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章 先天纯阳之境!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咚!

    像是两根天柱倒下了,金扶妖帝怒吼,但一切威严气机却都消散于无形,没能对这方天地造成任何影响。

    这一跪,堪称惊天动地,如太巫道白笙,也心生摇曳,这是一个与他同层次的强者,但在那看似稚嫩的身影面前,却没有半点反抗之力,真像是九天之上的真龙,在拨弄大地上匍匐的蝼蚁。

    不用说落常青,更是回不过神来,哪怕证道元神,早已明心见性,也觉得像是置身于梦幻之中,金扶妖帝是什么人物?恐怕任何一个人族元神,都不想遭遇到,除了纯阳高手,没人能够从其手上逃生,这两百年来,陨落在其手中的五国元神,已逾十指之数。

    “你……你!”

    金扶妖帝肝肺都要炸开了,膝盖着地的那一刻,他一头金发乱舞,牙齿都要咬碎了,死死地盯住眼前一袭粗布白袍,像是小大人般的稚嫩婴童,这种耻辱,是他的前半生未有的,将会成为他修行路上最大的污点。

    “你到底是……”

    就是白笙,此刻也欲言又止,这位人族纯阳数十年来,从未有过今日一般的经历,一个看上去至多满周岁的人族婴童,一只手镇压了南海金乌国一代妖帝,当代金乌皇的长兄,甚至将其压得生生跪倒在地,其中显现出来的巨大的差距,简直像是在面对一位天命宗师。

    不!

    就算是天命宗师,想要这样镇压一位纯阳绝顶人物,在白笙看来,也很难做到。

    不过,即便是同为人族,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也只是淡淡看他一眼,并没有半点回应的意思。

    “你太弱了,血脉不纯,带回去做守山兽也是无用。”

    那稚嫩而平淡的声音再次响起,白笙顿时无言了,这口气未免也大得没谱了,连一代妖帝看守山门,都觉得无用,还嫌弃其血脉不纯,当代金乌皇的长兄,一代妖帝,南海金乌一族,若是这位金扶妖帝都说不上血脉纯净,还有哪一名金乌族人敢说更胜一筹。

    可惜,他并不知道,眼前那一袭粗布白袍的稚嫩身影,到底经历过什么,于浩瀚星空而言,玄黄大地这一支的金乌族人,的确血脉不够纯净,否则这一族即便放到妖族,也是数一数二的王族、帝族,甚至无尽岁月中,出过皇者,俯瞰了整整一个纪元。

    “吾乃妖帝!”

    金扶妖帝怒喝,被一个人族婴童镇压,居然还看不上他,认为守山门都没有资格,这种轻视,让他几乎气炸了肺,不说他南海,就是整个四海,乃至整个玄黄大地,敢说比他更强的,也就是那些天下少有的天命准圣,天命之下,他不说纵横无敌,也相差无几,这样的身份武力,居然被瞧不起,这让他如何能忍。

    但紧接着,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那只原本握住他折断的手腕的稚嫩小手,就在他的眼前放大,轨迹清晰,而他偏偏只能眼睁睁看着,而无法做出半点反应,直到这手掌落到他的头顶之上。

    噗!

    一声轻响,是金扶妖帝于这世间最后的感知,也是白笙与落常青二人所见到的关于这位南海妖帝于这世间最后的痕迹。

    乌轮山中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等到白笙回过神来,原地哪里还有那一位的身影,唯有近百计的碎石块,还散发出若有若无的道韵,但想来不过两三天,就会消散殆尽,成为无用的陨石。

    “白……白前辈!”

    落常青开口,语气干涩,甚至有些结巴,即便身为元神人物,终究刚逾而立之年,刚刚走过青年时代,一些眼界见识,远不及身边这位一代纯阳。

    然而,就算是眼下的白笙,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位后辈元神,只能轻轻摇头,很难想象,一代妖帝就这样陨落了,如非是刚刚亲眼所见,都要以为陷入了某种幻境之中,就算是眼下这一刻,也有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对于一位纯阳绝顶人物而言,这显得很危险,却又不得不正视。

    乌轮山外。

    还幸存着的武林人士,大多都有着二流龙虎境以上的修为,他们彼此相视一眼,直到这一刻还心有余悸。

    “山中安静下来了,这是尘埃落定了吗……”

    “金扶妖帝现身,与太巫道的白笙前辈遭遇,这一战到底……”

    有人开口,眼中有敬畏,也有好奇,不用说也知道刚刚这乌轮山中,发生了一场绝顶之战,只是不知道这一战到底谁主沉浮,一位是纵横南海,威凌人间的金乌国妖帝,一位则是太巫道一代纯阳,同样纵横天下,手下妖王伏首不止数位的强绝存在,人们很关注这一战的胜负。

    不多时,在众目所视之下,太巫道白笙与落常青联袂走出已被震得几乎完全坍塌的乌轮山。

    有弦月教护法想要开口,却见自家掌教神情肃穆,郑重摇头,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

    “落掌教,请随我面见恩师。”

    白笙看向落常青,这位弦月教新任掌教没有犹豫,点头道:“自当如此,早该拜见道主前辈,聆听教诲。”

    两人说完,也不理会此地的众人,撕裂虚空,就瞬间远去,今日种种,太过匪夷所思,恐怕只有天命人物,才能够一窥虚实,如白笙也不敢怠慢,一个可以轻易镇压一代妖帝的先天纯阳道体,还是人族血脉,若是成长起来,眼下来看,这乱世之势,极可能因其而生出变化。

    这是……

    乌轮山外,诸多武林人士面面相觑,有老辈人物凝神,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看来刚刚山中生出了不小的变故,恐怕不只是一代妖帝出手那么简单,到底经过了怎样的交锋,就要看接下来太巫道,乃至皇室,到底有何安排。

    这些日子,天下越来越不太平了。

    一些老辈人物叹息,妖族不再滋扰民生,而专注武林,并非是什么好事,这是要釜底抽薪,是乱世之兆。

    而此刻百里之外,一座高不过百余丈的荒山之巅。

    上下观摩己身,苏乞年悠悠长吐一口气,这一口气吐出,半空中顿生无量光,纯阳气息暖如春风,有瑞霞自生,紫气相伴,一股浓烈的生机弥漫开来,脚下寸草不生的荒山之巅,一下繁花盛开,金莲遍地,像极了一方神圣净土。

    并且,这种景象还在不断蔓延,很快覆盖了整座荒山,乃至朝着四周的老林中蔓延而去,可见枯木逢春,老树换新枝,干涸的泉眼汩汩,重新流淌出甘冽的泉水,甚至有野兽匍匐在地,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有猿猴眼中灵光自现,竟在这一刻生出蜕变,成为异兽,神形与数息前,一下截然不同。

    荒山之巅。

    苏乞年看眼前这一幕,忍不住感叹一声:“一口纯阳气,本以为玄黄大地唯有道缺,却没想到,两字纯阳,才是造化之根。”

    再看自己眼前这不过满周岁的躯体,苏乞年明白,这并非是自身转世投胎,亦非是返老还童,而是一种有别于玄黄大地,或许可以称之为先天纯阳之境,借由天罚,万道雷霆锤炼而成,正在淬炼,令他的生命本质生出蜕变,这种本质未必会为他带来力量,乃至寿元之上的增长,但可以固守生机,乃至孕生造化,这有别于修为境界突破带来的生命进化,说不清,道不明,唯有等到彻底蜕变完成,才能够窥见一二。

    而这种蜕变,在苏乞年感来,将维持二十余天,每一天过去,便等同于他过往走过的一年,直至最后一天,蜕变完成,他也就重新归来。

    随后,苏乞年就在这荒山之巅盘坐下来,悉心体悟刚刚一口先天纯阳之气吐出,所带来的种种变化,这种直指生命的感悟,或许正是一切生灵所求而不得的长生之悟,甚至苏乞年感到,那封镇在先天光阴小世界中的那一截神婴断臂,炼化神血的速度也骤然间提升了一大截,本来彻底炼化断臂中的神血,重新冲破第三重神藏大窍,还难以把握,会有不短的时月,现在苏乞年就隐隐感到,或许只要十年,就能够得尽全功。

    等到彻底完成先天纯阳之境的蜕变,这个时间,怕还要更进一步的缩短。

    日落月升,日升月落,翌日辰时。

    自荒山之巅向下俯瞰,方圆十数里的山林,都像是焕发了前所未有的生机,有奇葩遍地,老药丛生,一夜之间,一些本刚生出茎叶的灵芝,首乌等珍贵药材,像是一下过去了数十载,都彻底长成,品相更是一流,近乎完美无瑕。

    “天呐,到底发生了什么!”

    “枯木逢春,老树生新芽,这人参昨儿不是刚满三叶吗?怎么一下变成七品叶了!”

    ……

    荒山四周十数里方圆,一些靠山吃山的猎户天刚亮,就瞪大了眼珠子站在林子前,一夜之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陌生了,像是来到了一片截然不同的天地,遍地是宝。

    这一刻,荒山之巅,苏乞年睁开眼,观照己身,一夜过去长大了不少,差不多有两岁了,逾两尺高。(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