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念元神,一指寻阳!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6000字送上,今天写得有很多隐线,写得慢,大家见谅。)

    黑气浓稠,那没有半点情绪的笑声在天地间弥漫,没有一点止息的迹象。

    一股诡异的气氛充斥在天地之间,即便是被孔丘唤醒了一身正气的几名皇家书院弟子,也感到呼吸凝滞,精神无比压抑。

    龙脉大山瑞霞黯淡,真龙巢中,小世界内。

    苏乞年眸绽光明,有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厌恶,远方群山中仿佛有一片黑海蔓延而来,邪祟之气成为汪洋,这是今日之前,苏乞年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的。

    已经过去了二十天,加上此前的三天,苏乞年一行能够在这过去逗留的时间,只剩下了一天多。

    真龙尚未出世,虽然鲲断神一行已经陨落,但也给这过去带来了变数,这变数的影响有多大,对于后世会产生怎样的变故,实在难以洞悉。

    咚!咚!

    胎膜内,真龙的心跳声愈发强烈,若仙界天鼓擂动,苏乞年二人能够清晰地感到,距离真龙九吟,真正出世,已经不远了。

    这也是最为凶险的时刻,在真龙九吟,到真龙出世的前一刻,这枚真龙卵,又被称之为天地道果。

    天地道果,立地元神!

    这是一种莫大的诱惑,寻常异兽得到,亦可脱胎换骨,成就通灵之境。

    此时,苏乞年二人已经可以闻到淡淡的异香。这种异香沁入心脾,让两人有一种由内而外的舒畅。仿佛浸泡在千年不冷的热泉中,每一寸肌体都充满了活力。

    甚至。苏乞年感到自身损耗巨大的生机寿元,有了一丝回升的迹象。

    如果,自己吞了这枚天地道果,就可以立地元神,打破刀障,甚至恢复所有损耗的寿元。

    等等!

    苏乞年悚然一惊,自己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他心念一动,双目就迸射出夺目的光。

    “魑魅魍魉!也敢蛊惑人心!”

    “光明永恒,无量虚空!”

    苏乞年暴喝。他通体绽放无量光,光明琉璃火浮盈,光明本源之力涌动,玄奥照四方。

    嗤!

    顿时,他身上生出丝丝缕缕微弱的黑气,这黑气充斥着无尽邪祟,阴暗、冰冷、欲念丛生。

    所幸随着光明琉璃火燃烧,这黑气如同遭遇了天敌一般,须臾间就被灼烧净化。成为飞灰,消散在天地之间。

    但苏乞年并未放下警惕,与刘清蝉相视一眼,这一刻。两人皆从对方的眼中捕捉到浓浓的震惊之色。

    这邪祟之力无影无形,竟然在无声无息中就入侵这里,透过瑞霞。进入体内,勾动邪念与**。

    嗡!

    果然。紧接着,苏乞年二人就察觉到异动。在二人身后,真龙胎膜绽放明亮的光辉,神圣气息弥漫,有黑气显化,千丝万缕,如恶鬼的绳索,将整个胎膜覆盖笼罩,要渗入其中。

    大量的黑气被净化、蒸发,但仿佛源源不断,自虚空中来,缠绕在胎膜上,不见减少半分。

    该死!

    苏乞年身形一动,就出现在真龙胎膜之上,他通体绽放无量光,休命真气如瀑布一般垂落下来,将整个真龙胎膜淹没。

    嗤!

    大量的黑气被蒸发、净化,须臾间就消失殆尽,即便还有黑气,随着光明本源汇聚,照耀虚空,也被生生扼杀,很难再自虚空一端渗透出来。

    好诡异的邪祟之力!

    刘清蝉蹙眉,她身具虚空之力,敏锐地察觉到虚空中朝着她渗透而来的黑气。

    她通体缭绕赤阳真火,同时身形闪烁,避开黑气的爪牙,即便有临身的,也被赤阳真火灼烧,暂时抵住,但比之苏乞年光明本源的净化之力,就大大不如。

    转眼间,又是半个时辰过去。

    得到了苏乞年的休命真气护持,邪祟不侵,真龙胎膜的心跳声愈发宏大,不过却没有对苏乞年二人造成半点损伤。

    休命真气如光芒垂落,苏乞年凝神以对,并未发现,随着真龙胎膜的心跳声,丝丝缕缕的休命真气无声无息地渗透进入胎膜中。

    这时,天河前,群山无声无息地崩塌,成为灰烬,而黑气蔓延,所过之处,草木皆枯,很快就越过了数十里地,距离天河畔,只剩下不足十里之遥。

    那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的笑声不息,令人毛骨悚然,黑气浓稠,仿佛有什么东西隐匿在其中,朝着天河畔临近。

    昂!

    终于,在半炷香后,第九道龙吟声响起。

    无尽祥瑞之光自龙脉大山上绽放,瑞气如瀑,霞光如海,一下炽盛,将整座大山淹没。

    这是令二十三皇子等人振奋的一刻,真龙九吟,孕育成熟,要破胎出世了!

    与此同时,一股令人沉醉的异香出现在天地之间,随着这异香入鼻,众人仿佛可以看到世间种种本源,无穷玄奥,诸多道轨交织,纤毫毕现。

    天地道果,成熟了!

    轰!

    龙脉大山猛地炸开,乱石穿空,带着瑞气霞光,如流星火雨,击穿了黑暗。

    这是一幅惊人的画卷,永恒黑暗的天空被撕裂,有阳光璀璨,凝成光柱接连天地。

    但也仅仅只是片刻,数息后,撕裂的口子愈合,黑暗重新笼罩天地。

    原本龙山大山所在之地,真龙巢出,一方残破的小世界浮现。

    小世界里,真龙胎膜如一座小山般,屹立在天地之间,胎膜之上,苏乞年长身而立,光芒耀眼,仿佛一尊光明神祗转世。绽放出无量光辉。

    咔嚓!

    一道清晰的裂痕浮现在胎膜之上。

    一缕难言的威严气机渗透出来,弥漫在天地之间。那是属于真龙的威严,随着胎膜龟裂。异香愈发浓烈。

    在真龙胎膜彻底破碎的这段时间,也是天地道果的异香最为炽盛的时刻。

    天河畔,四位辟道之祖不为所动,二十三皇子等人心生摇曳,但也生生忍住,不过一干人都心中凛然,若非是来自未来,洞悉过去,恐怕很难抵御住这样的诱惑。

    是以。对于几名咬牙的剑仙弟子,一干皇室子弟也露出了钦佩之色,因为这当口,甚至有人一剑斩下自己的小指,用伤痛来告诫自己,不能被**俘虏,奴役本心。

    突然间,黑气涌动,一只漆黑如墨的大手从中探出。比山岳还要高大,铺天盖地,朝着真龙巢抓来。

    这是令人惊悚的一幕,黑气中。居然有生灵存在!

    这就有些匪夷所思,而随着这一只大手探出,四位辟道之祖的眼中同时迸射出夺目的光。

    “无量光!无量寿!南无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高唱佛号。手中金刚杵掷出,瞬间化作一道金色山岭。砸落下来,有佛光普照。将整个天地都染成了金黄色。

    铛!

    黑色大手硬撼金刚杵,迸溅出无数火花。

    有大量黑气被蒸发,浓稠的黑气中,响起一道闷哼声,但很快就化成了阴冷的笑声,那漆黑大手无损,继续朝前抓来,与金刚杵硬撼。

    铛!铛!铛!

    无数火星迸溅,如流星雨坠落四方。

    同时,黑气涌动的速度骤然间加快,须臾间就越过了十里之地,来到了天河之畔。

    “孽障!”

    孔丘暴喝,他怒目而视,一身正气如一轮炽盛的太阳升腾而起。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他长吟如天音,手中量天尺绽放夺目的银芒,须臾间似化成了一道银色天柱,正气本源显化,凝成一条条粗大的道则,浩然真火缭绕,正气凛然。

    剑仙与道祖亦出手,然而黑气如海,须臾间,便将四位辟道之祖淹没。

    真龙巢中,苏乞年挑眉,黑气中有铿锵之音,显然是四位辟道之祖出手,在与某种未知的存在交手。

    这样的变化远远超出他的预料,那黑气到底是什么,其中又蛰伏有怎样的存在。

    不过很快,黑气就越过天河,开始入侵真龙巢,并顺着小世界破碎之处,渗入其中。

    苏乞年感到一股莫大的危机。

    这时,胸口处,茫茫而不可知的黑暗虚空,一条时空支流缓缓流淌,不知起始,不知方向,在时空支流的一端,沉寂的过去身骤然间睁开双眼。

    没有半点征兆,苏乞年就感到脚下的胎膜软化,他如陷泥沼,一下没入了胎膜之中。

    什么!

    一直关注真龙胎膜的刘清蝉心中一惊,她身形一闪,就出现在胎膜之巅,但无论她如何尝试,也不能进入其中,唯有源自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感应,让她能够隐约探知,眼下的苏乞年,并没有生死危机。

    真龙胎膜内。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得苏乞年措手不及,骤然间被真龙胎膜吞没,便是他也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这是一片混沌之地。

    苏乞年定睛一看,相比于真龙胎膜外,胎膜内远比想象中大了百倍都不止。

    一条真龙昂首,立在身前。

    太大了,比山岳还要大的龙首,通体密布金色龙鳞,两根龙角散发出一股蒙蒙的清芒,不知道是何种色泽,却与时空长河近似。

    如山岭一般的龙身盘亘在这混沌之地,真龙呼吸,有吞纳八荒**之势。

    一条活着,非是重伤,也非是弥留的真龙。

    一双比日月还要明亮的龙眼落到苏乞年身上,刹那间,苏乞年只感到一切隐秘都无所遁形。

    “光明的传承者,你终于来了。”

    这条真龙甫一开口,苏乞年就心中一惊,这是什么意思,这位龙族先贤意有所指,一条尚未真正出世的真龙,怎么仿佛洞悉了一切。

    “我是时间的传人。”

    真龙再次开口:“光明的传承者。我需要你的力量,来净化这些不祥的生灵。”

    时间的传人!

    苏乞年隐隐有所猜测。果然不愧是禁忌本源,只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位龙族先贤还隐瞒了一些什么。

    不过,他的光明本源似乎的确对于那黑气有净化之力,但他的修为还远远不够,此前不过丝丝缕缕的黑气尚且不算什么,此刻却是如烟如海的黑气渗透侵入小世界内,他的光明本源再强,真气也总有枯竭的一刻。

    那如日月一般的龙眼看着苏乞年,道:“力量,在心灵深处。”

    紧接着。真龙张口,一枚散发着蒙蒙清芒的龙珠就飞出,这龙珠不同于此前在真龙墓中所见到的一般,在看到这枚龙珠的瞬间,苏乞年浑身剧震,几乎忘记了呼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看到眼前这一幕,熟悉与陌生开始交织。

    刹那间。他心中一片乱麻,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处捋起。

    下一刻,龙珠落下。印在他的眉间,没入他的祖窍,进入神庭之中。

    清濛濛的光辉垂落。一枚龙珠高悬在神庭之上,神灵身沐浴清芒而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

    这是惊人的一幕,须臾间。苏乞年便仿佛跨越了漫长的岁月,神灵身银光灿灿,鼻眼变得清晰,最后化成七尺来高,与他一般无二,再凝成实质,并生出一股莫名的变化,银芒退去,无尽光明衍生,道韵如海,刹那间充斥了整个神庭。

    一股熟悉的力量在神庭中涌动,苏乞年心神一震,便生出无穷领悟,诸多对于力量的掌握纷至沓来。

    元神!

    不错,在这须臾间,神灵身成长并蜕变,化成了元神。

    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眼前的一切,不过苏乞年却知晓,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龙珠高悬神庭,随着清芒源源不断地垂落,这场举世罕见的际遇,还没有停止。

    没有雷劫,却有一丝纯阳之气自元神中诞生,并在顷刻之间就充斥了整个元神。

    这时,属于苏乞年的元神绽放无量光明,又晶莹如玉,纯阳之气纯净无瑕,宛如开天辟地之初就已存在,阳和气韵席卷,甚至顺着真龙胎膜的裂痕渗透了出去。

    刘清蝉瞬间察觉到这股纯阳之气,她心神一震,透过三分之一时光之心的感应,她感到苏乞年的气息,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在激增,须臾间就到达了一个她难以想象的境地,并依然在攀升。

    纯阳之气愈发浓烈,达到极限。

    轰!

    真龙胎膜内,苏乞年一身长袍无风自动,他黑发轻舞,祖窍神庭中,如光芒凝聚的元神霍地睁眼,两道惊人的光束迸射而出,透过神庭,贯穿胎膜,击穿小世界,撕裂九天。

    黑暗崩碎,露出一轮灼热金黄的太阳,而突兀的,星空浮现,群星璀璨,北方,一颗星辰蓦地大放光明。

    星辰与太阳并立苍穹,这是一种奇观,不过身在黑气之中,四位辟道之祖却是心神一震,盯住了北方那颗湛亮的星辰。

    那是命星!

    咔嚓!

    这时,真龙巢中,小世界内,真龙胎膜裂开一道口子,一道身影浮现,迈步而出。

    真龙胎膜前,少女睁大了一双清冷的眸子,盯住了走出真龙胎膜的那道身影,少年一身暗青长袍猎猎而动,一头黑发飞扬,而足踏虚空,一步迈出,登天而上。

    证道元神!

    少女心神震动,唯有顶尖元神人物,才能够登临虚空,除此之外,就只有蜀山派御剑之术,才能够令练武之人在一流混元境登临苍穹。

    关于未来身,刘清蝉是知悉的,但是绝不可能在这短短的时月之内证道元神,遑论在少女的感应中,这一刻的苏乞年,气机威严之浩瀚,甚至还要在四位辟道之祖之上。

    错觉吗?

    少女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源自冥冥之中的感应,这甚至不是匪夷所思,比传奇还要神话。

    踏步虚空,苏乞年感应自身境界与力量,这是一股足以撼动九天十地的伟岸力量,这一刻。他觉得自己的拳头可以贯穿星空。

    呼!

    他一步迈出,登临九天。俯瞰大地。

    念动间,他伸出一根食指。朝着足下的大地轻轻点落,同时开口,平静道:“光。”

    嗡!

    刹那间,天地间尽是光明,无量光,照虚空,无处不在,无所不在。

    一缕指气,崩碎虚空。衍化混沌,哪怕是混沌中,也充斥光明,这是苏乞年最初得到的一门武学,源自云南道大理州镇南侯段家的那位少女,虽然只是一门准二流武学,但以此刻苏乞年的境界与力量施展出来,几乎在刹那间就臻至圆满,到达了一种举世罕见的境地。

    寻阳指。在暗黑中寻找光明,只要寻找,就有光明!

    天河畔,浓稠如墨汁的黑气被一指撕裂开一道狭长的大口子。光芒落下,生出嗤嗤的声响,黑暗在消退。被净化,有嘶吼声从中传出。

    四位辟道之祖的身影显现。连同被他们护持在身后的二十三皇子等人,也终于看清眼前的一切。

    什么!

    一干年轻人几乎瞪大了眼珠子。看九天之上,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指尖光明无量,那股威严气机,仿佛可以压塌星空。

    很难想象,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二十三皇子等人,有人甚至忍不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显得稚嫩而可笑,但直到确认不是幻觉,也依然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四位辟道之祖相视一眼,他们的眼中,此刻只剩下九天之上那道身影,而后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轰!

    这时,一只漆黑如墨的大手自不断溃散的黑气中探出,比山岳还要高大,黑气缭绕,成为一道道漆黑的锁链,在虚空中拉动,发出哗哗的声响,仿佛地狱勾魂的绳索,令人的魂魄都摇曳,有陷入沉沦的迹象。

    这只大手,朝着九天之上的苏乞年抓去,群星摇曳,随着这一只大手探出,都似乎有了坠落的迹象。

    “小心!”

    一干年轻人惊喝,他们并不了解,此刻的苏乞年到底处于怎样一种状态。

    目光凌厉,有冷电迸射,九天之上,苏乞年抬手,化掌如天刀,当空斩落。

    嗤啦!

    一缕刀光乍现,仿佛开天辟地之初就已经存在,光辉耀世,照亮混沌,成为开天辟地之后的第一缕光。

    这一刻,黑暗不存,光明永驻,世间有了光,最初的生命萌芽,天道开始轮转。

    噗!

    那一只欲遮天蔽日的漆黑大手被斩断,断口处黑血如长江大河般涌出,坠落九天。

    这黑血每一滴都几乎压塌虚空,不过随着刀光普照,什么余威都被化解,蒸发成虚无。

    大手缩回黑气中,邪气如潮水般退去,没入群山之中,很快失去了踪迹,似乎归入了虚空深处。

    嗤啦!

    毫无征兆,九天之上,苏乞年身侧,虚空裂开,一杆黑金长矛伴着混沌气,朝着他闪电般刺来。

    这一矛太可怕,气机垂落,甚至就连四位辟道之祖都变色,他们捕捉到了皇者气机。

    妖皇!

    一位准圣皇者,妖族中仅次于九大妖圣的存在。

    这是一名身着黑金长袍的中年,他撕裂虚空杀至,长矛掀动混沌,这一矛虽然刺向苏乞年,却好像偏离了方向,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气韵。

    四位辟道之祖目光沉凝,他们虽然境界相差太多,但身为辟道之祖,眼力却远超寻常元神人物,明白这位妖皇是动用了准圣手段,把握天命,在追寻苏乞年可能的每一丝轨迹,要绝杀对手。

    天命准圣!这是除了人皇之外,人族至今无人达到的境界。

    仿佛早有预料,就在那妖皇现身的刹那,苏乞年出手了,一缕清濛濛的光自他的祖窍神庭中扫出,一瞬间,整个天地都似乎凝滞了。

    一切都似乎静止了,苏乞年眸光冰冷,看眼前近在咫尺的长矛,甚至连每一丝锋芒,每一缕混沌气都清晰可见。

    一口如同光芒凝聚的长刀出现在掌心,刀柄之上,玄武睁开双眼,天地间一切光明凝聚。

    苏乞年一刀斩出,噗的一声轻响,凝滞的天地又恢复了流动。(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6000字送上,今天写得有很多隐线,写得慢,大家见谅。嗯,大家不妨仔细看看这一章,有很多隐藏剧情还有线索在里面,哈哈,猜到会非常有趣,欢迎大家书评区留言,积极讨论。)(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