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二章 得道破道,红尘印!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十月天。

    秋风起,满地枯叶蝶。

    辰时,秋阳初升,天微亮,早风微寒,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肃杀气机。

    演武场上,已经有不少道院弟子,都在独自晨练,没有人动用真气,只是单纯地演练招式,凭的是肉身气血,但也十分有限。

    角落里,老院主笑容满面,手中拎一壶酒,时不时小酌两口,这样的日子,于他而言,是越来越少了。

    吱呀!

    倏尔,有声音响起,几乎在同时,演武场上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看向那一座沉寂了大半个月的证道大殿。

    只见大门缓缓洞开,有脚步声响起,听上去平淡无奇,但不知为何,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迟暮之气。

    直到一道身影出现在大门前。

    这是……

    很多人都愣住了,看证道大殿前那道显得有些沧桑的身影,一个少年人,却鬓发如雪,头发灰白,这种截然不同的反差,年轻与苍老两种气息交融,令得众人有些措手不及。

    老院主微怔,既而就心中微沉,似乎比想象中还要更严重。

    但念及这个少年的武力与强盛,小小年纪,就几乎走到了同代人的最前端,品尝到了无敌而寂寞的味道,那门刀法的反噬之强,也就可以理解一二了。

    很快,一干道院弟子都醒悟过来,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有人眼中露出忧色,这位少年院主,不知道能否打破那千年不绝的刀障。

    也有精神敏锐者露出迟疑之色,因为从此刻的苏乞年身上,已经感受不到半点气机乃至是修为波动,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人,带着沧桑的气息。

    现在的苏乞年到底有多强?

    有人心中猜测,或许能够跻身龙虎榜前十五了,可能已经接近了那位同行龙冢的坐天剑也说不定。

    关于黑暗岁月之行,仅限于苏乞年三人知晓,并未在道院里传开,加上皇室与皇家书院的缄默,没有人知晓其辉煌战绩,否则,怕是整个大汉江湖武林,都要震动。

    抬头看秋阳,苏乞年负手而立,深吸一口气,品味秋风中的萧索与寒意。

    无论如何,他已经朝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不过一个时辰,道院那位少年院主,苏家次子出关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很多人好奇,不知道这个苏家次子此番闭关到底有什么收获,是否武功大进,又到达了哪一步。

    与此同时,苏乞年也得到一些消息,此番龙冢之行活下来的众人,大多选择了出门游历或者坐关。

    其中,五名觉醒正气本源的皇家书院外院弟子,与另外活下来的六条幼龙,同时被接引进入了内院之中,至今未出。

    还有那位龙虎榜第十一把交椅的坐天剑刘清尘,这位七皇子在进入紫禁城的当天,就开始坐死关,有消息自皇宫中传出,这位七皇子欲冲击禁忌层次。

    除此之外,汉阳郡主刘清蝉亦闭关不出。

    所有人都在消化所得,苏乞年发现,明觉小和尚和女至尊虚若依也离开了道院,据老院主所言,两人携手江湖,去红尘中历练去了。

    转眼间,又是一个月过去。

    道院深处,一座幽静的院子里,时隔近两个月,苏乞年再次来到这里,面见人王。

    对于苏乞年的变化,人王并无半点惊讶,只是示意他在石桌前坐下,石桌上温着一壶老酒,人王取玉壶,斟满两碗,径直取一碗,一饮而尽。

    他一身白袍,鬓发如雪,与苏乞年一般,不过除此之外,却是满头黑发,如墨一般漆黑。

    最重要的是,其身上虽有沧桑气息,却同样散发出来一股旺盛的生命气机,这气机之强盛,显示出来这位人王的修为,才不过刚刚到了壮年岁月。

    苏乞年抓起身前的酒碗,老酒入喉,醇香甘冽,后劲十足,不是什么珍稀的佳酿,就是市井里可以寻到的十年陈酿。

    “八印,为翻天印、红尘印、八荒印、裂神印、明心印、雷劫印、纯阳印、人王印。”放下酒碗,人王开口,淡淡道。

    《人王八印》!

    苏乞年心神一震,这就是人王开创的,令其纵横天下,博得元神榜古今唯一的至强武学。

    “八印择其一,不问本源。”人王又开口,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不过苏乞年却从中听出了两种意思,一种是指这《人王八印》不分本源,任何本源皆可驾驭,一种则是指本源之力千变万化,可御诸般武学。

    若是前者还好,若是后者,于人王的境界,苏乞年就难忘项背,这样的境界,远不是而今的他所能够碰触的。

    苏乞年沉吟,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出身普通的苏家次子,身怀诸多传承,无论是《休命刀》还是《降龙掌》、《镇龙桩》,抑或是《****》,以及两条真龙的传承,都足以他受用一生,贪多不烂的道理他比谁都体悟深刻。

    所以,在出关之后,他又花了整整一个月,来打熬己身,查漏补缺,这才来到人王所在的道院深处。

    但即便是此刻,此行龙冢的诸多经历和体悟,也还有不少没有消化,尤其是真龙借力,触碰天命,肉身铭刻下来的记忆,他只吸收了半成都不到,剩下的,还远不是他眼下的境界所能够体悟的,只能够等待修为境界不断提升,再慢慢吸纳。

    关于《人王八印》,说不动心是假的,不过在这出关的一个月里,苏乞年也曾想过放弃,但老院主一句话,却令他打消了念头。

    “万法归宗,返璞归真,没有无尽繁华,见证诸法,哪来化繁为简,殊归同途,欲破道,先得道。”

    苏乞年想到休命刀,休命四十九刀,刀刀都不同,历代休命刀传人,所悟出的刀法,也不尽相同,这是一门只有刀法真意,没有招式的至强刀法。

    或许,欲破刀障,要先入刀障,借诸法之力,熬炼破障之刀。

    所以,苏乞年来了,不论这一条路对不对,能不能成行,他都要去试一试,三十五岁,比想象中的反噬还要大,甚至可能超出了历代休命刀传人。

    当然,他或许也是历代休命刀传人中最强的,至少在同等境界,或许没有人再比他更强。

    他在思索,人王给出了八印之名,就是要他选择,这八印一定程度上,可以从名称上窥见一些虚实,但人王之力,苏乞年没有妄自揣测。

    人王八印,从第一道翻天印,到最后一道人王印,在苏乞年看来,那最后一印,既然称之为人王印,那多半是最强的一道印法,于普通练武之人而言,选择这一道人王印,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但最终,他深吸一口气,道:“晚辈选择红尘印。”

    红尘印!

    人王眉头微挑,不见他有半点动作,一道斑斓流光就自眉心神庭中射出,一下没入苏乞年祖窍中。

    瞬间,苏乞年心神沉入神庭,就见到神庭虚空中,赫然出现了一团七色斑斓的光,这团光华浑圆如球,仿佛蕴藏着什么,透发出滚滚红尘的气息。

    摆了摆手,人王示意苏乞年可以离去。

    起身,朝着人王躬身一礼,苏乞年转身走出去,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看少年离去的背影,人王缓缓起身,他一身白袍轻扬,捋起一缕雪白的鬓发,看一眼,而后放下,淡淡道:“红尘中得红尘印,八印中,唯此印不圆满。”

    身后的竹屋内,老院主走出来,蹙眉道:“为何不直接传他一印,哪怕只是翻天印,也好过这红尘印,万丈红尘,又有谁能够悟得透。”

    人王瞥他一眼,平静道:“人世间的选择有很多种,没有人可以替他人决定归属,我辈武道中人,争天命,除了欲求长生久视,就是为一个随心所欲,不滞于物。”

    得了红尘印的传承,苏乞年没有急着参悟,而是走出道院,时隔近两个月,这是他第一次走出道院。

    走出幽深的巷子,越过皇道长街,转过数个街角,苏乞年来到了一条清冷的长街上,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尤为冰冷的气机。

    这是天老街,在这一条街的尽头,是大汉天牢重地。

    街名天老,顾名思义,即便是到了天荒地老,被锁进天牢的人,也休想轻易出来。

    而苏乞年踏上天老街的消息,也很快传入了不少大势力,官宦世家的耳中。

    凌侯爵府。

    凌通一身青袍,他立在一处清静端庄的花园里,看落英缤纷,秋时百花凋谢,而侯爵府花园里的荷花池还莲香四溢,一朵朵红莲怒放,比鲜血还要浓厚。

    “老爷,苏家次子踏上了天老街。”园外,老仆走进来,躬身道。

    天老街?

    凌通微微蹙眉,他面容方正,此时冷哼一声,道:“罪囚之子,还敢踏上天老街,一点不懂得避嫌,没有礼法,脑后必有反骨。”(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