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六章 让余绝道来见我!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启辰县城门前,有江湖中人惋惜,这样的少年英侠,却偏偏走火入魔,成了半废之身,怕是在下一次龙虎榜更迭之时,就要被剔除在外了。

    “传闻,小天师长安城道院一败,回到龙虎山后,苦修闭关两个月,练成了《九霄引雷剑》第三式,功力大进,正式迈入了二流上乘之境。”

    “年仅二十一岁,就步入了二流上乘之境,等到二十五岁,或许可以尝试贯通内外天地,冲击那一流混元境。”

    “可惜了那位小神仙……”

    人们赞叹小天师,也最后总忍不住替小神仙扼腕,毕竟论年岁,小神仙更加年轻,不过一十六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却半废了,实在是令人叹息。

    ……

    启辰县杜家。

    这是启辰县中唯一的一座一流武林世家,传承近五百年,一门《裂空剑》放眼一流武学中,也赫赫有名,乃是这一族镇压底蕴的剑法,传闻先祖杜令公凭这一门《裂空剑》,曾行走于北海边疆,连诛三大妖主,闻名整个大汉江湖。

    走过城门甬道,杜全生没有一点一流世家家主的架子,为小天师余绝道介绍城中的风物名胜,诸多典故、民俗信手拈来。

    “不知玄阳铁,杜家主准备好了吗。”片刻后,余绝道淡淡道。

    “都已准备妥当,小天师所托,杜家自当竭尽全力。”

    “杜家主客气。”

    ……

    杜府,大门外。

    一辆马车上,安放着一只大箱子,两名下人看守着,有管家站在府前,蹙眉道:“东西还没有取来吗?”

    半炷香后,有一名仆从急匆匆地自远方奔来,道:“管家老爷,那小兔崽子带着玄阳铁跑了!”

    什么!

    年过天命的管家震怒,身上有气势勃发,震得那仆从退后两步,跌坐在地,簌簌发抖。

    “废物!连一个十岁顽童都拿不住,不是说了,给他个两千两雪银,不要被人抓住把柄。”

    仆从苦着一张脸,道:“管家老爷,我们都出到两千五百两了,但是那小兔崽子死活不肯卖,这会儿带着玄阳铁跑出了那废铺子。”

    “该死!追!坏了老爷的大事,惹得小天师不悦,你们担待得起吗!去,把人给我追回来,一个顽童,敬酒不吃吃罚酒!”

    “是!管家老爷!”

    散花楼,三楼角落里。

    苏乞年品散花酿,一坛三百年的陈酿,片刻间,就被他喝了小半坛,而面不改色。

    临近一些桌子上的江湖散人眼角余光瞥过,有些心惊肉跳,这少年的酒量好大,常人早就倒下了,他还在喝,这一坛三百年的散花酿,可不亚于寻常七、八坛最烈的老酒。

    “哎!小兔崽子!你不能上去!”

    “给我站住!”

    突兀的,楼梯口有嘈杂声,伴着喝骂,紧接着就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看上去肤色微黑的清秀少年抱着一只巴掌大的檀木盒子蹿上来,左右看一眼三楼这么多人,顿时眼前一亮,几步就来到了这三楼的正中央。

    “诸位江湖朋友,武林同道,启辰县的老爷大人们!”少年高喊一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似乎从来没有亲历过这样的场面,少年腿肚子有些打晃,但还是强撑着朝着众人一拜,而后语速加快道:“我是城中兵匠李元河师傅的养子李匠神,师傅病逝,留下铺子和一块千年玄阳铁于我,但近日杜家派人前来索取,这是家父遗物,我不愿卖,这杜家之人便屡屡上门威逼,今日更堵住铺子,欲强行索要,小子恳请诸位武林高手,启辰县的老爷大人们为我主持公道!”

    千年玄阳铁!

    三楼上,一些江湖武林中人顿时眼前一亮,玄阳铁乃是珍稀的铸材,只要是成形的玄阳铁,可轻易铸出断发利刃,上了百年,就可铸出无痕宝兵,至于千年玄阳铁,世间称之为半步灵铁,足以铸炼出中位无痕宝兵。

    这时,众人看向这少年李匠神怀中的檀木盒子,看上去不是很大,里面即便是千年玄阳铁,也未必能铸一口长兵器,至多铸出一口短刀或短剑。

    千年玄阳铁虽然珍稀,但也要有兵匠大师出手,才能够物尽其用,但看那檀木盒子大小,里面的千年玄阳铁,怕也得值得数千近万两雪银,直追一口下位无痕宝兵。

    有江湖中人心动,看那十岁左右的李匠神,心中摇头,一个无权无势的兵匠遗子,不抓好机会,攀升杜家这棵大树,还跑到这散花楼来诋毁杜家的清誉,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小兔崽子你在这里!”

    很快,几名穿着杜家武袍的护卫登上三楼,一眼就盯住了三楼中央的少年。

    一看三楼这么多人,几名护卫相视一眼,一人上前一步,朝着四周抱拳一礼,道:“诸位朋友、大人,休要听这顽童胡言乱语,我杜家从来不做强盗的买卖,这块玄阳铁,我杜家也出了数千两雪银,许诺下种种好处,但这顽童脾性倔强,屡屡出言不逊,现在又来这散花楼上妖言惑众,辱我杜家清誉,诸位同道行个方便,我等擒拿这少年回去,不会伤他,只令他面壁思过,小惩大诫!”

    “这玄阳铁,是龙虎山小天师请我杜家代为收购的。”顿了顿,这位护卫头领又再次道。

    刹那间,三楼上几乎所有人都瞳孔收缩,空气微滞。没人注意到,角落里,一个鬓发如雪的少年微微挑眉,手中的酒碗轻轻放下。

    “杜家的朋友客气,理当如此。”

    这杜家护卫话音刚落,就有人开口应和,举起酒碗摇摇一礼。

    紧接着,又有不少人开口回礼,这就令得三楼中央的少年面色一变,无比难看。

    他朝着中央最显眼的一张方桌扑去,噗通一声跪下,急声道:“王老爷,你是这启辰县名门,有名的好人,大公无私,请为我主持公道,小子感激不尽,必有厚报。”

    方桌前,花白胡子,一身锦袍的老人面色一滞,连连摆手道:“顽童你不要胡搅蛮缠,杜家不会伤你,我等可以作证,你且回去好好改过,不要再胡乱行事了。”

    “不错,小子不要胡搅蛮缠。”不少人应声喝道

    为首的杜家护卫看在眼里,嘴角泛起一抹玩味的笑,而后看向那少年,淡淡道:“好了,随我等走吧,不要扰了大家的雅兴。”

    蹬!蹬!蹬!

    起身,接连退后三步,抱着檀木盒子的少年李匠神环顾四方,三楼百十来人,他咬牙喝道:“你们这些胆小怕事之辈,都是墙头草两边倒!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江湖公理,行侠仗义,都是假的!多是你们这些虚伪之辈!我呸!”

    “放肆!”

    “小子找死!”

    常年行走江湖,这三楼一些江湖散修不喜读书,市井之中爬摸滚打,可没有什么好脾性。

    但少年字字诛心,一些这启辰县中有头有脸的名门大户中人,也脸色难看,但碍于身份,没有开口与这顽童计较,只是将目光落向几名杜家护卫身上。

    几名杜家护卫相视一眼,就有人迈步向前,盯住那少年,冷冷道:“有人养没人要的小杂种!克死了养父,还在这里胡言乱语,辱没他人!你是自己走,还是要我动手,劝你最好不要自讨苦吃!”

    少年咬牙,死死抱住怀中的檀木盒子,低吼道:“我死也不跟你们走!你们这些欺世盗名之辈,一定会遭报应的!”

    “混账!”

    这名护卫怒目,一只手抬起,就要朝着少年抓去。

    “慢着。”

    突兀的,一道声音响起,平静而淡然,不是很高,却清晰地传入众人的耳中。

    什么人!

    有人露出错愕之色,三楼上还有人敢这个时候开口,不过,等到众人循着声音看去之后,就有些愣神。

    是他!

    那个之前吸引了不少人目光的苍老的少年,看上去一点蓬勃朝气都没有,未老先衰的少年!

    他开口做什么?想要出头吗?看不看得清一点形势?真是初出茅庐,没有一点江湖阅历的牛犊子!

    有临近的江湖散修嘴角露出嘲弄之色,行走江湖多年,他们深知夹着尾巴做人的道理,否则江湖险恶,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他们看惯了这样一腔热血,趟进江湖这滩浑水的年轻人,最后连骨灰都没有能够留下。

    初生牛犊不怕虎,很多时候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最后成了一堆骨。

    “年轻人,你想做什么!”那护卫蹙眉,露出不悦之色。

    “小兄弟,你过来。”

    听见声音,抱着檀木盒子的李匠神不由自主地就走到角落里,那声音温和,如一汪热泉注入他的心灵深处。

    只见那满身沧桑的少年拉开身边的凳子,道:“坐。”

    李匠神略一迟疑,就抱着盒子坐下,他想要开口,却见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奇怪的大哥哥轻轻摆了摆手,而后看向几名杜家护卫,淡淡道:“要东西,让余绝道来见我。”(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