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九章 蜕变,初窥先天!(一更)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一百四十九章 蜕变,初窥先天!(一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调整时间,十步努力早更,还有两更。)

    太行山脉,真龙巢。

    三日之后,四位辟道之祖都已离去,这里成了一片废墟,废墟之上,一名少年长身而立,头顶一团蒙蒙的清芒沉浮,而后落下,化成一口长剑,剑刃雪亮,生有细密的赤金龙鳞。

    少年周身气机不显,而此时,却仿佛看穿了时空长河,落到了漫长岁月之后,一片古老的墓冢内。

    青龙木古林中央,古祭坛崩毁,苏乞年立在废墟之上,倏尔祖窍神庭内,神灵身头顶虚幻龙珠微漾,清芒如水,照亮四方。

    心血来潮,苏乞年看向远方,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虚弱期的那位龙族先贤,并未需要他们来护持,想来在曾经既定的历史中,也曾有过这样一段衰弱期。

    只是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不是他们所能够预料的,九大妖圣是否出手了,这终究成了一个谜。

    过去不可逆,逆天不是说说而已,鲲断神一行七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不过苏乞年思量,有了他们这一群人,在过去成为变数,是否现在的未来也生出了一些潜移默化的转变?

    这太难推演了,其中牵扯到的道理太艰深,关于天道运转,恐怕是世间任何一个练武之人都难以把握的。

    苏乞年又尝试勾动神庭中那枚虚幻的龙珠,可惜没有半点反应,禁忌的传承已经得到,但似乎还没有开启的意思。

    或许是自己还没有达到传承的底线,关于时间这样的禁忌本源,古往今来。也就只有那位天生地养的龙族先贤秉承造化,得以参悟。

    这时,苏乞年精神意志沉入丹田气海中。只见原本纯白如玉,光明无量的休命真气。再次生出了变化,在他一身龙脉达到九成之际,化成了一种白金色。

    这新生的休命真气不仅充斥无量光辉,更蕴藏一种庞大的威严,这种威严自髓海中来,是真龙威严。

    得承九成龙脉,眼下的苏乞年已经超越了大多真龙后裔,只差一成。便与真龙无异,这种血脉,令得苏乞年有一种错觉,仿佛先天就应该存在,被他的髓海毫无阻隔地接纳。

    本来,他以为人族与龙族该是两种不同的生命,现在看来,或许并没有那么简单,真龙之气入骨,仿佛龙入大海。返本归源,与他本身的血脉毫无阻隔地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仿佛那才是属于他的血脉的真正面貌。

    包括大汉在内,四方诸国皇室,皇室之主都被称之为真龙天子,真命天子,就算是古代黑暗岁月之前的大夏人皇亦如此。

    甚至在苏乞年久远的记忆里,那深藏在记忆里的另一方世界,也一直秉承着龙的传人,在历史长河中,龙形纹饰、龙图腾无处不在。

    乃至对于这方世界的种种。苏乞年都有一种似曾相识,仿佛被摹刻下来的古中国。却又似是而非,诸多宗派。名山大川,也都有所不同,苏乞年回忆那片世界两百多年前流传下来的武侠故事,却发现除了一些修行上的错误体悟之外,其他的人和事,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同样,除了休命真气的变化,苏乞年发现,自己一身气血,也化成了一种白金色,尚有几缕鲜红,却已经不明显。

    而无论是这种新生蜕变的气血,还是休命真气,都比此前凝练了数筹不止,这也是促使他真正迈进禁忌层次的根本原因。

    嗯?

    不多时,苏乞年又蹙眉,因为察觉到祖窍神庭中,神灵身似乎隐隐与肉身体魄生出了一种格格不入的错觉。

    “肉身禁,难道还有神魂禁?”

    苏乞年念及当初的不圆满,即便是此时,神灵身也不染真龙气,将之拒之门外。

    下一刻,身形一闪,苏乞年就消失在原地。

    太阳将落,时间不多了。

    ……

    长安城,紫禁城中,尚书房。

    一身明黄长袍的汉天子长身立在窗前,他遥望星空,那一颗紫气氤氲的命星。

    骤然间,那一颗命星大盛,紫气浩荡三万里,照亮了九天十地,无尽星海。

    一头黑发轻扬,这位汉天子嘴角渐渐泛起一抹微笑,而后笑声渐扬,最后放声大笑,笑声响彻在整个长安城上空,清晰入耳,不少沉睡中的百姓被惊醒,看窗外紫气浩荡,祥瑞天象,顿时一个个匍匐跪倒,山呼万岁!

    皇道长街东首,幽深的巷子里,道院深处。

    一身白袍的人王立在幽静的院子里,他两鬓斑白,眸子沧桑,这一刻微微蹙眉,看九天星海变化,露出沉吟之色。

    云南道,一座人迹稀薄的深山中。

    这里绿水逶迤,古木葱郁,兽吼声响彻山岭,一道银瀑下,明澈的水潭边,一间草庐结水而立,草庐前,一名身着青灰色布袍的中年人在水潭前垂钓。

    中年白眉如雪,而黑发如墨,他眸子清亮,这时放下手中垂钓的竹竿,淡淡道:“天命所归,时也,命也!”

    北海深处。

    一座古老的皇城,如天宫一般悬浮在半空中。

    皇城之内,蓦地升起一股可怖的气机,这气机搅动九天,令星光迸溅,却难以驱散漫天紫气。

    最终,一道冷哼声响起,气机熄灭,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唯有皇城中诸多生灵惊恐的目光,铭刻下了此前令人惶恐的一幕。

    龙冢大陆。

    苏乞年迈步,每一步落下,都跨越数里之地,如缩地成寸一般,镇龙桩在他的脚下展现出一种可怕的极速。

    直到身影远去,原地才生出一连串惊人的音爆,那是延迟了不止一两息的破空声。

    而对于镇龙桩这门步法,苏乞年也察觉到,其中似乎蕴藏了一股罕见的惊人本源,他依靠传承得以掌握,但并未参悟出来其中的本源之力。

    与降龙掌一般,这一门掌法除了至刚的九阳本源之外,也蕴藏有另一种本源之力,这才令得这一门掌法被江湖武林中人誉为天下第一掌。

    事实上,这些感悟灵思,都是在这片刻之间衍生的,苏乞年发现,传承九成龙脉,蜕变的不仅仅是他的气血真气,就连对于这天地间的本源,在眼前也愈发明晰,整个人渐渐有了一种与天地融为一体的趋势。

    打坐五境,调息,入定,龟息,先天,神照,至此,苏乞年对于第四境的先天,隐隐有了一些体悟,揣摩到一些神妙之处,若是能有十天半个月悉心参悟,相信一定能够有所收获。

    嗡!

    倏尔,苏乞年脚步一顿,眼前天旋地转,似乎陷入了一片泥沼中,空气破碎,真空扭曲,有淡金色的真火升起,这一刻,他如置身于火海之中。

    阵法!

    看脚下浮现的阵纹,一刹那,苏乞年便明白,自己是落入了别人布下的阵法中,这阵法很不一般,勾动玄阳本源之力,滋生玄阳真火,这真火源源不断,足以耗尽被困者的修为真气,将其生生炼化成灰烬。

    “又一个鱼儿上钩了!”

    这时,两道身影一闪,就从不远处的古林里蹿出来,来到阵法之外,盯住了阵内的苏乞年,露出戏谑之色。

    这是两个年轻妖族,一男一女,男的气息磅礴,身量很高,虎目浓眉,穿一身淡金甲胄,手持一口大钺,斧刃雪亮,还沾着鲜血,那是属于人血的气息。

    阵内火海中,苏乞年的目光瞬间变冷,他看脚下一些细碎的金属颗粒,分明是还没有被彻底炼化的杂质,也就是说,在他之前,已经有人死在了这座阵法中,被生生炼化成灰,只是不知道是他道院中人,还是皇室,或者皇家书院弟子。

    “你们敢坑杀我人族子弟!”

    苏乞年开口,经历过黑暗岁月一行,苏乞年眼中,各种势力的划分已经很淡了,不论是他武当,还是朝廷、皇家书院、道院,都是人族子弟,至少在面对妖族时,不分彼此,没有国度、宗派、信仰之分。

    “咦,死到临头,也想为他人报仇?”

    这是一名看上去十分妖娆的妖族女子,约莫二十来岁,轻纱蔽体,身姿婀娜,曼妙之处若隐若现,一双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甚至隐约可见大腿根处。

    “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人吗?告诉你,这位是我北海鲲神国王族,玄阳虎一族当代虎王次子,化石级的年轻高手,少年,你胆子不小,这样对我们说话,看你一身内家真气,再雄浑又能撑到什么时候。”

    妩媚一笑,这妖族女子接着道:“你不要妄想消耗阵法之力,你的真气只会成为大阵的养分,引动更多的玄阳本源之力,化成真火,直到将你彻底化成灰烬,更能积蓄力量,令阵法之力更上一层楼。”

    “怎么样,少年人,看你小小年纪,能够被选中进入龙冢,想来天赋资质也不错,不如投入姐姐裙里,跟姐姐回天香狐族,不羡鸳鸯不羡仙。”

    妖族女子看向阵内的苏乞年,伸出粉光熠熠的舌头,在红唇上轻轻转动,****之气弥漫,甚至一只玉手微微拉开胸前的衣襟,现出一片惊人饱满的雪白。(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嗯,调整时间,十步努力早更,还有两更。)(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