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六十四章 荒草石像悟千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重雷刀城!

    苏乞年感叹,看眼前万人共参神圣刀法,这种气象着实惊人。 .

    “故人依旧在。”

    这时,敖战也叹道,看向城门前一角,苏乞年循着目光看去,却是一尊石像,似乎是一个老人,盘坐在城墙脚下,仰望头顶万丈之上的石刻,眼中有沧桑,有悲伤。

    活着!

    倏尔,苏乞年瞳孔收缩,他光明心照虚妄,很快看出来,这石像是活着的,并非是死物。

    “敖兄。”

    苏乞年看向敖战,这位年轻的龙王亲子此时却苦笑着摇摇头,道:“悟刀千年,终难违天意。”

    这一位不想多说,苏乞年也没有勉强,行走过城门前的十数里之地,有锋芒萦绕,皆是属于刀道的纯净气息,苏乞年体内战魂轻颤,刀鸣声悠长,这种刀道圣地,同样是他所渴望的。

    时至而今的,关于刀道的十种本源玄奥,他方才参悟出来了五种,还差五种,才真正圆满无瑕。

    如非是时间紧迫,前路多舛,苏乞年倒是想在这座巨城中好好沉淀一段时月,将自己刀道之上的缺漏补全,相比于光明与时间两道,于刀道之上相差太多,不用说封镇禁忌,至今不过参悟出来了一种本源玄奥。

    然而,不等两人入城,敖战面色骤然间一沉,苏乞年顿时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他有些讶异,看这位龙王亲子一眼,却见其目光落到城门口,一名鼻青脸肿,却着一身青色荒蚕丝战衣的少年走出来,径直来到了那尊石像前。

    苏乞年目光一动,观眉眼间的神态,那少年倒是与那化成石像的老人有九成相似……

    然而,接下来少年的动作,却是令得苏乞年挑眉,而在其身边的敖战,则早已移形换位,横亘在了少年与石像之间。

    叮!

    屈指一弹,一口战刀被崩飞,少年踉跄倒退十数步,而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他盯住了突然现身的敖战,厉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拦我!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母亲是谁吗!敢在我重雷刀城前放肆!”

    少年语气连珠,很不客气,引得驻守城门的几名重雷师部战兵近前,看向敖战,喝道:“你是什么人!敢对圣女之子无礼!”

    哪怕只是驻守城门,这几名战兵的修为也赫然悟了生死造化,步入了辟地境,这座巍峨巨城,重雷师部的底蕴可见一斑。

    圣女之子!

    苏乞眼中有神光流溢,同时,这城门前一些悟刀者也被惊醒,看一眼城门前的异样,一些人嗤笑,一些人摇头,还有一些人则看一眼敖战,露出沉凝之色,这个青年有些眼熟,但记忆太模糊了,最重要的是,他们无法窥破这个年轻人的深浅。

    上代圣女!

    苏乞年捕捉四方流言,城门前那个少年,非是重雷一族当代圣女之子,而是上一代圣女的子嗣,只是其出身有些不太光彩,至少于重雷一族而言,于当世重雷刀圣而言,长女与一名不过出身兵部的小人物堕入未知秘境,等到逃出生天之后,却已珠胎暗结……

    也正因为秘境之行,身为圣人长女,不仅近千载方才诞下子嗣,本为圣人二代血脉,却偏偏圣血被封,除了比常人更加旺盛的气血之外,平凡得与其生父少年时一般无二。

    圣血后裔,却如凡人,毫无疑问,对于整个重雷一族而言,这是一种耻辱,给整个大族蒙羞。

    如非是上代圣女惊采绝艳,近千载之前,未至而立之年,就已经开天辟地,成为大能,更差点打上天榜,近十几年来,诞下子嗣之后,修为境界更如困龙升天,传闻近两年,已经初步凝结了法则神链,距离成圣,不过半步之遥,就快要追上她那几位族弟与族妹。

    是以,其独子再不堪,年仅十七,才刚刚步入炼血大圆满,也终究没有人敢刻意针对,因为忌惮这位上代圣女,极可能在数年之内成圣,当然,重雷一族多少高手,无数分脉,也有不惧这位上代圣女……

    苏乞年再看向那城门一角的石像,化成石像的老人名为白凡,近千年前,以出身兵部之身,在二十来岁就跨入辟地境,已然足够惊艳,但对于重雷师部这样的圣人传承而言,依然脆弱得如同山脚的砂石。

    之后,就有了重雷巨城前千载悟刀,只为参悟出来所有的九重刀法……

    近千载过去,其修为毫无寸进,而身为辟地境尊者,寿元也不过千载,就在其独子出世那一天,有法则之力撕裂护城阵法,将其尘封。

    转眼间,十七年过去,这尊石像就矗立在城门旁,城墙角落里有荒烟蔓草,渐渐没过了膝头。

    白凡,一个于重雷师部而言,出身微末的年轻人,妄图参悟九重《重雷九重天》,成为重雷师部外姓族长,而今千年已尽,即便有法则封印,在很多人看来,其寿终正寝,距离坐化也就在这两、三天之内。

    “数万年来,能够参悟出来一重,乃至两重刀法的外姓太上长老,也不过百余人,多少惊艳人物,曾经于这重雷刀城下悟刀,窥见一丝无上王境的神圣刀法,又岂是等闲。”

    “可笑不自量,终将化成一坯黄土,给后人留下叹息。”

    “可叹上代圣女,风华绝代,惊艳了整个刀灵王部……”

    一些外来者小声交谈,都是来自这片蛮荒大地各个部落的强者,重雷刀城悟刀,即便不能悟出一重神圣刀法,对于刀道修行,也能有不小的益处,或可触类旁通,多少年来,无数人在这里破境,乃至刀道圆满,就是成圣者,在这重雷刀城前,数万年来,也不止一人。

    石像前。

    对于几名守城的战兵,敖战看也不看,只是盯住了那个少年,冷冷道:“你可知道,这石像是什么人!”

    少年被敖战目光刺得生出了满背鸡皮疙瘩,但还是咬牙,喝道:“一个废人而已,你敢护……”

    啪!

    几名守城的战兵只感到眼前一花,那位上代圣女独子,就被一巴掌扇得踉跄几步,再次跌坐在地。

    “你,也敢辱他!”

    敖战眸绽慑人的光束,几名守城的战兵如临大敌,他们虽然同样对这位圣女之子看不上眼,但终究是圣人后裔,更在这城门之前,众目所视,众手所指,容不得他人轻侮。

    “放肆!”

    几名战兵大喝一声,手中战戈扬起,就要指向敖战。

    “滚!”

    蓦地,这位龙王亲子转首,目透神芒,几名守城战兵如遭雷殛,一下横飞出去,坠入了万丈城门甬道中。

    什么!

    城门前,数以千计的悟刀者被惊醒,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重雷刀城前妄动兵戈。

    苏乞年有些无言,这位龙王亲子看上去稳重而沉静,没想到脾气比谁都火爆,这是来引渡他入中域祖地,但怎么看,这一位招祸的本事,怕是不比他弱上分毫。

    被掌掴在地的少年愣住了,没想到这个无名青年这么强,更没有想到其居然如此霸道,连守城的战兵也敢肆意出手,等到这一位目光重新落到其身上,少年浑身一紧,整个人都似乎被这道目光贯穿、刺透,一切隐秘都无所遁形。

    敖战迈步,他的步子不是很沉重,但每一步都如同落到了少年心灵深处,他目光惊惧,但偏偏手脚酥软,动弹不得,直到敖战来到了其身前三尺之地站定,那慑人的目光俯瞰下来,顿时令得少年生出一种由内而外的羞辱感。

    “你……”少年勉强吐出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废物!”

    敖战忽然开口道,他目光很冷,俯瞰脚下的少年,冷漠而无情。

    少年先是一怔,既而就赤红了眼,在这重雷刀城前,近万人众目睽睽之下,被如此羞辱,这比这十七年来,他所遭受的种种轻慢和蔑视,更加浓重十倍不止。

    “你以为自己很苦。”

    敖战语气冰冷,俯瞰面前这个少年,道:“你以为我人族最初,是靠什么才摆脱血食和被奴役的命运,你认为什么才是废物,在我看来,你没有血脉是废物……”

    顿了顿,敖战看着他,一字一顿道:“有了血脉,不如废物!”

    “你不懂!”

    少年咬牙,咬破了唇角,他捏紧了拳头,指甲刺入了掌心,有鲜血潺潺,染红了身下的荒草,这一刻,少年挣扎着起身,死死地盯住了敖战,低吼一声:“你不懂!”

    啪!

    下一刻,敖战挥掌,抽得少年横飞出去三丈远,嘴角溢血,半边脸都肿胀起来,再抬头,那一身暗金羽衣的青年如同没有移动过一般,依然立在其身前三尺之地。

    少年惊惧,而敖战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所经历的轻慢与蔑视,敖某不懂,也不屑懂!收起你那无谓的孱弱自尊!”(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认真写一个故事,比想象中更艰难,这段情节很重要,容十步磨好,今儿一晚上就这一章。)(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