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二卷 青羊峰 第七章 小神仙,苏乞年!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要东西,让余绝道来见我!

    这话音一落,整个散花楼三楼就变得静谧无声。

    有江湖中人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向那个鬓发雪白的少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直呼小天师的名讳!

    在武林这一片大世界里,经常会有这样的不知所谓的少年,以为自己秉承四方气运,一旦出世,就可以左右逢源,机缘造化不绝,最终练成绝世武功,名动江湖,震惊天下。

    这些有臆想症的年轻人,若没有一个好的家世,最终大多没有什么好下场。

    此刻,在这散花楼三楼的诸多江湖中人看来,面对杜家这样的一流武林世家,启辰县雄踞一方的存在,什么家世也没有用,遑论这样轻慢小天师,若是被龙虎山的弟子见到,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而此时,几名杜家护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既而就大怒。

    为首的护卫头领上前,冷眼看向角落里酒桌前的病态少年,寒声道:“年轻人,奉劝你一句,不要不知死活,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和小天师相提并论,让余大人来见你!包庇我杜家要拿的人,你要想清楚,刀剑无眼!”

    李匠神闻言面色一变,就要起身,却被一只大手按住肩膀,苏乞年看眼前这个少年,心中暗暗点头。

    一只酒碗被放到这尚且稚嫩的少年面前,三百年的散花酿倒了小半碗,酒香浓稠,令人垂涎。

    “能喝酒吗?”

    “会喝一点。”李匠神小声道,“以前帮养父温酒,尝过几口。”

    “那就好,喝了这碗酒暖暖身子。”

    李匠神有些迟疑,但看眼前苏乞年的眼睛,明澈而有神,与其一身沧桑气息格格不入,他生出一股莫名的信服,而后小心捧起酒碗,小饮一口,顿时浑身暖洋洋的,几日来担惊受怕,空空的胸腹恢复几分饱满,一身气力也渐渐回来了。

    而看眼前的一幕,那护卫头领脸色就变得无比难看,这根本就是轻视他们几人,说得不客气,就是看不起他杜家,故意轻慢他们。

    三楼很多人都露出玩味之色,一个个看热闹一般,露出饶有兴致之色。

    这一切种种,都落入苏乞年的眼中,他心中摇头,这江湖武林,虽有妖祸,但大多被拒于四海边疆之外,太平太多年了,失了锐气和血性,仿佛一盘散沙,若是哪一天妖族破开四海边疆,怕是各种背叛,形形色色的人都会冒出来。

    这时候,他忽然有些理解当初龙池镇见过的几名镇守边疆的军伍中人,他们对于而今江湖武林的轻视和不屑,并非是空穴来风。

    再想到朝廷这些年来的种种布置,当今汉天子的心思,也可以体会一些。

    当然,若非是穿越时空,亲历了那一段黑暗岁月,苏乞年也不会生出这样的体悟,而今的江湖武林,的确有些腐朽了,当下妖族蠢蠢欲动,魔门频现,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在不远的将来,怕是要有一场席卷整个武林的大祸。

    “臭小子!你找死!”

    一名护卫上前,伸出一只手,就朝着苏乞年的肩头落下。

    这一抓十分凌厉,出手严谨,虽然尚未筑基,但是从那出手的破空声和涌动的气血,这三楼中一些江湖散修就心中微震,不愧是一流武林世家,哪怕只是寻常护卫,筑基功的修为也非同寻常,这分明接近了一匹烈马之力。

    角落里,苏乞年身不动,只是袖手一挥,不见半点气血波动,亦无一丝内家真气的气息透发出来,却有一股狂风席卷出去,将眼前的护卫卷起,连同其身后的护卫头领,以及另外几名护卫,根本避之不及,就落入狂风中,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从窗口飞出去,落下三楼,摔得鼻青脸肿。

    而自始至终,那狂风席卷,除了几名杜家护卫之外,连一个人,一张桌椅都没有波及到,木板上尘埃不起,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高手!

    这一下,散花楼三楼很多人就愣住了,尤其是坐在中央的一些名门大户,他们有头有脸,阅历眼界也非是常人可比,此时就反应过来,这角落里的桀骜少年,该是一名年轻高手,杜家的几名护卫绝对不弱,这少年多半已经筑基,步入了三流之境。

    敛息的功夫非同一般,对于力道的掌控也非同小可,三楼还是有一些三流人物的,他们自衬换做是自己,也不可能如此举重若轻,只是这一点,这个少年的手段,就要远远超过他们,这样年轻,就已经筑基,不知道是出自哪一个武林世家或宗派。

    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不认为,其有挑战小天师的武力,那是龙虎榜上少有的年轻人杰,在他们看来,如这个看上去少年白发的年轻人,多半是初出茅庐,却自认不凡,打着行侠仗义的幌子,事实上却是想要借小天师之手,扬名江湖。

    很显然,这个少年太盲目,小天师之名,不是别人封的,而是其一拳一剑生生打出来的。

    这时,散花楼前的散花街一头,余绝道眉头微挑,身边,杜全生亦蹙眉,这位杜家家主虽然看上去温和,但也只是在这位小天师面前,身为一流武林世家之主,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一流高手,身入混元境多年,一身武力,在启辰县这一亩三分地,不说独占鳌头,也绝对相差无几。

    小天师察觉到异样,他同样更早就发现了,在里许之外,散花楼前,几名他杜家护卫鼻青脸肿,踉跄起身,分明就是被人从楼上扔下来的。

    在启辰县,在他杜全生迎接龙虎山贵客之时,生出这样的变故,这位杜家家主虽然脸色不好看,但到底行走江湖多年,他眼角余光一动,身后几名家族长老就当先一步,朝着散花楼前赶去。

    十数息后。

    “该死!你们在做什么!不知道家主在这散花楼摆了宴席!”一名杜家长老低喝道。

    护卫头领看到几名长老,就知道不好,他不敢怠慢,立即开口,没有添油加醋,只是在言及那个不知名的苍老少年时,咬牙切齿。

    “混账!欺我杜家无人!”

    几名长老相视一眼,不敢耽搁,身形一闪,就进入了散花楼三楼。

    里许之外,缓步而行的杜全生目光一滞,到了他这样的修为,数里之地,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他目光一瞥,看身边的小天师嘴角泛起冷笑,就明白,同样没有逃过这一位的耳朵。

    让余绝道来见我!

    杜全生心中有杀机,他可是费尽心力,才与这一位小天师结识,近日寻到千年玄阳铁,才令这位小天师心动,答应引荐他独子拜入龙虎山一位元神真人门下。

    要知道,寻常宗派,尤其是龙虎山这样的镇国大宗,是轻易不会接纳一般武林世家子弟的,未免武学秘法外流,此番也是他的机会,得知这位小天师卡在《龙虎道体》第三重的门槛上,需要千年玄阳铁才能够顺利晋升。

    散花楼三楼。

    三道残影一顿,就显现出来三位杜家长老的身影。

    呼!

    这一下,三楼几乎九成以上的江湖中人起身,连同这启辰县一些名门大户中人也不例外,三名杜家长老,都是跺跺脚整个启辰县震三震的大人物,没有一个修为低于二流龙虎境,成名一州一道之地多年。

    然而,不等三人开口,角落里,苏乞年袖袍一挥。

    咚!

    三名杜家长老如遭雷击,不由自主,横飞出三楼之外,步了几名护卫的后尘。

    三楼,起身的一干人开口也不是,不开口也不是,皆愣在了那里,直到数息之后,才有一些城中老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再看向角落里那个雪白鬓发的少年,目光就变得无比震撼,那是三名杜家长老,臻至二流之境多年,不是随便几个江湖散修,乃至三流人物能比的。

    李匠神也愣住了,才满十岁的少年虽然懂得不多,但也知道那是杜家的长老,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都不是一般的武林高手。

    第一次,少年看向苏乞年的目光透出深深的渴望,若是自己也是一个高手,就不会连养父的遗物也保不住,到了今天,他深深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到了绝路的时候,谁也靠不住,抱怨没有用,只能靠自己。

    散花街上。

    临近散花楼不到百丈远,杜全生脚步骤停,一张脸终于阴沉下来。

    身边,余绝道目光如电,散花楼挡不住他的目光,几乎在三名杜家长老坠地的瞬间,他看到了三楼上,角落里,那一个鬓发如雪,满身沧桑的少年。

    小神仙,苏乞年!

    他的目光一下变得炽盛,浑身气机暴涨,令得身边的杜全生惊觉,难道,是这位小天师的旧敌?

    “苏,乞,年!”

    余绝道一字一顿道,他的声音不疾不徐,却如惊雷,在整个散花街上炸响。(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周一推荐票,父亲从医院回去了,心惊肉跳,这会十步自己头疼得厉害,先睡了。)(未完待续。)( 纯阳武神 /0_13/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