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六章 玄虚刀,邪祟降临!
    (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一章4ooo字奉上,还有两章十步一起写,6ooo字大章,这样写得顺畅。≯≯)

    休命刀复苏,威严惊天地,气机动九天,连通灵神兵也挡不住。

    真龙胎膜前,苏乞年心神震动,愈觉得这口休命刀的不凡,他也生出种种猜测,这口武当山脚解剑石后的无名长刀,吞了他的立道之物之后,就取而代之,与他的神灵身融为一体,现在看来,恐怕不仅仅是一口寻常的通灵神兵那么简单。

    嘤咛。

    这时,少女醒来,恢复几分神智,就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紧接着就察觉到腰间的异样,她一张清冷的俏脸瞬间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霞,既而就眸子一冷,苏乞年立即松手,讪讪一笑,少女狠狠瞪他一眼,一言不,轻哼一声就转过头去。

    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无奈之色,既而就深吸一口气,看向头顶,休命刀复苏,似乎并没有立即沉寂的迹象。

    这口刀,沉睡着的灵性苏醒,在斩断了黑金大戟之后,倏尔调转刀身,蓦地一刀斩落。

    刀光炽盛,照亮了九天十地,碧落黄泉,四极八荒,无处不在的光明,无处不在的刀光锋芒。

    天河前,面对四位辟道之祖,目光凝重无比的莽古妖帝霍地变色。

    老子四人心念一动,就看到身前的虚空裂开,一缕刀光晶莹雪亮,照亮天宇,朝前斩落。

    虚空炸碎,成为混沌,千丝万缕的混沌气垂落,如回到了开天辟地之前。

    这一刀太过恐怖,莽古妖帝背脊生寒,有一种源自元神心灵的惊悚。

    他竭力出手,演化绝世攻伐,一身天赋法术所化的妖武衍化深海杀域,玄阴与水行本源合一,成为千万道铁链般的道则,如实质般穿梭,想要阻挡这一刀。

    噗!

    在这一刀前,什么本源道则都挡不住,被一刀两断,生生斩碎。

    砰!

    莽古妖帝踉跄倒退,几乎横飞出去,每退一步,就是数十上百里,等到其站稳脚跟,赫然被一刀斩出了千里之外。

    他闷哼一声,口角溢血,碧蓝长袍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狭长刀痕,晶莹长更被锋芒绞断了近半,显得无比狼狈。

    “玄虚刀!”

    既而,似乎想到了什么,莽古妖帝惊喝出声,露出惊骇之色。

    下一刻,他毫不犹豫,撕裂虚空,抽身而退。

    四位辟道之祖相视一眼,一言不,四人占据四象之地,分别镇守在天河的一端。

    这一下,二十三皇子等人就松一口气,但也不敢放松,同样小心守护在天河畔。

    不过同时,几位皇室子弟露出迟疑之色,对于那位莽古妖帝退去时的惊喝,他们听得一清二楚,玄虚刀这三个字,似乎在皇家秘库中有这样一册卷宗,但即便是皇子,也不能翻看,被设下了道禁。

    而那一刀,分明就是那位少年院主所掌的通灵神刀,气机一般无二。

    虽然心中有困惑,对于玄虚刀三个字无比好奇,但众人还是很快按耐住心思,真龙八吟,九吟只差最后一步,便是出世之时。

    真龙巢内。

    小世界有些残破,在两口通灵神兵的交锋中变得千疮百孔,一刀逼退莽古妖帝后,休命刀才收敛气机,复苏的灵性重新沉寂下去,刀身坠落,回到苏乞年掌心。

    看手中重新变得乌黑如墨的休命刀,苏乞年心中生出诸多念头,就连身边的少女,这时也不禁转过头来,目光落下,露出几分狐疑之色。

    将休命刀收起,苏乞年转身看身后的真龙胎膜,真龙八吟之后,那胎膜内的龙影愈清晰,不过苏乞年精神意志敏锐,就现,相比于此前,真龙七吟与八吟之后,这胎膜内的气机,远没有此前几吟提升得多。

    消耗太多了!

    苏乞年明白,为了遏制莽古妖帝,加上助他们二人迎击鲲断神三人,这头尚未出世的真龙消耗了太多本源龙气。

    虽然不清楚过去的历史究竟是怎样,这一段没有被记载的秘辛故事里又生了什么,但这样的消耗,对于一头尚未出世的真龙来说,或许在不久之后,会迎来更长的衰弱期。

    似乎是印证了苏乞年的想法,接下来的第九吟,一直过去了十余天,也没有再次响起。

    瑞气交织,霞光缭绕,真龙胎膜如一座小山般大小,这十余天内,赫然已经拔高到了百丈高,隐约可见威严龙影盘亘。

    与其它通灵异兽不同,真龙乃天地孕育而生,天生神圣,没有幼年期,一旦出世,只要渡过虚弱期,就算成年了,至少也拥有堪比纯阳元神的至强武力。

    第二十天。

    透过千疮百孔的小世界,苏乞年挑眉,看九天之上,明月西斜,却始终未见太阳升起。

    不是每一天,都能够见到太阳。

    不过再过去一个时辰,苏乞年就现不对,与刘清蝉相视一眼,因为天光晦暗,还是夜晚,没有一点光亮变化。

    明月西落,太阳未升,天光黯淡。

    这就是一种不祥之兆。

    不是任何一种在历史上出现过的天象,不是日食,不是月食,仿佛永恒的黑夜到来,永远不会出现白天。

    天河畔,四位辟道之祖蹙眉,也同样察觉到了异样。

    “南无阿弥陀佛!”

    少年阿弥陀佛高喧一声佛号,他通体缭绕淡淡的佛光,宝相庄严,月白僧袍轻扬,不知何时,明觉小和尚出现在其身边,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沐浴在佛光下,同样干净的月白僧袍不动,似陷入了难得的悟道境。

    “天地有正气!”

    这是儒道之祖孔丘,他看上去身材低矮,容貌普通甚至有些丑陋,但是背脊挺拔,如苍松翠竹,昂九天,有正气浩荡,弥漫八方万里。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天河一端,老子骑青牛,口中诵道经,一股奇异的波动扩散开来,与天地合一,若有若无的虚幻道则显现,镇压四方。

    至于剑仙,只是立在那里,便如一口出鞘的天剑,他整个人都散出来一股仿佛可以刺穿九天的锋芒,八荒**,草木竹石皆颤,被锋芒引动,随时都有化剑的迹象。

    “真龙将出,邪祟将至。”

    真龙巢中,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对于这样的天生神圣,绝对是这天地间任何邪祟都无比忌惮的存在。

    至于到底什么是邪祟,哪怕是苏乞年,也没有彻底明白,比如生灵的恶念,残暴的魔头,血腥的妖气,这些在他看来都是邪祟,也都是光明本源可以针对净化的存在。

    但对于邪祟,是否存在一种本源,就不得而知,在苏乞年目前看来,多是依附于生灵而存在的,有生命,才会招惹邪祟。

    噗通!噗通!

    此刻,在两人的身后,真龙胎膜中,传出强健有力的心跳声,这是真龙的心跳,仿佛天界战鼓在擂动,这还是尚未真正出世的真龙,这样的心跳声,在苏乞年二人感来,恐怕就是寻常二流龙虎境的武林高手,也要被震晕过去,只有他们两个这样孕神立道,诞生出精神意志的怪物,才能够支撑得住。

    神圣气息愈浓烈,这种气息带着光明的味道,又有一种别样的气息,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祗,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状态。

    转眼间,第二十天过去了大半。

    天穹愈昏暗,甚至有一种永恒暗黑的味道,星光不见,若非是真龙巢中瑞气霞光不绝,怕是伸手不见五指。

    空气渐渐凝滞,有一种源自心灵的压抑。

    真龙胎膜前,苏乞年二人目光凝重,真龙出世,他们也是第一次遭遇,邪祟未至,就生出这样的异象,遮天蔽日,很难想象,等到邪祟真正降临,又会是怎样的可怖。

    所幸有四位辟道之祖镇守天河四方,其中更有后世传说中的人族三圣,虽然还只是黑暗岁月开端,但三圣包括那位剑仙,一身修为虽未达到后世传说中惊天动地的境地,也已经登峰造极,至少都是渡过了九重雷劫,臻至不灭境的存在。

    有这样四位元神高手镇守,寻常邪祟,怕是难以侵入分毫。

    至于退走的莽古妖帝,苏乞年却是并无多少担心,这位妖帝有鲲断神七人自愿承受天道劫数,才得以知晓未来种种变化,但这并不能令他拥有向别人传递的自由,身为妖帝级人物,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还要远远出他的想象,甚至可能尚未来得及说出口,就会被天道锁定,拉入可怕的劫数之中。

    当然,若是这位莽古妖帝如鲲断神七人一般,舍生忘死,也不是没有可能,变数有很多,但对于这样的大人物,到底怀揣有怎样的心思,却不是苏乞年可以揣摩的。

    又过去一个时辰,夜晚再次降临。

    当黑夜与晦暗的天穹重叠,哪怕是龙脉大山垂落的瑞气霞光也一瞬间变得黯淡。

    来了!

    天河畔,剑仙眸子变得凌厉,看向前方群山中,草木在一瞬间枯萎,仿佛被吞噬了一切生机,山峦在刹那间似乎老去了几万岁。

    这是一种可怕的变化,山石干枯,如风化了千年,有微风拂过,无声无息地消散,仿佛从来没有在这天地之间出现过。

    天河边,二十三皇子等人看不见,但是不妨碍他们背脊生寒,有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恐惧,毫无来由地滋生。

    “吾养吾之浩然正气!”

    孔丘开口了,这位儒道之祖声如洪钟,出振聋聩之音,震荡心灵,勾动心中正气。

    尤其是五名幸存的皇家书院弟子,正气本源勃,他们眸如太阳,照见己身,挺直胸膛,正视前方。

    “是他们来了。”

    青牛背上,老子忽然开口,这位道祖平静温和的眸子里第一次现出无比凝重之色。

    他们来了!

    阿弥陀佛眸子一凝,双手合十,声音有些低沉:“我人族是真龙后裔,人皇战死,龙脉不能断绝,天子真龙,顺天应命!”

    “南无阿弥陀佛!”

    少年佛祖月白僧衣猎猎而动,他高唱佛号,有佛光炽盛,涟漪如海,朝着前方席卷而去。

    这是一股祥和浩大的佛力,本源涌动,成为一枚枚金色的万字,仿佛黄金浇铸而成,却又晶莹如宝玉琉璃。

    属于佛祖的道则显化,属于佛道最本源的力量,向前冲刷,要阻隔净化不祥。

    嗤!

    佛光涌动,照亮天宇,然而在碰触到前方群山之时,却蓦地生出大量的黑烟,如同沸水倾倒入了滚油之中,这是一种可怕的交融与碰撞。

    咔嚓!

    虚空裂开,生出一道道狰狞的裂缝,仿佛黑暗的凶兽的血盆大口。

    佛光涟漪被阻住,不能寸进,天地间,蓦地响起嘎嘎的阴鸷笑声,这笑声不张扬,甚至有些平静,听不出半点情绪波动,却令人自骨子里生出一股寒意。

    不好!

    真龙巢内,胎膜前,苏乞年微微色变,他运转《****》,精神意志提升至巅峰,神灵身睁眼,他通体光芒大盛,光明本源涌动,照破黑暗,看到了极为遥远的地方,那诡变的群山映入眼帘。

    邪祟,降临!

    很难想象,刚刚响起的笑声到底源自何种生灵,甚至苏乞年从中感受不到半点生气。

    紧接着,源自佛祖的佛光涟漪熄灭,丝丝缕缕的黑气自群山中弥漫而出,在大地之上积郁了厚厚的一层,如同墨汁一般,朝着天河前蔓延过来。

    如果说妖气是邪祟的一种,是妖族天生的戾气与欲念所化,那么这黑气就是一种纯粹的邪祟,有冰冷、血腥、恶毒、凶残、妄念,似乎是一切负面情绪凝成的果实,不仅仅诱人堕落,更令一切生灵都忌惮与厌恶。

    苏乞年没有听到老子的声音,四位辟道之祖却仿佛知晓一些隐秘,四人的目光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慎重,这种慎重,即便是面对此前那位莽古妖帝,也从未有过。(求,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第一章4ooo字奉上,还有两章十步一起写,6ooo字大章,这样写得顺畅。)(未完待续。)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