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三章 禁忌,武林岁月!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南诏国。

    这一国以苗族为尊,又与大汉云南道汉苗州的黑苗一族同出一脉,世人皆称之为南疆白苗。

    苗族尊巫道,奉太巫道为国教,当代太巫道道主在天命准圣中,也堪称强者,少有可及,巫道不在阴阳五行之内,传承古老,甚至历代南诏国皇子,在成为太子之前,都要拜入太巫道习武,得到太巫道认可之后,才有资格继位,获得皇室天命传承。

    与大汉不同,南诏国无镇国大宗,诸多巫道教派林立,唯有拥有天命传承者,可以称之为道。

    南诏有五道,五道之中,太巫为首,甚至有对诸多教派废立之权,太巫之后,天巫道近年以来声威愈隆,一代天命宗师芒冬当初自证天命,眼下炼化天巫道传承的四转准圣界,一举破入五转之境,不少南诏武林名宿认为,其已有与太巫道主,乃至皇室并驾齐驱之势。

    与大汉相同,南诏境内划分有五道,五十一州,数百县城,太巫五道各领一道,坐镇一方,太巫为教名,亦是一道境域之称。

    这一天,南诏太巫道,弦月州,乌轮县。

    晨曦时分起,很多武林人士进城,甚至一些平日里难见的大人物,也都频繁现身,引得县令城主焦头烂额,应接不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凝的气息,午时不到,很多铺子就闭市了,老百姓们也不惊慌,反而有顽童好奇,想要溜出门去,被自家老子拎着耳朵根子就拖回家里。

    这种时候,能随意出门吗?武林人士聚集,多半有大事,高来高去的人物,虽然有官府威慑,但练武有成的,哪一个出手不开碑裂石,他们这些普通人,练练筑基功强身罢了,是擦着就伤,碰着就死,到时候有地儿说理,也无力回天……

    闵月楼,这乌轮县中最大的酒楼,能有六层,数十丈高,通体都是以百年以上的桐木以榫卯结构搭建而成,古意盎然,地方菜色更是一流,午时不到,酒楼中就坐满了陌生面孔,小二们谨言慎行,都是些外来的武林客。

    “黎明之前,有极光天降,入我南诏境内,疑似神物出世,不知诸位如何看。”

    有人开口,是一个身背朴刀的中年汉子,很多武林人士侧目,此人在这弦月州境内,也算是一方高手,近年来破入二流龙虎境,博得了不小的声名。

    “极光太快,但早先城外地动,时辰相符,有地师测度,可能在城外乌轮山中。”

    “传闻弦月教已有高手到来,疑似天弦剑落常青……”

    “什么!是他!”

    很多武林人士变色,近五年来,若说太巫道境内,有名的新晋元神,这位天弦剑就位列其一,随着年轻一辈大多跨越而立之年,少年一辈及冠,当年的诸多年轻强者们,逐渐取代老一辈名宿,成为五国武林的中流砥柱。

    可以说,当下武林正处于辈分更迭的几年,按照年过而立踏入中年,年逾天命就步入老年,过去的五千多年里,以四十不惑之龄证道元神的,五国每一代都不多见,到了而今,却像是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武道盛世,就是未及而立的年轻元神,近十年来,也有不少,虽然依旧惊艳,却不再罕见。

    “可惜当年的光明龙王……”

    忽然有人开口,但话还没有说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即住口,即便如此,整个闵月楼还是一下陷入寂静之中。

    开口之人有些惶恐,这五年来,那四个字似乎成了一种禁忌,但凡有人提及,往往不过数日,就横尸野外,落单者几无幸免,皆是……妖族所为。

    久而久之,在五国境内,除了那些真正的顶尖人物,寻常武林中,这已经成了禁语。

    这一刻,闵月楼中,不少武林人士目光交流,有感叹,也有怀念,更多的则是叹息,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武林中的岁月最易打磨记忆,少年一代成长起来,开始步入青年,很多时候,那四个字已经成了一种传说,甚至有些久远了。

    闵月楼中有不少刚逾而立之年的武林人士,他们刚刚跨过青年时代,迈入中年一辈,没有人比他们的记忆更深刻,因为经历过那一位璀璨当世的那几年。

    毫无疑问,在他们这一代,有不少惊艳绝伦的强者,而今早已证道元神,但即便是再惊采绝艳者,也无法掩盖一个人的光芒,古往今来,少有的超越圣禁之王之上,公认可与大夏人皇年轻时代媲美的存在。

    只可惜……

    这些年,北海岸边妖云重重,但同样,除了大汉军伍,以及同样镇压极北之地的不周将士,五国武林人士也多有汇聚在北海岸边,一来为斩妖拒敌,二来,至今在那北海岸边,依旧残留有诸多道韵气息,兵刃锋芒,各种绝顶武道气机交织,经年不散,更曾有人在北海岸边一块礁石前观摩细碎剑痕,得悟剑意,证道元神,成为一代剑王。

    这就是那一位留给世人的,哪怕是诸元神,也常有降临北海岸边,借道磨身。

    ……

    城外,乌轮山中。

    这是一座幽静的大山,不是很高,但古木丛生,花鸟不绝,飞泉流瀑,称得上是一处雅致的风景……如果这世间无妖的话。

    此刻,山中一座人迹罕至的山谷中,一块一人来高的石头躺睡在一方新生的天坑中,石身古拙,纹理天成,却隐隐吞吐五光十色的毫芒,宛若天地尽头的极光,绚烂而瑰丽,又似乎蕴藏了无尽神秘。

    山外,乌轮县县令,城主乌左带着一干衙门捕快小心候立在一旁,看身边这位近十年来新晋的元神强者,这弦月州之主,弦月教新任教主,天弦剑落常青。

    与太巫等五道坐镇一方一般,如弦月教这样的顶尖教派,就坐镇一州之地,如他这样的地方县令,事实上也是一位弦月教执事,相比于大汉,南诏****,纠葛更深,早已根深蒂固,难以撼动。

    “教主,山中不过一些妖丁,妖兵无几,都已经被诛绝。”

    不多时,几位弦月教护法自山中走出,行礼恭声道:“山中无名谷中隐现神光,尚无人靠近,我等已留李护法二人驻守谷口,若有异样,有巫雷为号。”

    “好。”

    有温润平淡的声音响起,这位弦月教新任教主虽然已逾而立之年,但因为证道元神,寿元增长,看上去依然如年轻人一般,早年其身为年轻禁忌,而今证道之后,多年苦修,几番机缘,近年来更是一举渡过四重雷劫,元神小成,甚至凭借禁忌底蕴,与一般渡过五重雷劫,分身境的元神强者,也不遑多让。

    而年逾而立,更多了几分沉稳,只是一身气度,就足以令刚刚步入青年的诸多年轻强者自惭形秽。

    此刻,几位弦月教护法相视一眼,欲言又止,神物近在眼前,为何教主不入山取宝,反而封山镇守,眼下四周荒野中尽是觊觎的武林人士,虽然忌惮他们弦月教强者如云,但如此拖延下去,反而容易引起众怒,为诸武林人士所诟病。

    落常青不语,倏尔轻笑一声,道:“白笙前辈到了。”

    白笙前辈?

    一干弦月教高手,乃至四方荒野中的武林人士先是一怔,既而就回过神来,皆露出震惊之色。

    嗤啦!

    有天云裂开,大地风起,众人猛地抬头,就看到乌轮山上空,覆压数里的云朵,像是被一口利刃切开,阳光如柱,垂落九天,一名着灰色布袍坎肩,面容粗犷,虎目如炬的中年人背倚光柱,自天穹之上落下。

    “太巫道……白笙!”

    四方荒野中,有一些老辈人物嘴角颤抖,眸光震动更惊骇,有狂热,有敬畏,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太巫道白笙!

    这是南诏境内有数的绝顶人物,是当今南诏境内,与天巫道芒种齐名的另一位纯阳绝顶人物,有望自证天命,成就准圣宗师的存在。

    虽然当今诸隐世世家纷纷出世,南诏境内现身的绝顶人物已不下五人,但太巫道白笙依然风采不减,近年来与天巫道芒种,各有一场绝顶之战,威慑南诏诸隐世世家、教派归入诸道,纳入皇室礼部名册之中。

    难怪弦月教封山而不入,很多人醒悟过来,这是在等待太巫道的绝顶强者前来,以镇压八方之势,杜绝一切觊觎。

    太巫道为国教,太巫道至,也就说明这天降神物已被皇室钦点,任何武林世家,教派想要染指,都要掂量一二。

    这……

    荒野中,很多武林人士摇摇头,有消息称其它四国也有元神人物入境,但现在太巫道白笙到了,就算那些元神人物赶来,也无济于事,眼下他们更想知道的是,今日子时之后,那挤满了整个天空的惊世天象,到底孕育出了何等惊世之物,是否会为当下纷乱的天下武林,更添几分变数。(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