒莽的习惯,这里的荒兽同样比星空中的寻常荒兽更胜一筹,血脉强大,更接近它们的祖先。在遥远的蛮荒年间,有古兽横行,成年的蛮荒古兽强大无比,再弱的,也能比肩当下的圣境强者。

    半个时辰后。

    穿过一片覆压近万里的荒莽古林,苏乞年两人一马立在了一座巍峨古城前。

    这是一座城墙能有三万丈高,覆压逾万里的巨城,比此前他们所在的九鼎王部风圣灵星上,那座风鼎巨城还要巍峨古老。

    重雷刀城!

    苏乞年凝视逾万丈的城门之上,那块比山岳还要大的石刻,重雷刀城四个字甫一入眼,他就仿佛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刀鸣声,神庭世界中如有惊雷万重,神电成瀑,一口神圣巨刀自天外而来,如天罚,似雷殛,从天而降,将日月隔断,分裂阴阳。

    昂!

    战魂肩头,天龙长吟,背后休命刀震鸣,头顶日月轮转,时光雨飞舞,镇压当下,固守己身。

    即便如此,苏乞年依然浑身一震,踉跄倒退两步,方才勉强站定,立即收回目光。

    “好强的刀势!”

    接连深吸数口气,方才勉强平复下翻涌的精神意志和战血,苏乞年开口道,目光沉凝,于刀法之上,他从未见过如此霸道凌厉的刀法,在玄黄大地之上,唯有那李家传人,才在刀道上有所成就,但李家刀法,终究限于修为层次,和玄黄大地的道缺禁锢,未能展现出来真正的威严。

    “这是重雷师部,在这刀灵王部所在的蛮荒大地上,这重雷刀城在诸师部巨城中,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敖战也凝神道,“这重雷刀城的初代城主,乃是一位圣人,甚至已经窥见了一丝无上王境,可惜后来征战人界天关,在连斩三位异族圣人之后,陨落于妖族那一代一尊金翅大鹏王手中。”

    顿了顿,敖战沉声道:“那城门上的石刻,传闻就是出自那位初代重雷刀圣之手,传闻其中蕴藏有重雷师部神圣刀法,《重雷九重天》的印记,若有人能够感悟印记,参悟出来一重刀法,就可以成为重雷师部一族的太上长老,位同圣者,参悟出来所有的九重刀法者,则可成为重雷一族外姓族长。”

    外姓族长!

    苏乞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就非同小可,这种代价未免太大了。

    敖战却摇摇头,感叹道:“无上王境难入,无上强者岂是等闲,都是威震诸天的存在,除了初代重雷刀圣之外,历代重雷师部圣者,再无人窥见无上王境半分,以外姓族长,以及可能付出的权势与底蕴,换取完整的《重雷九重天》,却是一点也不亏。”

    无上王境!

    苏乞年目光一凝,随即又在心中摇头,这距离他还太过遥远,于眼下的他而言有些不切实际,当下的他唯有尽快完成融魂境的积蓄,辟地而开天,再去追寻那轮回圣境……

    果然,就在苏乞年一行临近那巍峨城门后,可以看到这座巨城前,方圆十数里的大地上,盘坐了密密麻麻,不下万余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写得有点慢,感谢武盟兄弟姐妹们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