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五章 九幽七杀,散花楼!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月光照耀不到的树影里。

    这是一名通体被暗红甲胄包裹的身影,只露出一双漆黑泛红的眼睛,冰冷而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一口长剑,暗红如血,晶莹如玉,刺穿了真空,没入了桂树里,朝着另一端的苏乞年洞穿而去。

    噗!

    一声轻响,暗红剑尖自苏乞年的后脑贯入,刺穿眉心。

    不好!

    然而,那出手之人冰冷的眸子却是蓦地一震,握剑的右手一绞,整株数十丈高的桂树炸开,四分五裂,被真空剑痕绞成碎片。

    他霍地转身,就看到那个少年立在身后十丈之外,负手而立,脸色哪里还有一点苍白,甚至就连嘴角的血迹,都消失不见了。

    这时,原地那另一道被洞穿了眉心的身影,才由实化虚,消失不见。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迟来的音爆声。

    一身暗红甲胄的身影盯住了苏乞年,有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不知男女,道:“你没有半废!”

    看眼前一身幽暗气息的身影,苏乞年淡淡道:“阁下敛息之功非同小可,难以锁定,若不是半废,又如何能够引出阁下,如果没有看错,阁下该是九幽第七杀了。”

    “不错!”

    话音刚落,这一身暗红甲胄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身法诡异,难以捉摸。

    “你走不了!”

    苏乞年眸子一冷,他身动,就出现在里许之外,一只拳头绽放无量光,如白金浇铸而成,朝着一个方向打出。

    昂!

    有龙吟声,拳光照虚空,真空如裂帛,被撕开来,显露出第七杀的身影。

    似乎早有预料,第七杀蓦地转身,暗红长剑如毒蛇一般,猩红剑罡吞吐,有本源波动,那是世间最纯粹的杀戮本源。

    铛!

    一声巨响,如神匠锻铁,火星四溅,如一枚枚小太阳,照亮了四方虚空。

    瞬息之后,那一身暗红甲胄的九幽第七杀瞳孔剧烈收缩,咔嚓一声,手中几乎直追中位无痕宝兵的幽蛇剑剑尖崩断,那一只如白金浇铸的拳头毫发无损,势如破竹,朝前洞穿。

    噗!

    血花绽放,月光下妖艳而凄美。

    第七杀横飞出去,接连撞断了十数株大树,落地之后再次消失不见。

    “我说过,你走不了。”

    苏乞年摇摇头,他目光淡漠,下一刻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两里之外,他拳如龙,背后一头龙马通体绽放白金光,形如真龙,昂首咆哮。

    既而,一道刺目的拳罡凝成光束,洞穿真空,破入粉碎真空世界。

    咚!

    一声闷响,第七杀的身影显现,坠落出来,肉身破败,胸膛被生生洞穿,毫无疑问,这是一名破入了一流之境的混元高手,此刻却如稻草人一般,狠狠坠落大地,砸出一道十丈方圆,丈许深的大坑。

    砰!

    包裹住面部的甲片碎裂,露出一个中年人的面孔,泛红的眸子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盯住了苏乞年,再看了看自己胸口被撕裂洞穿的甲胄,无痕宝甲有多难得,尤其是自己这一口,与手中的幽蛇剑一炉同出,都接近了中位无痕宝兵,但还是挡不住眼前这个少年的拳头。

    “禁忌!”

    他大口咳血,咬牙吐出这两个字,这个少年虽然看上去满身沧桑,未老先衰,但是武力之强,在年轻禁忌中,怕都不是弱者,自己已经临近了混元境第二步的修为,杀戮本源就要参悟出来两种玄奥,依然挡不住,长安城中传出的消息,根本就错了,这哪里是能与鲲鹏族帝子鲲玄比肩,而是足以将其镇杀的存在。

    此刻,他再看眼前的少年,就大不相同,月光下如雪的鬓发轻扬,一头灰白头发沧桑,身姿挺拔,立在那里,分明就有一种无敌的风采。

    “我死了,你也逃不了。”第七杀笑了,笑得腑脏都咳出来。

    “先送你上路。”

    苏乞年语气很冷,他一只脚凌空踏下,时至而今,他肉身体魄何等强盛,这一脚落下,大地剧震,一条条大裂缝蔓延出去数里远,那第七杀,连同一身残破的甲胄,顿时四分五裂,成为一滩血与骨。

    苏乞年身上点尘不沾,他屈指一弹,一缕光明琉璃火落下,焚烧成灰,土泥都被烧化,成为一种结晶,如琉璃一般纯净。

    转身离开,走出这片荒林之后,苏乞年整个人的气息又变得萎靡,有一种病态。

    三日之后。

    京道与湖北道交界之地,平离州,启辰县。

    一个鬓发如雪的少年走进城门,一身迟暮之气,鬓发雪白,令得街上的行人都不自觉地避开数尺,生怕染上恶疾。

    也有老人露出惋惜之色,一个看上去清秀的少年,正是风华正茂的年岁,却未老先衰,上了年纪,总能感到时月将尽的气息,在这些老人看来,这个路过的少年,恐怕并不比他们能多活几年。

    散花楼。

    这是启辰县里数一数二的酒楼,以散花酿闻名,是平离州有名的美酒陈酿。

    虽然看少年有些异样,但小二还是勉强露出笑脸,将其迎上去,不过却不自觉地离其两尺远。

    临近傍晚,酒楼中已有不少人,这里是两道交界之地,江湖中人不少,一些名门大户也有,带着护卫,在这里饮酒交谈,说不出多大的隐秘,却都是大江南北的异闻,各路消息交织,有真有假,奇闻趣事不少,尤其喜谈名门大派,武林高手。

    这时,一些人看到小二引了一个鬓发如雪的少年上来,有人露出诧异之色,但仔细打量一眼,脚步虚浮,筋肉松软,似乎没有什么修为,也就收回了目光,只当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少年,未老先衰。

    “有酒吗?”苏乞年在角落一张空座坐下。

    “有,我散花楼最好的就是散花酿,”说到酒,小二满脸傲色,“这整个平离州,我散花楼的散花酿称第二,没第二家敢称第一。”

    “那就取最好的散花酿一坛来。”

    最好的散花酿!一坛!

    小二目光一滞,临近几张桌子的江湖散人有人摇头,真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雏儿,散花楼的散花酿,最好的是足足三百年的陈酿,粘稠如浆,且不说常人半杯即倒,这一坛,没有三、四百两雪银,根本买不到。

    “多少银子。”

    苏乞年平静道,时至而今,寻常人心,他早已可一眼洞穿,不过市井中人,不值得计较。

    “三百五十两雪银。”

    小二话音刚落,就看到一张洁白的雪银票放到了桌上,上面有官府的印章,一千两三个黑漆大字印入眼帘。

    一千两雪银!

    小二顿时眉开眼笑,居然是个深藏不漏的富家子弟,只可惜看上去未老先衰,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他拿起雪银票,就恭声道:“客官稍等,小的这就去取酒。”

    雪银票!

    这时,临近的一些江湖客相视一眼,就眼前一亮,不动声色,不过说话声不自觉地有些大了。

    这一切种种,都逃不过苏乞年的眼睛,他不以为意,不多时,有散花酿上来,还有几碟这散花楼的招牌菜,苏乞年倒一碗酒,果然粘稠如浆,晶莹如琥珀,有酒水挂在碗口,拉出一缕长长的丝线。

    半碗酒下肚,苏乞年眼前微亮,果然是好酒,甚至其中还蕴藏有不弱的元气,可以滋补气血,于寻常尚未筑基的练武之人而言,都可以算是好东西。

    看苏乞年半碗酒下肚,而面不改色,就有几名江湖客咋舌,这个少年好大的酒量。

    这一刻,启辰县外。

    残阳下,一名身着紫红八卦道袍的青年迈步而来,早已在城门口候着的启辰县一流武林世家杜家家主顿时眼前一亮,远远地就迎了上去。

    “小天师莅临,我启辰县今夜必定星光灿烂,杜全生有礼了。”

    “杜家主客气。”

    余绝道微微颔首,他眸光平淡,语气也淡如水。

    “小天师请,散花楼上略备薄酒,为小天师接风洗尘。”杜全生不以为意,依旧笑容满面。

    “杜家主费心。”

    余绝道点头,杜全生顿时笑意更盛,他让开半个身子,与这位小天师并肩而行,另外几名家族长老则跟随于后,一言不发。

    看一行人走进城里,城门口,一些江湖散人顿时露出振奋之色。

    “龙虎山小天师!居然是这一位到了启辰县。”

    “龙虎榜上第四十八位的年轻人杰,乃是当今年轻一辈的风云人物,就是很多二流龙虎境的老辈强者,也不是对手,传闻《龙虎道体》堪比无痕宝兵。”

    ……

    “似乎,这一位在两个月前,高居龙虎榜第四十七把交椅,后来败在那位新晋崛起的武当青羊峰弟子,小神仙苏乞年手中……”

    “不过近日似乎有传言,刚刚从长安城传来,那位小神仙似乎练功出了岔子,走火入魔,已经半废了。”(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十步欢迎书评,但不欢迎看不清就乱评论的,非要我写明了主角在伪装吗。)(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