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四章 斩一流,休命刀劫?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苏乞年笑了。

    他看向眼前的玄衣中年,平静道:“第九条虫吗?不敢向妖族挥刀,只敢窝里横,所谓脸面,不是他的,而是大汉皇室的,摒弃种种,他连条护院的狗都不如。”

    “放肆!”

    玄衣中年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苏家次子怎么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侮辱当朝皇子,出言恶毒,难道他不知道,这是要诛灭九族的大罪吗!

    “你好大的胆子!本来九皇子仁善,还想放你一条生路,现在我是绝对不可能放你离开了,哪怕你自己掌嘴,挑断四足之筋都不可能,”玄衣中年寒声道,“现在你就束手就擒,随我回去听候发落,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你一个半废之人,就算全盛时期,也要明白,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其实,还有一种方式。”

    什么?

    玄衣中年一愣,不明白苏乞年此言何意。

    “送你上路。”苏乞年轻轻吐出四个字。

    挑眉,玄衣中年笑了,他的目光很冷,如万古不化的寒冰,道:“提前步入了刀劫,你还能有几分武力,一个半废之人,也在这里夸大其词,大约你不清楚,我是什么修为,你居然敢对我生出杀意,我就先废了你,让你明白,高手不可辱!”

    轰!

    下一刻,一股可怕的威严气机自这位玄衣中年身上迸发,天地元始之气垂落,一条条大裂缝自脚下的浅滩上炸开,空气粉碎,在这股气机之下,真空都扭曲,荡开了细密的涟漪。

    一流混元境!

    哪怕心中再轻视,但身为当朝九皇子,身在皇宫大内,多少斗角勾心,行事决断,还是滴水不漏,哪怕是面对一个半废的苏家次子,也遣出了一位一流混元境的大高手。

    只是在苏乞年看来,此人似乎是新晋突破,一身气机还不稳固,甚至有些波荡,显然借助了一定外力。

    不过一流混元境就是一流混元境,远不是寻常二流高手能比,只是威严气机,就足以压溃一流之下任何高手。

    不对!

    玄衣中年瞳孔蓦地收缩,盯住前方的少年,在他的威严气机之下,这个少年身不动,色不变,立在那里,风淡云轻,唯有两缕雪白的鬓发轻舞,有一种历经沧桑的气质。

    呼!

    下一刻,他就勃然色变,因为苏乞年动了,没有半点征兆,几乎以一种他难以捕捉的速度到了近前。

    轰!

    一股令他难以置信的威严气机蓦地迸发,如汪洋一般,将他淹没。

    昂!

    有龙吟声,那是一只拳头,看上去平淡无奇,但仿佛整个天地都黯淡了,就剩下了这只拳头,凝聚了世间一切光明。

    不好!

    玄衣中年惊骇欲绝,属于他的威严气机如裂帛一般被轻易撕裂,那拳头蕴藏的力量令他心灵都震颤,真空被撕裂开一道狭长的口子,半空中出现一道银白拳痕,那是粉碎真空后的世界。

    这股拳势太炽盛了,如太阳坠落大地,那股涌动的滂沱真气,就是玄衣中年这样新晋的一流混元境高手,也感到心惊肉跳,那分明就是二流下乘巅峰的修为波动,怎么比他这样新晋的一流高手还要雄浑。

    太快了,刹那之间,玄衣中年长啸,身上浮盈出来一件幽蓝甲胄,那是莲花纹铁宝甲,皇室工艺,可抵无痕宝兵。

    与此同时,他双手划动,寒气四溢,如一道冰冷的海漩,将真空都扯动,生出龟裂冻结的迹象。

    噗!

    苏乞年的拳头贯穿而过,没有半点窒碍,然而在贯穿这冰冷海漩之时,却生出了一丝凝滞,而后拳头偏离,落在其右肩之上。

    砰地一声,右肩处的甲片炸碎,玄衣中年惨呼一声,就横飞出去数十丈,踉跄落地,有血花飞溅,看右肩处,赫然出现了一个前后通透的拳洞,连莲花纹铁甲胄都没有能够挡住,难以想象,那是怎样的一只拳头,仿佛比无痕宝兵还要坚硬。

    这时,苏乞年踉跄两步,面色微白,嘴角溢血。

    玄衣中年目光一凝,知晓这个少年多半出了大问题,但也不敢再逗留,刚刚一拳,分明就是跻身禁忌层次的年轻高手才能够打出来的,那是足以位列龙虎榜前十的存在,足以与老一辈武林高手争锋。

    甚至在玄衣中年看来,这一拳,都不是寻常年轻禁忌可以打出来的,一般混元境第一步的高手,怕都难撄其锋。

    走!

    他身形一闪,就要逃离这里,隐藏得太深了!这个少年身在禁忌领域,一定要禀明九皇子,绝对是了不得的大消息。

    然而就在其闪身的一瞬间,苏乞年深吸气,一口乌黑如墨的长刀自神庭中坠落出来,他持刀劈空,一缕气机如光,斩开真空,横贯数里,那种无形威严,生生将遁出里许之外的玄衣中年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肌体龟裂。

    砰!

    刀光一闪而逝,既而,玄衣中年整个人炸碎,被斩开的银白刀痕绞成碎末。

    叮!

    苏乞年拄刀而立,面白如纸,灰发披散,一口逆血吐出,摇摇欲坠。

    大口喘息,直到过去了足足一炷香的光景,苏乞年方才再次起身,他拄刀而行,脚步踉跄,不过一双眸子却透出坚凝之色。

    残阳西坠,明月东升。

    深夜,月华如水静静地泻下,苏乞年拄刀,于荒野中一株百年桂树下盘坐下来。

    他打坐调息,而脸色不见好转,在月光下显得异常的苍白,仿佛地狱中溺死的鬼脸。

    这时,有脚步声响起,很沉重,仿佛磐石落地,震得荒野中枯叶簌簌而落,大地都开始震动,碎石跳动,如人心一般,起伏不停。

    有桂花飘落,落到苏乞年肩上,他睁开双眼,看前方一道身影披着月光而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过而立之年的中年人,一身宝蓝长袍,眉眼俊朗,看上去气质不凡,有一种大家气象。

    他负手而来,脚落轻盈,却重如山岳,随着其临近,一股冰冷的寒气扑面而来,在这秋夜里,空气中生出点点冰晶,月光下晶莹闪烁,如天上的繁星。

    拄刀起身,苏乞年握住刀柄的手捏紧,手背上青筋凸显,他脚步不稳,但却站得很直,盯住前方的中年人。

    “是你杀了我的徒儿!”

    来人开口道,这秋夜的寒意更重了。

    苏乞年看来人一双比星夜还要明亮,比秋夜还要冷的眸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沉声道:“二十四桥明月夜,你是寒山剑!”

    “有眼力,你记得就好。”

    寒山剑负手而立,在十丈外站定,看前方的少年,蹙眉道:“你练功出了问题,休命刀劫已生,可惜了,年少登临龙虎榜,传闻龙冢之行有造化,无福享受,若是没有杀了我的徒儿,倒是可以留你一条残命。”

    “残命在此,有本事自可来取。”

    苏乞年平静道,又一缕鲜血自唇角溢出,他拄刀而立,鬓发如雪,在月光下,沧桑迟暮之气交织,在一个清秀少年的身上,自有一种别样的气质。

    “好胆魄!”

    寒山剑赞叹:“见到我,还能够如此,年轻一辈中,能够以如此年纪走到这一步,不是纯粹的机缘造化,我那徒儿死在你的手上不冤,寒山剑不是六扇门和那些世家官宦,口蜜腹剑,我杀你,但留你一个全尸,送回武当山。”

    “出手吧。”

    苏乞年伸手抹去嘴角的鲜血,他的脸色愈发苍白。

    “接剑!”

    寒山剑浑身气息蓦地变得凌厉无匹,他伸出右手,并指成剑,就朝着苏乞年一指点落。

    一道剑罡,寒白如冰,晶莹雪亮,半空中变幻,竟化成一座十余丈高的冰山朝着苏乞年镇落下来。

    咔嚓!

    真空龟裂,露出银白的裂缝,锋芒迸溅,那是一道道剑痕,属于一流混元境的威严气机如寒流一般倾泻而下。

    看头顶镇落的剑罡冰山,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乌黑的休命刀扬起,当空斩出。

    一缕气机被催动,如亘古永存的光辉,化成一缕刀光逆空而上,与此同时,苏乞年张口吐出一道逆血,喷在刀身上,整个人踉跄倒退,撞在身后的桂树树干上。

    噗!

    在这一缕气机刀光前,什么剑罡冰山,都被一分为二,余势不减,朝着寒山剑落下。

    什么!

    这一刻,这位寒山剑惊骇失色,在这一缕气机下,他全身顿时浮现出来密密麻麻的刀痕,血光乍现,月光下,凄美而妖艳。

    噗!

    刀光一闪,却似乎斩偏了,寒山剑闷哼一声,小半边肩膀飞起,当空炸碎。

    他整个人横飞出去,落地的瞬间身形闪烁,几个呼吸间就消失不见,没入漆黑的荒野深处。

    哐当!

    休命刀落地,苏乞年背倚桂树,接连咳出几口逆血,他半边身子都有些颤抖,整个人的气息一下萎靡下来。

    这时,无声无息的,一截暗红剑尖刺穿真空,自桂树之后显现出来。(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