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是什么东西,敢辱我师!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是什么东西,敢辱我师!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求订阅!)

    重雷刀城。

    万丈城门前,敖战俯瞰脚下的少年,他金色发丝飞舞,暗金羽衣微漾,背脊挺拔,自有一种如山岳峙的气势。

    “将你无谓的自尊收起,尊严不是他人给予的,而是自己挣的!”

    敖战很痛心,看眼前的少年,故人之子被所谓的血脉尊荣蒙蔽了双眼,居然做出了挥刀斩石像的愚蠢行径,若真的成行,毫无疑问将是一场惨剧。

    “你懂什么!说得轻描淡写!你不是我!”

    少年比想象中更倔强,挣扎着起身,哪怕半边脸都肿起,嘴角溢血,也没有半点悔过之意。

    敖战眸光一冷,肩膀却被一只大手按住,不知何时,苏乞年已经到了身侧。

    他看向苏乞年,却见苏乞年朝着他轻轻摇头,道:“说不通的,多说无益。”

    敖战闻言苦笑一声,这样的年岁,最是忤逆的时候,总觉得天地不公,该鹤立鸡群,超凡出尘于众人之上。

    明明是圣人后裔,却偏偏血脉不显,泯灭于众人,身在这重雷刀城中,可以想象少年曾经遭受的白眼与轻视,愈是大部族,对于血脉愈是看重,遑论其出生,对于整个重雷一族而言,本就不光彩。

    即刻,苏乞年目光落下,看向少年。

    少年浑身一紧,随着苏乞年目光落下,他仿佛看到了一团灿烂的光,又好像一片光明火,在熊熊燃烧,将他整个人照得通透,无瑕无垢,令他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逃避的念头,仿佛一切念想,在这个人的面前,都无所遁形。

    这时,苏乞年开口了,他语气平静而郑重,道:“你现在所认同的血脉,当年的初代重雷刀圣,也曾经起于微末,血脉平凡,你现在所歧视的,是一切立在微末的同族,多少强者起于微末,没有人生而为皇,若只因为是否拥有血脉,就摒弃一切生死修行,摒弃过去,那么,你这一生,都逃不过血脉给予你的桎梏,即便有一天,你血脉再现,也不能凌驾于赋予你血脉之人,你的一生,就此注定。”

    言尽于此,苏乞年不再多言,从看到少年的那一刻起,他就生出了许多回忆,当年武当山中,逍遥谷内的短暂时光,虽然不长,但却令他清楚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何为高低贵贱,这种体悟至今于其而言,依然是这一生中,最值得铭刻与烙印的记忆。

    少年有些愣神,捏紧了拳头,一声不吭。

    “我的好族弟,谁敢伤你,真是胆子不小,也不怕我那位姑姑震怒。”

    这时,城门甬道中,有一道显得慵懒而随意的声音响起,那是一名年轻男子,身着乌金战衣,手持一杆黝黑的大戟,骑乘着一匹通体赤金,生有四对天翅的神骏天马,在一群守城战兵的簇拥下,漫步而来。

    “三圣子!”

    城门前,有人惊呼,这是重雷师部当代三圣子,虽非是当世重雷刀圣后裔,却也是重雷一族极强的圣者长孙,诸圣子圣女中排行第三,曾经高居地榜之上一千五百多位,是一位闻名的年轻尊者,而今不过二十八岁,就辟地开天,步入了开天境,是重雷一族最年轻的开天境大能之一。

    “你来做什么!”

    看到这位三圣子,少年脸色很不好看,拳头捏紧,牙关紧咬,刚刚就是这位有意纵马驰骋,撞伤了他,他虽然修为不高,却也不是愚笨之辈,到了这位族兄如此修为境界,连这样的力道都掌控不住,显然不可能,说什么无意失手,分明是有意为之。

    “我的好族弟,你不要这么敌视,族兄也是不想看你出丑,毕竟……”

    顿了顿,那身着乌金战衣的年轻男子轻笑一声,道:“你虽然不堪,却也是我重雷一族的圣女之子,在这重雷刀城前,没有人可以践踏吾族的威严,尤其是圣女之子。”

    “你!”

    少年瞬间涨红了脸,一双眸子几欲喷火,他可以承受一切不堪,却不能容忍其一遍又一遍强调圣女二字,那是他的母亲,决不允许有任何人亵渎。

    “原来,是你这种自持血脉高人一等,目空一切的小人物在玩弄心机,自以为姿态潇洒,运筹帷幄。”

    突兀的,敖战的声音响起,比刚刚更冷,令得本欲不顾一切出手的少年又是一怔,不明白这个身份莫名的青年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即便他对于自身的命运再不忿或不甘,也明白重雷一族的威严深重,尤其是这重雷刀城前,多少年来,所有亵渎重雷一族威严的,都没有能够活下去,这座万丈城门前,不仅有悟刀者,也有妄图挑衅者的白骨被沉埋,或是成为灰烬,融入了土泥中。

    三圣子挑眉,他一身乌金战衣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手中黝黑大戟漆黑,似乎要将一切光芒吞噬,宛如一头凶兽在蛰伏。

    他骑乘在天马背上,身下是一匹罕见的五星踏空驹,而今成长到了四星之境,神骏而雄健,衬托其气质,当真有一种无敌风姿,绝世非凡。

    “你是什么人,敢这么和我说话,谁给你的胆子。”

    他看向敖战,冷哼一声,就有一股无形的威严气机流溢,朝着敖战,乃至其身边的苏乞年压落下来。

    这是属于开天境的威严气机,若是寻常辟地境尊者,怕是要被压得瞬间重伤,就算肉身崩溃,魂飞魄散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敖战与苏乞年又是什么人,一个是中域祖地东海人龙世家的龙王亲子,一个是肉身开天,成就绝品战魂的地榜高手,半步祖禁,这气机尚未临身,就崩溃开来,消散成虚无。

    “有点本事,但还不足以成为你们在这重雷刀城前放肆的资本。”

    三圣子再开口,冷冷道:“跪下,为你刚刚的言辞叩首赎罪,否则今天一个也走……”

    “聒噪!”

    敖战暴喝一声,就出手了,脾气之火爆,令苏乞年也不禁眉眼一跳,其似乎是刻意羞辱那位三圣子,只是一只手向前,朝着其镇压而下,五爪微曲,有金色战气晶莹,缠绕在五指之间,这一爪落下,那三圣子面色骤变,整个人竟被生生禁锢在原地。

    嗡!

    刹那间,这位三圣子惊怒交加,他瞬间迸发所有的力量,手中黝黑大戟铿锵,流溢可怖的锋芒气息,身为圣者子嗣,他弃刀不用,就是因为得到了一门强大的戟法传承,可以一路扶摇而上,步入圣境。

    铛!铛!铛!

    敖战面不改色,指爪落下,与那锋芒碰撞,火星四溅,而后将之生生崩碎。

    砰!

    而后,他闪电般化爪为掌,将那三圣子抽得横飞而起,半空中滚三滚,一直落到了里许之外的城门甬道中,方才噗通一声狠狠落地。

    嘶!

    这一幕,看得城门前数以千计的悟刀者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重雷一族三圣子,曾经的地榜高手,圣禁之王,而今的年轻大能,今天在这重雷刀城前,被人一巴掌扇飞出去,没有半点反抗之力,这简直如同幻境一般。

    这两个青年到底是什么人?

    很多人心中浮现出同样的念头,能如此轻易碾压重雷一族三圣子,那出手的青年到底有多可怖,一身修为战力又该去到了何等境地。

    苏乞年目光一凛,这位龙王亲子比想象中更加深不可测,对于虚空禁忌之力的领悟与掌握,赫然到达了极为精深的境地,怕是已经道法圆满,乃至更进一步,与其相比,他的时间禁忌,还差一种本源玄奥,才能步入圆满之境。

    再看城门前,少年已经目光呆滞,在他看来,强到足以令他绝望的这位族兄,居然如此不堪,被一掌镇压是那个青年强到了令他难以理解的境地。

    轰!

    下一刻,城门甬道中,一股可怕的气势迸发,那三圣子嘴角溢血,吐出几颗雪白的牙齿,他一头黑发乱舞,乌金战衣铿锵作响,一双眸子杀光如箭,盯住了敖战,曾几何时,他在同辈手中吃过这么大的亏,被掌掴抽飞,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耻辱,给他的修行路上留下了污点。

    “死!”

    他口吐杀音,黝黑大戟抡动,冥冥之中,戟光大盛,似化成了一条乌蛟,杀戮之气如汪洋,蛟龙穿梭于惊涛骇浪之间,朝着敖战当空劈落下来。

    “戟势!”

    城门前有人惊呼,这是将书武学才能拥有的武道之势,是圣境武道,这位三圣子动用了圣境戟法,勾动戟势,这是动了全力,也动了杀心。

    敖战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嘲弄之色,不等那戟光落下,他一只手如金电横空,五指舒展,如五口天刀,又似真龙探爪,噗的一声,就洞穿了那乌蛟七寸,而后一条手臂发光,金焰腾腾,砰地一声,将之震得四分五裂。

    属于那三圣子的身影显现,再次横飞出去,手中黝黑大戟断成两截,半空中接连吐出数口逆血,整个人气息瞬间萎靡下去。

    噗通!

    再次落地,这位三圣子面色苍白,踉跄起身,又踉跄两步,再次跌坐在地。

    此刻,这位三圣子目光惨然,引以为傲的戟法,居然被人以如此强硬的手段破去,可以称得上是以力破法,让他清楚认识到了两者之间的力量,到底存在着怎样不可逾越的差距。

    “你到底是谁!”

    他死死地盯住了敖战,这片蛮荒大地上,包括刀灵王部在内,所有的年轻高手,他都有所了解,而符合眼前这两个青年的样貌形神,却是一个也没有。

    敖战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瞥一眼少年,而后来到那城墙一角的石像前,躬身一拜,沉声道:“昔年指点之恩,敖战不敢忘,当为敖战半师,受此一拜!”

    什么!

    三圣子先是一怔,既而瞳孔剧烈收缩,脑海中一些记忆被掀开,一个唇红齿白的金发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而与这个金发少年同时浮现的,还有一道似可遮天蔽日,巍峨如巨城的恐怖龙影。

    “东海敖家七太子,敖战!”

    随着这位三太子开口,四方皆震,更惊悸,若论整个人界星空,有几个东海敖家,唯有人界中域祖地,四大人龙世家之一的东海敖家。

    四大人龙世家,那是自百界岁月之末就延续至今的无上传承,都曾经走出过一代人皇,几乎主宰了浩瀚星空第一纪元,光耀诸天,在整个人族,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那是真正的皇道传承,人皇世家,是人族与龙族化解旧怨的根基所在。

    而东海敖家七太子,也是年轻一代少有的高手,为东海敖家七龙王独子,年仅二十六岁,就打入天榜,传闻更以一己之力,磨砺天关,在一位异族圣者手中全身而退,没有借助任何外力,立在圣禁之王的绝颠之上,有传闻其已经触及了半步祖禁,或有半只脚已经迈入其中。

    对于重雷刀城而言,与这位敖家七太子,却并不陌生,当年这位七太子少年悟刀,敖家七龙王就曾经降临刀灵王部,显化无上威严,来到这重雷刀城中。

    转眼间,就是十七年过去了。

    十七年,对于普通人族而言或许很漫长,但对于这重雷刀城前悟刀的诸多高手而言,很多时候,只是几次坐关罢了,现在回想起来,岁月太无情,短短十七年光景,当年的稚嫩少年,已经名震人界星空,成为天榜上少有的年轻人杰,战力惊艳世人。

    东海敖家七太子敖战!

    很多人不禁看向那城墙一角的石像,辟地境在这重雷刀城前实在太过普通寻常,如非是与那位上代圣女有牵连,必定泯灭于众人,却没有想到,其居然与这位王者后裔,敖家七太子有旧,得其行半师之礼。

    这就非同小可,王者血脉不容轻慢,能够被一位王裔认可,承认为半师,更是如敖家七太子这样惊艳的年轻人杰,有望跻身半步祖禁,其身份地位,就不比寻常圣者差上分毫,至少绝对比这重雷师部寻常太上长老地位更重。

    遑论与人龙世家有了牵连,就算是刀灵王部也要慎重,重雷师部即便当年初代重雷刀圣再惊艳,也终究无人破入无上王境,遑论与堂堂人皇世家相比,更有天壤之别。

    “何人在我重雷刀城前放肆!”

    这时,有一道神圣气息在这万丈城门上空显化,现出一名着紫金战衣的中年身影,其通体发光,紫光盈盈,有雷音轰隆,伴着一股凛冽的威严,刹那间笼罩了城门前百里大地。

    轮回圣者!

    即便气机不漏,这股神圣威严下,依然有悟刀者承受不住,忍不住跪伏在地,不敢直视,更多的强者则身体发颤,圣者威严之下,即便开天境大能也要胆寒。

    “重雷师部三太上!”

    有人低呼,那三圣子正是其最钟爱的长孙,这位重雷师部三太上可不是一般的轮回圣者,当年曾与当世重雷刀圣争夺重雷圣刀,后来圣刀追随当世重雷刀圣,其也因此成就圣人之身,而这位三太上,却始终止步于八转之境,难以破境,至今已有一千余年。

    八转圣者!

    在轮回圣境中,八转已经可以算是绝顶圣者了,于一些开天境大能所知,四转圣境可谓小成,七转则大成,八转堪称绝顶,再向上,就是九转圣人之境。

    此刻,这位三太上落下目光,那双眸子同样弥漫紫意,如有两片雷霆海洋在其中沉浮,落到敖战身上,淡淡道:“原来是敖家七太子到了,怎么,我那长孙可有得罪之处,值得七太子如此惩戒。”

    “辱吾师血脉,自当惩戒。”

    敖战平静道,任凭这位重雷师部三太上落下目光,也面不改色。

    这位三太上闻言蹙眉,眸光微冷,瞥一眼那城墙脚下的石像,语气同样微冷,道:“原来是因为这个废人,七太子怕是认错了,如此废物,有何资格成为七太子之师,怕是胡言乱语,以致七太子年幼被蒙蔽,也罢,此人寿元将尽,重雷刀城前令吾族蒙羞千年,今日本圣就亲自出手,送其上路,以洗刷吾族之耻!”

    什么!

    城门前,少年呆住了,那是刚刚挥刀的刹那从未有过的心悸感,心跳都似乎在这一刻凝滞了。

    也就在这一刻,敖战笑了。

    这位东海敖家七太子放声大笑,很快,笑声震天动地,如龙吟九天,震荡虚空,令无数悟刀者踉跄,精神意志剧震,露出惊骇之色,这位敖家七太子之强,还要超出很多人的想象,这种威势,怕是直追轮回圣者。

    苏乞年凝神,随时准备勾动天龙舟,他明白,眼前的这位重雷师部三太上,不是一般的轮回圣者,而是一位立在绝颠之上的存在,只差一步,就可轮回九转,成就圣人之身,化成与玄黄大地妖族九圣一般的可怖存在。

    此时,重雷师部三太上挑眉,这位敖家七太子未免太放肆,但紧接着,他就愣住了。

    因为那敖家七太子的笑声戛然而止,目光落到其身上,冷冷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辱我师!”(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求订阅!)(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