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章 你的爪子伸得太长了!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天生石人?

    不仅是落常青,就是太巫道白笙与金扶妖帝两位纯阳人物,也随即生出了这个念头。

    “不对,是人!”

    白笙蓦地挑眉,感到那稚嫩身影身上的气息,竟引得他血脉躁动,那是一种同源的气韵在共鸣,甚至令他生出一种错觉,与那稚嫩身影相比,他才更像是后辈,那种沧桑古老的血脉气息,像是源头一般,有一种难言的吸引力。

    是人?

    落常青一怔,有些难以想象,石头里蹦出个人来,还是一个看上去至多满周岁的稚童,白白嫩嫩,小胳膊小腿像是藕断般,不过那身上裹着的小小的粗布白袍是哪里来的?娘胎里带出来的?怎么看都有些老成,不像是一个稚童的穿着。

    而此刻,这稚童崩开了石头,就那么站着,身上居然开始散发出来一股纯净阳和的气息,这气息之纯净,就是白笙与金扶妖帝,都心生摇曳,自愧不如。

    “难道是……纯阳之体!”

    金扶妖帝开口,语气沉凝,奇石崩开,道韵自散,而石头中生出的稚童,居然是人族!

    关于纯阳之体,金扶妖帝所知不多,只在族中一些古老手札中有只言片语的记载,这些残破手札,都来自五千多年前,他们这一族初临这片大地,过往的很多印记被斩断,新的修行路不断被开辟,而纯阳之体,就是基于此而诞生的。

    普通人修行,一步一步,从开天到龙虎,到混元,再证道元神,渡过一重又一重雷劫,不断滋生纯阳之气,洗炼元神,直至最终元神纯阳,炼就纯阳之体。

    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先天纯阳之体,甫一降世,就是纯阳之身,百脉具通,这种人踏上修行路,没有任何瓶颈,可以一路扶摇直上,直至证道元神,且甫一证道,就一步迈入绝顶之境,上窥天命……

    这种纯阳之体,有记载的只有一个人……

    大夏人皇!

    此刻,白笙浑身一震,显然这位太巫道绝顶人物,对于纯阳之体的传说也有一些了解,眼下乱世之秋,异族潜伏,有天外妖族降世,如此一来,这天外奇石中孕育出一名先天纯阳之体的人族婴童,也不是不能接受。

    一位未来的纯阳绝顶,乃至天命,甚至可能达到大夏人皇之境的神圣种子,于眼下的人族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轰!

    几乎在刹那之间,那位金扶妖帝就出手了,他通体绽放炽盛的黄金光束,那是灼热无比的太阳真火,至阳本源之力沸腾,像是一轮太阳在乌轮山中升起,恐怖的纯阳之气像是一座活火山骤然间喷发,朝着那刚刚出世的稚嫩身影汹涌而去。

    “你敢!”

    白笙惊怒交加,虽然早有防备,但还是没有想到,这位金扶妖帝如此果决,就在其出手的一瞬间,一方古朴的大世界同时在其背后降临,朝着他与落常青碾压而至,这一位居然不惜冒着纯阳大世界被撕裂的风险,也要争取击毙先天纯阳之体。

    不好!

    落常青也大惊失色,顾不上那什么纯阳之体,一方纯阳大世界碾压过来,那大世界之力尚未临身,就压迫得他呼吸凝滞。

    这一刻,整座乌轮山都在摇动,大地开裂,狂风席卷,炽盛的光一瞬间刺瞎了山外不少武林人士的眼睛,他们惨嚎着后退,哪里还不明白,这是元神人物在交锋,还是太巫道白笙那等纯阳绝顶人物。

    嗡!

    乌轮山中,太巫道白笙震怒,他通体如洒满金粉,熠熠生辉,一股古老的本源之力升腾,他捏拳印,拳锋之上,似有四季轮转,风雨雷电相随,至纯至阳的拳意古拙而内敛,有岁月沧桑的气机流淌,他一步迈出,就横在了落常青身前,硬撼碾压而至的妖帝纯阳大世界。

    哐!

    像是天界神匠在锻铁,有恢弘的金铁交鸣声震耳欲聋,属于金扶妖帝的纯阳大世界只是被打得剧震,生生扬起,却没有被洞穿,白笙目光一凛,这位金扶妖帝号称南海第一妖帝,果然非是浪得虚名,只是这纯阳大世界的凝炼程度,他就远远不及,难怪对方口气不小,纯阳之路上比他走得更远,恐怕距离证道天命,只差临门一脚了。

    然而,不等他再出手,就传来金扶妖帝明显带着惊疑的喝声:“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被震得扬起的纯阳大世界倒转,落到那位金扶妖帝背后,此刻,这位金乌国妖帝满头金色发丝激荡,鎏金般的眸子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盯住了前方那着粗布白袍的稚嫩婴童,看那清澈的眸子中,又有一种难言的沉稳与深邃,难道是哪个夺舍转世的老怪物,觉醒了胎中之迷?

    不对!

    念头刚生就被掐灭,哪怕是先天纯阳之体,也只是这种体质在修行路上具有得天独厚的天赋,一个初生的婴童,能有什么力量,但偏偏刚刚那足以将十重真如境的元神强者重伤的纯阳妖力,落到其身上,却如泥牛入海,没能掀起半点波澜,更不用说伤其分毫。

    白笙蹙眉,显然也想到了什么,目光落到那稚嫩身影上。

    “妖帝……”

    这时,那看上去不过满周岁的稚嫩身影开口了,语气同样稚嫩,却生有一头披肩的黑发,但其中透出的平静与淡然,不知为何,金扶妖帝居然从中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嘲弄意味。

    被一个刚初生的婴童,嘲弄了?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经历,如金扶妖帝,已经活过了逾两百年,也有些回不过神来,白笙与落常青相视一眼,两人的目光都有些古怪,有这么早慧的孩子吗?就算是夺舍转世的前辈高人,觉醒胎中之迷也没有那么简单,有的一世又一世,千百年之后才重新归来,像是眼前这一幕,听都没听说过。

    “小兔崽子,你找死!”

    金扶妖帝冷哼一声,他不信邪了,一个稚童再强,能有几分力,也不见他有丝毫动作,就出现在了那稚嫩身影身前,一只手掌盖落,纯阳之气吞吐,震破虚空,现出苍白如纸的白洞。

    白笙生生忍住出手的念头,总觉得这天外奇石中蹦出一个人族婴童有些古怪,既然这金扶妖帝出手了,他也想看看虚实,这孩子能避过第一次杀伐而毫发无损,第二次多半也不会有事,就算不能完全挡住,他也可以随时出手。

    咔嚓!

    仅在瞬息之间,就有骨裂音,伴着一道闷哼声响起。

    太快了,如白笙也有些怔神,继而瞳孔就剧烈收缩,不用说身边的落常青,这位新晋的弦月教掌教,瞪大了眼珠子,目光呆滞,哪里还有半分元神高人的样子,一下失了形骸。

    他看到了什么?

    那位金扶妖帝盖落下去的手掌,被一只稚嫩的小手轻描淡写般握住了手腕,而后……生生折断。

    落差感太大了,一个是高高在上,叱咤南海的一代妖帝,妖皇长兄,一个则是看上去不过满周岁的婴童,本该孱弱无比的生灵,展现出来了比深渊巨兽更可怕的武力,这超出了常理和认知,就算是很多离奇的传闻,都不如眼前这一幕更加离谱。

    “你!”

    金扶妖帝惊怒交加,肉身的痛苦远远及不上他心中的惊骇,身为一位妖帝,纯阳人物,已经很少有人或物能够撼动的心神,不用说眼前这一刻,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因为他根本没有看清刚刚发生了什么。

    或者说他看清了,那只稚嫩的手臂抬起,缓慢而轻描淡写,就像是早已等待着他的手掌落下,预知了前路一般,可以清晰看到每一寸轨迹的移动,却偏偏难以改变自身的轨迹,直到两者之间碰撞,金扶妖帝更是感到,那不像是什么血肉之躯,更像是撞到了一堵神铁墙上,这天下最坚硬者,莫过于九大神铁,眼前这婴童的小手,就给予了金扶妖帝这样一种近乎匪夷所思的触感。

    “圣人都不敢这么对我出手,你的爪子伸得太长了。”

    这时,那稚嫩的身影再次开口了,语气平淡而冷漠,虽然看上去微小而稚嫩,不足两尺高,但金扶妖帝却生出一种错觉,那一双眸子在俯瞰他,像是一尊高居于九天之上的神祗,在俯瞰空中不知方向,迷途的飞鸟。

    “跪下吧。”

    紧接着,那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没有半点征兆,或者说,对于眼下的金扶妖帝而言,根本无法挣脱,那稚嫩小手不只是捏住了他的手腕,更有一股莫名的气机,封镇了他一身精气神,连纯阳大世界都失去了感知,难以勾动。

    “不!安敢辱我!”

    金扶妖帝目眦欲裂,他不能跪下!他是一代妖帝,妖皇长兄,他的身份与地位,注定了凌驾于万灵之上,不会向任何人叩首,更不用说在妖族眼中,一直视为血食的人族。(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8)(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